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冬青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60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冬青简介

(阅读:272 次)

冬青(1960.10.12~2021.2.14),原名王冬青,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已出版诗集《大海究竟有多老》等四部。诗作收入多种年选和选集。曾举办《女诗人冬青的诗与摄影人光影里的上海映像》展览。诗集《冬青诗选》和《大海究竟有多老》分获上海作协年度作品奖。诗作曾获《中国诗歌网》暖家征文特等奖。2017年获第十一届《上海文学》奖。

冬青的诗

(21 首)

我在孤独里为自己请安

越来越近了
有一种按捺不住
比深陷更恐慌
比孤独更孤独
 
一切开始放慢
曾经的青涩
睡在年轻的河道里
没有跟上来
 
醒来是另外一件事情
命运拎着它的唱腔有板有眼
消逝 总是源于匆忙
缓慢的事物充满对细节的敬意
 
我希望将至是缓慢的
雷同可以反复趋近
我已习惯在这缓慢里
孤独地为自己请安


归途

不曾有片刻的迟疑
朝向漠漠和未知
带着恻隐之心其实已一无所求
结局零落不堪为何仍令人着迷
 
必须从半生中拔出自己
衣衫厌倦凋敝骨头脱逃褴褛
伸向远方的路基一夜间修复
老迈的夜 拦下松垮的旧星星
 
唯有迷雾笼罩才能递上真相
时空从来相似人烟各不相同
微雨丢弃在风里命运被悲喜打劫
抱紧双肩的人们垮在有所不能的虚脱里
 
挨近路口的时候总是举棋不定
每一次探寻都落入虚妄
凉薄与深意同归于一人
月亮高高在上从不曾占有什么


未知

事件之快
应和生活之慢
来临与将至一切都是未知
 
我无法诠释飞蛾
抵达火 抵达焚毁后的沉寂
火的背后 私藏着冰山


结局

你悄然离去像一种还原
回到天际的微光里
这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我们竟用一生拒绝
 
