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崔万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19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崔万福简介

(阅读:1023 次)

崔万福,男,1968年出生,山西省朔州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学会会员,朔州市朔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在《诗刊》《星星》《诗选刊》《中国作家》《中国诗歌》《汉诗》《山西文学》《黄河》《都市》《飞天》《散文诗》《诗潮》《群岛》《叁花》《散文》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出版散文集《生命的跋涉》、诗集《新诗汇》《春耕酒》《暮晚》《足音》等。现为《新诗刊》杂志主编。

崔万福的诗

(16 首)

在混沌如初的相遇中

来庞泉沟的时候,大地已经苦寒
唯有桦树林的身子直立
树皮脱落,只长骨头
我用瓣指头的方法靠近它
树皮与我的心一层一层地接近
接近到我们蓬头坎面
大气直喘
至今也说不清楚
你的根,你的杆,你的面庞羞红的气息
是喝过的坛儿红,还是沟底潺潺的水声
我最大的勇气,是用锋利的指甲剥开你红色的外衣
然后掳你入怀,当我朝向你,就是一株向日葵朝向夕阳
在混沌如初的相遇中
你全身羞红,我闭上安祥的眼睛


秋风漫过我的肩头

秋风漫过我的肩头,双肩动了一下
我的头颅和眼睛
仿佛一个走累了的人过于软弱
它弯曲的体态
形成压制不住的气势
像一把利刀
不知开了多少杀戮的心
金黄的树叶,灰白的骨架
多少不归的路
总是沉默不语,在静止的状态里
显出人间硝烟
秋风漫过我的前胸与后背
却不能从林间牵回一头黄牛
亲它一下嘴唇,然后一跃身子
穿过沟底
成为松柏、沙棘、山里红


今夜,有四种物象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在黑夜与隐藏之间显明事物
有四种物象
吸引我在月下看远方
南山岭、北山坡、中间还有一条河流
白云像我一样,体态多样
是我的命运
月亮像至高之处的神
将光线像银子一样散满大地
使一只萤火虫的飞翔
被云的动态,月的大白所瓦解
于是,翅膀一闪,在骨头与血肉里
隐藏了自己
完成了瞬间的闪耀,艰难中
我仿佛看见自己
所做的事情和所走的路是多么的弯曲单薄
像黑暗中一张白纸
被风吹起,仍然是那么恭敬


一只羊的慈悲

礼拜五,一只羊被杀戮
云层不断咬合日光
照不见羊那种仁慈的眼神
只有一群女人和孩子
用手捂住闪电带来的颤栗
心在一紧一缩
手心与手背
经过手腕、到脚底、劈开
存下的,是最原始的部分,低垂着腰身
喃喃自语
人的慈悲高不过一只羊
其实,我发现,一只羊与人类的感情
有爱和怜悯
到死也直瞪瞪地望着这世界
杀死的它的人


一股青烟被寒风绊了一下

从外院走进内院
祭坛上的火把日子烧掉一半

洗濯盆里,献祭人的影子在暗淡中扩散
牛羊发出不同的叫声
包括雏鸽斑鸠
来不及喘息
院墙关不住它们的眼泪
黑云压不住刀光、火光、日光
热血,流在坛角下
扑灭一堆虚火
它们的头与皮,肝脏与肺腑
被扔出营外后四分五裂
深埋土里,找不到疼痛的地方

一股青烟被寒风绊了一下
人间,所有的牲灵开始在火苗里荡漾


流年

每一个有太阳的日子
地上都会有影子竖立
构成,牵挂的瞬间
仿佛流年被数算后
紧锁在心里
定格成回忆
相遇,并非虚拟
或早或晚
心总是变成一张底片
无论什么光线
都不能破坏彼此的画面


修补

不知道
究竟怎样去安慰你
车站的广场上
那匆匆覆盖的雨水
飘流在舌尖顶开
的腮唇里
摇来晃去的树叶
也拦不住
上帝滚烫的泪滴
在流动的想象中
聚拢成一片潮湿
融透四周
我不敢转身,怕一转身
我的一生
便无法修补


