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桔小灯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33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桔小灯简介

(阅读:385 次)

桔小灯,本名徐丽琴,衢州人。教书,习诗。有作品散见于报刊和文学平台。

桔小灯的诗

(15 首)

我在月光上住过
我抱过宇宙冷冷的身体
我对微笑充满了喜爱

只要岩石有空
风就会邀请我和溪流
在丢了门面的深巷里行走
不带油纸伞,也没有旧钥匙

厚厚的墙上影子张牙舞爪
在我身体里,秋天沉睡三个季节
从十一月开始,白色的泉水淘洗灵长类的嘴唇

我从嘴唇里看到她爱的人
城墙茂盛,街道寂静
自行车铃是清晨的钟声
包子铺的晚安和豆腐脑的热气腾腾是兄弟

现在我不关心成熟与荒凉
现在我要做你眉心的痣


大雪

总有一次雪会如约而至
而且声势浩大
我决定回到故土
大雪到来之前出走,踏上归途
我想回去擦擦父母鬓角的霜
为即将到来的雪腾出更多篱笆和空地

故乡夜黑,狗的睡眠不识回头客
我认识的老人都已死去
我认识的孩子已经不识我
我和我站在鸡爪梨树的故居
我们患有严重的失语症
一分钟交谈牵扯了一千年
有的人睡去,有的人走开

关于雪的好词好句好诗好文
我觉得再美美不过掌心的红菱
这人间没有和雪般配的爱情
也没有和大地雷同的胸怀
一个义无反顾,一个宽容
棕榈树已经褪皮
我母亲只配低矮的灶房
每次她晃动炊烟
她的眼睛里就落满了白雪
晶莹,轻柔,温和。


佛堂

我身体里住着穿黑纱的天使
一边倾诉荒芜,一边抱着月光
乡下的池塘不设围栏,也没有天空遮盖
我不能祷告,一祷告,冬天就纷纷倒戈

星星的房子住在厚厚的棉鞋上
那时我身体里只有猪肉和湿漉漉的栀子花
白昼抱着月光的井水

世界还小,小于一颗枣核
和平鸽飞翔于广场的晴空
装着冰块的葡萄酒,铁锹上沃土闪耀

在佛堂点青灯,索要安宁
不如拆开我的肋骨,细数每一条印痕
我不配一部忏悔录
也不配做
人类的母亲


声明

就这样表达喜爱
月亮脊背上芒花飞舞
我羞于说出玫瑰火焰和荆棘莲心

反复镌刻文字于山坳
多好呀
玉米装进我的夜光杯
多好呀
每到夜间,枕头上一颗颗青苹果

我醒来时篱笆还在沉睡
我出发车轮装上翅膀
阳光是阳光的伴侣
我在路边,我是你错过拥抱的梧桐

屋檐下点灯
柿子树和海浪有什么秘密
父亲来了,河流转身
所有的婚礼都是我的婚礼


春天里(组诗)

◎菜花黄

菜花的黄,已经随着期待降临
不同于旧年春天的那一抹,是
由着春风的轻抚到来的
比如桃花红、梨花白,斑斓的色彩先从
目光的角落里钻出来
昨日,菜花黄成春天的阳光
许多手指惊喜地路过它的凝望
今夜,它将为人间落一场黄色飘荡

你爱这纷扬
像走过的那些明媚岁月,执迷不返

◎山间水流

为了这场遇见
春风放低自己,以水流的姿势
路过灌木丛
也路过口罩,攀爬 
锄头和渐次沉重的喘气
奔跑柔软而坚定,方向始终如一
巨石圆润的缄默,芦苇荡并未清醒
更微小的绿意贴着水流悄然萌芽,细沙洁净
水声纤细
翻出曾经的轻盈,无所顾忌和弯曲
午后三点或其他时段
山间水流相差无几的丰满
只有山川,依旧沉寂
欢喜着人间一切

◎黄叶,落在春天里

午后,风过处   
一地黄叶落在春天里
水泥路面,见证现代文明,离间蛮横粗鄙
这粗鄙并无萧瑟
只是春风微小

在微小的春风里
我端了一生目光给他 
他眼里有菜花般铺展的明亮
干净、晶莹、执着
我早已脱下口罩,但依旧无法清晰表白
那些枯萎在春天的黄叶
它们比秋天时更让我着迷