不远处 众多出口紧挨彷徨
碎念在夕光里慌张无常
凄怆永随 我们仍抗拒此在
不甘接受 这瞬间垂落的空洞
 
从幽闭开始孤独清辉慈悲
空茫与塌陷不是结局
命运我行我素
天地不慌不忙


新年

死亡接踵而至
新年避之不及双手合十
辞旧填写刻薄的意义
人们必须在新欢里苦涩
 
转眼之间 今生蜕变成前世
一场霜雪来过旋即融于万古
旧的欢乐 新的死亡饱含欲念
它们都不肯节制妥协
 
欣然与寂灭彼此背叛
瞬间和永恒不过是两个无用的词
新年的喧嚣像风暴带走时间
死亡弯下身子拥吻他的初访者


小河

我还是说出了多年以前的小河
寒冰炫目 思绪在其上滑行
窃窃私语溅起火花
旧影低眉 时光上涨一寸旋即湮灭
 
记忆稀里哗啦  如河水破碎
雪 还在为天空落下
我仍会想起
惊悸的美 我们从岸边起身的一瞬


来世 她是谁的蝴蝶

隔着大梦 再次醒来
蝶翅 斑斓不可描摹
曾经是花 今为蝴蝶
爱情到蝶变不止
 
蝴蝶之身 是涅槃的象征
梁祝以丝弦致幻入扣入心
黄昏里蘸墨的一群
背负孤独 然后死去
 
树叶上扑棱的那只
特别渴望回来
不惜自刎 愿爱重生
她始终相信不可能各死各的
 
那么 她是谁的蝴蝶
她与谁的誓言悬在长明处
穿过人世的空旷
举着蝶变的泥和血
 
她为谁敛声屏气收拢翅膀
停在绿树生烟里
但等另一只蝴蝶出现
猛醒 恸哭飞身直下
 
它们挣破了岁月
那么小的胸腔里居然装着地老天荒


陷阱

闯入春天的人坐立不安
疾走像一种隐喻
百年之后 他们将成为春天的一部分
 
满城飞花 心怀各异的人一起怀春
粗犷的现代性空无的天空
短暂的慢 坠入浓荫的陷阱
 
远古的勃发没有绝迹
枝繁叶茂 亮出光阴的深情
春天以花草暴动救赎地老天荒
 
春风吹拂 不为度人
万物不关心无限
大地 埋头数花


窗外

树木从不诅咒
众鸟栖息 叫声凌乱
我无法分辨谁是无喉者
 
树的枝桠低垂
鸟鸣晦涩 泼溅天空
它们的灵魂是否需要救赎
 
窗口正对树冠
乱云飞渡 哀鸣解构我们
沉默者喉头堆满词根的废墟
 
世界无序 被风取走
躁动和窒息旋生旋灭
众鸟破空 不过是旧年与来世的镜像


对谈

记住的比遗忘的多
有助于反刍和描摹
 
四朵花被刺青了
还会有第五朵
湖心亭 唯我独尊
打着涟漪的幌子
招展孤绝的尖顶
说词如真理
 
“你内心的光让你的皱纹顿消”
他说
一种情绪骤然膨胀
必是可疑的
她的双臂交织胸前
打成死结
 
有壮举的人
极易陷入浪荡
在结构之外第五朵花
可以是纯白芙蓉
也可以是红色山麻杆
这些都改变不了
他以过人技艺
接生一个未来埋葬自己
 
雌雄同体 有神助之力
善良的容器只收纳圆满
风清月白误读夜色
花朵夭折 身份杀无赦


细小的悲悯

寒凉的江面上
一只鸥鸟飞着它侧着身子
以一种告别的姿势没有方向地
掠过水 又环绕水折回
 
飞行的时候打开身子
面对生涩的水陌生的影子
似乎有小小的惊慌
它惊慌地触了一下水面
旋即又惊慌地飞了起来
 
掠过水面的时候
羽毛擦着江水江水也擦着羽毛
冰冷的江水有小小的疼惜
舍不得冻伤它小小的指爪
小小指爪溅起的水花
敲打着袅袅上升的气流
 
它飞着 只是飞着无方向地飞着
以腹中的清水和小鱼儿
爱上一条江地飞着
 
带着它小小的新生
无奈地飞在自己的命定里
不小心把水飞得更旧
而时间呢 也已旧得不能再旧了
它从不关心
是谁在那里飞来飞去从生到死


爱人间

我活在生里 活在不由自主的生里
活在漂泊 病痛 时光无法倒流里
活在生的重要章节——衰老里
我的额头上有世间最饱满的沧桑
 
年头进入 年尾走出
这进进出出的闪身 构成了我的一生
一生一过 没有欲望被带来带去
漫长的死啊 让生显得多么短暂!生有纯良和微苦 五味杂陈
我是甘愿生下来的 用一辈子去活
用一辈子去爱 千辛万苦地爱
一直爱到灵魂将肉体带往虚空
 
