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郭靖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20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郭靖简介

(阅读:379 次)

郭靖,祖籍宁波,1968年生于太原。1986年就读于浙江大学流体传动及控制专业,在校园开始诗歌创作。毕业后定居宁波,从事过媒体和书店工作。

郭靖的诗

(9 首)

宿命


 
铁轨是信仰的疤痕
从自虐的
阴影中
开始铺设
 
穿过泪水
和尖叫的血
抵达我的胸口
现在铁轨
 
也是我的疤痕
伏在疤痕上
我试图阻挡
痛的延伸
 
试图拿命运
分裂的惨叫
去为呼啸的
钢铁赎罪
 
像找不开的纸币
被撕成两半
一半给未来
一半给过去
 

 
活在虚构的形象里
只有时间
能准确描述
我的面容
 
经过的每一瞬
都转化为
我的一部分
粘稠的历史
 
也积在我
曲张的静脉
存在不过是
逐渐被时间取代
 
充当时间的容器
或时间的
另一种形态
直到厌倦了虚构
 
直到成为
液体的沙漏
在自我的释放中
寻求满足
 
三 
 
我是纸做的
扭曲的命运
来自一页文件的
反复折叠
 
暗恋灰烬
让我憔悴
让我对一缕青烟
抱着幻想
 
真相折进
谎言的形状
一页变形的文件
是羞耻的根源
 
渴望燃烧
就是渴望
在轻盈的灰烬中
自由呈现
 
折叠的火
想要打开
想要用熄灭
照亮世界
 

 
一生的追求
就是一直向下
在内部打井
探寻空虚的深度
 
就是挖掘自己
挖穿血肉
挖出白骨
继续向下
 
触及阴郁的病灶
慢慢地挖
不是为获取
黑暗的水
 
而是想照出
自己的原形
继续向下
深得像子宫

一个胎儿
蜷缩在井底
还未诞生
我已死去
 

 
我吞下的口号
是一颗毒药
在胃中回响
我看到体内
 
一场虚幻的集会
涌动的脸上
闪着波光
我已无法分辨
 
人群和大海
也不知孤独
来自人的密度
还是海的空旷
 
我感到自己
是每一个人
我和众多的我
互不相识
 
却挤在一起
在毒药中翻滚
口吐白沫
像抽搐的潮水
 

 
迎面而来的
那支队伍
穿过我
走向虚无
 
像一根线
穿过时代的针孔
破裂的表情
难以缝补
 
我曾在队伍中
喊着什么
穿过街道
和短暂的青春
 
借助针
柔软的线
也会变成
尖锐的刺痛
 
变成黑色的电流
带着我
穿过自己
烧焦的命运
 

 
一根绳子
被绦虫附体
寄生在我的命里
我的怯懦
 
是它的食物
有时它也
吃我的忏悔
慢慢变长的绳子
 
让我的信念
逐渐缩短
连我的噩梦
都有绳子
 
丑陋的印记
绳子结成圈套
暗示历史
恐怖的循环
 
为了摆脱绳子
我得把呼吸
卡进绳圈
把大地一脚踢翻
 

 
手比出一把枪
我瞄向内心
憎恶的人
瞄得越久
 
他们越模糊
我也就
越下不了手
掉转枪口
 
指向盲目的远方
又担心子弹
击中无辜的脑袋
更多时候
 
枪朝向天空
显然有一张脸
值得扣下扳机
但我不敢
 
我只配把枪管
塞进自己的嘴
让憋屈的子弹
在臆想中爆开
 

 
建设自己
用无意义的
僵化的词语
筑起谵妄的楼宇
 
单调的句式
在阶梯的意向里
盘旋升起
像扭曲的脊柱
 
沿脊柱攀登
轻微的脚步
被空虚放大的
声音的瞳孔
 
向上的循环
抵达楼宇的顶端
好似劣质白酒
占领了头颅
 
向下的眩晕
难以把持
除非把高度
还给低微的本性
 

 
通红的木炭
像一盆鲜花
在我肉中
无耻地盛开
 
从盛开中
我看到了
青春的贪婪
通红的花瓣
 
