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亚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196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刘亚涛简介

(阅读:416 次)

刘亚涛,2000年生,山西和顺人,现就读于太原科技大学。作品散见于《诗潮》《支部建设》《诗词报》《角落》《巢》《陕西诗词》《零度》等,曾获“太山杯”山西第二届高校征文大赛诗歌组二等奖。

刘亚涛的诗

(16 首)

流云的美,不止于洁白
它向日轮借来一束光线
用以区分光与暗,或者
在覆盖人间时,还有
更远处的人间在游荡
那里的人们,眼睛中
有光线在流淌,也会有
几片草地,飘过绵羊
它们借来一阵清风
在反刍岁月时,仍然会
有被借走的时光,它天生
洁白的模样,路过谁时
谁的头上就平添一片白霜


星夜行

我找不到更多的沟渠
去容纳泛滥的明月光
它就匍匐在晃动的黑铁山脊
随着风的过境,不断诠释
关于夜间路途的颤动
悬挂在夜郊的几枚孤星
轮流碰撞稀薄的云层
在如流水般绵延的黑色里
我和路边的矮松一一道别
亦将孤独之心寄于明月
明月在无形的风暴过后
沉入浩浩汤汤的一江春水


碎瓮

夜晚的路边依次排列七个大瓮
完整的破碎的以及化为泥土的
有唯一的光源被禁锢于粗砺中
也有黑暗在光滑的一面肆无忌惮
天空尚有一颗远星频繁闪烁
发出的微光逐渐照亮夜路,也在
黑夜到来之前给地面的众生光明
门前仍有一声狂吠在盘踞,仍有
一个碎瓮倒掉了黑暗,盛放光明


断琴

当写到“高山流水”
每一滴水都流淌过微微颤抖的琴弦
这些水,也来自于一块古木
或者一堆漆黑的柴火

它们在炉膛里,用迸溅的火星
演奏另一首流芳千古的名曲
它们被抽出炉膛,拍熄火苗
结束成为一段柴火的命运

当写到“子期病逝,伯牙绝弦”
那块被抽出炉膛的木头微微颤抖
它不过是一块断掉琴弦的古琴
或是一段回归于柴火的朽木
自从它被抽出炉膛的一刻
那些跃动的音符,不过是从
一条年轮嫁接于另一条年轮
从一个年代抵达另一个年代


阅山

这辈子翻过多少座山,才深刻地
认识到自己的前世,不过是一块石头
漂泊半生,偏安一隅,这并不是简单的
贬义和褒义,也不是玄之又玄的
因果轮回。于是我每翻越一座高山
像是踏上了一个足迹,每掸去一粒
灰尘,这大概是我的又一个切面
就像我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个世界
也不得不拾阶而下,去完成另一场漂泊
这个世界的许多无奈,都在太阳的
起死回生中,慢慢凋零,而这场关于
时间的风化,在风之将至的时节
也开始被世人浅浅地原谅


归去来

铭刻过去的雪花堆积
树叶落了一地
跨越一块界碑的辽远
就连日色,也兜兜转转地
飘落在每一块石砖

如果不说,我很难察觉
这一座城市的两侧
竟也是两个城市的同侧
仿佛同在左侧的心脏
也在某一刻,为了某件事物
不约而同地颤抖了一下
又仿佛接通电源的铁块
暗自模仿一块磁石
对于归途的执着之心

飞鸟过境,而又上下翻飞
兜里暗藏的一本名为生活的小说
还未开篇,又偷偷被撕下一页


影子

我无法面对一些
由于灼烧而无法抹去的痕迹
它们与绝大多数的平常物
安然无恙地同处一地
而我必须时刻清醒
时刻分辨出两个事物

影子植根于地面
或躲在一方镜后,效仿
我的一举一动,或一个
不甘于屈生于尘世的灵魂
而我只能忍受这世间种种
譬如恶语相向,或冷面相对

当我提及我的影子,它像极了
被封存于地面的另一个我
只在黑暗中禹禹独行,又化身为
某个对立面,对立于时间万物


玉米地

我坚信,某些事物的突然成长
都是经历了不为人知的痛革
玉米从一个矮株开始,超越了摩托
超越了横在地垄的锄头,等一阵
劈开天地的惊雷过去,又悄悄地
超过了农民的草帽,和隔壁地头
衣不蔽体的稻草人,它总是
先高于土地,才高于这世间的一切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那道雷无意闯入的
绿色铁幕,引来一场大雨,总有几株玉米
听懂了烈日下,漂浮在黄土地上的歌谣
看透了弯成弓的脊梁,拼尽全力射出的箭


