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叶德庆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32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叶德庆简介

(阅读:472 次)

叶德庆,现居上海。诗作刊发于《诗潮》《延河》《鸭绿江》《纽约一行》等报刊;出版诗集《天砖》《人间袈裟》;入选《中国诗歌年鉴2018-2019卷》《2019年中国诗歌排行榜》;获郭小川诗歌奖第五届中国年度诗人佳作奖。

叶德庆的诗

(22 首)

告别辞

他坐在窗前
老天为他安排一朵莲花开放
看着莲花,他问我
对面是一座什么寺
“莲池禅院”
话音未落,老天又为他安排一场雨
他所说的烟雨江南
雨循声追到他的窗前
他说明天启程
雨停了。老天让开一条路
从寺前经过


我趴在门缝看佛

寺院没有开放
墙里的一棵樱花树守不住寂寞
一瓣、两瓣,飘落至墙外
麻雀无门,在空中自由出入

我蹶着屁股,趴在门缝看佛
门缝太窄,看见现在佛
没有看见左边的过去佛
右边的未来佛

一个扫地僧进进出出
左脚先过门坎
我下意识抬起左脚
咚地一声,嗑在门板上
扫地僧看了看我这个方向
佛没有动


硬骨头

中年开始,一直在做减法
减肥,减配
减社交活动,减朋友圈
仍然躲不过老天的追责
体质各项指标不达标
但有一样东西从未改变
骨量。骨头从来没有轻过
有一次膝盖粉碎性骨折
没有弯。
有时候别人撞在我的胯骨
以为我斜挎着一把凶器
骨头实在太硬。
我很明白,一身的油腻
是炼不出舍利子的
但可以烧出几根硬骨头
比灰尘重一点点
这就行了。


母亲说
梨不能分开吃
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吃一个梨

我一直在经历分离
父亲去天堂时的分离
我从家里搬出来
和母亲分离
弟弟妹妹也有自己的家了
手足分离
最后一次是和我的故乡分离
我拎着皮箱离开轮船码头
这一次,泪水和我分离


骡马道上不是没有爱情

抬头三尺是天,俯身一千米是大渡河
骡马道上的骡马,走一段歇一会
走三步,歇两步
走一步,歇一步
鹞子在山谷里盘旋
风拉着骡马的尾巴去天边的村落

骡马道上不是没有爱情
我去的那天正好有人结婚
出嫁到天边的女孩一手提起红裙
一手牵着娶她的男孩
跟在后面的兄弟不断叫唤姐姐的名字
风也跟着说,上山的女人哟
一辈子没有下过山

那男孩戴着女孩送给情郎的绣花腰带
那天是男孩的父母请结摩选定的黄道吉日
送亲的歌师一路上唱着《哭嫁歌》

骡马道上没有浪漫的花
山上的洞房依然是陈旧的木屋
五匹骡马拉着女孩的嫁妆
男孩背着女孩,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骡马道上不是没有爱情
山上的香火延续了四百年……


不鸣

找一块石头坐下
就像这块石头坐在山里

每一块石头上都有风水
风和水的母语
文字

鞋底的齿磨光了
石头已经没有棱角

石头不鸣
敲石头的时候
满山的石头都在回响


深秋

江南的秋是人性化的。

秋水长,像一位瘦男人穿着薄衫
芦苇高,像胳膊上吊着衣袖的先生
荻花不紧不慢,命中注定
年年从贴地的位置被人砍断
编一张荻席
有时,一位瘦瘦精精的男人
挑着一卷一卷的席子
走街串巷地卖

水稻是江南最肥的俗物
再肥的是在田间扯稗子的农妇

船停在避风塘的南岸
早上先爬出船舱的总是女人
踩着甲板上的露水
一摇一晃,打一桶湖水
洗一盆衣服

一位瘦男人戴着斗笠
斗篷扔在小舢板上
一边沿着湖边捞螺蛳
一边瞟晒衣服的女人

江南的秋被风轻轻一摇
芦花便开了


我的诺亚方舟

我的诺亚方舟是一条小舢板
已经启航,有三天路程
两把木浆,正在天空中划行
造船的师傅告诉我
安全系数低,禁止小舢板涉鱼和载客
我这里水浅
就那么点暗涌和漩涡,了如指掌
都是一些土著的鱼
熟悉水性,翻不起大浪
即便不慎坠落,也只有裤脚深的水
我带着系船的缆绳
等在开满彼岸花的地方