爱 像灵魂舍不得肉体
爱 像死亡不放手人间


海之礼遇

每一次回故乡
海都是一种牵挂,旷日持久了
波浪迎上来又退下去
这来自深渊的礼遇,多么盛大
 
高蹈,失重,湮灭多少船只和风暴
寥廓与深渊,天堂与地狱,海水有命
流淌时间的分支,太多又太少
赤裸青铜,挽留天下的碎银和盐
 
最快的轮回 是潮起潮落
是泡沫消散了波涛的汹涌
海浪摩挲, 发出哑默洁净的低语
云朵被融蚀,又白又轻
 
海水柔软,看不出衰变和倦怠
任风撕扯,不改变流向
海太大 波涛一直替它行走
岸上虚晃 并不收走尘世
 
大海一直在喧嚣,不带走,也不留下
暗喻我的伫立,无所谓来去
滴水聚合的声势 滞重的蓝
整座星球的苍茫 倾倒在旷古的海面上


预感

蓓蕾充溢火焰之光
滚烫的欲望,令三月醒来
春风未至,花朵暗怀凋萎的预感 
 
必然的春天,告别是她最生动的部分
季节奢华,季节毁灭
哪里会在意,一朵花的内心婉转 
 
这丰盈的寂静,一直被风刮来刮去
不能再爱了,花一开就谢了 


与女儿书

百年后 请你把我种回土里
随便我长成什么模样 你不要介意
看见草长莺飞 便是我犀玉满头
丹枫白露年年都是 你应该宽慰

从我身体走出的你 让我保持微笑 心肠无法变硬
那些都跟母爱和伟大有关
一直想给你崭新的事物
现在只剩皱巴巴的天空和一颗用旧的心

除我之外 是否另有怀抱让你留恋
像我那样细碎 痴缠 怀着对花苞的隐忍和兴奋
但你必要相信 夜晚玫瑰清晨菜
周而复始 终将在自己的美里开花或者写诗

我走后 你依然是人间的小女人
令我牵挂 并代替我有尊严地活着
看尘世满目皆是脚步雷同一路飞奔的人
雨水来来回回 这样的快乐生生世世地绵延


海边呓语

岸边的残雪,呈鳞片状
寒风唱响肃杀
沉沉的海面下,暗藏无衰绝的静谧
 
一个人走在海边
凌厉进入肉身 ,再汹涌的波涛
也无法将我的忧郁,送远


海鸥

它们是散漫的
像倏忽逝去的光阴
礁石上漫步,浪峰上洗沐
捡拾波浪经年的忧郁
 
不质疑海水
曾经的未遂和焦灼
隐入一簇波浪
 
它们列纵队
逆时针斜飞
雪白的羽翅,切割冷血的时间
 
间或转动的眼球上
有义无反顾的凌然
穿越波浪,穿越永恒
莫测的深渊,密不透风


失踪者

星球在蔚蓝里泅渡
大海的暗处,幻象无穷
你用帆船之桅描摹
无意成为大地的失踪者
 
四个方向的风暴,都涂蓝
一叶小舟与世界相觑,小心翼翼
你被一朵浪花举着,越来越轻
远方和绝望,流水空茫
 
旋涡包藏祸心,海平面沉降天际
雄心壮志很容易输掉
虚构和现实相互依存,又各行其道
像两丛不同的波浪,只有水知道
 
擦掉你的痕迹,连一个伤口都不留
铺天盖地的水,交替涌伏
置身这伟大的事物,你知道
必须忍住,所有的颤栗


寂静

我希望身体呈寂静状
以对付命运的纠缠
不允许裂隙侵略完整
不允许万变瞬息,逃离自己 
 
我喜欢身体是寂静的
孤独,挫败感,爱的将尽
内部无休止的切割
闪回的文字建构,沉沦,又突然惊醒 
 
寂静反复确认暗物质
以一米六的身高,安放起点和终点
向着时间倒伏,死于不死
一切圆满的事物,都停在寂静里


夕阳

夕阳退进大海
镂金的晚霞,暂停在夜空
最终也会退向昨天以前,不再回来
唯有我的生命,一切茫然
 
但我并不感到恐慌
向前和退下同时发生
最后,必将以退下告终
 
退无可退,我们还在退
世界没有终极
人间也不会被抹去
无限不过是遥远的庸常
 
若干年后,我们回到这里
从水到云,从云到水
所有被爱过的日子,不可能再爱


风暴

盐渍整夜地洗着甲板
也洗着海
某种事物逼近
大海坐立不安
 
巨轮像一片落叶
夹在天水之间
涌浪摇晃着船舱
吱嘎作响
一切都预示着飓风将临
 
波涛并没有高出水面
深流也没有动静
而航海人知道
它们正积蓄更大的能量
准备将大海连根拔起
 
我们先是置身其外
顷刻便变得激越昂扬
黑色的桅杆发出啸叫
大风已经扯碎了沿途的风光
我们就要与大海一起
迎向暗藏杀机的风暴了
 
岸上的灯火和遥远的星辰
正酝酿一场伟大的献祭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