◎山的腰

从未见过一束腰这样包容
停留、仰望,擦肩而过
和脱去口罩的自由呼吸之下
坦诚相见的风险度
陡然增高

亲近一座山的腰
亲近山腰处山川和水域的遇见
目送攀爬,以及坚定和行走
白昼里,笑声疲惫深重
每一个都试图叫醒我的沉静
但麻木如春天般装满我的身体,不愿清醒
庆幸山腰
允许仰望遥远的高地
也允许放低追逐
低到山腰处的草木里

◎一只蒸水汽的笼子

在春天,一只笼子敞开大门
她卸去半爿身体
流连于水的温度
水汽氤氲来自汉唐的丰腴

羸弱的她,长年
辗转于添柴、加水,撒上菜蔬和红肉
观看炉火独舞。把白色的粉浆渐次摊入笼中
也把一口气分成上下两个段落
一些笑盈盈平铺直叙

那蒸笼从来没有关门 
她却一生都在禁锢
只为那一汪水汽

◎一片花瓣钻入我的皮肤

从没有这样亲近一朵花
在停滞的黄昏,我们坐成两座雕像
凝望彼此静止之下的波动

我和花之间,隔着一层透明物体
趁着雨声势浩大地倾注
那花瓣越过隔离,钻入我的皮肤
长久地
渲染在手背,大片大片殷红
恍如荒原裸露脊骨

直到夜黑   
它们发酵成无法按捺的涌动
从平坦中渐次耸立成病毒的山坡

对一束风的期待占满了没有星星的夜空
用另一个手心里淡黄的茧触碰
摩擦。零星飞扬   
比春天更高的温度熨不平这些凸起

这半生,我
爱惜每个节气变幻
譬如对春天
也是欢喜多于躲避

◎分春

夜黑,才舍得把这个日子翻出来
和春天席地而坐
假装不曾去过她的田野
橘树复苏又荒芜
野葱香椿清明草春笋,马兰头稀疏
故土因柏油路而贫瘠
也挥霍专属春天的名词
不像我,背一个名字四十年
如果顺利,剩余时间也将一成不变
直到灰飞烟灭

说到分,春天保持缄默
分离群居的目光鼻息和声音
宛如口罩,隔离呼吸和自由
宛如我和她
隔着一桶雪色纯白粉浆
关于春,她相信粉浆发酵得茂盛胜于日历
而我,不过照例翻过一页书
但我们都对炉火之上的蓬松
有同样的喜爱甚至,贪婪

