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和飞燕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27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和飞燕简介

(阅读:911 次)

和飞燕,山西长治人。有诗集《爱或者疼痛》、《唯有沉默可以对抗时光》、《花见》出版。

和飞燕的诗

(17 首)

如梦令

白纸如雪。映衬出夜晚安静
翻翻上午从印刷厂带回来的诗集小样
一些熟悉的词语淡然有序
跌跌撞撞行走,断断续续记录
月光摇晃着就拢住了人间
不经意,悲伤退却
剩一页白纸载我渡河


在崖边行走

贴紧崖壁。不可回头,更不可低头看
脚下危石随时有掉落的可能
把身体的韧度打开,肢体才迸发出豹子的敏锐和力量
这么多的大山挨挨挤挤
却偏要留下一条缝隙让人来走
一步一步走吧。不可到达的崖底或山顶
大概就是我向往的远方
看,山顶的大风怎么也吹不透山腰的落叶
阳光无限温柔,落叶还在一层层叠加
恍如,易碎的往事再也找不到归途


山神庙:当退却与坚守成为日常

山外有大风。剔骨剐肉的冷
山神庙躲进大山
不吭声。庙太小,再小也有神灵
谎言到不了这里
路过的人再少,也会留一点念想与供品
……
山路早已经荒芜
可现在,仍有足迹断续


选举

西北风一点一点蚕食着身体里的暖
参加选举的人仍踯躅着,舍不得投出手里的选票
 
仿佛,那个一笔一划写下的名字并不简单
足够让一个困顿于派性中的小山村
从荆棘中拔身而出。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
为各自长出的倒刺镀一层膜
 
大雪无法覆盖一切
被逼着请假回来的儿子随口说,操


总有一些意外无法诉说

夜色漫无边际。微茫来自星星
仿佛绝望时唯一的救赎
 
只是,世间并无完美的宗教
很多时候
信仰也可以是人性扭曲的借口
 
我们总是一边沉默,一边不停地被孤独局限
直到黑暗无可抑制地降临
才开始慌张寻找,不经意丢失的过往
 
远方太远。楼顶的诱惑大于风
那个纵身一跃的孩子
终究还是没有找到,虚构的翅膀


在村里(组诗)

《在村里 1》
 
垃圾挨着垃圾,石头挨着砖头
谁管有多少年了啊
蛛网弥合,蒿草又生
俏媳妇儿变成了老太婆,小儿郎离开了旧棚窝
山风漫过来,夕阳漫过来
村子一点点儿安静
一点点儿被刚刚扎好竹篱笆改变了旧模样
 
《在村里 2》
 
墙角老杏树,檐头旧瓦当
还有一只跟进很跟出的大黑狗,摇摇晃晃
阳光灼热。有人在烈日下锄草
有人在牌桌上摸麻将
 
而我,拎着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罐子
手舞足蹈
青花陈旧斑驳,罐口断茬锋利
可唯有舞剑的公孙大娘
百多年来,容颜依旧

