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步钊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11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步钊简介

(阅读:7472 次)

步钊,四川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品见诸《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青年作家》《中国诗歌》《深圳青年报》等报刊,主编过《潜世界诗刊》《蓝族》《新诗天地》,著有《热爱世界》及《上升》《缪斯的儿女》(合著)等。

步钊的诗

(16 首)

仅仅是柴火

仅仅是柴火。清寒中的热望,一份真爱
就足以深深地打动我们
比饥饿更具体,比死亡更痛快淋漓
这春天种下的心事
从我们积雪的面孔出发
一瞬间就铺满了所有的道路和诗句
让人类永远无法摆脱命定的光明
 
仅仅是柴火。比天空更接近真相的纯粹形式
只是站在这里,远离冬天的狼群
让我联想到所有的幸福最终都必是灰烬
所有的热情最终都归于寂静
只有造就我们铮铮铁骨的群山
博大。恶毒。表里如一
铭记着我们所有的劳动,饱含感激与忠贞
 
最后就只剩下温暖和疼痛了
就只剩下农具。在干柴与烈火之间
暴风雨永远渺不可期。带走?不!
我将全部留下。包括精神和肉体
当火焰还在寂寞地跳动,脚步就会继续延伸
乡亲。大地。启示就停在这里:
我没有说出的你已完全明白
我说过的,你要,彻底,忘记……


一些人在大地上穿行

一些人在大地上穿行
一些鸟儿在天空飞越

一些再见却是再也不见
一些相逢就是永不重逢

一些话语出于你口,入于我耳
一些细节漫不经意,深入内心

没有谁的爱情比悲伤更长久
似曾相识比彻底遗忘更痛彻心腑

该开始的已经开始
该结束的未必结束


边走边忘

我要说的是晨光初照,草长莺飞,洛浦河水清澈透亮
我在岸上放牛,你在河边洗衣裳。
风吹动你头顶的片片桃花迷惑着我的眼睛
阳光夹杂着河滩上的波光一荡一漾
唉,那是春天,我就在那里,但你不知道。

接着是云盘山上白云飘,团团雾霭遮住了半山腰的老瓦房
课堂里的读书声,多么嘹亮!一双语文课本后露出的眼睛
偷偷打量着不可触摸的——远方?
你发现了吗?火红的五月催生着一株叫做梦想的植物茁壮成长
那是最好的年代,你就在那里,我装着不知道

之后要说到中心沟的几栋楼房,他们都叫它和尚庙。
我七点起床,八点上班,工作,生活,学习,思考,一天天紧握理想
抱一把红棉牌吉他传唱着几首陌生的歌曲
握一支上海牌口琴尝试着没有定型的呐喊
九月鹰飞,你在我心里,是的,我清楚地知道

为什么我没有说到秋收和冬至?因为他们都是想象
从天津大港到南京梅山,我看到人在路上行走梦在星空漂移。
我是第七片叶子混迹在城市与乡村怀念着从来不存于世的羽毛。
月亮爬上窗台,让我忘了你的脸
星星点亮黎明,让我想起你的眼


赞歌

他不是不说
只是话未出口
就被吹散风中

他不是不动
只是本想朝前
偏偏只能退步

他不是不想
只是思想刚刚萌芽
就已胎死腹中

在这个美好的时代
天空广袤辽阔
人民多么幸福

即使小小的笼中鸟
也养着关在内心的
巨兽……”


还有什么可以卖

风吹过每个朝代,
浪淘尽天下英雄。
活着才是王道?
生存是唯一的理由?
 
是不是活下去,
就得倾其所有?
是不是有什么,
就可以卖什么?
 
有人卖身葬父,
有人卖儿卖女,
有人卖国肥私,
有人卖友求荣。
 
还有什么不能卖的?
还有什么依然拥有?
爱情?梦想?初衷?
血脉?文明?祖宗?
 
但总有些阵地要终生坚守,
总有些信念要誓死卫护。
总有一个人,你永远忘不了,
总有一段传说让你热泪横流。
 
在这个什么都可以出卖的时代,
金钱已将大地剜得千疮百孔。
你可以出卖身体出卖良知,
但老子绝不出卖灵魂出卖自由!


