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敬亚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4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徐敬亚简介

(阅读:1447 次)

徐敬亚(1949年8月—),男,吉林省长春市人,著名诗人、批评家。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主要著作有《崛起的诗群》《不原谅历史》等。2006年获笫三代诗歌“终身成就奖”。

徐敬亚的诗

(12 首)

日常笔记(组诗)

被一把刀刺中

一小块钢,静静躺着,伸了伸懒腰。
它把无数只手,从最边沿处向外伸,不断延展,再延展……
它的手指越伸越长,越变越薄,越变越没有——
一片清脆的响声,它的手触到了另一只手。
那是针尖的山,生命最后边缘。
半坡是神,半坡是鬼。
一条最细的线,顶着喉咙。

阳光照到刀脊,突然一顿。
光停下来,一条干涸的河床突然被照亮。
一股温热的腥味猛烈传来……

惨叫声传出的时候,刀子立刻站住了。
站在声音的最高点。它不该那么快地进入
一个物体的内部——好像一只船突然切开波浪。
连在一起的肉,向两边分开。它,紧贴着挤了进去。
头朝下,脚向上,斜挺着,它一动也不敢动。

一个突然撞倒了柱子的人,被迫
顶在那里,充当临时的和平。

一个细小的出口泄露了一切,血慢慢流出来。
血,并没有被改变,它只是改变了流动的方向。
所有的器官还是原来的器官,只是它的内部容纳了一小片钢。


吹灭的腊烛

一个人伸出一根手指,向上,是食指。
指甲的尖部,突然像灶台啪啪打火,火焰闪动了。
一片白兰花般的花瓣站在手指最上端。抽烟的人高兴极了。
世界上最好的打火机。随时点火,随时熄灭。
那个人收回了食指。满屋的光明暗了一半。

这是我刚刚拍摄的一部名叫《火焰产生》的电影。
有一个肉包子一样的嘴,鼓起来,突然向它吹了一口气。
火焰小声地尖叫,像风里的长衫那样向两边抖。
一会扁成一条眼镜蛇的头,一会弯成一条红色的蚂蟥。
就闪了那么两下。它倒下了。消失了。

一股青色的烟,从它断头的地方升起。
谁能知道那些烟从哪儿出来。它刚刚走,烟立刻出现。
好像是它吃了它,好像是它代替了它。
这只“随时牌”的打火机并不郁闷。它跳了一下脚,
把头撞到了天花板,四散着向上飞起。

多么好的一团青花瓷啊。一会一只梅瓶,一会一对扁壶。
瓷石翻卷着一层层小细浪,变化多端的高岭土绕成一串小圆圈。
那是一条流向天空的河。它怎么流,怎么美。
它要回家,越走越远。怎么叫它,它都听不见了。


电梯里注视一个老男人的秃顶

电梯里,感到眼前一亮。一个巨大的秃顶出现在我的眼前。
准确说是一块脊薄的土地,在斜下侧30公分处。
没有龟裂,没有泛白的盐碱——
这土地发着光。油汪汪地,似乎含着笑容。

它廖廖的植物一根根弯曲着,长长的,
从最初的短暂直立之后,立刻向一侧弯转。
那一根根细纱般的植物,也闪闪发光。
只是,它们太稀少了,太稀少了。
像亮晶晶油条上突然长出一排缺少眼睛的睫毛。

可怜的头发被精心打理过。它们顺从着老男人的梳子
统一弯曲着:从左边的发缝出发,顺着波浪向右。
然而它们的确太稀少了,不是一缕缕,而是一根根。
飘飘扬扬地从一片油地上掠过,简约的身影,
仅仅在勉强敷衍着主人顽固的意愿。

泛着油光的男人皮,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从稀疏栅栏上显现。
哎,比想象中的更加缺少。比伪装之前更加暴露。
一幕掩饰剧正在这个世界悄悄上映。
电梯里的人们,交换着眼神。

忽然,巨大的头朝我翻转。油条主人飞快向上瞄了一眼——
原来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家伙。脸上没有一条皱纹。