热辣的舌尖
舔着我颓败
而胡乱的人生
我听到鲜花
 
灼痛的低吟
我们掠夺
彼此的呼吸
为了更快
 
陷入昏迷
为了在虚脱
的快感中
一起枯萎


赏花笔记

1 桃花
 
不看桃花
就不理解露阴癖
不能想象
无耻也会这么美
 
不看桃花
就等于没进过妓院
不能领略
红尘的风情
 
不看桃花
就不知道
陶潜为什么迷恋
世外天地
 
不看桃花
就不会质疑
刘关张为何
在桃园结义

2 梅花
 
初弄梅花
以为是贞洁烈女
刎颈的鲜血
溅了一地
 
二弄梅花
感觉有戏中的
清高之气
三弄之时
 
却发现梅花
也是个假正经
查查历史
她和画家诗人
 
都有一腿
但不清楚
踢我要害的
是她的哪条腿

3 茶花
 
春天一到
茶花就要吃人
饿疯的女鬼
已借她还魂
 
从青春年少
到头发半白
一年又一年
我的内脏
 
快被掏空
看看茶花
那颗滴血的嘴
你就知道
 
我没有说谎
但并不代表
这不是我在
伤口中妄想

4 樱花
 
太焦虑了
我的肩上
总是落满
樱花的头屑
 
太焦虑了
她总是担心
生命短暂
越担心越短
 
越短越美丽
一夜风雨
清晨我的肩
是最痛的风景
 
虽然生命
无法安慰
我还是为她
买了洗发水

5 槐花
 
槐花是记忆中
最美的笑容
她笑的时候
嘴巴大开
 
一口的洁白
好像在给
牙膏做广告
还不收钱
 
因为她单纯
所以更甜
像一串清脆的
自行车铃声
 
想起槐花
就想起家乡
想起童年
晴朗的天空

6 莲花
 
从水面升起
展开所有手臂
莲花是泳池中的
花样舞者
 
如果月色朦胧
莲花更像
夜店吧台的
那排高脚椅
 
在佛教造像
和道释画中
观音就坐在
莲花之上
 
我只见高脚椅
不见观音
这就对了
见空即见佛

7 梨花
 
那年春天
姥姥过世
我托梨花
替我戴孝披麻
 
全身雪白
纷纷扬扬
那年春天
梨花抛撒纸钱
 
梨花不是
我的媳妇
那年春天
却在为我憔悴
 
那年春天
泪如雨下
梨花覆盖
我一地的伤悲

8 杏花
 
我和杏花不熟
只见过几面
但提起杏花
总觉得亲切
 
原因在于
家乡的两个地名
我儿时喝的
每瓶牛奶
 
都到杏花岭取
我大了喝的
每盅汾酒
都产自杏花村
 
杏花连着
我的饥饿和惆怅
虽然那两个地方
我从未去过

9 菊花
 
菊花懂得
把握时机
别的花谢幕
她才登台
 
如果做生意
她是把好手
可她只想
在秋风中起舞
 
菊花懂得
把握时机
其实她不懂
她登台时
 
观众已溜走
现在我想说
我和菊花
一样愚蠢

10 葵花
 
葵花的头
一直随太阳转动
也许她不累
我看着累
 
习惯了仰望
她已忘记
沉思默想时
需要低头
 
我还担心
她长期面对
光芒的眼睛
会不会失明
 
画过她的梵高
得了精神病
今天我写了她
可能也要疯掉


静物

1,杯
 
持续的叫喊
发不出声音的
叫喊的形状
 
杯子是水的形状
拥有水的明净
却不能消解
 
来自空间的敌意
被压抑的水
和杯子一起喊
 
一起召唤
我沉默的嘴
我的啜饮
 
我喝水,杯子
也在喝我
内心的渴
 
水给我压抑
渴填满杯子
叫喊,仍在持续

2,鞋
 
鞋是脚的阴影
是阴影中低吠的
悲伤的犬
 
跟随,或引导
记住我命运的轨迹
从孩童到衰老
 
黑暗的路线
像杂乱的绳索
缠绕时间的手臂
 
鞋是我追忆的远方
也是此刻的近旁
将来有一天
 
我会脱下鞋
爬进翻滚的乌云
那时鞋就是我的原点
 
以为自己走遍了大地
其实是鞋在走
我哪都没去
 
3,椅
 
以谦卑的姿态
接纳骄傲的臀部
椅子,虚无之中的
 
一个凹陷
恰好可以容身
可以占据
 
却不能拥有
坐过的人
一个个离去
 
现在轮到我
迎着虚无起立
