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黑莫尼章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12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黑莫尼章简介

(阅读:582 次)

黑莫尼章,彝汉混血民族,有部分诗歌译为英语在国外发表,出版诗集《三色棉花糖》,现居云南金平。

黑莫尼章的诗

(17 首)

乔尔丹诺·布鲁诺的故事

你敲门。在很多门口
影子拖着,老长老长
你站了许久,也犹豫过
街道岔口
人流与空房
都不愿意收留你
谁让你固执
士兵手提棍棒和利器
追赶你
没有退路了
除非你同意
你认错
你改口——
士兵把你按在鲜花广场地上
人群的清醒中
只有你糊涂
一直说什么胡话——
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


9月25日

他下一刻
会做什么
震怒
摔丢该死的苞谷汤(一种酒)
暴几句粗口
挖鼻屎。打喷嚏
漫骂絮叨……
这个酒糟鼻老头
没有过多表示
他俯在星空的桌子上
双目空洞。不停嘀咕:
“神也需要休息啊”
之后丢下手里的调色板
倒头睡去


故乡的星斗

一艘飞船失控了
内部炽热慌乱
机舱。互相推挤的人
午夜山脚的平房睡熟于飞船后背
父亲低唤母亲:老妈妈,过来!
那时,娃娃退回迷路的梦
森林和她交谈——
你看,我们都是死娃娃
不!我不是
我扶正摇晃的树
那你是什么?怎么证明你没死?
我努力挣扎
探出身体,看向自己
一只红菌
从脚下蹦出


粘羽毛的老人

月亮垂下银须
他坐在夜里
风吹动长椅上的白发
他用手指梳理一下羽毛
然后从怀里
掏出云朵
把一对羽毛粘在云朵上
气温持续走低
树结出霜花
他小心地粘着羽毛
像个孩子
修补心爱的伤口


命运

我的父亲是个老孩子
他尝试改变道路
把房建在空中
他把腿穿进衣袖
我憋屈得难受
刚要开口
他说,闭嘴!
再迷糊
我毙了你! 


解药

一个老表把药递给另一个老表
旁观A:毒肯定是他下的
旁观B:他要通过他
控制全人类?
旁观C:他受到第三方威胁 
不得不拿出解药
旁观D:卑鄙的下毒者
为什么药不在我手里


外面有坏人

孩子,你听到什么声音
在空空的房间里响
可能风撞到门了吧
响声持续——
孩子,不要开门
空空的房间
响声持续——
空空的房间
孩子,不要开门


夏天

小兽,收住雨水的牙齿
舔吻指甲断口
没用的。伤不在这里
早晨安静着
阳光的碗碟悬在空中
我们的谈话,在词之外
没有落向柜子和地面
时间的河流空着
一叶夏天
卡在出口的入口处


太阳和鱼

我把骨头递给你
不,你睡意未醒的样子
怎么做我的信使
拿掉脖子上的黑绳
稳住腹部
仰望蓝天吧
我们一起
跳舞
点火
怀抱食物
奓开头发
回到太初的源头——
直到我离开
你用拙笨的手
画出快乐的弧线
把它们刻进永生的石壁


小羊

慢下来吧
在城子古村
和秋天的卡埃罗一起
牧放丢失的草地
离开愤怒忧思控制
放手吧
束紧语言的腰带
我的皮肤长出阳光细绒
嗅舔秋天嫩叶
喜悦
疼痛
走着
记起身体里
还有一个古老的自己
她长两只弯角
跑向山崖
偏爱晨风
她常用左蹄拍打我
说,走吧
小羊!