枕头上散落的头发

枕头上的头发,散落着,我的一根根血肉羽毛。
也许在我刚刚飞起时,它们早已开始脱落。
只是我在快要下降的年代,才突然把它们一根根拾起。

吝啬的财主无数次清点白银,
再高明的大亨,却无法触摸丢失的金币——
我多么幸运,每天通过一只充当深夜抢劫者的肥胖大枕头,
独自轻松,享得了这无端的沮丧之权。

一根、两根……那些都是我呀,
都是我身体正在残损与丢失的部分。
确凿的现场证据表明,它们昨天还存在于
我身体的最高端。没人敢伸手抚弄它们。
但是现在,它们却像我的一只只散落的手掌,
充当着我的全权大使,胡乱地抚摸着整个世界。

每天平均脱落24根羽毛的天鹅,
还能飞回到遥远的天鹅湖吗?最后的那一刻,
我将像北京烤鸭一样,浑身光秃秃地降落吗?


游移不定的目光

S用眼睛看别人的时候,往往向前走一步,
然后回过头来一“瞄”,像一个上三步篮的人。
为什么要回头呢,是为了一种速度,为了一种急速之后
突然停止的寂静。他想要急停、跳投超远三分吗?

看的时候,S总是神色不安。是退缩的姿态,充满心事,
害怕一样,好像扒手收货之后的短暂慌乱。
细看S的眼睛,瞳孔一直闪烁,忽大忽小,眼球在眶里旋转。
它不想聚焦,来回滚着,望这边再望那边。
最后,终于盯住了你。

你感到一阵寒冷。那目光里有冰,有雪,
有晃来晃去不确定的东西。不确定的东西,一律让人不安。
喝酒的时候,S说没什么呀,一种习惯啊。
哎哟,那可不是一种好习惯,像一个总想模仿小偷的动作。

准确地说,他的看不是看,而是一种想。
想来想去的结果,是看了又看。看了又看的结果,是一想再想。
二心不定的心思,就是全世界最小的心思。不论谁,
那样游移不决地看着你,我都说:快走!


在水池跳舞的人

站在水池里,你正在手舞足蹈,感到自己越来越轻……
向上跳是一条橡皮筋,收起脚是一团弥勒佛。
小水珠蹦溅着,像商量什么一样,把你围在四周。
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养了一大批随从。

肩膀在水里闪着光。那些光落到水里变成了浪。
你不知道,所有的水都在暗中发着电。
那些电,爬上你的前胸时一层层亮了,又灭了。
你的毛孔像巨大的石灰岩洞,发出咣啷咣啷的空响。

慢慢把全身缩进水里,一直让水彻底淹没头顶。你没了。
水越过眼睛之后,一条塑料袋隔开了世界。
水淹没耳朵之后,麦克风的线也跟着断了。
没有了耳目的人,只带着一颗头飞上了天空。

罗盘旋转,倾斜角切开大地,机翼擦着稍滑过。
现在全天下都已消失,只有你一个人玩。
一会向前,一会向后,没有上下,没有左右。
像一只鸡蛋里的蛋黄,你把胎盘剪断,羊水在山坡上悠闲吃草。
你喷出一口水,冒出头来说:真是太神奇啦。

哎呀老大,比这个更神奇的是,现在我要把水池的水全部抽干。
上帝会告诉你,有多少人暗中帮助你,悄悄抬举你。


乱者

举世败退之际
正是我被光明击中的时刻

滴落光芒的念头
早已吞没我的一生
无法抚平仓惶倾斜的人类,如面对
一层层油亮皮毛

强劲的思想,迫使我的身体
微微弯曲
我的心每一天都在撕扭,石头与水
构成了我苟且偷生的方式

总有一只手高高仰望,接落
从天而降的纷纷光辉
那光晕的斑点
那刀刃的跳动
是无数圣贤低伏的姿态
那是你们
全部如蚁的阴沉眼睛,和
无法回避的犹豫

你们
从指甲深处一站一坐的欲望光泽中
俯视我
从一串串肥胖的葡萄和
栅栏睫毛的后面
深深地忽略我
从我的伤口撕裂处爬过去,眺望
你们就眺望吧
眺望你们无休止的幸福
和旌旗隐蔽的战争