把重量留在椅子上
 
走入广阔的不确定
坐过的我
也仅坐过椅子的表面
 
只有椅子
是真正的坐
坐在自己的姿态里
 
4,表
 
世界运行在
执拗的时间序列
但时间在我的
 
手表上,不过是
纤细指针的旋转
转啊,这童年的木马
 
至今令我晕眩
为了不让游戏停歇
我一再拧紧
 
松弛的发条
把微小的气力
传递给表壳下的机械
 
以便精密的齿轮
继续推动
世界的运行
 
以便漫长的历史
不因我的疏忽
而突然中断
 
5,书
 
纸做的门
在不可知的
书的意象中打开
 
密集排列的句子
把某个陌生城市的
复杂街道
 
呈现在昏花的眼前
哦,不可知的过去
我在街头游荡
 
奔跑的四轮马车
未曾相识的
匆忙闪现的脸
 
男人和女人的命运
编织的迷宫
走不出的语法和文字
 
被偶然事件
卷入情节的我
丢失了旁观者的身份
 
我将在现实中隐退
只要轻轻
把书合上

6,瓶
 
从空虚中获取
存在的满足
一个花瓶
 
扮演的少妇
手捧玫瑰和雏菊
站在不育症的
 
病历中。花瓶
更像她冰冷的子宫
有着黑暗的内部
 
在我的妄想中
少妇把鲜花
插进花瓶
 
颤抖的鲜花
嘴唇紧咬的
痉挛的花瓶
 
空虚的生命之美
让我如此迷恋
又如此心碎

7,灯
 
故乡的灯
照亮过童年
也照亮我的今天
 
太亮了
以致真实的事物
呈现出虚幻的一面
 
以致今天
和消逝的每一天
不再有分别
 
灯啊,灯就是我的故乡
是电流穿过心跳
在发光
 
照亮我的灯
让我和自己的阴影
纠缠不清
 
如果假眼才能看到
真相,那么请把灯
塞进我的眼眶

8,镜
 
不,不是失忆
而是记忆
藏得太深
 
那么多脸
那么多日子
在镜面重叠
 
被镜子吸收
成为镜子的一部分
成为空白
 
当我面对
镜子里有张脸
也会注视我
 
那是别人的脸
我在别人的脸上
寻找自我
 
别人就是我
而面对镜子的
只是我的幻像

9,刀
 
对血的追求
让笨重的铁
变成刀
 
刀活在自己
最薄的部分
活在边缘
 
如果薄到极限
刀就是一个
杀的意念
 
切割与肢解
让事物在
破碎中接近完美
 
让疼痛变得
可以忍受
让我愿意
 
成为刀鞘
一个永不愈合的
偏执的伤口


精神病

1,抑郁
 
如果你躲进我的童年哭泣
我就是你的泪水
黑白照片里的童年
路灯扯出的瘦小身影
 
一再拉长,从遥远的故乡
延伸到今天。啊今天
我挂在你悲伤的脸上
在贫困的晚风中渐渐变凉
 
请不要,把我抹掉
别把你洁白的手绢儿弄脏
今天,我得自己落下去
你得闭上胆怯的眼睛
 
落呀,不是来自大地的引诱
而是迷恋于负罪的忧虑
像内心腐烂的苹果
一颗难以挽留的叹息
 
落呀,在加速的晕眩中
你得闭上胆怯的眼睛
手牵手,让我们一起感受
那背叛了时间的自由
 
把今天还给遥远的故乡
拉长的身影又缩回照片
我和花瓣儿一样溅开
打湿了低头不语的童年
 
2,强迫
 
就要退回自己的身体
坐在黑暗中慢慢洗
在靠近心脏的地方
用鲜血代替水
 
洗呀,一遍又一遍
为证明双手的无辜
我将在简单的仪式中
耗费残留的青春
 
最黑的地方也最纯洁
陷入胸腔的盥洗盆
渴望救赎的双手
为何在鲜血中沉沦
 
在鲜血中洗,手掌上
命运的地图逐渐模糊
坐在内部的黑暗中
我已丧失出发的勇气
 
对纯洁的追求
只会让双手越洗越脏
啊,不,不是我在洗
而是双手在相互蹂躏
 
彼此憎恶的左手和右手
两只饥饿的软体动物
在把对方吞噬之前
我再也不能把它们分开

3,分裂
 
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
我是另一个。他的脸
埋在我的下面。你看每幅单人照
都是我们的合影
 
