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秦建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80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秦建平简介

(阅读:964 次)

秦建平,笔名秦歌,男,1965年生。山西省作协会员、长治市作协副主席、《长治教育》副主编。著有诗集《远方有约》、《一轮明月领我回家》、《聚散恍若灯前事》等。曾获各级创作奖励80余次(项),作品收入多种选本,个人词条收入《中国当代诗书画人才博览》一书。

秦建平的诗

(12 首)

混混嘎子小传

早些年在城中村
邻居家上初三的嘎子
是出了名的混混
他常常用火柴点燃女孩子的发辫
用弹弓打碎校园的玻璃
再不就把一只死老鼠装进
讲台的粉笔盒
让年轻的女老师花容失色
为此,他没少饱受老爹的拳脚
 
辍学后的嘎子,用老爹的血汗钱
考了一个驾照
为一个个体老板跑车运货
并和厂子里一个大他两岁的打工妹
悄悄把生米做成了熟饭
 
如今,儿子该上初中了
原封不动继承了他当年的基因
生活的重压,已使嘎子
羞于谈及早年的故事
那天他接到学校的电话
在网吧把旷课的儿子抓了现行
碰见他的时候,他正紧紧扭着
儿子的耳朵——
“叔,你说这畜生该咋办呢?”
语气里,透着他老爹当年
一样的无奈


无所事事的下午时光

天气预报说
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将在今天晚些时候
悄悄降临我们的小城
 
无所事事的下午时光
我在电视屏幕前隔岸观火
观大洋彼岸,加利福尼亚
那个叫天堂的小镇
持续不熄的一场大火
 
逝去的人已化作一缕缕轻烟
活着的人正匆匆逃离家园
那些生死未卜的人
藏进生与死的夹缝里
成为变换不定的失踪数字
而爱推特的特朗普
怎么迟迟还没到来呢
 
天空有些落雪的意思了
微信群里,自恋成癖的马丽娅
又在矫情地吟诵那首
别人写给她的《红围巾》
我知道,我无法将
加州上空的滚滚浓烟
化作一朵朵积雨的云彩
那么,是不是该去
赴一个朋友的电话之约——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银簪

打开电视
旧版的《水浒传》仍在连续
这一集的背景是阳谷县的街头
宣和年间的风雪正在弥漫
“炊饼——,炊饼——”
顶风冒雪的武大挑着担子走来
这个无缘消受爱情的男人
这个家有仙妻的苦命的男人
不懂风月却也心中有爱
他用起早贪黑攒下的体己钱
为娘子买下了一枝银簪
 
在县衙公干的武二下班了  
定要和兄长一起回家
大郎却要卖完剩下的炊饼
并把怀中的簪子交给弟弟
叮嘱:你家嫂子早一点看到
她就定能早一分喜欢
 
把隆冬的风雪关在门外
欲火中烧的潘金莲烫了一壶好酒
星眸迷离,顾盼镜中姣美的容颜
当武二把簪子送到手上时
她越发娇嗔憨痴起来
眼前的这个汉子,才是她梦里
似水流年中的一段姻缘
而得知簪子是那个三寸丁买的
她嘴角轻轻撇过一丝不屑
不知随手丢向哪边
 
剧中广告: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
搂着一个混搭的老公,轻轻问
是不是肾透支了
试试汇仁肾宝片
他好,我也好
后边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潘金莲把砒霜下到武大的药碗里
用一件东西搅了搅的
正是大郎买下的那枝银簪


千尺涧

相信,将通天峡中一湾碧水
命名为千尺涧的人
一定不是一个俗人

依山势的走向而蜿蜒的湖
狭长而幽深
水深千尺,有些适度的夸张
最窄的地方
连小小的竹排都尾大不掉
并清澈见底地告诉你
水,至清则无鱼
 
选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选一个风平浪静的好心情
乘竹排顺势而下或逆流而上
你都能亲眼看到
两岸的青山相对出
只是,隔着一泓道德的清流
彼此深情地守望千年
却永远无法走到一起
 
这样你就不难理解
千仞绝壁上佝偻的崖柏
都有着爷爷的爷爷一样的年纪
崖畔上探出的瘦瘦的山花
都结着奶奶的奶奶一样的忧怨


石头记

淅河滩上,伏虎崖下
一尊尊巨大的卧牛石
十分随意地盘踞着
老死不相往来
一任岁月的风声削去它们的棱角
并在硕大的躯体上
打磨出一道道时光的纹理
据说,一位过路的仙人
曾在一块卧牛石上歇脚
留下一个浅浅的坑穴
让浮尘和雨雪集聚下来
在春天,托出盆景似的一蓬新绿
 
已经不再奢望什么了
淅河日夜淙淙东去
又一个春天来了
它们不再相信诗人笔下
石头开花的寓言或者谎言
而机遇往往留给有准备的石头
一天,一个戴眼镜的城里人
在淅河滩上一遍遍流连
然后用几张钞票,一次性地
为长盆景的石头办理了城市户口
 