所有的手都在抓取
我的四季没有朋友

我向前跌倒的角度,包含着
全部失败者的参与
我看到,每一个角落都蠕动着
透明的嘴唇
一切都被你们的脚匆匆踩过,你们
米色的眼睛里发出腥味的直线
怎么能让你们扭过脸
你们的手既然已经伸出
怎么能让它停在中途
灵活弯曲的念头,如同荒草
已遍布大地
哪一只手能够把它梳捋,如同干净

你们,正呼啸着挺进
向不断升高的山顶
而我在倒悬中,只看到
天坑一天天加深
一群人又一群人急遽坠落

怎么能把飘落的感觉
吹入上升者的笑容
为了一个得胜的姿势,你们
已经准备了整整半生
怎么能让你们享受哭泣的快乐

在每一个瞬间
我同时爱你们恨你们
我滴落莹光的手
在每一个地方阻挡你们催促你们
封闭悠扬
我被流言一条条撕破
又被真理一天天地悬弃在天空
当你们
拿走所有的东西后
发现我灰白的脸


我告诉儿子

在你诞生的时候
有人在下棋
失去了靶心之后
我们站在星星上向天空开枪

儿子,把呼吸传给下一代
这算不了什么
我最先给你的只是一只耳朵
你应该听到
总有人喊你的名字
 
在你的面前
将有一个长得很丑的人,冷笑着
坐下来喝酒
那是我生前不通姓名的朋友
他和我一辈子也没有打开一只盒子

在我的时代
香气扑鼻,悠扬,而又苦涩
贝多芬的鬃毛,乐曲般拂起
而我却从来没有一天开心歌唱过
爸爸不是没有伸出手
最后,我握着的
仍然是自己的全部手指
只有心里的风,可以作证
我的每一个指纹里,都充满了风暴

你的父亲
不是一个温和的人
正因为我心里想得太好
所以说出的话总是不好
我一辈子用左手写字
握手时却被迫伸出右手

儿子啊,这就是
我在你生前,粗暴地
替我们家庭选择的命运
我,已经是我
你,正在是你
但我还是要告诉你
别人向左,你就向右
与世界相反――
多么富有魅力!

我的力量,总有一天
会全部溜走
当你的肱二头肌充血的时候
我正与你的力量约会
我一天也不会离开你
我将暗中跟踪你,走遍天空土地
不管我在,还是不在
儿子,上路之前,都要替我
把那双老式尖头皮鞋擦得
格外深沉

一个人,一生
总共渡过不了几条河
我终于明白,我永远学不会的
沉默,才是一架
最伟大的钢琴
是胸前漏掉的那颗纽扣
泄露了我全部的弹洞

在全世界,我只选择了一个人
作我的延长线
儿子,只有你的目光
才能擦拭我无法弯曲的脊背
你,要沿着龙骨的曲线
寻找女人
男人,可以使水
向上走

你的父亲
一生也没有学会偷偷飞翔
我把折断的翅膀
像旧手绢一样赠给你
愿意怎么飞就怎么飞吧
你的心脏
是我与一个好女人撒下的沙子
你的心,愿意怎么跳就怎么跳吧
作为父亲,我只要求你
在最空旷的时候想起我
一生只想十次
每次只想一秒

我多么希望
你平安地过完一生
可是生活总是那么不平
某一天,当海水扬起波涛
我希望
你,恰好正站在那里
我再说一遍
有人喊你的名字时,你要回答
儿子啊,请记住
你应该永远像我的遗憾
一样美


这一次我能够游过去

再见了,抚摸过我的岸
让我再一次,在
风中洗浴
流动的风,使我热泪盈盈

一个人
独自穿过一条河
每天一次每年一次一生一次
而我,将穿越两次
一次是失败
一次是再失败

再见了,磨擦过我的
语言与子弹
密不透风的人群,水草攀援
我以五官为桨
以一口气为帆
站着的,是朋友
摇晃的,是魔鬼
 
目光游离的聪明人啊
这一次
统统站到我的对面去吧
这世界上
失败的一方需要我
我是接受那刀剑的肉体
在苦难的面前
没人能把我替代

母亲呀,这一次
我能够游过去
游过去的,注定还有
满身的创伤,让我借机
偷偷体验假设胜利的滋味
提前预知
伤口发生在哪里
疼痛的长度与和面积
正如台风到来前
树想知道风怎样弯曲