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你永远也无法替谁找回赤子之心
装睡的人后来一个个真的睡着了
遗落的心找回来也早已蒙尘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他们已看够了,他们不忍直视
他们想回到理想的田园不染的青春
你叫的越大声,他们睡得越深
 
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群装睡的人
扛起你的故乡来找我吧!
我就是你的远方,你就是我的归程


突围

爱情。夏日里离水最近的花朵
我在一种叫做黑暗的空气中
叫你的名字。最温柔与最沉重的
表达。除了深藏幕后的动作
切齿的仇恨。我已把什么都交给你

仅仅交给你。任目光洗涤,日月蹂躏
青春蒙尘。通往天堂的道路
关山阻绝。我只抬头看定早起的阳光
不动声色。冷酷。绝对
比死亡和陷阱更光辉绚丽

之后我就归去。或者永堕轮回
把含在口中的玻璃,彻底咀嚼、品味
十种表达中的温度,热爱与忠实
至少比所有的期待和打击
都更锋利、尖锐

十种表达中的温度。三千两黄金的羊群
此刻我只剩下你,只剩下行走和思想
文字和灯。爱情?爱情早已被他们毒害、放逐
村庄与闹市之间,黑暗还在继续
把我们一生的阳光暴露无遗


高楼

在万物之上,君临一切的手臂和胸怀
如此危言耸听,恨比天高
赴难的乡人,你们怎能长久地
居住在这里,任足下的流尘四处飞扬

突飞猛长。凋零的乡村和冬天啊
平淡的日子多么难耐,多么深远
我要在这里停下来,握住眼前的时光
尽情折磨自己,尽情燃烧或歌唱

这空旷的大地,只有时间的骨架
横卧足底。只有造楼的匠人
和午夜的合欢酒,空穴来风
我心怀叵测,两袖清风——

在万物之上,君临一切
幸福啊,爱情啊,你们今天已变得多么实在
多么衰败,肤浅!望穿秋水,日落西山
疼痛竟然比时间更漫长,比庄稼更茁壮——

老乡老乡,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你们要加倍热爱自己,坚定目光


转折

或者我只是询问?天亮之前
人群在千里之外簇拥你们的影子
流言一站又一站,击伤卑微的灵魂
谁来向我们传达海底的消息
温暖的注视,如今已不常见了
唯有凡间的花,拒绝叶子的认同
憔悴,如爱情燃烧的灰烬
 
可是,听我说:继续走啊
弟兄们。这是我伸出的手
热情、坚定、毋庸置疑
它所代表的比噩梦与仇恨更真实
更接近你们固执信守的那种精神
尽管我来得不是时候,象初恋
然而除了我,谁还能找到这样一台
忠心耿耿的机器,为你们守护黑夜
 
打碎这扇窗子,就是最后的时光了
人们次第走过,夸耀手中的破铜烂铁
极有风度地点头,微笑,握手
指鹿为马。种瓜得豆。谁知道
传说中的那场大雪,早已下得铺天盖地
虚伪的真理终将被你们
内心的光芒毁灭,迟早而已
也许这一生,我根本就不必去过问
雪过天晴


里程碑

砸向天堂的耳光,愈重愈亲切
多年以来,这个世界一直
缺少痛感。在温情脉脉的天空下
众叛亲离。卑躬屈膝。死去
活来。我怎么能够去
很轻易地听从他们的意志
庄稼倒下的间隙,我深入你们的中间
只想铭记大片大片的海水
一个剑客。一片光芒
谁曾说过比铭记更激烈的动词
他们绝不会容忍?
 
简单地活。这是许多人的方式
从诞生到死亡,没有第二种选择
倒下?不!你们看不见这样一片森林:
自在。坚挺。远离罪恶与咀咒
远离雷电和灰烬
那些简单的道理,谁比我更清楚?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注定不能
把最后的坚持化作南柯一梦
——我只是说:此身何惜?
既然收回脚步比迈出更难
那就出手吧!直面一世风雨


抬起头来,我就看见了光

抬起头来,我就看见了光:
思想上空的火焰。一片飘零的花瓣
从人群中冉冉升起
击碎我们浮浅的忠诚与善良
这大宇宙最初和最后的景象
如此庄严肃穆,满怀创伤
包容着我们寒冷的胸怀成长