神兽

好奇太和殿檐角上的走兽
敢跑到皇帝头上
来了就不走
至高无上的十只仙人走兽
没有人敢超过这个数字
我记不住这些神兽的名字
甚至不认识名字中的字
传说每一个神兽的腹部有一颗钉子


芦苇荡

长江口的芦苇荡
一定是从我的家乡搬过来的
横竖撇捺,长势也平平仄仄
出水的时候,三三两两的游牧民族
长大了一片一片的,占滩为王
在沙土的狭窄地带
和人类保持一块湿地或浅水的距离
那些蚯蚓和稚嫩的江蟹是不是我的家乡带过来的
那些白鹭、大雁的羽毛挂在芦苇叶上
那些海鸥也常常来芦苇荡觅食

万物生长啊靠太阳
芦苇荡早晨的阳光和黄昏的夕阳
还有多少没有被来来往往的人拾走


母语

听母亲在电话里唠叨
总觉得在与河水聊天

听捣衣声
淘米声
河边的竹林拔节
河水与桥墎嘀嘀咕咕

这几日,轻言细语
不要出门

水的母语
腹语
手语
在电话里
与我紧挨着,坐着


还乡

太阳还在山的被子里
温柔、细腻、淡香 渐渐鼓胀
每个凹凸的背后都是一轮火红的太阳
西边还有一轮未沉的月亮
鸦雀守候的树枝是必经的山口

没有文字的路牌可以亘古
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一棵扛着太阳自转的向日葵
一朵早开的花找到灵魂
等待下一个春天魂兮归来

风厢来回拉动千年的柴禾
窜出灶口的火星有点灵魂的样子
柴米油盐和蔬菜,成熟在每一个早晨

所有的出发都是归途
那年草根率领宗亲浩浩荡荡
一夜秋风,从砖缝中摸出钥匙
回到原来的日子

被子是一根长长的线缝起来的
连着被里被面
还乡的人是一枚行走的粗针
一条乡道,连着山里山外
衣锦还乡也好,邋遢也罢
每一个外出的人
都是从乡里借出去的


归去来兮

临行时
母亲给我缝一袋家乡的泥土
一边缝口,一边流泪
布袋里淌着家乡的河水
不小心扎着手指
一滴殷红的血擦在布袋上
摁下一个母亲的手印
如我出生时留在背上的胎记
母亲说,布袋放在贴身的地方
晚上放在枕下,防止水土不服

……每一次归来
我把布袋还给母亲
握一握,还有我的体温
掂一掂,拆开袋口
看见我在外漂泊的日子
一粒一粒地倒出泥土
翻开布袋,在膝下拍打两下
两道泥印
落在母亲的膝盖上
我把家乡的泥土还给母亲
一尘不少


在北坡  
我把风搜集成雪
又把雪搜集成冰
我搜集悬在峭壁上的冰柱
树挂和风吹直的冰凌

我撬开一块冰
像小时候吃的麦芽糖
硬硬的雪香

冰逼得一些牲口逃往南坡
粮食被冰淹没了
剩下的食肉动物
狰狞的望着我
 
这里的冰不会冰一个世纪
来年的六月份以后
又是北国江南

我在北坡采风
剩下的只有白色的冰
和雪松朝南的黑色躯干
还有我腊梅一样红色的围巾

我追不上冰的脚步
昨夜封了上山的路
也封了下山的路
带着爬高原雪山的装备
在东北用不上
这里的冰太硬
我以为用回眸一望
就可以融了这些冰

我拿出素描本
把冰缩小到千分之一
纤细的笔触延伸广衮
垂挂在树梢
冰凌有滴答的声音
画上的北风如清唱一般空旷

接我的雪撬来了
把傍晚也带来了
北坡没有夕阳
有冰和树干
指着夕阳的方向


冬雪

我曾经梦中回到
小时候的雪地
那些在天上、空中漫漫起舞的雪
经过湖泊和芦苇荡
小心翼翼的落在烟火四周

那时候,一盏昏暗的路灯
可以从街头照亮至街尾

我趴在窗口,朝着玻璃呵一口气
父亲的身影从纷纷大雪中走过
我一直听着雪声
一直和父亲的鞋对话

而今天
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味道
雪和人交织的情悚
那种久远永远印在
我和父亲的生命中