水的柳枝,柔软多情
这细腻的女子
临时前,吻遍我的全身
让溺水者们在前面带路吧
这一次
我能够游过去


高原狮吼

一声比一声更猛烈的
是我的喘息。高原啊,你
正沿着血管
从内部攻打我
每一枪都击中太阳穴,天空蹦跳
擂鼓者用肋骨敲击我的心脏
 
我怎么敢向你发出挑战
怎么配做你的对手
每一寸平坦里,你都暗藏着
云中的尖峰
连绵起伏的剑法,太极拳一样
遥远而柔韧
还没有登上你的拳台
我已经累坏了
 
充满了深度的威胁,天空湛蓝
埋伏了千军万马的高原啊
给我力气吧,也许
我不应该越过自己的界限
你用一次次的上升
远离我的窥视,惩罚我
每一根草都扇动起鹰的翅膀
 
升起来了,从四面八方
满天的狮群向我滚滚奔来
鬃毛抖动,牙齿呼啸
头顶上滑过一道道圆形的闪电
 
顶礼,高原
顶礼,永在我之上的土地
天空湛蓝,天堂端坐
远方
比寂静更寂静
比寂静更缺少声音


山墓

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忍着疼
走到这里,最后一次
望着远方,忽然
化成一阵风

树叶,哗哗响
坟草青青

一定是爱笑的人!才能
穿过茫茫岁月
把一根根头发化成青草
钻出地面,像微笑
轻轻拂动

一定是爱动的人!忍住
生的愿望,伸出
滴血的手,不情愿地
倒在厚厚的木板上
每天清晨,传来
一阵阵敲击声

哪一片土地也不愿
覆盖年轻的人
杀死你的人,用枪
阻挡了青春,却
用死
封存了
你的年龄

每年一次
墓碑把图章按入大地
圆形的宫殿里
灯光亮起
你站起来,伸一伸腰
又埋下头,去做
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青海,我与你盘膝对坐

告别中原,和炊烟一起向西
我,溯着大河
一步步向上寻找你
在这宽广之地,你怎能隐藏得这么好
一座山脉,搂紧另一座山脉
青海,你安静得像消失了一样
在我的背后
那里的石头都变成了人,你的人
全变成了石头

石头托起山,山托起云
云托起了寺院
金黄的寺院托起金黄色的僧帽
一顶顶僧帽飘浮在群山之巅
噢,我看见了,青海
带领着成千上万吨的石头
披着袈裟风,你一闪身就走进了天空
你把念诵声撒满山谷,经幡起舞
酥油灯向上弹跳
成千上万吨的金子,呼喊着
明明灭灭

告诉我,青海
每一天你都是这样度过吗
不流泪的人一生能够节省多少吨水
不吃鱼的河流能增加多少重量
一匐一卧中
你用身体丈量大地时谁为你见证
告诉我,怎样从
寂寞的石头里抽出光线,告诉我
这么大的房间,你们一生
怎样入睡

经筒飞转,天际线眯着群山的眼睛
这永远没有答案的土地,永远也没有疑问
永远没有疑问的人们,永远也没有烦恼
闭起双眼一片红光,面对面,我与你盘膝对坐
我似乎真的
睡着了


罪人

当第一声喝问,匕首般投进人群
“罪人”——两个字,触命惊心!

当第一个罪人被拖出家门
无名的愤恨,咆哮着四处翻滚……

当第二块黑牌挂上了罪人的脖颈
恐怖的阴影,无声地爬向六故三亲

当食指突然指向了第三个脑门
台下,战战兢兢浮动起一片家族索引

当第四个高帽又找到了主人
虔诚的孩子们,慢慢低头思忖

每当台上增加了一个罪人
台下,就减少了一个狂欢的声音

当会场上无数次响起揪心的审讯
人群,開始交头接耳地议论

当台上出现了第五、第六……第一百个罪人
台上和台下,互相无声地交换着眼神

当台上跪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罪人们,已经把手臂挽得紧紧!

