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小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69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小梅的诗

(21 首)

一个房间

看过去深夜灯光里
有某种东西
像紫花地丁开粉的香
她在消失
膨胀
木地板上衣服凌乱
男人灰色皮靴,女人红棉质拖鞋
蓝色床幔里
两个
有点模糊的人
女的侧卧黛色长发有一多半
覆盖在他腰腹上
他依着床头在抽烟


喝一杯咖啡

她记得那个晚上
女人坐在窗前看
看了很久
楼下很安静
房间里应该有一个平行四边形
这个念头出现过
是第二次
上一次是一个午后
她经过艾玛的饭馆
因为是冬天门窗紧闭
(无形中隔开了外界)
太安静了她起身
把脸贴在玻璃上
往外看了一会
低头
用一把小勺搅拌
咖啡


窗外,远处的月光

空了

太多的空让她安静
轱辘
轱辘
吸水声
老妇人已经老了
在大雾的早晨
她开始洗漱
生火
做饭
洗衣
年复一年
她像一个哑剧
剧情不急不缓
真特么的干净


一杯咖啡被搁置在
一个大理石桌面上
月光从窗户那儿进来
距离咖啡有点远
月光的地板上
有几只鞋子
随意的歪倒
房间里很安静
我们都知道这是艾玛的房间
而不说是他的家
因为他是一个人住在这里
他的亲人们都不在这里
就在上个星期一晚上
我进入红蔷薇小区整个小区
都处在月光里
我听到钢琴声从靠北角
一座红房子里传出来
那个房子是一个二间平房
独立小院
院子里有一株黄梅
(还没有开花)
那个夜晚是第一次去
艾玛的房间


听起来呈现蓝色

我们知道老夫人
干干净净
从她的居室和平静笑容里
可以看出
书房里有个天窗
那是她死去多年的老伴
设计的
只要是晴天都会有阳光
漏在书桌上
这里的舒适
足够让大家
缄默不语


她通常在午夜之后变得清醒

习惯了这样的自己
只是还不习惯忘记一个人
进入二楼的家几乎都是他先打开门
她先进入房间在她把包包放置屏风上
换鞋等这一系列问题处理好
这个时间刚好他已经把一杯茉莉花茶
沏好放在茶几上
期间是安静的整个房间里
有时候阳台上会有一些光影
如果那里正晾晒衣服被单等它们就会在
光影斑驳中摇曳
当然花香会若有若无的
出现在他和她之间
她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有时候
就会想到大海
想到大海那蔚蓝的空和安宁


属于一个人的夜

停下来是一个动作
还是睡不着
我习惯你陪伴我
谢谢亲爱的你真好
我开始点燃一支烟熄灭
点燃我向我右手边的空椅子
欠了欠身。意思是说抱歉
她说过不让你吃烟是害你的
她生气的样子还留在讨厌的灯光里
她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
栀子花嗯


一个人。可能出现在C城

确定有一瞬间的温暖
像你所看见的那样
一片落叶
落下。片刻的时间里
一辆班车
恰好从我身边
疾驰而过
我。一个女人。有点想把自己藏起来的人
从没有给过自己
一个理由
离开或者说
去哪呢?
这样一个想法出现时
就会产生一种相应的
恐惧感
害怕坐车出门
一个人
假设。我就在一辆班车上
摇摇晃晃的
在通往另一座城市
途中


见面

她走过来
穿着红色毛呢外套
中跟褐色皮靴
走得很急
一头黛青色小波浪卷
在灯光里跳跃
在她前方约50米远处
两个男人好像在闲聊
时不时地
注视着这个越来越靠近他们的女人
在就要走近时
她忽然左转
向一个小巷走去
在巷口的一盏路灯下。站着
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孩子
这个女人是小跑着来到孩子面前
她急忙解下自己脖子上的
白色羊毛围巾
很仔细地给孩子围上
并蹲下来。亲亲他的额头
然后牵着他的手
妈妈。孩子说
爸爸。他说我们有40分钟
好吧。宝贝
我们先去吃饭
之后呢?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天那边。有什么呢?