看啊,对着健忘的明镜
该如何从幻象中分辨
我和他,谁是另一个
谁少年忧郁,谁中年颓废
 
还有谁,绕到时间背后
在灰暗街道的电线杆前
盯住一张寻人启事
他不是你,而我是另一个
 
你看寻人启事上的那张脸
活在迷失的表情里
他寻找我,我寻找你
你和他又曾在哪里相遇
 
健忘的明镜碎了又碎
一个夜繁殖出更多的夜
一张脸变成另一张脸
他不认识你,你不记得我
 
烧了吧,我们的合影
你看它在火焰的舌尖儿下扭曲
哦,扭曲的脸,第一次
如此美丽而真实地呈现

4,妄想
 
就在那儿,一直盯着我
他的眼珠在我的体内生锈
抠啊!这怨恨的子弹
怎么也抠不出
 
我的疼痛是他的快感
手伸进伤口,抠得越深
他越满足。太深了
再深就要撕裂我的灵魂
 
再深,我就会忍不住
把虚拟的过错承认
但他是真实的,就在那儿
在肮脏的口罩后面
 
他是谁?脸像匿名信
揉成的迷团,让我不停地猜
不停地抠,从信笺上
抠着有毒的字句
 
从字句中抠着生锈的怨恨
抠啊!怎么也抠不出
这顽固的子弹
在我的脓血中蠕动
 
越抠越大的伤口
在命中布下疼痛的陷阱
哦,我就是他的猎物
如果天堂的路比地狱更黑
 
5、恐惧
 
最寂静的地方是人群
是黄昏的广场在报纸上铺陈
过时的文章中
铅字在用沉默表达
 
哦,铅字,比铅更重的字
火焰浇铸的语言
如果再重一点
黄昏的广场就要塌陷
 
如果打破沉默
铅字就是惊飞的乌鸦
吃完细节,留下故事的残骸
黄昏的报纸一片空白
 
最绝望的时刻在人群散尽
空白的报纸上
我成为遗弃的标点
昨天是质问,今天是感叹
 
明天是漫长的省略
延续着乌鸦慌乱的叫喊
在黄昏的广场回旋
哦,火焰浇铸的语言
 
为何被灰烬掩埋
怀抱一堆冰冷的铅字
躲进蜷缩的姿态
我已和黄昏的报纸揉成一团

6、自闭
 
一滴雨囚禁了我的青春
哦,你就是那雨滴
跟随残疾的闪电
缓缓穿越时间的乌云
 
有多少话语烂在肺腑
就有多少屈辱埋在心头
每一滴苦涩的雨
都是命运紧闭的嘴唇
 
从未来落向过去
衰老来自对青春的追忆
每一滴漆黑的雨
都是划伤记忆的悔恨
 
每一滴悔恨的雨
都是自虐的青春
都是害怕萌芽的种子
封存了花朵和四季
 
哦,漫长的刑期
拉伸着青春脆弱的神经
每一滴自虐的雨
为什么都成了我的原罪
 
忍住啊,继续忍住
绷紧的青春的疼痛
你要让大地收留孤独
我要在雨中度过一生 
 
7、偏执
 
让一条狗守住胸口
我是通往地狱的门洞
它在我的肺部咆哮
对一切闯入的企图
 
风穿过我,向黑暗吹拂
它也在风中搜寻
远方飘来的赞美和笑声
是否藏着敌意的源头
 
曾经用它的四肢奔走
躲避皮靴、棍棒和石头
在危险的人群中
我是通往地狱的门洞
 
从我溃烂的嘴里
它吐出疲软的舌头
这块肮脏的抹布
擦拭着同样肮脏的灵魂
 
比记忆的肿瘤还要顽固
它守住我的胸口
每个臆想的侵入
都是它复仇的理由
 
当它吃完我的血肉
我就会成为它的替身
咬住命运的咽喉
在窒息的快感中发疯

8、恋物
 
不,我不爱你
我只爱你身体的味道
爱你颤抖的晾衣绳
我欲望的边界线
 
需要一阵风帮我跨越
哦,起风的时候
我爱你晾衣绳上的凌乱
摇晃的月亮和三角帆
 
我爱你随风凋零的长发
它勒紧我的喘息
坐在痛苦的肺泡中
我幻想丝绸下柔腻的波涛
 
跟随你的塑料凉鞋
走进初夏的记忆
你脚趾的花瓣
是我珍藏的舍利
 
我爱你听过的唱片
看过的风景、做过的梦
爱你挥霍的黄金
我的一生为你而浪费
 
当你在记忆中死去
我要用你的骨灰塑个女神
哦多么虔诚,我供奉你
但我依然,不爱你 
 
9、受虐
 
抽吧!我就是一头
低贱的牲口,你胯下
亢奋而浑浊的激流
在哮喘的波涛中嘶吼
 
狠狠地,抽!每道鞭痕
都是刻在我身上的诅咒
啊,被诅咒的幸福
疼痛引发的致命炎症
 
颠簸,跟随快感的节奏
马刺在残暴的皮靴上欢呼
你的双腿夹得越紧
我的蹄子就越放纵
 
精神辽阔,肉体泥泞
戴着精美的笼套
我在大地上任意驰骋
啊,任意的自由
 
就是你手中的缰绳
时而勒紧或放松
间歇发作的心理痉挛
从沉沦到喜悦的循环
 
抽吧!请你用鞭子
拯救我疫病的灵魂
对欲望的恐惧
让我成了欲望的奴隶
 
10、暴露
 
我要与拉链为敌
借着月亮和酒精
向你呈现身体的秘密
啊,肉的忏悔!
 