苍白之美

在我和众多彼岸之间
纵横多堵白墙
它们的白不断翻涌,不断
幻化出如刀如剑的影像
也幻化出了刀剑之声

秋日的落木如一叶扁舟
横渡一条苍白之江
它们的金黄被尽数剥离
它们的苍老之态,被几段
粗细明暗的线条尽述

我是否需要准备几块
远赴恒山捡取的顽石
等到时机成熟
就一跃而下,就高歌
将莫须有的罪名
悉数涤荡

它依然是一堵白墙
溶解了世间的众多悲伤
刀剑之声散去,金玉之声散去
依然悲怆,依然冷漠
依然默不作声


冬至之至

在冬天,许多事物的到达
以及离去,都不为人知
雪花的到达尽量沉默
落地之前,谁都生死未卜
而更多的是未曾谋面
例如北风,落日和旧时光
我用无数乡愁堆砌一个车站
只为一辆列车的归返
又用诸多黑夜,来换取
一个冬天的宁静与纯洁


崛围山上

随风飘过的红叶,正如我一般
起身,穿过高楼大厦
和熙熙攘攘的人,直奔
一座山而去

我迈过石头的堆叠,和
说着方言的面孔,一步又一步
接近一座塔
塔基下沉,人们无动于衷
他们不关心政治,以及
一座山的变化莫测

谁在台阶上标记二分之一
让那些迷茫的登山者
愈加恐惧,让这段盘桓在
苍翠间的道路,愈发
显而易见


陆地的灯塔

乳白色的光从路灯倾洒
空旷的马路,灯塔拔节而起
琐碎的事依然琐碎,灯塔
在高楼之间流浪,施舍方向

它有一个黑色的底座,以及
黑色的塔身,黑色的全部
这黑色,隐忍了生活所有的痛
才会在梅花绽开的季节
渴望一身白色,也渴望着
半盏月光

石砖的苍凉,无以复往
所有迷路的苍生,都被指向
遥远的光明
北风吹过,溶解掉一声叹息
它在几秒之后,就会变成两座
一座是黑色,另一座
也是黑色


反相人生

在吃饱喝足之后,人们
想方设法地寻找
另一个有趣的灵魂
红色和青色,在不同的时间
被拽在同一张白纸上
黑色的血盆大口下
白色愈发荒凉


冬的书信

是关于旧日的回忆吗?甚至
是更加辽远的村庄,它
足够偏僻,也足够渺小
只需要一盘炕,就足以度过冬天
而雪的落下,从来如此随意
秋天的落叶还没有
被晚归的牛群一步步踏入尘土
比雪来的早的,是一份家书
火印微微发烫,铜刀落下
远山再一次沉重,再一次埋入村庄 


效仿

在未曾察觉的过去
我的父亲,已经开始
对爷爷默默效仿
效仿微微下垂的肩膀
和一眼望穿的背影
他已经不再强壮
不再有那么多精力
把道理通过巴掌和拳头
传授于我
而我也必须开始效仿
效仿他的意气风发
和愈发宽厚的肩膀
把生活里繁复的苦难
悉数抵挡


寻找一片海

在内陆,所有看不到边界的
水域,都约等于一片海
由于缺乏必要的心旷神怡
连蓝色的天空,都让我
无限凝望,接近窒息
在一座城市里,寻找一片海
或在潦倒的过去,把
自己的初心,加以珍藏
在这个春天,所有的祷告
都显得必要且苍白
将有一群南方飞来的候鸟
听从每一条柳枝的教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