有时候
它可能的呈现是金色的
橘色。灰色
 
——问
有看过吗?一个人
经常会站在海边。他眺望
(看什么呢?)
 
她在,她一直都在。
在他的呼吸中
 
他在
他一直都在
在她的气息里
 
像风与海浪。它们
相互萦绕
又相互放手。


他克制自己的喜悦

12栋五楼。阳台上的灯光
是从客厅照射进来的
一个男人的身影
立在那
他像在等一个人。而忘记了点烟
 
大约有半年多了
他都托别人给他代买香烟
昨天晚上。他去了楼下附近小店
问,有红梅牌香烟吗?
老板娘笑着说。有。先生以前不是常来吗?
 
他看着
手里拿着的烟
用一种类似嘲讽的笑。低声说
我这是怎么了?
本来是不抽这种比较廉价的香烟
 
点燃烟。深吸两口
缓慢吐出
像吐出一个女子的身形


好吧。说出来。一种可能有的幸福感

在将要下雪的阴天里
刚好是下午五点钟的
黄昏里。忧郁的气氛
像好几条马路的灰色
第一个路口除外
那女子站在路边
站在冷风中
为什么呢?她给我惊奇感
又走近几步
我能感觉到她的安静
也看清楚她系的围巾
颜色。深红。感觉
要比红色毛呢外套更多一点温暖感
让我想起了
95年的一封信
内容不是我想说的
我要说的是信纸的边缘处
有一个少年拥抱一个女孩子
旋转的姿势
雪花在周围落下来


罗丹
利用三年时间
在一块大理石上
雕塑出二个年轻优美的
身体
那个女的背对着观者
用双手搂着那个男的。看上去
显得极其投入
并使劲吻着
类似相同的操作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
也弄出二个石头人

他是在罗丹之后
仅用了一年时间
他将一块石头(长约宽30厘米)
刻成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从两个人。拥抱的姿势看出
是在亲吻
观者一说
这两个人是被一个吻粘住了
问:
这吻不知道何时结束
意思是说
那个吻,在冬天
腊梅的空气中
它的持久性将受到置疑


晨冬

一只鸟在飞翔
光尘也在飞翔
我在跑步
感觉自己也像在飞翔
有时候感觉不是这样的
我在阳光下跳舞
音乐旋律舒缓
我对着白墙或玻璃门起舞
女人的影子
看上去都很柔软
我有时候会移动到一扇深蓝色铁门前
起舞
我把阳光也引领过来
可是我看不见
女人美好的姿态
这时候
我发现我更容易打开
像一束光
进入一条更幽暗更寂静的
通道


消失的早晨

我正在拖地
抬头看见对面墙体
明亮。浅黄的明亮里
有一小部分
阴影。是瞬间撞击感和挤压感
的产生
一种类似观看蓝琥珀时
你走过来站在我的右侧
我的手指已经感受到从你的左手边
传过来的温度
我转过头来看着你
你也正在看我
嗯。当时就是这样的气氛
明亮节制
像一缕穿鞋子的风安静地
走过
它所经过的
那些。轻盈。柔软中
似乎都有着一种好的空旷
凸现出来


被放置在南窗前的一架钢琴

我想我是爱它的
我喜欢他弄出的各种声响
嗯。像个疯子般
多半在一个蓝色星期五的下午
侃侃而谈
当一切都安静下来时
他可能会和光影一样
安静


母语

它在雨中
叶和我也在

走在安静的雨里
雨在说什么

整个下午都装着它
你看,哭泣的语词


你们还在复制我

孩子们被群山注视着
身形
曾是小溪

水之镜
映出六月

它们越飞越远的歌声
被雨
书写在平坦的梦中


存在

被淋湿的故事
讲述这河流
它内部的鸟,天空,夜

都在黎明失语


谎言

水之夜
依然有茂盛的金属

风和我和劣质的八月
都躺下来

雨和梦茁壮成长
它们如拥挤的人群

越来越凋零


寓言

声音在水中盛开
他的话覆盖了庭院

或许没有

炊烟照亮
荒野的影子——

她视而不见
在枯萎中迅速长大的雨

它们使彩虹柔软
这从未出现的清晰之景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