如果你是明镜
就请接纳我无耻的天真
透过狭隘的指缝
见证丑陋的自渎
 
如果你尖叫着破碎
我就是幻象之门
请你,把我打开吧
我的钥匙已按耐不住
 
为向你呈现更多
我还要和腰带较量
和每一粒纽扣斗争
我是写给你的自白书
 
褪去了荒诞的信封
是伤疤,我也要撕开
让你看看我的疼痛
如何变成了快慰
 
越彻底才越满足
撕,撕吧!撕开皮肤
再撕开肉,让你看看
我的邪恶、我的忠贞


医院

1,挂号
 
每座教堂都是我的禁地
除了医院。鲜血
漂白的红十字
召唤我分享洁癖的狂欢
 
排着队,为了抵达
那低声召唤的窗口
为了彻底抛弃自我
在轻盈的纸片上
 
变身为一个号码
不再被肉中的人性纠葛
排着队,陶醉于
消毒水的气味
 
幻想着变态的抽象之美
哦,除了疾病
还能有什么信仰
让我对一个号码着迷
 
升华不过是另一种堕落
排着队,渴望掉入
那低声召唤的喉咙
排呀,像牙齿,一颗
 
挨一颗。而我是
最后一颗。在永不抵达的
等待和焦虑中忍受
被谎言蛀空的疼痛

2,门诊
 
那么,请允许我爬进
肮脏的病历,让膝盖
贴近胸口,向一件白大褂忏悔
潦草字体写下的
 
苦难传记,每页都在
描述沾满病毒的回忆
每页都是一座
堆放器官的仓库
 
在脓血间翻出
成堆的炎症。我交待
不放过任何轻微的状况
我细数可能的病因
 
挖掘发霉的劣迹
一直挖到大脑深处
如果身体的病痛
不是源于灵魂的罪
 
为什么药瓶和棉球
都成了我的污点证据
交待吧,贴着冰凉的听诊器
我已吐不出更多的隐秘
 
如果生活是持续的病
白大褂对应命运的阴影
在肮脏的病历中
我只想活埋了自己

3,检查

不变异,怎能成为
合格的天使。你看她
已抛弃美貌和人性
退回昆虫的形态里
 
扎入静脉的针
替换了她的嘴
吸啊,像尖锐的批评
在吸我的自尊
 
沿着扭曲的塑料喉管
吸入玻璃瓶的胃
她破解鲜血的密码
标注不祥的箭头
 
从化验单射向
我赖以生存的伪装
她怀疑,她拼命拉长
自己的鼻子
 
为了拥有偏执的触须
为了伸入我的肺
探测我隐藏的话语
她怀疑,她用复眼
 
拍摄我的横断面
那病灶和骨头的美丽
图片,我在地狱的倒影
竟让她如此迷恋

4,手术
 
麻醉药把我变成了
自己的旁观者
我看刀划过皮肤
寻找恰当的切口
 
切入我这个
蓝色布单掩盖的问题
不反抗,不叫喊
捂住嘴巴的面罩
 
让我联想到
一只冷漠而抽象的手
它逼着我胸中
破败的手风琴
 
向呼吸机交出
抒情的自由
我看刀切开肌肉
监护仪乏味的曲线
 
取代了心脏紊乱的
跳动。别的血替换
我的血。陌生的灵魂
如何接管我的人生
 
看呀,我看刀继续深入
剜出了问题的关键
我区别于同类的
唯一特质

5,住院
 
从伤口中醒来
我已退化为一匹斑马
蓝白相间的条纹
带给我秩序的恐惧
 
输液管内
雨下个不停,一滴
一滴,把时间和空虚
注入我的身体
 
漫长的雨季
让我在病床越陷越深
床单上,多少斑马
曾留下最后的体温
 
以持久的高烧
我延续着同伴的不幸
哦越陷,越深
病床已成为我的一部分
 
靠它僵硬的腿,我终于
站起,往病房外
缓缓移动蹄子的滑轮
走啊,长廊尽头
 
我看到更多的门
更多的门,通向更多的
长廊。太多了
这医院,我怎么也出不去


1、苍蝇
 
如果你不够纯洁
怎么会爱上我的肮脏
如果不那么甜
你为何成了
 
被诅咒的糖
如果我敢于品尝
舌头就是我们的婚床
繁殖吧!亲爱的
 
让蛆虫在溃疡中疯狂
在唾液里翻滚
代替我满嘴的牙
去啃食腐败的肉体
 
哦,蠕动的牙
比饥饿的时间更贪心
我舔净死亡的痕迹
还要来吃我自己
 
钻进糜烂的伤口
爬入恶臭的肚肠
吃啊,等我吃光了自己
就分解成无数个你
 
无数颗牙,爬出
我的嘴巴,嗡鸣着起飞
怀揣病毒和信仰
分赴传教的旅途

2、蚊子
 
来,让我牵着你
舞步盈盈。你看脚下
我即将抛弃的肉体
埋着隐秘的情欲
 
转啊,跟随我们的舞步
一切都在转
在恐高的晕厥中
灯光像时间的漩涡
 
转啊,哼着旧时的歌谣
让我们转回过去
我爱慕你的飘逸
你迷恋我的肉体
 
青春的小小诡计
想变成飞翔的血滴