我将记取这真空中的雨点,勇往直前
还是远离高贵与血性
把所有的过程遗忘?
行云流水的足迹挡住了天堂的钟声
人类永生的奢望
就是张开双眼,看清火焰中的热血
舞动阳光把世界打量

可是,纯洁的种子,你们就只有这样
寂寞地燃烧呵!
当花朵谢尽,车队全军覆灭
我们作为古老的岩石挺立于大野中央
才明白出发之于道路,终归不可想象
不灭的只有思想,寒光如水
最后把岁月和伤痕一笔勾销


最先开放的花朵

最先开放的花朵其实不是花朵
一束与生俱来的雪意
笔直地凉透我们的一生
就已把世间最尊贵的白纸铺叙、超越
这完美的形式,自始至终追随我们的眼力
让我们无法拔出长剑,或突然转身

最先开放的花朵啊
樱桃说红就红了,秋霜说降就降了
没有谁可以大言不惭,把时光牢记或挽留
作为一个雇佣劳动者,我必将说话
不管他们如何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你坚定的步伐,永远是世间最好的尺度

最先开放的花朵其实不是花朵
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
在冬天,被冷酷的火焰点燃
又回到冷酷之中
最先开放的花朵只偶尔闪亮一次
所有的时光因此瓜熟蒂落,药到,病除 


绝壁的玫瑰

绝壁的玫瑰,你开得多么早
多么出类拔萃,清香四溢
在这疼痛的天气里
你鲜艳、寂寥、不解风情
象冰天雪地里节衣缩食的寒士
独守一生的清白与纯正
痛苦的玫瑰!这长天多么蓝
这大地多么灰暗、精采
这时光多么浑浊,多沉!
你一动不动,困守山间
开放得斩钉截铁,倾国倾城
我看到你,不得不敞开胸怀
不得不从此爱护自己的真心
穷人的玫瑰啊,执著的文字
拳头、铁与血的另一个诠释
我现在就要上路
不问  归程


救赎

月亮的清辉
神秘的星星

大海深处呲牙咧嘴的鲨鱼
天葬台前不动声色的秃鹰

终南山下独居茅屋的避世者
石桥茶铺吧嗒叶子烟的老人

地底的火山
人间的洪水

白茫茫的大雪
婴儿的眼睛


今天阳光特别好

今天阳光特别好,好到我开始想你
想你开朗的阳光,想你乡间的月亮
想你的坏,想你的好
想你站在老家的屋檐下
手舞足蹈,东张西望

我想带点什么给你
带什么好呢?平常的礼物
你肯定看不上。一个电话?几句问候?
又显得不疼不痒
浮浅的诗歌,根本不如你的笑容美妙

送给你,必须是最好的,最爱的
一天的好心情,内心的的亮色
也许比所有的祝福都更亲切
而此刻,我的最爱,
就是头顶的阳光和足下的青草

那就把古往今来
阳光的心情和青草的味道都给你吧
随风而舞也好,青春生动也好
只要不被你满心的快乐挤到天涯
满坡的青草就会春风荡漾
遍地的阳光仿佛幸福在打量……


魔方

夏天的那场暴风雨  不是为了爱情
说来就来了。当革命还未爆发
一个黯淡的名字  被意外的雷电照亮
谁能告诉我这是毁灭还是美丽
   
是完成还是破碎?哦一九六五年的乡村公路
满载着硫铁矿和煤炭的解放牌卡车
这让我想起阿拉法特的巴勒斯坦
那个满身风霜的老人  从战火中挺身而出
   
而它说来就来了  甚至来不及掩饰来不及设想
残缺的美。轰轰烈烈的陨落。顽石。黑
七个健步如飞的少年  甚至来不及感觉心痛
就已深入其中  一错到底  确实——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精神  是不是一种
出击。七个少年奔跑在雷电中
七个少年顽强的肉体子弹一样穿越粗重的雨幕
塌方了  涨水了  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
   
说去也就去了  随同那段出生入死的苦难历程
它点燃一颗心  却又将它切割得支离破粹
让那些善良的人们百思不解:
有价值的生活  一种过时的美?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