新诗馆:梁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70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琴的诗

(17 首)

岁末清零

我买来部分女袜,部分男袜,像是去陪葬
男的力量大于女,男袜多于女袜
梦在梦里插上灵异的翅膀
我有根深蒂固的俗念
最亲的人住在村东头,忙于生计
记忆,戏台主角
在落雨的清晨生锈于一块掉渣的铁皮盖
岁月如泥水,我在雨水里反复清洗
等太阳出来晾干潮湿的心
忘乎所以时,输赢皆梦 


问答

是不是划亮天空的那颗星星
它隐在群山?
“我过着的每一天战战兢兢”
 
阳光毫无保留?
“我的生活,你的生活,谁在做主”
 
剥削与被剥削的生物?
“世间万物啊,我……
并不比……,比谁强悍……,力量更强大……”
 
一粒微尘自有着落?
“一颗细胞足以覆盖
阳光下的花儿”


夏恋

玫瑰的清香自梦里流出
我们在一处没有白昼的花园

那儿时光如水,未知的远方
我们不知道什么,甚至不去想它的未知

那地方,不轻言放弃的命运
独轮车超出了它的载重

夏日蒸蒸,像我无意丢弃的孩子
留下创伤

自初恋般的进入青春之门,低矮的栅栏
我毫无遮拦的,毫无遮拦地爱
自那时泛滥


游在时光中的鱼

1

晨起,麻雀聒噪,在寂寞的深宅游泳
我在晨光下啾啾相惜
乘凉的风,时有时无
一天天,一日日,时间的脚淡定从容
我看不到的尽头
斜晖渐渐穿墙玩起了隐身术
生命力以虚幻,迎来壮烈
 
2

夏天到处繁茂的浪压碎了
你终止折返的脚步
温暖的光照让她慢慢觉醒
她飞越千山,她带着翅膀,她把自己冷冻的躯体交付
她与黑暗交易
怀揣温热而明亮的嘱咐
在夜里,她与诞生的泪水等待黎明的解救
 
3

日光下的刺棘使群山坐立不宁
我阅过的尘世如流水终日不知疲倦
一个拐角,一个障碍,挤翻的浪花归于平静
我倾听生命背后的深谈
我爱,我拥有,我消耗,我生活
漫长的午后是漫长
有着仰首,伸开双臂抱住天空的姿势


日暖

语言煨热的身心
严寒在讽刺,风声唬厉的幽默,冷月刺骨
白月光像披风
欢喜。喜悦。悲伤。悲苦。
也一定在日常里反反复复
像一个旋转的抽奖转盘
定在哪里,都不重要了
阳光入住小院,也进入了你的小院
驱向单薄的身体
电话里嗅闻你康健的味儿
真好,今日立冬
有暖阳顾恋
允许时间的翅膀飞向你的巢穴
爱人啊,你永远
是我灵魂的守护者,就像太阳
高远而施以奢侈的温暖


唯一的荒原

在唯一的荒原——
退回到一瓣花的露珠上——

尽管春天繁茂盛大,而我
只要,有你的暮年


路还是路,人走的路,
自行车飞驰,远赴陌生
路不是回家,路是离开
路的通衢直达一个惊悚的故事原型,
路的街灯昏黄黄,暗惨惨
路还在路上延伸,眼看狰狞色的暮晚将你埋葬

路上的人生活有序,市井淡淡
叫卖声,吆喝着………
把人间的暖引来
我把一篮蒸熟,软糯
压的无形,流着水汁冒热气的红薯
挂在车把手
一箱讨价来的,妇女准备当午餐的

驮在我的后座,
在拐角一张还很年轻熟悉的脸
它并没有帮助我指明回家的具体方向
梦境是模糊的
我还是扛起了超出我自身体重的自行车
跌进黑洞洞的台阶

怜悯吗?出尔反尔吗?
写满语言的面孔啊,串狎是不屑的
意念在未知里舞蹈,在这个神秘的台阶下
是通往光明的希望


醒来,我只是叙述者

醒来,我只是叙述者,说着空话
叙述信仰在远处
敬畏伸手不及
叙述拿钱买到的,会被恶人反复追讨
血红的眼睛在,各行各业
各种年龄段
破坏渠道,干裂的大地
人们在泥泞血流之间行走
火急火燎,拽紧孤独的臂膀
咬噬你逐渐看不到的名光
叙述冷漠的人间处处堆砌陷阱
已经如火如荼
一身的冷汗在独自的噩梦里下陷
哦,幸好,我及时叙述
模糊的眼睛,趋于清晰
幸好,我还有真实的人间
庇护周全
叙述我梦到的