那么就,吻吧
快拿一个吻
 
刺入我衰竭的心
快呀,我的体温
正在散去,再晚
再晚就来不及
 
快呀,我要用一滴血
让你复活,再用
轻轻的一击,让你成为
封存我遗嘱的火漆
 
3、蟑螂
 
再没有什么情感
比你藏得更深
深深地,藏在我的
脏器和骨头中
 
羞怯而敏感
你是偷窥的眼睛
从内部注视
我肉体的星空
 
偷窥的眼睛来自
不安分的修女
长袍包裹着火焰
一盏黑色灯笼
 
点亮我的身体
沐浴着黑色光芒
你爱的阴谋
是我潜伏的疾病
 
你以我为食
而我一无所知
也许随着梦话
你从我的嘴巴钻出
 
像个危险的隐喻
在这个游戏中
你是我的眼睛
我是你的灯笼

4、蜘蛛
 
一根丝,从迷乱的
青春,揪扯到今天
曾经的绵长情话
现在是不绝的怨恨
 
一边扯,一边恨
从满腹的黑暗中
你扯出抑郁的光线
扯啊,怎么也扯不断
 
怎么也停不下
一边扯,一边痛
即便是悔青的肠子
你也得咬着牙
 
扯出来。即便是
地雷的弦,也要拼命扯
一边扯,一边织
让爱与恨彼此纠结
 
一根丝,变一张网
过滤风雨和时间
你想截获什么
又想,把什么遗忘
 
一张网,为你虚构了
整个世界。你守护
你等待,直到某一天
我成为你的猎物

5、蝎子
 
怀抱失落的自己
在独奏的姿态里
你是心碎的琵琶
或琵琶已被你附体
 
哦,哀伤的一曲
你丰盈的身子
和我的中年共鸣
尾巴却留在我的青春期
 
像一根寄生虫
伴随我迟到的发育
你独奏的姿态
把我带入旗袍的形韵
 
丝绸包裹的夏天
在开叉处释放闪电
如果脱下旗袍
你就是赤裸的肉欲
 
如果翻卷尾巴
就会勾起我阴暗的记忆
你藏身的石块
现在堆满我的胸口
 
在阴暗中独奏
琵琶倾诉着怨恨
还没有被你蜇到
我已痛彻骨头

6、蚂蟥
 
挣脱了迷茫的表情
你是叛逆的嘴唇
爱情的暴力
留下一道淤青
 
轻轻地抿起
像天边枯萎的晚霞
用最后的沉默
对抗最初的诺言
 
穿过迷茫的表情
那少女的脸庞
布满贫血的悲伤
你曾是悲伤的一部分
 
她哭泣的时候
你不停地抽搐
现在你挣脱了脸庞
她空洞的悲伤
 
变成了绝望
你也是绝望的一部分
一个致命的吻
黏住我的身体
 
你吸我的血
为了让少女复活
让她绝望的脸庞
沉浸于复仇的快感 


感官之歌

1,视觉

你说要有光
就有了光
光芒来自一颗苹果
 
你把苹果
嵌入我的眼睛
以便扩展内部的黑暗   
 
替代眼珠的苹果
无视自我的苹果
只有闭上眼睛
 
才在黑暗中呈现
像十字路口
突然亮起的红灯
 
不,我不会停下
走向你的脚步
我必须把苹果抠出来

2,听觉

小小的苹果上
长着苹果树
地球挂在树的根部
 
我寄生的地球
从苹果汲取养分
它就要成熟
 
苹果照耀的地球
在你的诅咒中摇晃
它越来越沉
 
像摆脱天堂的噩梦
朝着苹果坠落
带着加速的悔恨
 
地球和苹果的撞击
在我命运深处
激起末日的叹息
 
3,触觉

你创造了苹果
并隐身于自己的创造中
我小心捧起
 
努力用双手认识你
哦,你就是苹果
但我只摸到
 
苹果弯曲的存在
所占有的虚无
只摸到苹果的名字
 
你隐身其中的
那个词,以及它
美妙的读音
 
但我还是摸不到你
除非你就是
触摸本身
 
4,嗅觉

在轻柔的爱抚下
低吟,苹果啊
一颗结实的乳房
 
你赐给我的
快乐的源头
现在,已被唤醒
 
汁液中满是
对哺育的渴望
如果繁殖是为了
 
制造新的死亡
我的乳房就是
人类最初的肿瘤
 
这晚期的苹果
羞耻的香囊
散发出腐烂的气息

5,味觉
 
越溃烂就越甜蜜
苹果就是你
诱人的身体
 
越溃烂就越圣洁
我吃你的身体
让你成为
 
我的一部分
让我的身体
成为甜蜜的苹果
 
越甜蜜就越堕落
你也在吃
我堕落的苹果
 
吃啊,由内而外
你是果核中
那条贪婪的虫


死神的七重身份

1、理发师
 
他在镜子里忙碌
我在皮椅中养神
 
黑色的皮椅
像填空题的括符
 
而我是答案
对错已不在意
 
他绕到我身后
手拿明亮的剪刀
 
咔嚓,咔嚓
收割我的头发
 
黑的代表过去
白的属于未来
 
"要不要染一下"
"不必了,不必了"
 
