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迪夫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12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迪夫简介

(阅读:396 次)

迪夫,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一片瓦诗社社长。已在《诗刊》《星星》《作品》《诗选刊》《中国诗人》《青年文学》《福建文学》《芒种》等刊物上发表作品,有作品收入《2011年中国诗歌年选》《2010~2011年福建诗歌年选》及《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目录》。与周良沛等合著《十一诗章》诗集。

迪夫的诗

(18 首)

哲学

在物质和精神之间,寻找撬动地球的某个支点
蝴蝶在丝绸上撒籽
默默做爱。众多的词,带着寒霜,砌筑平滑或陡峭
和平的蒸汽里,危险的包子熟了
不确定的星光或邪火
概念相互背叛,领诵者突然被捕
事物正反两面,又多出侧面,第三只眼,另一条路,一副大脑的旁边
无数葡萄粒状的小脑
盛装甜蜜与硬核
这是迂回包抄
这是螺旋上升
这是否定之否定等于肯定
这是物极必反和日久生变
这是啤酒,花朵和铁锈的革命
这是腐烂的肌体包裹的灵魂
推送的友爱和正义
多么精巧的一座大厦啊
向演讲者脱帽致敬
欢呼
虚幻的翅膀在头顶飞
但脑海深沉


想到“烬”这个字。缘于一场大火
心脏的叶片微跳着
一堆暗红的轻物,正变得越来越轻
由片状,变成鲮状,直至成
粉尘
 
看来,吞下火,并被火紧紧裹牢的事物
正把多余的油水减掉
把沉香脱去
把磨圆和擦亮的老骨头变成份量最足的
一部分
 
因为有火后的现场,风悄然出现
风从地下往上吹
一种白得像雪的东西
弥漫开来......


暗夜的树总让我心痛

夜晚我不再独自进林子,尤其是
风高月淡时。有风的夜,不敢走近树
也不会远处观察,然后发挥想像
我和树,有特殊的关联,又说不清具体是些什么
如果我在月光下抚摸树身
它会颤,脉动与我一致
它的头冠会垂下来,俯身向我
而且周围的树,皆起身,缓移,木质的关节
吱呀作响。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它们居然集体向我聚拢
为我,和我依偎的这棵树祝福
我承认,抱过它
头抵着它哭过
我倾诉,但它从不言语,只是风过时
它的头发嗦嗦地笑
或表达歉意
今天早晨我去看它
发现已被人锯了,锯沫还是新的
有芳香的腥味。我相信,如果把一个人锯了
或她连夜逃掉,留下来的纸条
也是这个气息


给你画表

我九岁的时候
你四岁
时针和分针长短不一
你把胖乎乎的手腕交给我
要一块手表
我就用圆珠笔描,配上细长的表带
你一开始不断喊疼,后来
看到一块手表在身
而且能走动
而且能听见嘀嘀哒哒的声音
一个劲儿喊龙舅舅好
后来你就戴着它回到山东父母处
后来我上大学,看到你寄来的一幅照片上
那手表还在

40多年了,那手表该坏了
零件已磨损
表篷已蒸发
前天,我和你对坐,注意看你的腕上
除了一块玉佩
确实什么也没有

苦于身上没带笔,不然我会立即给你补个
让你戴到老


作品4号

舅舅死于1982年。
舅舅是数学天才。
 
梦中。围绕“1+1=2”的哥特巴赫猜想
他与数学家陈景润争执不休
 
我问他三道类似的题:
一、与丈夫赌气,某女把亲生婴儿扔到窗外,被行车碾死
是否为1-1=0?
二、2个身裹炸药的人,引爆,自杀,并炸死另一人
致伤70人,是否为2x0=1x0+70(未知数)?
三、1个患鼻症的浙江人,怀疑医生逆行,用刀刺死
1个医生,吓死另一个,是否为1-2=1(余数)?
 
舅舅抱头沉思。
他用到了微积分,以及求极限的理论。
 
他画图,试图建立某种几何关系。
 
他被“无穷大”深深困扰......


梦中情人

1
 
她擅长种植。
她选择不同的日子播种,
每天开不同的花。
种子色彩斑斓,
像禅语。
她念念有词。
在她向心中人献上一杯时,
她是清醒的。
他问她:“怎么会有这么好喝的茶?”
她明白:爱已在他的
心头种下。
 
2
 
她通晓风声。
远方的风瞬间抵达。
穿过密林的与流过她指间的
是同一阵风吗?
风把骄傲的男人吹翻了!
风的抚爱,始于额际,
并在他挺拔的鼻梁上停了许久。
心爱的小狮子,闭着眼的姿态,
让她想起一个贪醉的男童。
在他的喉结处,形成了风的旋涡,
她不再清醒,
她处于风的暴力中心。
 
3
 
她制造光线。
光线沿着他的脚腕处往上行军。
她希望他醒来后,能看到
一轮圆圆的红日。
她重归于小心翼翼,
双膝跪地。
当她把头埋在他的掌心,
哭了,
借着奇特的安谧小睡了一会。
她梦到他
壮硕的肌腱像剑!
 
4
 
她与他相拥而卧。
周围是森林,花朵,风和日丽。
仅仅两个人,两个
一尘不染的裸身。
他们被互相告知:这是梦,
活在彼此的梦里,
而梦没有出口,
也不需要逃!
 
