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章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32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徐章明简介

(阅读:380 次)

徐章明,男,1963年生,河北广平人,外语专业毕业。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写诗,兼及译诗。

徐章明的诗

(7 首)

走出

午夜旋风,像一柄伞形风枪
钻着体内深处响着哈欠的洞穴
从皮肤裂开的缝隙里传来
一个冰川纪的雷神,吹出
一声天启般的元音。载着他
闯过额头上站岗的类日恒星
梦游者走出洞口,外面
晨曦把绿杨树枝
镀成一把把刺眼的钥匙,伸向
睡眼惺忪的锁孔


伐木

突然,两个健壮的伐木者
来到那棵葱郁的树下
闪光的黑色交响,碾过
翻卷着春天的绯红波涛

年轮,被锯齿缠开的酸风冷雨
在某张灿烂的书页里狂泻不止
我回头,眼中撑满
断碎英花的手臂

根须,在切开的毛细血管里
痉挛着大地的记忆
被惊出的神
从树根盘结的龛中走出

落花流水的季节
能听到
地心深处
烛影摇红


王企鹅

张开手臂的燕子,走成
大摇大摆挺胸凸肚的将军
南乔治亚岛的一个季节
脱去外衣的宇宙
在呼吸的驿栈里喘息
从蓝色核弹爆炸后的冲击波
飞出你体内长出的雪花


致阿莱克桑德雷

寂静,从灌满雪水的黑洞
涡旋,加速,上升
漂着心或尸灰的瓮子
封住两个纤腰踩过的草地上的
喁喁私语
一个蓝色的抒情歌手
闪到了洞口

夜的眼神
是他蓝水晶眸子的闪动
散珠似的蓝色花儿
从虚无的烬土里
犁开没有篱笆的花园

黑夜是一处繁忙的港口
把流亡的星星引渡到神的殿堂
从一颗星到另一颗星
是他前额的河汉上链接的词语
抽出光明树蹿着蓝色火苗的天光叶簇
用蓄满葳蕤的劫后歌声,截住
从黑洞里飞出的一瞥惊鸿

时常梦到一个与星辰连体的人
从穹顶的树梢下降
在冥河的水里饮着永恒
就像一颗沉思的彗星
直到穿上全身丧服
还被看作带着尾巴的风筝

被审的宇宙,还揣在他风衣的口袋里
揉绉的密码上,仍贮藏着他燃烧过的表情
黑夜唱给火焰的情歌
每一个音符都跳动着烬灰
春天筑给花屑的香冢
每一处净土都守着不死的谷神
掌着澄明的花灯


对弈

黄昏拉上棋室的金丝绒窗帘
我们摊开棋盘,抚平褶皱的天空
两步险着,仿佛改变了
一颗撞向我们的小行星的轨道
鳄鱼半隐半显的脊背
重又潜回水下

突然,从遥远的云峰和云岛深处
传来几声闷响,谷粒
在一秒钟内发动了一场脱壳政变
棋室像打开了黑洞的大门
一些身着红衣或蓝衣的士卒
尖叫着跃上云水翻滚的棋盘
用头上的青角划着
属于他们的丛林

棋盘在空中剧烈抽搐
犀牛的脸在拼贴着人的脸
太阳风嘶喊着杨柳风
一个巨大的客厅里
闪烁的灯笼
在寻找失踪的提手

这里没有棋谱
只有流动的星云在叠着光年的褶裥
我们在棋盘的背面触摸界河
而棋,在走着我,我们


蓝百合

直到午夜过后
那些缠在你颈上的彩灯熄灭
我终于摆脱,遮蔽在
你眼上的赤焰金猊的光
固有的清澈
仿佛从一座蔚蓝之乡的玻璃房中射来的脉冲
把花园上空的夜转瞬点蓝

像要补偿从另一个春天的口袋里被盗走的花粉
我在你的目光中接受引渡
像一尾疲惫的魚游进湛蓝的湖
梦里睫毛闪闪,那是我碰到了
你眼睑之岸细密的水草

草丛里响起陌生的鸟鸣
一群从51Pegasib飞来的蓝仙鹟
组成一支神秘的卡巴拉乐队
把钴蓝星在夜的心脏的鸣叫
输入我久闭内耳的通道
一枝枝连接着星座居室的乐管
发出管风琴木质风管深蓝的和声

夜色里一只只被渴望的手臂
幻化成我举着的旗杆
神龛隐入飞舞的花旗
飒飒旗声,谕示的音节
在你蓝色的舌尖上震颤
随意跳成这酣睡的土地上起伏的海浪
我的心脏随浪花跳着
呼吸在一个换季的宇宙驿站的门口

终于来到这间
你用无数光年垒起的秘窖
和用多少星星磨出水粉的染坊
白色的灵魂于此染蓝
并从花瓣上找到最高形状
就像我刚长出的蓝仙翁的翅膀
在今夜巫师般飞向
那座玻璃房的檐角


致一株石缝间的野草花

告诉我,告诉我你突破石头的秘密
怎样踩着桀骜的雷鼓
把一顶粉红的冠冕
簪上七月湿漉的蓬头
克洛特女神纺出的雨线
怎样缀成你花冠上缤纷的缨络

告诉我,那穿飞着无头鸟的夜窠
为何却成了你孕育的花房
像大爆炸前宇宙的子宫
密闭着无数风、水和星星的卵子
是否在隐秘地塑造着
未知世界婴儿的胚胎
梦幻天使降临的扶梯
是否已滑过纤茎上的颤栗

告诉我,是不是石化的夜晚
度给你夜视的瞳仁
用深海珠贝的眼神
拆掉一段儿墨垒的围墙。不然
这脸颊上奔腾着泪水分支的河流
怎会浸泡着沾满青苔的天空
和穿透云翳的红日
又怎会梳理出两岸秀发的翠绿
和鸟儿歌声的光亮

告诉我,是否从你的内耳
听到来自你体内天岸上寂静的轰鸣
从绯红的孢子囊炸裂的马厩
冲出千万匹红鬃鬣马
挣脱厩中阴影的亲吻
一条与云霞会合的道路
踏上鬃毛掠成的闪电

告诉我,告诉我这石缝里缝着的花语
如果有谁从幸福的渊底
拉开夜空的门栓
头顶上是否也闪耀着
群星泼出的水珠
你神性的花束是否也能开上
他右手的枝杈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