对未来的恐惧
让我婉拒了过去
 
我睁开眼睛
镜子里,他的脸
 
恰似我年轻的模样
而我变成了自己的父亲
 
咔嚓,咔嚓
头发继续落下
 
呼应着窗外
那漫长的雨夹雪
 
咔嚓,咔嚓
脑后锋利的剪刀
 
像明亮的指针
在钟盘上变幻
     
2、麻醉师
 
我躺在手术台上
像头献祭的牲畜
 
在我的仰望中
天空萎缩成蓝色的口罩
 
他藏在口罩后面
见证我和刀锋的契约
 
灵魂切割殆尽
现在轮到肉体
 
他手持悲悯的针筒
朝我俯下身躯
 
在我的仰望中
口罩还原为蓝色的天空
 
伴随轻微的刺痛
天空巨大的沙漏
 
洒下时间的碎屑
缓慢的掩埋
 
折磨着无力反抗的肺
埋啊!越来越深地
 
陷入黑暗的记忆
越来越觉得
 
需要一次告别
和往事,和亲人
 
和蓝色天空后的那张脸
也和我自己的脸
 
告别吧!他的脸掩埋我的脸
给我短暂的长眠
 
悲悯不过是
刽子手的另一个侧面
 
3、摄影师
 
隐身在相机中
镜头是他凸出的眼睛
 
他盯住我
慢慢调节焦距
 
在取景框里
我慢慢后退
 
一毫米一毫米
退向遥远的过去
 
昏暗的光渐渐亮起
平息的风再次吹拂
 
吹去脸上的灰尘
从焦虑返回天真
 
最后停留在
脖上挂钥匙的童年
 
一个孤独的小孩
看着镜头
 
表情茫然
就像我的现在
 
现在他按下快门
错乱的舌头
 
旋转着弹出
把我卷入
 
迅速放大的瞳孔
来不及尖叫
 
灵魂已失去厚度
一生挤压成一瞬
 
在他的图片中
我沦为永恒的囚徒

4、钢琴师
 
钢琴咧开嘴
他埋头在钢琴的疼痛里
 
每个琴键
都是怀旧的牙齿
 
咀嚼生活的剧本
咬碎场景和人物
 
怀旧的牙齿
已在怀旧中蛀空
 
在他的弹奏下松动
哦,那绷紧琴弦的疼痛
 
忍住啊!任他叩击
任牙齿充当追悔的门铃
 
鸣响着,唤醒那么多
逝去的我
 
戴着各不相同的面具
回应他巫术的手指
 
看呀,过去正在降临
未来已经远去
 
钢琴咧开嘴
扮演狰狞的棺木
 
而他在守灵的姿态里弹奏
琴声涌现,像止不住的
 
泪水,每颗都是软化的牙齿
用一生的悲恸
 
啃咬我的肺腑
他埋头在我的疼痛里
 
音乐展开时间的迷雾
遮住了他的脸孔
 
5、园艺师
 
一把铲是他的权杖
像昏聩的皇帝
 
他沉迷于主宰
植物王国的幻象
 
静如墓地,花园
深埋他内心的激情
 
他安排花朵
从大地爬上枝头
 
替我吐血。吐啊
吐不出那忧郁的结节
 
阳光透视下
阴影被无限放大
 
如果再施点肥
致命的果实
 
就会在胸中膨胀
在成熟中恶化
 
散发腐烂的幽香
吐啊!我继续吐血
 
他继续安排
让蛤蟆跳进情欲的肺
 
整夜替我咳嗽
咳啊!咳不出的
 
青春的悔恨
卡住了表白的喉咙
 
咳啊!咳嗽的花园
像颓废的妓院
 
在他安排下
我爱上了败柳与残花
 
6、验光师
 
“看得清吗?”
他换个镜片
 
“还是不行”
我的近视又加深许多
 
从书本认识世界的渴望
模糊了我的双眼
 
很多年前
我已看不清远方
 
但依然走在
通往远方的路上
 
一直背着光
在前途投下阴影
 
一直走在自己的阴影里
越走,双眼越模糊
 
“现在,清楚吗?”
他又换个镜片
 
我终于辨别出
那些字母的开口
 
远处的清晰了
近旁的却不行
 
“你已经老花了”
他拿来另一组镜片
 