消化不掉的背影

冬天在湖边拍照是件辛苦的事
滤色镜里红黄蓝的色彩
不能还原
灰色之中,只能拍到一群小鸟与杂草
飞起落下,抖动飘浮
把脚下的小雪凝成洁白
相互在哀鸣声里倾诉
然后声音一下子失落的很遥远
它们疲惫的眼神,看见一条条冻开的裂缝
却不知道它裂开的原因
一阵风袭来,张望的镜头
看不到藏拙在水底的清澈
只有蹑手蹑脚的小鸟
在寒冷中留下消化不掉的背影


南飞雁

气候变冷,天空已装满苍白
往事过去了

北风又换了一种姿势吹向你
把欲念掀起
如同地上的莎薅、无根草
在喘息声里盘旋
羽毛凌乱
当落日独自被暮色咽下
过于沉寂冷落
心归于孤独

只有飞,飞是一种取暖的方式
冷被倒空,距离却拉近


芒种以后

芒种以后,天无雨
最后的一粒种子被掩埋
我站在自留地里
听布谷鸟不停地发出哀鸣
像在驯服干旱的土地
土块如剁成块子的肉
被烈日烤得直冒烟
不远处,一头老黄牛热得舌头
一伸一缩
失修的眼睑淌着一点青雨
仿佛在悲伤天地
不得不承认
此和彼,均已是后期


薄冰

不可能一下子就薄了
总是一天一天的
它好像从起初就了却了原来的一面
在水面,在光中,在土壤
那些杂草,再也干扰不了它
春风吹开它的喉咙
在滔滔不绝的流通中
总有一些情节出现在水里
鱼群,艾草歪歪斜斜
开始飘浮
眼睁睁地相互看着水外的世界
又变了天色


古村落

好想在这里,种一块地
与你日夜相守
种一片水草,也做你的披风
种一棵穿天青松,累了
在树下打一个盹儿
不,应该是种一丛带刺的拧条
把它縫合在身体里
动一下,就会血流成河
把黑云染尽
再去刺穿每一具锈蚀了的枯木行尸
在残墙断壁里摆上祭坛
听黄牛的声声长哞


把孤独倒进水中

保德的黄河,枣林抚慰咆哮的急流
进入平静
慢吞吞地流动
水流的声音好像母亲柔软的口气
荡漾在河堤里
我凝视水中的那片枣林
发现上面有无数颗红色的眼睛
在阳光下,像老人漫步在河边
厚重低沉
有一种更坚定的清醒
在水面上,一红一黄相互捕捉永恒
我将这些景色
一点一点收藏到內心
把孤独倒进水中


清明祭

世上不是只有一片坟地
父母的是唯一
这些时日,无数的野草
扮成她们的形象
在春天里下雨
在一堆点燃的纸钱里
相互喘息
清明时节,梨花白了
头发白了,子孙穿的衣服也是白的
用一顿饭的功夫收拾起这些白
捻成两种相思与赎祭
一种给母亲,一种留给我们
来宽慰在世的父亲


看花

很多时候,我愿意
像一朵花一样保持绽放
又像一枝三角梅,越开放,就越鲜艳
一天,我装作无事看花开
顺着月儿吐出的白
悄悄投入她的怀抱,我看到
梅花的叶子可以丈量一部心经
光线中,花朵的魂魄在跳动
仿佛空中的星星眨着迷茫的眼睛
倒映在花中,期待着思念者的滞留
苍苍茫茫但无法阻止她的羞红
当爱到达一个人的心中
她已垂下睫毛,彻底安静


落叶与青虫

一片落叶掉下来
砸碎了满地散落的月光
成为虔诚的清贫者
一条青虫爬在它的腰背
身子一弓,抱紧它单薄的肌肤
叹息就落了出来
它的背后,有翠鸟贪欲的眼神
每动一下,以低吟
锁住各自的命运与凋零的过往
灵魂,在生命的旅途中
瘦黄了自己
仿佛人世间厚重的苦难
一下烟消云散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