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潘舜霞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32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潘舜霞的诗

(19 首)

等月亮

我在走廊等月亮
蚊子跟我一起
十点钟,月亮出来了
在脚手架上的竹竿落座
一动不动看着——
我确定是昨晚那个月亮
但不确定蚊子是否还是那一拨
明亮的事物容易辨认
而我不是发光体
与蚊子互黑。原来
光明也阻挡不了黑暗
滋生的毁灭—— 


或者,落花

眼角有清风,眉下见明月
淡淡的,没有恩仇可泯
我们不是过客,我们成为过客

小径尽头,一树油桐吮吸雨水
又一次,用雪的仪式
告别。被我遇见
无数衣袖挥舞,落下时间

活成落花本来的样子
一室雨丝,半山梵音
眼里的风景,握在手里的力度
黑白,中灰,锐度,淡雅
你告诉我,滤镜可以编辑


猎物

时光的一间木屋
游离许多眼睛
似死如生——
盯紧一把老猎枪
锈迹斑斑
时不时发出刺耳的尖声

所有的目光警惕
一箭寒气冲天
被施咒的屋梁瑟瑟
被抖落的头盖骨
天昏地暗地飞
阳光斜斜地掠过
一地钙质发亮


假如我是一个物体
可以任意拆卸
我将随时奉献
美,或者欲望
这些零碎,和道德无关
天平不能保持太久的沉默
一旦倾斜
来自钟声的叩问
可能沉重,可能响彻全城


杀生吃素的女人

一如某人说的
我不过个煮食的婆子
围着灶台,半辈子也没转明白
青春早已分发给儿女,各就各位
 
声音愈来愈轻,缚不住离去的脚步
对白天黑夜的那些事
已经麻木。就像砧上的草鱼
被宰割后僵硬的眼神
 
肥胖,粗陋,雀斑,焦黄
呆滞,悲苦,愚昧,衰老
集于一身——
对杀生已挤不出半点泪
却保持对鱼腥忌口的女人
 
落叶打扫庭院,黄昏弥漫阶前
橘红的灯点亮格子窗口
又欠下24小时
蹒跚地爬上
一张床喘着粗气
咯吱,咯吱——


我的一生

繁花落尽的三月
我在这里——
与所有悲苦忧愁
来不及完成的符号
相等。相似。
但我爱过,一个忧郁少年
虽然我并不知道——
他有天使纯净的光
也有雷霆的怒火
长夜的孤单——
但我爱他
从上帝那里获取高傲的灵魂
日日夜夜
与先哲促膝长谈
光,打开一扇天窗
沧桑的泪水从我的眼眶里
打湿孤单的影子
我越来越笃信
两个失散多年的孩子
不会在时间里重逢
错过了辨认
我的一生
一只蝴蝶迟迟不归


密码

站在柜台前
对一张卡无计可施
你无意拉长一个日子的尾音
在电话里我愣是没想起
质疑,懊恼的你
可是亲爱的
一条路那么长,而回忆这么短
攥紧手心里的密码
却取不出来——
这二十年的光阴


雨后的麻雀

在一面篱笆墙上聚集
选举领导一样不断
调换位置,比拼权力
我调试好专业摄影的界面
却一直不准备镜头对焦
给予一群商议大事的麻雀
自由。是此刻我能放下的最大
不喜欢迎合,对不拒接靠近的麻雀
生出前所未有的欢喜
叽叽喳喳的人间
第一次辨认出彼此
我们经历一场暴风雨
打通进化的阀门
只留下啁啾——
作为凭藉。


淡马湖

特丽莎最近老发梦
梦里母亲落衫随意行走
明灭的烟头差点焚烧了眉睫
特丽莎梦一次丢一件衫
镜子里的一个灵魂
孤独。如一尾鱼
扭着尾巴,用鳍说话
告诉她故乡叫淡马湖

一群人和一群鱼
在淡马湖游戏日子
砸染缸,打水漂
沉浸想象诙谐的元素里
读圣经唱赞美诗
十字架刻录着末日的祭文

坐起来的特丽莎恍惚
床沿四面的玻璃照见虚无
没有别人的镜子里也没有自己
特丽莎要不要留下来
咸咸的海风吹落,一面镜子
叠着一个梦。搭积木很高
母亲很矮,淡马鱼很长