每当台上增加一个罪人
台下,就出现十个叛逆的灵魂

历史的天平……一寸一寸,被扭歪着嘴唇
一天, 又一天——它,突然一个翻身!


夜,一个青年在海滨




我和咸涩的海风一起
徘徊在
长长的海滨——
大海,不睡呀
把皱巴巴的手绢儿
揉来揉去……
(涛声!滚滚失眠的涛声!)



……往事
在灰蒙蒙的海面上走
金色的童年
欢蹦乱跳地闪动
(涛声!由远而近的涛声!)

扬着浴巾,跑向大海
爸爸欢呼般地把我举向高空
沙滩。依然是
滑梯一样平缓的沙滩
走吧……腿
身体怎么竟这样沉重
多少个夜晚
任狂风扑打我的胸膛,象石头
我木然地站立着。不动
(涛声!闪电般锋利的涛声!)



一个人——不,一个孩子
就这样老啦
走呵……我走着
长长的海滨——
我,幻想过生活的大海呀
天蓝色的小航海家们
播种过鲜亮亮的理想和热情
结果,大海冲来了
海浪一层层漫上我的额头……
(涛声。涛声。)

就这样,把手插在衣袋里
默默地走
衣袋!……我曾失去很多很多呀
那一枚枚
积攒起来又遗落了的
金币一样的清晨和黄昏……
(涛声!暴躁不安的涛声!)



走,腿和思绪
年轻而刚健地前行
海风
凶猛地喊,把我推来推去
(涛声!涛声!涛声!)

告诉谁呢?大海
我——
过早地想到过死!
爸爸。砖一样厚的档案
血,陌生而又无声的眼睛
可是,我
也抢过鞭子呀……
旋转的传单,蜂拥的人群
惊叫。爆裂。翻滚……
(涛声!涛声!黑色的涛声!)



夜,真慢。真沉
只有海,围着长长的海岸
呼叫着。奔跑着……
我的喉咙也嘶哑过,哽咽过
以幼稚的心
追赶过一个疯狂的年代
苦辣的酒
我一杯接一杯地干过呀
疲倦。晕眩。真想躺下去,真想
多少次……不,不
轰隆隆,轰隆隆
(涛声!一声比一声洪亮的涛声!)

我们
诅咒过。抗争过,思索过

有时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涛声!涛声!)
(从每一层波浪里挣脱出来的涛声)



(涛声……涛声……涛声)
黑色的大海
黝黑色的
象亿万亩起伏不平的田垄
那是土地!那里面
流淌着人的混浊的液体(我们的!)
而眼前,却还没有绿色的森林
但,我相信
土地和大海——她们都懂
生长,在韧性地进行
脉搏呀,永远不是孤单的
此刻,在我身旁
一个黑脸汉子仰卧着
正一起一伏地掀动着宽阔的前脚



(涛声!巨大自鸣钟摆动般的涛声)
海。涛声。海……
让我想起历史
几万万年前
生命,就从这里爬上岸——
于是,火焰开始蔓延
智慧挽起力量,舞蹈
炮烟与壁画一起飘向长空……

(涛声!一百四十年前
也是这黑色的夜晚,涛声
黄河和长江,一起颤动
一个古老民族的双弦琴上
奏出悲壮的低音……
涛声!啊!惊叫的涛声!涛声)

……乌黑的炮筒,蓝霉菌似的眼睛
海岸呀,弯曲的脊梁上
拖着一根长长的辫子……
(涛声。涛声。涛声。)
我觉得,海面上
开来了无数只登陆艇……
(涛声!撞响在东方海岸的涛声)



掀荡。掀荡。掀荡
大海,过着一种
永恒跃动的生活
蛋壳遗失了,珊瑚虫一代代堆积
海的深处
含蕴着无数无数只生命
自由的鱼
海带飘拂的黑发,电鳗——
那喷射电波的精灵……

啊,比人类更古老
比万物更庞大的海呀
我——以整个生命
面对着你
在凝重的流质中
有一种旋律传导入我的心胸
年轻的我.和生活,站在一起!
生活!生活!生活呀
是的,我听到了一种声音
年轻,我还这样年轻!听到了呀
(涛声!一声声呼喊着我名字的涛声!)