“远方和近旁都看清了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自言自语
随即又安慰自己
 
没看清的还有
那就是我的内心
 
7、催眠师
 
他的言语是风
我的眼皮是树叶
 
风在树叶上摇晃
慵懒的时间
 
在钟摆上荡着秋千
跟随秋千的节奏
 
我的一生反复闪现
荡啊,我就是
 
那钟摆,越荡
越高,拼命延伸着
 
命运的弧线
但怎么也画不出
 
一个圆。哦越高
越晕眩,像虚脱的云
 
飘过人类的上空
我看到瘫痪的大地
 
铺满眼皮的树叶
我看到树叶
 
在风中翻卷
衰败的花园里
 
小小的女儿
在时间上荡着秋千
 
她喊叫,她欢笑
她幸福的脸蛋儿
 
也被风吹灭
只剩空空的秋千
 
吱嘎作响,在钟摆的
幻象中摇荡


残缺

1、傻子

太弱了,以致没有什么人
可以伤害我。空气也是这样
化解了刀的锋芒

哦,活在任意的形状里
我就是那空气
简单、纯粹,容易被忽视

我就是那空气
在失忆中摆脱了纠缠的过去
从不留下悔恨的阴影

如果我向梦中的风景转移
我就是一阵风
也许无意中勾起过蝴蝶的天真

即便没有蝴蝶的追随
我也要独自向着远方吹
哦远方,远得让人绝望的地方

即便远得让人绝望,
我也要不停地吹
吹呀,我就是那注定失败的风

交出了夜晚的秘密
放弃了最后的花朵和凋零
我就是那一无所有的风

我的脸像一面白旗在风中飘扬
我挥舞着我自己。啊请允许
我代表天堂,向肮脏的大地投降

2、瘸子

如果道路是一首诗
我就是那结巴的朗诵者
那诗中咳嗽的野花

吹着破旧的小喇叭
吹啊,抒情的时代就要终结
如果道路是一首诗

就是我用错别字的脚步
写下的那一首。哦深一脚
浅一脚,错就错了吧

在韵律中磕磕绊绊
深的是苦难,浅的是浪漫
我就是那内心狂乱的醉汉

就是醉汉手中的那杯酒
摇摆不定的液体的火焰
渴望,渴望把自己给漾出来

如果道路是一首诗
如果春天是风,秋天是雨
传递车祸和疾病的消息

如果美好的一切正在撤退
我就是那忠实的掩护者
为了让你向天上转移

3、驼子

就要垮掉了!
哦,不,不是时间的重量
弯曲了我的脊梁

也不是泪水浇筑的悲恸
而是背上的
天空装满了石头的光芒

就要垮掉了!在身体的阴影中
脸越埋越深
哦,不,不是向尘世

我是向巨大的幻象屈服
我是在朝圣途中
在无限谦卑的姿态里行走

越埋越深
怎么挖,也挖不出的脸
像那些秘密,一个掩盖另一个

而我是那最后的一个
躲在谦卑的姿态里
承受着天空和石头的光芒

石头的光芒比石头更沉
在谦卑的姿态里
我撑着

像一张绷紧的弓
就要垮掉了!但是还
没有,没有射出我那颗隐忍的心

4、矮子

人群就是我的迷宫
向左,或向右,每次随意的转折
都有宿命的标记

找啊,找那埋在肉中的出口
那晦涩的隐喻
一个停止发育的肿瘤

找啊,越找寻就陷得越深
深得像麻醉
无影灯下凄美的昏迷

找啊,偏执的手术刀
在内脏中寻找
我的内脏就是我的迷宫

我的迷宫就是那俯视的人群
那么多错位的脸
扮演察看大地的诸神

诸神就是我的迷宫
向左,或向右,每次随意的转折
都有宿命的标记

找啊,越偏执就陷得越深
深得像山谷
唯一的方向就是天空

我就是那回荡山谷的绝望呼声
苦苦找寻自己的源头
找啊,找那埋在肉中的病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