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宫白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11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宫白云简介

(阅读:738 次)

宫白云,辽宁丹东人,出版诗集《黑白纪》《晚安,尘世》;评论集《宫白云诗歌评论选》《归仓三卷》。获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5—2016)批评奖等。

宫白云的诗

(21 首)

中年辞

鱼尾纹,耳鸣,偏头疼,镜子前拔下的一根白发,
关节布满地雷,一种摧毁已被确立。
我在暮色里生锈,
而那些青春的早晨还在永恒的雨中,
 
灰飞湮灭。碎裂吧,用时间的铁蹄——
日复一日的日子,什么也不创造。
从人世退身。血倒回,刺骨锥心。
我哭。要做的事都没有做,
 
活着,却在死去——
小女孩敲着铁皮鼓,动词慢慢损耗。
雪、热吻,马、伤口,残阳下,
前世的爱人抱着刀……


写作者

吞下暗黑夜晚的一杯苦酒
关掉在菜市场里与小贩讨价还价的余音
清洗苦水中泡糙的双手
选择一条永不生锈的小路
在语言的游戏中与养尊处优者紧握
并说祝你一切如意
语调像无限中有限的狂妄者
或怀揣远大前程的讲演人
灯光下
喧嚣的思绪搭配一个人形的孤独
在鼠标、回车键与咬指甲中
与一只猫探讨一种真理
与一缕空气共谋一段修辞
吊诡的想象力掏出殉美的悲壮
滂沱的泪水还有傲慢与偏见
最终陷入一个泥潭
那残酷的深知
养肥一条又一条鳄鱼
所有汉字的排列组合并不能搭建
一座安居的屋舍
但从未想过要把它们放弃
就像百无一用的爱
天真而美丽
而现在它们又从死水里复活
从腥热的心


小吉同学

多好的雪,又来了 
白是眼前的唯一 
浅浅的笑,露出两排牙齿
 
我唯一可以带回童年的东西 
我叫着:小吉。那个如此吉祥的名字 
或许应该叫老吉了 
 
一切都已变更,但我们重逢 
像是一棵树上的两片叶子 
雪地透彻的时刻 
 
小吉握着我的手 
仿佛树枝握着白雪 


尤物

苹果的香气透过来
春天省略了颜色
俯身的女巫,大雪后的荒原
珍珠般的光线
补充你

溺水者在银屏前泅渡
那沟壑的跋涉
黑暗的绿,永别的爱
再来一次,莫妮卡
为一块画布,为溪水奔流


暗香

春天的花儿各有各的名字
一出口,就像慈爱的母亲在叫一个个女儿
我无法说出这有多美
我可以说出更多——
七岁、十一岁、十六岁……
妈妈唤我:玲儿,过来给你扎辫子
玲儿,过来试试新买的花裙子
玲儿,快吃,刚摘的红樱桃
这些时刻
多像一个从梦中回来的人
怀着爱
泪水微微的发热


无题

高高的烟囱黑烟不断 
追过年华的凋败。

旁边那棵牡丹在死亡的烟熏火燎中
白了又黑,黑了又白。

不小心扎入肉中的刺,
像神的某种提示。

秋风中的殡仪馆,
哀乐一遍一遍播放……

满山的红叶像十月的血 
为生与死付出美感。


十月

有宏大的主题和金黄的阳光
人们跟着它走
而村庄还站在原地
只剩下盲者
天空和他对弈
盲者从不盲目,只是一味地敬重一种东西
他守着自己的荒废
他的灰发
荒草下的一条
灰白小路


春天的记事

这个春天一直阴霾,像误吃了砒霜 
更多的溃烂难以愈合。
不敢再向河水揽照,恐森森的白骨
刺心。  

黑夜之后还是黑夜。
死亡过后还在死亡。
活着,以一种无助的方式
卑微的呼吸…… 

多少生灵逃不出这个春天?
哪里是避难所?  
亲人的双眼缀满悲伤,朝着茫然的一团
问:他们能不能不死?  