大海
轰隆隆,袭隆隆地笑着
向我滚来
远方,闪着明明灭灭的灯火
我知道
有一个劳动者的位置在等候我
那里,是我贫穷而憨厚的小城
海,一层层漫过我的脚
伸出手,推我离去
走属于我的道路
一下一下,用强有力的节拍
把我撼动,撼动……

(涛声。涛声。涛声。
响彻黑夜,响彻海滨的涛声!)


别责备我的眉头

揭掉疮疤,让我忘记皮鞭,我不能够;
擦去唾液,让我忘记耻辱,我不能够;
拨开蒙翳,让我忘记风沙,我不能够;
扬起笑脸,让我忘记狰狞,我不能够;
是生活教会了我思索,
别责备我的眉头——

既然五脏里曾滚动过污血和毒瘤;
既然手术针正缝合着溃疡的伤口;
既然神经正编排着新的队形;
既然古老的纤绳正勒进我枯瘦的肩轴;
那么,别遮掩我的痛苦,
别责备我的眉头——

寒冬时我皱眉,那是因为阴风抽打着皮肉;
早春时我皱眉,那是因为霜雪还残留在心头;
如今我皱眉,是因为我总嫌世界热得不够;
将来我皱眉,是因为还要将温暖播撒环球;
思考的路哇,一经开始便没有终点!
别责备我的眉头——

弯弯的笑眉,能使心花怒放能够延年益寿,
可松懈的琴弦不能伴奏歌舞更不能射出箭头。
世界上,如果只有哲学家思考,显然不够。
思维的大海都汹涌澎湃,普天下也不会洪水奔流。
思考是生活的栅栏呵,
别责备我的眉头——

我们的民族应该不习惯满足,应该不习惯于点头,
我们的国家不应该习惯于一个大脑指挥几亿双大手。
古老的黄河,给了我们太多的善良,太多的憨厚,
一辈辈的手脚磨出了老茧,大脑也不应该生锈!
快补偿那失去了的沉思吧,
别责备我的眉头——

牛顿皱眉,落地的苹果才敲醒了困惑的地球;
爱迪生皱眉,宇宙里才增添了亿万个额外的白昼;
马克思皱眉,人类才第一次懂得了自己的过去将来;
肖邦和达·芬奇皱眉,声波和色彩才获得新的自由;
人类在思考中飞腾啊!
别责备我的眉头——

现成的答案,总是灰暗,总是陈旧,
新鲜的谜底,永远等候勤奋的探求。
贫穷总是伴着愚昧姗姗而走,
科学和民主永远是难舍难分的同胞骨肉。
啊,国土上“勤劳”和“智慧”已挽起了神圣的双手,
加进思索的汗水定能浇灌出沉甸甸的丰收!

我的额头有一条大江奔走,
我的额头有一万张大犁在开沟……
条条皱纹,那是我层层的心潮呵,
每一次心灵的颤动,都荡起汹涌的海流!
我的眉头,倒拧的眉头,俯冲的眉头,
象两道长长的翅膀,张弛起落,舒展自由!

啊.在生活的海洋上你扬落翻飞吧,
那是我上下奋翮的——


一代

第一粒雪就掩埋了冬天
皮鞋疯了
无法找到你!
还没有来得及指点
手臂就消失了
我是慈善如火的人
我是无法预测的人
在我放声大笑前
被突然雕塑
奔向何方

春天,连铜都绿啦
树走进血管
让头发作我巨大的睫毛吧

以前额注视死亡
从火里走向水
多么令人诱惑呀
还没有来得及死
就诞生了
影子回到我的身体里来吧
太阳升起时
白纸上的字迹也无影无踪
我心柔似女
风,一阵哭一阵笑
大丈夫,多么富有魅力
第一朵花就掩埋了春天
苦难挽留我!
唯有你能够把我支撑
就在这里
钉下一颗钉子
我是无法再生无法死去的男人


既然

既然
前,不见岸
后,也远离了岸
既然
脚下踏着波澜
又注定终生恋着波澜
既然
能托起安眠的礁石
已沉入海底
既然
与彼岸尚远
隔一海苍天
那么,便把一生交给海吧
交给前方没有标出的航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