5
 
她说:
“梦是一首诗,
梦是千层雪。”
他说:
“梦是太阳洒在雪上,
梦是流动的诗”。


清晨

我起床拉开窗帘的时候
室外昏暗
但漱完口
外界清晰可见

这一变化几乎是在一分钟内发生的
有些突发性
是黑暗的撤退得快
还是光明有爆发力?

外出跑步,觉得路面有弹性
蜿蜒有波浪
漫天的光还在往下压
少量的人在跳跃

黑色的水份,来自半空,树梢,夜鸟的双翅,我的发际
它们隐入土里
本来打开着的另一个世界
迅速拉紧 


卵石

把石头敲开,想看个究竟,
这个主意很疯狂。
内在的黑,
或光明,
死寂,
或脉动。

这么浑圆的石头,会是多么美丽的肠子造的?
有人把石头放脸上
摩挲,
看有什么变化,
结果是有了热度。

每天都有几千双脚从石头上走过去。
只有一个女人
总往这边走来。
她的儿子叫“石蛋”,
她确信其中一枚
住着她的孩子。


镜子

镜子里只有我的一张脸,这没错
是我的脸
是我在微笑

我以一种谦逊的笑意,并利用面肤
向周围的空气荡漾开去
向对面的我投射

阅读我自己,用了真诚的心
像办公室的既定程序
上面说要“一丝不苟”,并且要“绝对”

当我从镜面上移开
留在镜子里的是我的背影
可能不真实


父亲

想要见父亲
并和他说几句话
只是面对一块冰凉的石碑
父亲有没有心思打量他伫立着的儿女们
我们心里着实没数
天空很美
耳际呼啸的春风宜人
周围的树木一年比一年茁壮葱郁
而且有不知名的鸟儿撞入这一刻的静默
火渐熄
烟散远
在我仰首怅望的瞬间
与一双眼彼此凝视

我只是和父亲往同一个方向望去


鼓掌

权威的声音在钢丝上打滑
或闷在瓮中
但我们鼓掌
是起哄,是爆破,是倒塌之音
是包装好的光源被突然打开
是纸页上人为豢养的雷鸣或暴风骤雨
是击打,自己对自己的小皮骨制造的惊骇
是黑猩猩遇见入侵者拼命擂打胸口
“手的真正伟大之处是它的耐性”①
也是沉默,是金属疲劳至绵软

①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卡内提《群众与权力》中的语句


乱石滩

圆滚滚的石头,并非老石头的孩子,
而是它们的尸骨。
它们已死过多次,持续了几万年
也是有可能的。但它们仍在世,
以更卑微方式。它们想死得更快,
直至成为砂子,尝试流动和飞行。
我光脚踩着这些石头,
它们友好地托着我。
从它们上面走过的人,
大多已成为透明的物质,在风里,
或潜入树根,
成为汁液。
他们发过疯,哭泣,
无法自我分裂,
这是人类的问题。


人是一团光

可以膨大也可以缩小的光
可以向上也可以向内生长的光

我看到你的闪耀,升腾,爆裂,与暗淡

有人身怀漆黑
像糟糕的教义
无法燃烧
却自喻为太阳


静气

坐着,或站着。
手上是笔,无声的枪,或刀片。

他透过双层窗玻璃看望正在开挖中的城市,
反铲无声地举起,
又放下。

纸页并不歌唱。
胸口起伏。

那起伏着的还是往日的沉默。


水的软,超出想像
你用小指划过河身
模拟刀锋,疼痛的是水
 
它的疼痛用碎玻璃声迎合着冬季
水的硬度从内部产生
 
明晃晃的风,有刀光。把手掌插入水中
会有撞击感
 
跳进河里试水的人
水淹过脖子。水面平静得
如一把巨大的刀片
 
而他的头颅仍在
身体已经融于水
残阳如血
 
水的软,超出想象。他从水里一路划去
沸腾的刀片
在河水深处留下裂痕


崖柏

一种树老了,死了,不剩叶子了
连皮都褪尽,才开始真正的生长
 
长在悬崖的柏树,它的死是真正的死,一切静止
停止延伸,攀附
也停止萎缩
 
死抱住岩石的一把老骨头
抱紧的力,是死力
 
同时抱紧的,是海面的宽阔,风的浩大,鸟的婉转
冰和雪带来的寒气
 
它越抱越紧,筋骨耸立,弱枝根部的旋涡日深
高贵的纹彩贯穿全身
 
千年了,甚至更久
她的一部分骨质变成肌肤
幽香绕崖


时间

第一滴雨,和第二滴类似,
但于我而言,绝不再是第一滴。
它也许是属于你的而不是我的第一滴。

雨水的穿越力是阵风所不及的。对于风,
昨天的风,
今天仍在吹。

雨水顺着我们的鼻梁和脖颈往下淌时,
时间已越十年。

这一秒,是即将敲击的下一秒的警告,以免人生
带来过多惊喜。
当下正把来年唤醒。

同时唤醒的还有后年。
雨水像石头砸向土地,从青石板上弹跳而起的
是少数,但像箭。


立秋2017

一个女人的头发,和枝条一致。
几片叶子落下,而水珠依然在发际。
手里的纸伞丢了,
果实欲坠。

女人的胸脯更大,沿溪水逆流而行,
像一条蓄满籽的鱼。

在祖国南方,你读不到金黄的秋。
秋风会像流感,
在绿色基调的山麓,留些黑点。

就像与我不期而遇的女子,双颊隐隐凸现的
孕娠斑。就像一场战役后
旌旗上的孔眼。

对于男人,秋天是无所事事的季节。
有人抱膝,有人抱头,
有人像一枚种子,
成为隐士。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