◎春风

灯下的风,属于窗外春天的柔软
轻轻剔去残留的粗糙之物
蛙声或虫鸣渐次醒来 
并无刺痛或划痕 
不过是应答温和的叫醒

终于可以在温暖中拥抱温暖
拿一支笔,笔尖当橡皮,擦拭一个冬天的荒芜
错乱的抑郁,挤眉弄眼的臃肿 
一并交给春风,放在春水里一遍遍淘洗

这并不能洁净旧时的屋檐
就像洁净浑浊的目光
四十年,她听清了春风的方向
桃红柳绿,姹紫嫣红
来或去,着急而匆忙地奔跑

在春风温婉的夜晚   
她不舍得
反复诵读自由和他眉间无垠的温柔


夏天终于过去了

橘花吹着风,荷的表白越来越冷
扣动木制的门栓
他的扁担一遍遍抽噎土地的蓬松
他爱我的故乡像爱着那个披头散发的小女孩

是时候打开清晨,露珠在等待草叶尖
接受过炙烤的石子还顽强的活着
我找不到整片整片的月光
没有一个形容词般配它此刻的威严

于是我决定
逃离,年龄像屋后的雪一层层堆积
为了赶往秋天  
我腰间的瓦罐长出越来越多的裂纹

终于过去了
在即将泛黄的叶子上画出信笺
为了你迟迟不能的到来
整个夏天我一遍遍清洗我的光阴


七夕望月

人间的月光如此雷同
我在寻找上帝之手
那里有我的田野和金黄的稻谷
目送我离开的繁花
和盛极而衰的颤栗

这是我陌生的名词——哥哥
我把手心的秋分你一半
忧伤和南瓜无关
丝瓜的血肉即也将被抽离
它们老了

摇晃我的乡村
我相信在这里我是个有爱的人
那些亲吻过我的尘土
没一颗离开
也没有一颗完整留下


白露呓语

清理铺满仙人掌的山路
通往秋天的旅途越来越深邃和宽广
你抵达时正好说丰收
我有珍藏了一整个夏天的果子给你
和所谓瓜熟蒂落相比
我愿意承认我对金色有天然的麻木
这种不能言说
宛如身体里某些即将松懈的紧致
露珠的旅程
明示白头的前途
观水的身影半推半就
一坐
嘴角便含着黄昏
晚风递给我的刀
锋利多余迟钝
不像我手掌里淡黄的茧子此起彼伏
结构具体详实
却始终保持沉默
你叮咛反复到来的节气
敲击发送键
那些枯黄的鲜红信笺
抵达不了他挑起新盖头那一刻的沉醉


让我留下的不是鱼
是浪

让孩子留下的不是浪
是沙滩

让男人留下的不是沙滩
是脚丫

让夜空留下的不是脚丫
是云朵

住在海边的风里
我们各怀所恋
有人等日出
有人等黄昏

我等的
是素味平生的灯


他们说

写诗
要让语言跳起来
八岁那年在医院里度过一个漫长的夏夜
戒盐    
打碎的体温计      
躲进嘴巴里  
也没逃过护士的眼睛
围观急诊室的肢体碎裂
表姑递给过我一个梨
对面女孩可能得了比我的更严重的病
那么瘦
那么多人围着
不像我
生一场胖到连眼睛都掉了的病
挂盐水、憋尿
我的娘在窗外踌躇
最后,她透过铁栏杆央隔壁男孩的妈妈
拿痰盂帮我接了一泡悠长的尿
他们说
写诗
要有会跳动的语言
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铭记于心的是
那泡尿的艰难和畅快
以及不止一次地庆幸
稳当地活到了今天


在黄土岭

我们到达时,阳光已经点燃夏日
土岭和它的姓氏并不般配
如果准许篡改
那么称之为绿土岭
似乎更符合他偏居一隅的姿势里
清淡而浓烈的颜色

席间,无视一杯清酒
就像白天忽略暗夜汹涌的自卑
这些年都是如此
找个陌生的地方藏匿熟悉的嫌弃
转身刚强如战斗机

与邀约相比
我更倾向于靠近
山坡、竹林、黄土和寂静而热闹的空气
这似乎是我对已经摇摇欲坠的故乡
曲折的怀念


旧男孩

他抽最呛的烟、酗白酒、半分田地荒芜        
读手边书写年节里的福字信口打油诗
深入山林砍柴、夜间荷锄灌溉农田和橘子地  
以嬉戏的皮笑对属于故土的阡陌交错

也把月光放入版本曲折的乡野传奇
于是蛙鸣厚而稳重
渐次轻巧,他如风里的黄昏
这瘦削宽松,比之前任何时候经不得
草动时拆卸一般的疏淡

此刻,斜阳把他坐成几近干涸的鱼
流光溢彩掉落,劈啪作响
仿佛告白,掷地有声里有很深的无能为力
勤劳善良温暖忠厚等标签逃离时    
这个年近七十岁的旧男孩
笑起来依旧有少年时的澄澈


三清山两日所见(组诗)

◎索道
 
面对一座山陌生的高度  不自觉提及索道
于是开端既俯视
仰望亦垂下头颅的高傲
山脚到山腰这一段  更适合荒芜
或隐匿
缆车上上下下  车里人来人往
绳索纤细
恍如剑刃植入静止的心脏
 
我不止一次借助索道
以山腰为起点
站在更高处的山头饱览风和景
但直到如今  依旧胆怯这种方式
亲近来得虚无缥缈
不谈铺陈  无关悲喜
 
◎瀑布
 
这是一场不问归途的奔赴
悬崖边缘处的飞跃并无迟滞
顺流而下
开出花朵崭新的模样
 
跳跃之前  水色附着大地
把时光流动成无声的滋润
跳跃之后  它成了天空的幕布
与更高处的蓝天白云  一同被仰视
新旧水流撞击
满溢
每一朵水花的前世和今生相拥而泣
 