处暑第二天的早晨

一片叶子突然飘落
而周围不见一棵树
停车,穿连衣裙着长袖的
都面无表情地买肉买菜
我局促地摁下冒出来的触角
把它塞进钱夹

在拥挤的人流中挑拣三餐
一路上,感觉那片叶子一直在
背后有凉凉的风


走卒时光

在闹市,贩卖时间
饮用浑浊的水
对日月祭司膜拜
从黑暗里赎回黑暗
 
有时候,拧紧发条
一块用旧的手表
从掌心生锈的矮下去
 
埋头看天空落入河流
表情湿漉漉的
蘸满炊烟的味道


与爱人

与尘世,与爱人
一碗清粥,两个馒头
和着咸菜打扫日子
 
也种一棵树。就着四野
花鸟虫鱼,不过手指头摁下
哗啦啦的拽出
无烟尘的一段时光
 
其实,抓一把阳光烹调
一壶时间冲淡,一群鸽子归家
山林的月亮格外好看


归去来兮

彷徨的叶子。
兜售枝头的时间
天天打扫。等
一场雪长大
 
从生活里站起来
一棵树。抵御钢筋水泥的
森严。裹紧丢失的体温
 
低下头,一群蚂蚁
在脚丫撒欢
一片原野
走来。远远的我们


年关

1.

必须承认无谓的日子
从指尖走丢365个
本该写一部小说
大部分情节不想精彩
七零八落的,最后竟是
似曾相识的华发
结绳记事,连缀流年
 
2.

和一团糯米粉
开始夹生,经过时间的开水
渗透。糅合。拉纤
黏稠的小年糍粑,摆正灶台
也黏住眉心一颗黑痣
痒。却抓不得
 
3.

还是需要准备一把苕帚
打扫剩下来的时间
请灰尘,阴暗,落寞都
撤出多愁善感的页面
腾一些空来盛放阳光
描雪白的羽毛
或只是空着
 
4.

腊月的榕树站在村口
无喜无悲的样子
从不顾及还愿的红绸带
在身上摇摇欲坠还有
麻雀的影子
落入一地树籽
爪子越扣根扎越深


忽略

说得最多的都是她生前
四十年来的优渥——
豪宅,地产,昂贵的首饰
就没见谁提起
她心里有没阳光
与飞鸟的呼吸
 
开着摩托车的雨天
湿漉漉的睫毛淌两行黑泪
在教学楼走廊,她对着我如
对镜子笑得肆无忌惮
一晃十年
魅惑的眼睛里
有多少话没被说出
 
腊月的身体是路边的树
一盏寒灯熄灭午夜
雨点敲打落叶的枯黄
沉入梦乡里
这个世界不是原来的样子
明天的人们习惯早起
习惯忘记


渔郎与苦度大师

坐在高湖岩上钓鱼
把鱼钩丢进石缝
渔郎与苦度大师的区别
一个普渡众生一个忽悠自己
 
高湖岩乱石巍峨
堆叠神奇传说的同时
一遍又一遍地诵读经文
劝导钩上的鱼儿重返江湖修行
 
时间不是一把屠刀
仍然可以裁剪一山乱石
哪怕一个仙脚印
也能稳住山民的信仰
 
山桃花开成春天的模样
渔郎种下一尾鱼
背一篓鱼卵归去
一山桃花运与苦度大师
指头敲打时间落在黄袍的尘埃


我是……

我是暮春遗失的
与飞鸟俯拾的影子,紧贴无人的尘埃
我是叛逆的风
偏向石头吹陈年旧事
——你嘴角的忧郁
我是旷野的榕树
树下的籽儿,在腐烂里重生
我是你文字里不和解的黑色素
涂抹孤独,注销日晷
我是古井里的月光,井旁的书生
白袍长袖滑下的叹息

我是别的人

我是停尸棚里那个陌生人没被说出的名字
后面注解的卑微
我是沙子在风里,哭泣狂欢
我是午夜的剧痛后看到的
星子与死亡对峙的眼睛
我是曼德尔斯塔姆未发现的马蹄铁
我是死亡的绝配,我是死亡本身
随一缕风飘散——

我是,我不是
你们口中的那个人


真理闪现的时刻

轮胎出现凹凸
师傅说有危险
要换新的
我摸摸口袋
10分钟,120元
刷完微信回家
路上,车轮刷新晚风
被风刷了四十多年
这张脸,废旧
而世上却没有相匹配的零件
更换。或者
恢复出厂设置


礼物

作为一块铁
光亮的质地与坚硬的内核
哪一个性格比
丢入时间的火炉
熔断,淬水,锤炼
与氧化的中年放在一起
如被空气消耗的青春
成为黑色有力明证

红色预警下的心情
骨髓里的阴雨从屋檐下溅起
阶前的水花,如一把利器刺穿时间
一头扎进雾霭里
蜕皮,发烧,咳嗽
都阻止不了它
对锋利的打击

放下生锈的金属
回头驯服一头活兽
解开困顿的牢笼
听见时间一寸寸瓦解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