刚才
我画在玻璃上的那张脸
开始流水了
泪一样的水

再也没有见过从前的雪了
再也见不到父亲的雪中背影
那时候的雪啊
很大
很干净


山里的女人

草丛中的露水
打湿挽起的裤管
粉红的塑料鞋
踩在露出青石的坡地上
黑皮肤,蓬头
猜不出实际年龄
爬山久了,双腿早已习惯
撑起负重的身体
一把砍刀
插在用发白的红绳子
系在腰后的木鞘中
紧贴结实的臀部

反手熟练的抽出砍刀
呯呯呯
砍倒一棵小腿粗的竹子
扛下山
扔给坐在门前抽烟的男人


烟火

土屋旁的草垛藏着母鸡
外婆每天总能从中找到几个鸡蛋
为了几粒秕谷
母鸡把草垛扒得不成样子
外婆的大扫帚收拢稻草,又在草垛里捡到一个鸡蛋

柴堆被猪擦痒弄垮几次
硬是把柴堆旁碾出一个烂泥坑
外婆的大扫帚打了一下猪的屁股
后来狗见到猪拱柴堆,吼叫着驱赶

狗一边吃着外婆扔下的猪骨头
一边守着草垛和柴堆
守着鸡和猪
草垛和柴堆是外婆一年的烟火


故纸

在一堆风里,一捆故纸开始知天命
纸上的故事
不再揭开了
揭过几次碎过几次
算了

风和纸捆在一起这么多年
风比纸厚了
纸比风瘦
夜深人静,经常听见风和纸的咳嗽声

故纸里的年月日
被一根麻绳扎着
拧成了花


老家的规矩

去嘉兴一定要选择
这样的日子,烟雨蒙蒙
整个嘉兴都是南湖的烟雨楼

我去朋友家看望刚刚诞生的婴儿
万般凋零的季节,这婴儿一定
是一朵逗人喜欢的杜鹃红

和朋友是老乡,懂得老家的规矩
我没有上楼去看婴儿,人到也就算看见了

老乡找了个临窗的地方,烟雨和湖水走来
叫了一壶茶,上来一股老家的清香

朋友望着窗外的南湖
说,婴儿哭的时候一定是看见什么了
晚上要拿着婴儿的衣服到门外叫婴儿回来
老家的方言是叫黑
朋友不知不觉中讲了一个老家的规矩

起身时,烟雨正浓,我和朋友各自祝好
消失在老家的规矩里
三步一望


忘本

那年我像一棵稗
被人从稻田里拎到田埂上
农民扔稗是连根带泥的
一起扔到田埂上
不拔根还会再生
稗比稻子高一点
我也比稻子高一点
 
有一次去乡下写生
睡在农民家的泥巴地上
就是铺厚厚的一层稻子
十分暖和
有一股稻香的味

最后一次亲近稻子
是农民烧灶时
我在门上摇着竹和绳子做的农具
摇啊摇,把稻草拧成把子
将把子放进灶膛中
噼里啪啦
熊熊燃烧

后来,我就忘记了稻子
忘记了田埂上晒枯的稗
虽然天天将稻米放在肚子里


麻雀

我应该是属鸟的
第十三生肖,麻雀

自由自在的生活五千年
我的国是一个农业大国
容得下我
容得下,因为养的活

孔雀进城
我以为我也可以进城
并和孔雀一起在院子里散步
我被株连九族

那年饥荒
我偷了孔雀们锁着的粮食
原来属于我的粮食

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果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头衔
一夜之间,平反

蓝天阳光明媚
森林郁郁葱葱
我不是鹰或者鹞子
我只在树上消灭蛀虫
这些让我蒙冤的虫的后代

没有我的山林,注定荒芜


焚香

每天,我在一朵莲花上焚香
一支香的功夫
等一个人
和一个人聊天
很多时候,和香聊聊
香的烟是一些轻松的话题
袅袅绕绕
香的灰聊一段话
抖落一段
像抖落一段往事
和香的味道聊聊
人间烟火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