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小二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33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小二的诗

(16 首)

啄木鸟不医治失眠

这样无眠的夜会到何时
你去向远方时
带走的全是我的情痴

那次踏着落叶扶起一只鸟的忧伤
过后还一起去看过
被啄木鸟医治过的老柏树
还有一次是在太阳落山之后
我手挽着流星的尾巴赶回家来

大地有太多的不为人知
包括古老相传的
现在也在不觉中变异
光明的烛火并没有点亮每个间隙
我不眠我在想故家的双龙河
为什么就中了
干涸这种毒

我在想这样漆黑的夜里
究竟有多少个精灵在
为露水疲于奔命


名人

他们会不会
走得太远
忘了自已

太阳会轮回
太阴也轮回
只有人平步上了青云
就看不见脚下虚空


天平和光明书

这是一座天平
被自己捆绑的人
张着嘴喘息

离开那些不知所云的人
关系暧昧的男女
他们任凭狼吞噬月光
阴影永世无法放逐

如果心是一个砝码
请为金属注入干净的血


天净沙

镰刀被收割机收割
十月的天空下
几只白鹭啄食秋风
稻草人宽厚的看着它们

稻草人已经很多年
没有见到来田里疯玩的小孩


寒流未到

小雪之后
据说寒流要来
那个每夜戴头灯
下地种菜的老叔台
带着他的三轮车
先躲过去了

他信的神来接他
小雪之后
寒流到来之前
这天中午
太阳暖烘烘的
主事的牧师
通知了附近教友们
来送行

路上有人说天气刚好
不冷也不太热


眼睛病了

许多双眼睛
同时看着我

我坐在病房中间
中间有一张交椅
椅子上坐着我

为我看眼疾的大医生
对同行的小医生介绍
说这是罕见的病

许多双眼睛
就同时看着我
我却看见他们
眼晴里都有我

我觉得
很好笑


众神下山鸟飞起来

众神下山的夜晚
我的祖母升上了天

一路上梵歌清唱
天知道神也生活不易

以一种物质代换精神
有钱人将房屋
外面墙砖刨掉又贴新

剩下的风吹动成了烟尘
剩下我,有时候在梦里
看见奶奶坐在门槛上
让麦秸秆编的鸟儿
一下一下的飞起


庚子年风铃木

岭龙山顶上的风铃木
又开得黄灿灿美极

今年因为冠状疫情影响
几乎没有人来欣赏

但花不在意人来不来
它们开在三月的天空下
它们静下心来
一次一次练习自己的花语

一语就关情
岭龙山顶上的风铃木
开了,春天也就到了


少年游

当日少年
一百条公路在胸中狂奔
风雨和泥沙
奢华列阵
一生要走千里万里
直到心
不再为俗世所动!

少年啊!
当日少年
总以为除了自己
世间尽多僵尸


小寒

越过苍茫暮色
送走一个孤寡老人

这是一个解放老兵
参加炮击金门
解甲回到乡村

他没有成家
小寒前夜
大风破门而入
带走他的一生


人鸟相同的祈愿

合欢树的根部有人的欲望
太阳光里,温顺的雨忽紧忽慢
白色教堂尖顶上的十字架
闪着小鸭嘴一样红色的光
光有些暗哑
唱诗歌的麻雀没有看向大地

它们有比天还高的野心
它们有将要迁徙的远方
它们惯于将就
它们也渴望一处安身之所


春祭

总是忧心忡忡
老榕树在它的圣坛上
看着我和一只牛同框

是什么使冬天的落日
看起来是落在高楼顶
没有地平线的乡村
牛是唯一带来
历史感觉的生灵

祭拜春天的时候
在水草上写上名字
这是我一生的荣耀


不应有怀乡病
不应在午后
赞美一只晒太阳的猫

不应如候鸟
不要离开故乡过冬
你因为逐流失去的
不只是守恒的自在

从今往后
一根火柴的光芒
隐藏在一滴泪中
人类丛林里
有最原始的忧伤

不应有琥珀


后半生

把后半生悄悄
安放在父母的目光所及
让后半生悄悄
伸回牵着儿女的手

让后半生多一些时光
听落叶和雨滴天井
让后半生多一些梦想
围绕着青春的回音

后半生
让可爱的更加爱
不值得爱的
让流水冲走
后半生
相信了各人有各人的祸福
请不要
随便打扰


三角梅的冬天暖意

黑白大理石纹的猫
静卧在庭院角落
悠闲的眼底
太阳的射线化成蓝光
旁边一只破旧的陶瓷瓮里
种着一棵三角梅
躯干苍老而破败,已经
许多年没有开花

现在小寒已过
老树干抽出的青枝上
怒放了一簇紫艳
这簇火
映红了黑白猫的脸


夜深了,寒而有风
一杯酒,把冬天
喝得所剩无几

怀念那个消失的同龄人
他失去的
还有作为人的灵魂

会冷吗?
没有肉体的人
而今他看着我
会不会觉得
我泡在酒里
成败已经定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