《在村里 3》
 
风敲门扉,没人觉得奇怪
燕子筑巢和猫狗打架,都很平常
 
半坡上的羊还在吃草
放羊的人却一天比一天老
 
碾子还在井还在
雕花的窗台门槛却丢了
 
庙塌了,学校撤了,孩子都走了
村子安静了。村子真安静啊
 
我呆呆地看着站在玉米地中央喘粗气的老人
他的脸上,汗水肆意,沟壑纵横

《在村里 4》
 
一些人离开了村子
一些人埋在了山坡上
平常的日子是那么地安静
剩下的几个老人刚刚凑够一桌麻将
输赢没多少
就图个村子里还有喧闹和响声
 
一把挂面煮一碗饭
一只老狗除了跟着进出
再不想遍地撒欢
野生的藤蔓到处攀爬
老人说,管它哩,爬吧,反正没人了
我看看随便盛开的喇叭花
咳,自由,真好
 
《在村里 5》
 
杏子黄了,落了
一大群熟透的杏子,自由坠落
黄灿灿。转眼,一片狼藉
是谁说过?桃饱杏伤人
 
除了蚂蚁和小鸟
没人知道杏子是甜还是酸
就像,没人知道我站在树下
是不是可以,等到伊人来
 
《在村里 6》
 
一些野草自由生长
一些房子也自由生长
 
野草长着长着,碍事了
拔掉,铲除,或者喷点百草枯
 
房子长着长着,也碍事
拆吧。拆了多干净
 
种房子的人哭闹吵架
拆房子的人,来来往往,假装不认识
 
《在村里 7》
 
村里不缺一朵花
喇叭花,豆角花,南瓜花,狗尾巴也开花
到处都是花,不缺那一朵
 
老人都老了
看看所有开花的花
再瞅瞅日渐萧条的村子
咳。开花不结果,白开呦
 
《在村里 8》
 
在村里,我看过辽阔的星空和完美的月
大树有粗有细,屋檐有高有低
 
村头的旧阁楼苔痕依然
院子里的那口老井,却日渐干涸
 
爹走了,娘老了
北风再也无法停靠了
 
巷子空旷,蚂蚁冬眠
谁家的老狗依着墙角等待雀儿落
 
《在村里 9》
 
选举过后,热闹喧嚣的村子逐渐沉寂
3年一次的自由,并不以某个人的意愿
放大或者落幕
一些人胜利,一些人咬牙切齿
还有一些人站在村口,晒着太阳侃大山
 
风吹来,雨落下
被树荫遮挡的日常,斑驳破碎
打工的年轻人候鸟般飞走
抛荒的土地上,孤单刻骨铭心
村外的垃圾山不动声色
就占据了春天

《在村里 10》

村子逐渐空寂
歪斜的老房子鸟雀进出

哑巴哇哇比划着无人能懂的手语
精神残疾的女人念叨着有病

扶贫工作队一趟趟地来往
他们的日子,依旧烟熏火燎

墙角单独绽放的花不曾误了春天
表格里的数字,也不需要赞美

《在村里 11》

在村里,我默念河流的温柔
也回忆昨日的沉默与潮湿

即使,夜半杜鹃啼血
这些水也不过只多了几重涟漪

蒲草围过来,垃圾围过来
温柔顷刻就走投无路

河流拖着即将枯萎的残肢
无力说出灼烧的疼痛


突然而至的忧伤

可能就是现在,太阳直接晒干河水
一些错过季节的树木不再发芽
田野里,贴着地皮生长的不仅仅是植物
假如有一天,众人皆赞美虚妄
我会在一壶反复煮泡的淡茶里,喝出忧伤


碎锦说

出土的那一刻,开始有风
碎。还是碎。一定要用心拼凑
死亡无法带走更多
 
破碎的残片上,鲜花盛开骏马壮硕
枝繁叶茂的红尘里
有呼吸粗重,刺穿一个个过往或当下
 
碎锦沉默。丝线缕缕在时空里穿梭
当文字还不能成为依赖的时候
图案是最好的倾诉,与黑暗温柔相处


院子里的母亲

这么多年,母亲一个人守着偌大的院子
守着父亲小弟走了之后的荒凉
种树,种菜,种花,种各式深深浅浅的思念
孤寂的夜晚,辽阔而漫长
母亲就借鞋垫上五彩的丝线来回忆过往

这是她的家她的院,她全部的心碎与偶然
蔬菜,果树,都在六月里蓬勃
四季竹长了尖尖的叶,月季花惊心动魄地开
桃子红了。羞涩漫过了词语的高度
傍晚,燕子归巢。有小小的鼓噪填满空寂

我喜欢这样安静的初夏
也喜欢母亲,偶尔露出桃子般娇羞的小模样


碧云寺

隐匿在村子的尽头。巷子左扭右转,找得有点心焦
陌生,又熟稔。恍然曾经来过,旧地却越发新了
初夏的阳光倾泻下来,欢喜毫无顾忌

大师不是人。大师是如来佛转世
俗家同一个村的女子,刚刚皈依我佛,如是说
她说有大欢喜,眉眼带着笑。与我而言,却像听传销

我不关心哪个主持拿到了多少土地来盖庙
也不关心皈依我佛可以四处去挂单
我只想知道,碧云寺曾经的清静还有没有


破庙随便进

村里修庙。四梁八柱水泥墩
泥塑木雕的神佛眉清目秀
铁香炉、功德箱,所有新庙的标配
还有一把锁,锁住了村子的日常
谁在嘀咕?破庙随便进


麦熟

麦熟。静夜无风
一声声默念你的名字

你随麦香流转
却不入,我的梦中

十年生死,麦亦无迹可寻
我握一把伤痛于旷野

天地焦渴。恐惧偌大
恍惚,每一颗麦都暗藏悲切


@无涯芳华

鼓板响起,她上场
踮脚,跑场,兰花指,媚眼丝
仿佛有风,有清风徐来
有十里桃花初绽
一切都是怯生生的娇模样

夜幕下的乡村舞台,灿烂无华
灯光亮了。她成了戏里的那个女人
下午和晚上是不同的戏码
而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
我还知道,一个村子七场戏
她就是七个不同的女人