与冬语

轻抚阳光撒落的印迹
在我灰色的天空里恣意
下一场雨吧

裸露的土地
寒衣节零乱的祭品
像雨滴,浸湿浓灰色的幕布

枯枝,腐叶,我和风。拥挤着
这些盛大的落叶
像不像被尘世遗弃之人


隐喻的部分

比如手指的末梢神经惊醒了一个梦
比如受到惊吓经期推后的女人
比如星辰在今晚落下来
我与尘埃展飞在阳光的罅隙

比如一抔热心,使得灰暗的心渐于明亮

我们遥远又一触既得
只有文字在高看,这一退再退的冬天
昼短的紧紧捆绑,一段长久的爱时
比如你和我,风、马、牛不相及


我攀附时间的藤上

我攀附时间的藤上,岌岌可危在某一个点
滑落的弧度,忧伤起舞,带走我满身的浮躁
邀来一缕清风吹一吹晦气
请神来祝祷,你壮硕的身形

梧桐树不言语,摇曳在风尘中
一片叶子正慢慢脱离枝干,垂直掉落
来不及回望,挥手
该走的求谁挽留

请你说出离去时的隐忍与苦痛
是否,真的决绝,――如这片撕裂心肺的叶子
请你开解环环相扣的
自古造物所串的铁链

今时,那时,干枯的泪眼
谁孱弱的心能承受肉体腐烂的折磨
唯有一双幽幽的眼睛突突流泄的善意
说出浸泡中的苦难应有的柔软与原谅


六月

六月了,时间快速地咬噬残红
要途经月光下的一片滩涂,
理一理
严丝合缝的齿轮
生怕漏下的
哗哗流水,明月略过云层
不惊惧趟过急流
生命的初始与末端,抱紧昏乱懵懂的意识,
醒来的清晨,阳光正好

鸟儿替我说着,我对人世的眷恋


霜降

与落叶一起被土地佑护
我们都是来自土地的孩子
妈妈你不孤单,舞台纷扰
我也不孤单
迎来霜降,等一场雪救赎
既然强行在路上,毫无回头可言
我拳起双肘,下意识紧紧衣襟
十月底路旁的墙角,一丛鲜绿的蒲公英
它点点头,它说你回头望一望
你会留恋你走过的泥泞,攀爬过的险沟
是啊,前方有一场雪填充路上的不平
在圣洁的世界我们依然前行


聒噪的雀鸟自睁眼就开始叽喳

聒噪的雀鸟自睁眼就开始叽喳
疑似夏的奔放在充斥,舞动
寂静的小院,剥落的墙砖,朽败的残体
厚厚的尘土掩埋着杂货间
它们飞进飞出的碎裂的窗玻璃被我扔在哪一年的垃圾场
我与它并肩走过的夏的脚步如此凌乱
它飞向高处,我的低处被提起
时间在流逝,你在流逝,不信,回望的镜子现出颤巍巍已不自信的摇摆走姿
黑暗在舔舐
光的降临,你无从感激
在消亡里,你的脸惊现
发黄的相框里,灿烂的笑容僵硬
迎来的衰老被图谋不轨者,贴金贴金贴金……
活力将泯灭,在一条长河,在消失的尽头
桐树叶正准备着离开
棺椁里的人披星戴月,忙来晨昏


光的启示

光落在七叶莲的身体,美丽的剪影婀娜多姿
落在支撑幼小的人字形龟背竹上

“生命在里面振荡着,欢乐在里面颤抖”
落在我豁然开明的胸腔……


生命以残缺而延续

接收,风餐露宿的晓风残月
接收,草木凋零,冬季原野的萧条
接收,我背后你的疼痛,老梁家失明的二女儿
接收,春水拐了一个弯,不得不修复的,比如爱情,婚姻
接收,我新买的乌色钛金大门
像从战场护送的伤病员
几次换肤整容,又见天日


写爱

不要,不要在上扬的嘴角写满爱
它透明的,无遮无拦
爱是玻璃做的,易碎
不要,不要把苍桑的中年写满灰色
读懂了鬓角之白
不小心漫涣了所有的灰
距离之美,白,灰,――灰白
月圆时,我仰头望见星月相惜,荧荧闪亮
我是那颗瞬间的流星
默默地一划,便把爱写的死去活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