你喜爱这样的绚烂
这是你穷尽一生无法企及的决绝  果敢和收放自如
 
◎一片苔藓
 
偶遇一片苔藓  恍如偶遇一种人生
不远处  映山红放逐春日的柔美艳丽
和更婉转澄澈的水流
被视作自然的丰厚馈赠
苔藓  默默依附在巨石上
在阴暗潮湿处背光而行
吸取养分
在无人问津的角落  挨挨挤挤地打坐
反躬自省
像一场不问归途的修行
 
面对一片苔藓  恍如面对一种人生
春夏两季里绿意盎然
然后寂寞一个深色的秋
路人不语
她爱这挣脱向上的萌发
也绝不抗拒枯萎
和委顿之中积蓄力量卷土重来的坚强
 
◎一棵倒下的树
 
一棵倒下的树
不配拥有一块标识着名字  来历的木牌
被风拽起  被泥土放弃
被大山和森林隔离  根须萎缩
这棵树有三种结局
离开故土成为炙烤的帮凶
树干腐烂滋养木耳的稚嫩
或  置之死地而后生
 
午后的山中  我摘过一朵黑得单薄的木耳
并坚信这是最称职的绿色食物
同一个午后  我路过一棵树
树干笔直  它倒下
亲近土壤的是根须  面对蓝天的是分支
 
一棵倒下的树
他是决绝的  尽情燃烧后随风而逝
他是坚韧的  死亡之前用尽力气寻找活路
 
◎悬崖颂
 
在三清山  所有的悬崖都有名字
巨蟒出峰  东方女神  万笏朝天
狐狸啃鸡  铡刀  一支独秀
诸如此类人间事物
和一千多米高空之上唾手可及的天空
一同被仰望
 
紧紧挨着悬崖的是栈道
来自某块巨石的延伸
或水泥填充  或有可以透视的玻璃
经常平坦  偶尔陡峭
这一路行走便是攀岩走壁
那些谈笑风生  灯光闪烁挨挨挤挤的热闹
总要随风而逝
而他依旧矗立在俯视人间的高空
和这人间保持着孤傲的距离
 
◎有轨电车
 
依傍着三清山景区的玉莲瀑布门前
那里静寂无声
大山的庇佑不外乎
庚子年稀薄的单纯
人迹罕至  空气清新  云朵洁白
大山给予不了的
繁华喧嚣人来人往
以及想象中的熙熙攘攘
电车兀自停留  轨道锈迹斑斑
春风放慢了它行驶的速度
行人走过这一片漆红的等候
不问出处  也不谈归途
孩子的笑声爬上爬下进进出出
这列车空荡荡
欢乐不过一个落满夕阳的黄昏
 
◎倒影
 
午后  寻玉莲瀑布不见
偶遇途中澄澈水流分离
两座山繁芜的身躯
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延伸
一个追赶阳光  一个通往无垠的远方
水波轻涌
水面之上岿然不动
碧青色的水中  山头摇摇晃晃
 
这场景使观望的路人浮想
即便同根所生
倒影也会因为风
曲解一些事实
比如坚定和稳重
 
◎清晨
 
倘若要撷取一段时间
轻起一扇门及门外不曾深入的景致
看春风寒冷
涤荡犬吠声里无垠的零落
应是清晨
 
清晨  俯视这一日所有的时间
房屋低矮  日出将至未至
山色轻浅朦胧
平台上秋千藤椅小圆桌各自孤独
烟囱陌生  柴火味撩人
 
半生逗留或行走  习惯就着清晨
把植根于深夜的美梦
在天亮之前放入明媚天空


解梦

听说 梦见一个人
是他即将忘记
或者分离
那我该为刚才梦里的相聚哭泣
还是继续 惊喜


冬天 路过故乡的树

回少时的家 
许多树 揣着陌生的眼光走过我身旁
它们剃着整齐的光头
以符合这个季节的气质
冷峻地站立
孩子说 树叶们去了哪里
我说 空气太冷太淡 
剃个光头安然过冬
他说 妈妈
难道不是树叶太调皮
跑到春天那里去了吗

树 袒胸露背
藏不住心事或笑容
但它的脸 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