昨天还是鲜活,今天就成永诀。  
来不及告别,来不及嘱托,
阴阳就成永隔。

谁引领那些亡灵?    
谁捂着心跳撞上死神?

诸神集体观望,转动冷酷的眼神
无视,废墟上的麻雀,
阳光下的灰尘,  
坐在庙堂。


天光

那里藏着什么?不死鸟的灰烬?  
浓深里静默的狮子,我认出你完美形骸  
在那金黄伤疤里  
我摸到分别良久的自己  
深藏不露的人离去  
光落进来  
捆着丰硕女子  
在秋天的密林里  
总有一些足迹令人晕眩  
总有一些纯洁重现在废墟  
总有无形之物活在  
它的内部 


提灯的人

黑夜提着白昼
摩肩接踵的人群提着自己的影子
乌鸦提着栖身的树
提灯的人提着尘世——
从一城绚烂中挑出灯芯
从四处的污浊中择得慈悲
当一河的月亮熄灭黑暗
一盏灯模仿神圣
好看的光线从低处
献过来


黑房子

你瞧,月光多像海水
而你像无根的船,需要灯盏
需要些窗户种植一些光线
 
你用手掌拍打桅杆,咽下薪火
想要自己产生潮汐,活脱脱将波涛分娩
 
为了一个信仰,一个彼岸
你自备了深渊。是深找到了深
还是暗找到了暗。天空和你之间
白止与此,黑始于斯
你不必仰望,也能看见蓝
 
是什么让你蓬头垢面,赶种桃花
挂一盏灯在大海孤悬
是什么让你攥紧至深,直见抖颤 
秘不示人的音符,只有南墙听得见
 
假如洪水一倾而下,一定 
是你的深渊轰然坍塌
你不会比黑暗更加黑暗


“这个世界上,有一条路是别人不能走的,
那就是内心。”
它孤悬于海底
与铁锚,沉船,鲨鱼,头盖骨及一切灵隐之物
为邻
它们曾与我共谋黑夜里的太阳
 
那发着光的脑海,未知的谜
天亮时,一只鱼从神经元里游出
把清晨的脚拿走


天赋

停电了。城市在黑暗中沉默,
“语言才是我的双眼”
我在其中找到佩索阿的那把镊子
“用镊子把我从自我中夹出来。”
漆黑的一团中
一朵栀子花静静地开了
黑夜披着她闪光的
斗篷


植物之心

白露过后,秋风像一个卷裤脚的人  
走过田野。空气里溢出  
新鲜稻穗的气味。  
四周的秋声比告别声多了些漩涡,  
它们的发生,  
没有确凿的时刻。
  
傍晚的金黄悬在半空,  
这么多年,某根神经依然  
一根筋地留在水中,在一些清晨和夜晚,  
果实的气息触碰她的脸颊和手指,  
秘密的呓语,如一株植物认出  
另一株植物。


清明

更像一个念想
当它到来时,那些被埋葬的名字
被呼唤出来,承担一种
仪式
看不见的死与看得见的生
彼此站着或跪着怀念
此时的往昔一起归死生者所有
蒙蒙细雨中
唯有我们曾有过的日日夜夜
倏忽来去
这一天过后
人或神
又把活过来的死
按入泥土


雁南飞

突然听见雁叫
一个人的咳嗽携带乡音
勿要这么心碎
翻过几道山岗就是村庄
溪水多么清凉
溪水里还藏着那个姑娘
一个人在唱歌
一个人就是神明


航行

和清晨说说梦境
和炉火上的稀粥说说体重
和儿子说说务实
和老人说说吃药的剂量
和路边野草说说葱绿
和一江的冷白说说苍凉
和漫天的雪花说说美
和孤舟说说乌有
和高压线上的麻雀说说伟大
和快递员说说丢失
和借钱不还的人说说信誉
和出版商说说承诺
和超市售货员说说转基因
和故人说说中年的疲惫
和远方说说距离
和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说说寂静
和建设说说废墟
和病塌上的亲人说说希望
和爱人说说相伴
和雪后的荒凉说说生死
和土里埋的、海里葬的说说生机
和灯火说说孤零
和所有的怨恨说说祝福
和不幸说说幸运
和镜子里新增的白发说说挽留
和伤痛说说忍耐
和暗处的存在说说苦思
和诗歌说说修行
和一轮月亮说说悲欢
和缘分说说深浅
和一些背影说说怀念
和爱说说遗憾
和眼睛说说哭泣
和掉落的茶杯说说破碎
和午夜说说生命又一天的落下
当我佛说慈悲时