写给茨维塔耶娃

1

我们走在合并所有路的同一条路上
两个东方女人

我们爱的男人,有可爱的事业
他向西。他向北

他给你誓言
他给我安全

烟烧尽下半夜。门开着
玛丽娜,我不孤独

透过你的金色丝绒——
我看见门外的星星

2

在拥挤的西大街,我遇见裤子
滑到脚面的金斯堡
他和一个美女吵得不可开交
我大笑,笑中流出泪

毛孔打开,卑微和清醒
从我的根部复活

玛丽娜,来不及洗净自己
我被你拎进四面钟响的爱
一炳黑剑递给我

我知道
利刃第一次刺的是自己

3

西伯利亚冷冽里的木栅栏,老杨树
你的褐色针织衫。棕红头发
两粒干净的金子闪光

你向我招手
我转身,向她招手

对面的玉米,大片退伍老兵,向天抛投
帽子和挎包。他们做什么
她用手捂住嘴

我们三人的脸重叠
被2018写进秋天的图片

4

一个人,走在即将合齿的傍晚
沿绵山腰的木,用腿把光的星系挡在高处

巨大的森林,漏掉血缘和匕首
我又回到:童年。孤独。新坟。魂灵。风

我摸到她的体温,粗重的喘吸
纵身跃至我脑后。好久不见

寂静黄花。后背深洞
前路被沙填实,我努力控制向后的头

不可见的未知渐行加大
7月轻抿双唇,暗,溢出大地

玛丽娜,这多像你的爱降至低处
沉。无语。孤独

5

智慧之唇和智慧之果,挤向阳光
爆裂的地方
争先恐后的鸟,诗歌,语言
树抽空自己
玛丽娜,你射出三支箭

第一支,咽下光
扑落大地。第二支,向右滑行
插入死亡身侧

第三支,穿过树心
旋为一记左勾拳。击倒我
释放无限之火

6

玛丽娜,阳光一路辗转奔波
下着雪。经过我们的水
冻结去路

20世纪的火柴,点燃一支烟
摒弃手指,力量,语言
燃烧自己

冬天的小木屋,向下的钟铃花
胜券在握。命运已成功分离——
孩子,食物,爱情,故乡和你的脐带

除了骨头。我看着手掌努力向上
蓄满重重的空。肥脑钟铃,摇晃腹部
你将离开。逃逸光和诗歌

我也将离开
留下空谷回音的门

7

微风翻动绿。时间之海
你的眼眸

夜里闪动的银和金
挣脱人世的双生狮。一静,一动

黑锈钢铁
青瓦。蓝夜。钢琴手指的浪

数次将我击落海底。1901年的肋骨
杂草规划下的铁轨

玛丽娜,在列车里我找到窗边的你
数次逃逸和重现的脸。你的欢悦和忧伤

写在那片冷绿里。我爱你的眼睛
冰彻心骨的海

也爱钉进你手心的钉子。因为怀疑
他们失去你。而我遇见你


从谷地新寨回来

我和父亲经过黑暗的腹部
蓝火在谷尖聚集,密谋,又蹦开 
听说死人骨头是他们的父母
我拉紧父亲的手

月光进入密林
大地变成星星点点的海
“洗—唰,洗—唰”
无数沙穿过树木的骨缝砸下来

我把头埋进父亲的背
像一尾受惊的小鱼
在巨大的洋流中抓住一根浮萍


物极

最后一盏灯熄灭
最后一片树叶落下
最后一趟列车到站
最后一个爱人离开
最后一格信号消失
最后一扇门打开


习惯

她每次把生活的纸放右边
发现诗的纸篓在左边
右手服从左手。她不习惯

她要把诗的纸篓移到右边
一想这是公众场所
就停下了

多年后,她用左手扶墙才能站起身
雪落上她的发丝
纸在右手

这次,她不再把生活
从右手递到左手

她咬咬牙,直接把纸放进右边
一个空了多年
与众不符的纸篓


春天只有一朵

回家的路上
阳光干净着
和你的衬衫一样干净
但我闻不到
口罩阻断了好多东西
我们的谈话没有结束
病毒不知从什么地方来
——所有疾病
可能来自我自己
心跳
呼吸
情绪
自己抵消自己
大部分我在抵消里死亡


背骨人

没有哭泣
也没有狂风暴雨
你半蹲
明亮里弯腰捡拾什么
你拾了很久
我蹲下拉住你衣衫
压低声音:
快走,我们离开这儿!
前面现出巨大的墙
出不去了,你压低声音
那我们绕道!
(后面这话不是我俩说的)


指甲翅膀

脆生生饼干,在我口中断开
云雾月,隐花纹
在脚趾生长沉默
发出“啊”的惊叹和欢愉后
向更远的虚空和沉默
射出短暂的弧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