后来,这块石头成功逆袭
静静地俯卧在城市一所中学
鲜艳的五星旗下
身上镌刻着鲜红的八字校训
提醒一个又一个莘莘学子
格物致知,崇善尚美
顶端的坑穴被凿深,加土
栽一棵青翠的盆松,昭示着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半个月亮

如果不是那架拖着长长白烟的
飞机从头上掠过
我这个习惯于低头看路的人
不会去举首仰望,大白天
挂在东边天际的半个月亮
 
这是冬日午后的三点钟,阳光正好
太阳明显偏西了
却没有提前离岗的意思
起居无时的月亮,夜不归宿的月亮
半张惨白的脸上写满黄疸和阴影
不合时宜地,挂在湛蓝的天幕上
 
不是王洛宾用音符谱出的半个月亮
不是莫文蔚用歌喉唤出的半个月亮
当然,也不会照上谁的妆台
勾起一个人浅浅的忧伤
此时此刻,它更像一个
副处级调研员的闲职
可有可无地,挂在时代的天幕上


倒春寒

早春,河岸上
一些花儿怯生生地开了

而温柔的春风
有时候也有坏脾气
来去无定的倒春寒
像上天派出的巡视组
时不时杀个回马枪
看你哪朵花儿敢笑春风

人生一世
草木一秋
一秋的草木
一年之计在于春啊
正如一些人生
倒在几道过不去的坎儿
亦如一些花儿
毁在几场敌不过的风中


给自己找一个独酌的理由

城市华灯初上
平淡无奇的一天又将过去
置身这庸庸碌碌的尘世
我甚至放弃了
喝一杯的念头

散步回家的路上
街角那间叫作渡口的酒吧
不知何时  新添了一副
不太工稳的楹联——
心有彼岸方有渡口
我乃渡口你是归舟

我想  如果不进去小酌几杯
简直就是一个
看不到彼岸而胸无大志的
俗人


沿河看柳

其实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的古谣
并不适于我割舍不下的梦里乡关
只有当清明的风儿拂过淅河
岸柳的身姿一起婀娜起来
她们才展开浅浅的柳叶眉
绽开盈盈的毛眼眼

清明时节,沿河看柳
看一年一度的柳色新
看村庄日渐憔悴的容颜
岸柳如烟,也如一段恍然的往事
消逝在淅河拐弯的地方
我必须穿过一块青青的麦田
才能走近我愈来愈深的思念

长眠的双亲,莫怪我的迟迟归来
对于故乡,除了你们留在
地上和地下的老屋
我真的没有什么牵挂了
正如岸柳,它最初的新绿
只为飘拂在这个适于怀想的季节
也如崖畔上瘦瘦的山桃花
只为装扮,故乡姗姗来迟的春天

原谅我,不能守望祖辈的故园
清明过后,我将再度离去
在一遍遍的回眸中
逆淅河的方向,渐行,渐远


今日,雨夹雪

今日雨夹雪,意味着
春风,尚未形成压倒性态势
河岸,为小颜值嘚瑟了几天的桃花
一朵朵,早已花容失色

去年晚秋的一场雨夹雪
告诉我一个季节提前来临
此刻,迎着料峭的倒春寒
我走在我的春风里
像一个复辟成功的帝王
也像一个屡战屡败的屌丝
期待着梦中的逆袭之旅


回车村

紫团山下,一面石碣告诉我
眼前的小村
就是当年,孔子回车的地方了
哦,那时节,诸侯烽烟初起
周游列国的孔子,走南闯北的孔子
临河浩叹:逝者如斯夫的孔子
尽管有随从的弟子一路兜售
却处处无法推销,老牛破车上
不合时宜的抱负和学说
但请相信夫子的智慧吧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孔子
他真的无法绕过,晋国小儿
道中玩耍而筑就的城垣么
只是经历了多少世间寒热
他昏花的老眼,隔着重重关山
仿佛已然看到,晋国
即将撕裂的疆土,还有宫廷
怒争者汩汩流淌的热血
“美乎哉,洋洋水
丘之不济,此命也夫”
他为自己找了一个堂皇的理由
像我敲回车键一样折路而返了
却留下一个小村的名字:回车,回车
此刻,夕阳衔山
村庄留守的小儿,在镇上的寄宿学校
一遍遍背诵孔子的《论语》
村头上,一个身板扭曲的老翁
茫然地环顾四围的山色
而我,也该打道归去了
回车,回车


夏天很快就要过去

下午五点
风尘仆仆的乡间客车
像一个急病慢郎中
不慌不忙地抵达小镇
我只有沿一条蜿蜒的山道走到黑
才能回到我的小村
 
夏天很快就要过去
我不知道,回乡的夜晚
怎么就刮起这无端的大风
这个季节故乡大旱
沿途的庄稼
不约而同地打着卷儿
我没能为故乡带来一滴雨露
那么,必须声明
这个风声很大的夜晚
肯定不是我带来的
 
黎明。风止
我将再一次悄悄离开
一只喜鹊落在门前的泡桐上
用陌生的眼神打量我几眼
若无其事地飞向村后的山林
 
夏天很快就要过去了
而我,恍然没有来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