接受史

接受生。接受缺失。接受亡灵。从白色到白色。
我活过来
站在雨后的栗子树下呼吸
手腕交给陌生人,连同肉里的刺
当处女的血太阳般遥远
我的孩子找到我——
那上帝的赐予。血是我的,肉是我的。
为一个理由活着
接受奶水,尿布,肺炎,挣扎
高高吊起的吊瓶碎了……
我用血缝补。我需要被“妈妈”的叫声迷住的睡眠
——我不愿醒来
接受单车后座儿子蓦然的高大。
接受耳鸣,失聪。年老,色衰。
接受灵魂的慌不择路。
接受无缘无故的泪流满面。无话可说。
接受亲人一个一个的离去
——黑夜消散它的痛。
肉体是我的,可我在哪儿
那绿色的光在哪儿——
上帝闭着眼不说话。晓色埋葬水边的长影
公子踏雪而去……“无所谓对与错
我熟知黑夜茫茫”
当白昼越来越难以为继
当真相开始麻木
我渐渐习惯了接受
就像习惯了酗酒,赌博,欺骗,谎言
习惯了悲凉,冷漠,别离,自欺欺人
习惯了崩盘,套牢,房贷,物价,回扣,转基因
习惯了拥挤,堵塞,车祸,邮件丢失
习惯了地震,海啸,洪涝,台风(那么多好听的名字)
习惯了雾霾,爆炸
哦,你看——
我能接受所有的生与死,荒谬与罪恶
我是有罪的——
我向上帝承认


那些黑暗中的友谊

像造物的闪光,通向内心
我们在那里会合
有时祖先父母,有时花鸟鱼虫
有时菩萨,有时哲人 
我们满足于停留在我们中间的光阴
那些星辰的低语,隐藏的玄机——
隐隐约约感觉到它 
在亲切的空气里,我们不由自主地笑
这黑暗中的友谊
漫长岁月中,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如果我们居于闪光中
它便是永恒的心脏”


我们要在余生里变得神秘

该怎样描述这样的时光
落叶吹散秋风

一声呼哨
黑暗不再认识你我

弯弓追赶月光
射下冬天的信札

谁生起了火
谁就是凉薄了我们

那拨火的词
一张永不绉折的纸


经过

除了疾行,总有一些细枝微节
消磨沉默的时候。雨后异乡的街道,过街天桥,
落叶上的水珠,正午猛烈的阳光,
骨头里弹琴的声音,都是经过的部分,
黑夜为它们活着。

或者,余生也这样吧。
现在,你是我跋涉后棉花般的睡眠,
我不为人知的侧面,我的肝胆,我的佛教。
又到了颂经时间。你说:不要拒绝我,
我说:来——

我们一起念。你的声音又添了几分苍茫。
我唇上的花纹又暗去了几朵。
桃花开了又谢,也许一直存在一个辜负的时刻。
坐在墙壁幻想的是灯光不是我,
我在和白纸交谈:

在昨天还谈笑风生的人是谁。
前天的雪真大是谁离开了。
今天谁家的孩子又在降生。
不幸的人与幸福的人都在同一个世界,
而日子看起来和往常一样,

也许明天就是另一个日子,
作为最荒废和真实的部分,回到开始的地方,
没有离别,没有哭过。
我们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都坐在老地方,
我们在无辜的时间中呼吸,
我们晒着太阳,
直到黄昏再一次来临,
直到落日成为这个尘世最后的装饰。
我们像父亲与母亲躺倒在安宁里。
我们不能悲伤地醒着好像昨天前天今天都是对的,
好像明天从来不值得经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