或少,或老,或哭,或笑,或妩媚,或俊俏
在无涯的舞台上,有暗香自来
累吗?累啊,如何能不累
苦吗?也不算,喜欢啊

生死就在呼吸之间
陌生的村镇,陌生的舞台
凹凸的道路代表着俗世的隐喻
通向舞台上的千军万马
也通向生生不息的梆腔老韵

@戏里面的时光慢

戏里有才子佳人,也有人情冷暖
有贫穷富贵,也有家仇国恨
富家的小姐爱上了穷书生
忠孝节义的武将遇上了糊涂王

我看见昨天的老太君变成了今晚的俏丫头
小孙子拉着衣襟喊奶奶
一出老戏唱了几百年
咿咿呀呀的唱腔还是旧味道

曾经,我以为看到了桃花开
却原来一瓣一瓣都落在了人心里

@耍牙

静静地看着,他一笔一笔勾描
油彩的浓淡与人物的厚薄就此凸显
白与黑,忠与奸,好人与坏人
几百年来经纬分明
好像人间不曾愈合的伤口

当他披上戏衣的刹那
人心自在天地,公道自在人间
一嗓子咿咿哇哇的叫板过后
我知道,神就降临了人间
那些俗世里的痛楚,就此消弭

@昆曲里有水的嫩芽

站在戏台前,天地仿佛静止
心被抽空。大片大片的虚无长出嫩芽
一声咿呀呀,一个侧转身
犹如水波里潋滟千年的周庄欲语含羞
唱腔婉转的时候,我看到了韶华无限
连逼仄的古戏台都蠢蠢欲动
水一样的女子,爱情从此觉醒
忧伤袭来。无处遁逃

@看戏

一嗓子叫板,悲怆满台
故事演绎了近千年
情仇依然婉转,难分辨

说什么忠孝节烈,唱什么才子佳人
哪一声不是
你我,荒腔走板的生活

欲望有刺。尖锐无法穿透残破
舞台上的紧锣密鼓,打磨出好一个流年似水
人演百戏,戏娱千人,嗯——喔——


花见(一组)

*花见——飞燕草

历经寒暑。开紫色的小花
有和我一样的名字
也有和我一样的草木之心

慈悲。短且柔的茎举起沉重
从不给人与把柄
深怀戒备。尽可能呈现美好

与大山森林相约。一生陪伴
以内心的辽阔来拥抱晴空的湛蓝
亦用自身的卑微,给身边蚂蚁些许的暖

*花见——朝天椒

仰头向蓝天。愉悦就在刹那
一声轻叹,尖锐的痛打开钝的味蕾
以辣的本能置换身体里游移的寒

根茎性温,味甘,能祛风散寒
可观赏、食用、入药
亦可在冷的冬夜温暖远归的人

从不显露欲望。红艳蕴含自由
以生命的经历为交换
来一次逼近内心的长谈

*花见——扁豆角

生命如此丰盛,与众不同
明朗的紫色花里有世人无法比拟的美
健康。不造作、不咄咄逼人
像乡下经常见到的,普通俏女子

浪漫并不奢侈,温柔来自本能
看不到花落之后的悲愤
嫩豆荚的翠绿,有权拒绝欲望与浮躁
以及一些目标明确的罪恶和谎言

借一杆竹的支撑,攀缘而上
像刀。无刃。不渺茫亦不谈论爱
只与众多的姐妹相互依赖
容颜易老。内心剥落的那一刻,有青豆莞尔

*花见——鸡冠花

从非洲来,不在乎土地的贫瘠
只把开花当成毕生的责任
对遥远的前世,保持着本能的记忆
喜爱阳光。亦懂得远离水

盛夏如约而至,花朵红艳到极致
挡不住的风情流落裙角眉间
欢乐与痛苦,环环相扣
不经意,就把茫然当做了狂欢

从未忘记过去。花、籽皆可入药
携着止带、止血、止痢的功效
与丹皮、赤芍药一起收敛血热妄行之崩漏
亦可与白术、茯苓来一次调和脾虚带下的新旅程

*花见——葵花

抬起头,拥抱阳光
感激每一次雨露亦感激每一缕风
对大地有无限的爱与怜惜
不虚度光阴。心无旁骛地生长

一棵、二棵或者一片、二片
都无所谓华丽优雅
只把独一无二的骄傲高高举起
灿烂到极致。像燃烧的雷霆之火

多籽。符合传统而朴素的大众思维
剔除不必要的枝杈
谦卑地低下头。饱满丰盈里含着痛
以纯粹的香填满俗世生活的空


羊在山里

一坡都是羊粪蛋的味道
羊圈就着峭壁。厚厚的一层羊粪
掩盖了岩石的尖锐和冰冷
羊在山里。徒步的人要借羊的路走

放羊的人,如闲庭散步
反背双手在山涧的石头上行走
我手脚并用爬上一段陡坡
喘声代替羊叫,荒草代替沉默


徒步遇到崖菊

很孤单。贴在崖壁上
安静地生长,开素淡的小花
摘下晾干,却是好的药茶

忘却花的本性,下火正好
有山的筋骨霜的味道
以及一点点些微的苦涩

舒展的姿态里
有尘世不忍卒读的孤傲
和日出日落之后的山高水长 


深秋的忧伤

秋深了,花快落完了
只开花不结果算不得圆满

落几片,剩一瓣
算不算对尘世的不舍和依恋?

迎着秋霜展露迟来的妩媚
又算不算,另外的悟道?

在这个忧伤的秋天
心如止水,算不算下一个执念?

怜惜。无奈何
一些人世间的苦,轻如羽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