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邢昊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5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邢昊简介

(阅读:2175 次)

邢昊,原名邢少飞,六十年代初,出生于山西襄垣。当代先锋诗人、独立作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创办诗刊《黑洞》。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山花》《延河》《飞天》《诗歌月刊》《诗选刊》《青海湖》《莽原》《特区文学》《作品》,香港《秋萤诗刊》, 韩国《同胞文学》,美国《新大陆诗刊》《休斯顿诗刊》,奥地利《podium》等国内外文学杂志,发表诗作千余首。作品入选《文学中国》《新世纪诗典》《二十一世纪中国最佳诗歌》《当代诗经》《中国现代诗歌三百首》《中国先锋诗歌地图北京卷》《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中国当代诗歌导读》《北漂诗篇》《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六十多种诗歌选本。曾获美国亦凡文学奖、《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谷熟来禽诗歌奖等二十多项文学大奖。著有诗集《房子开花》《人间灰尘》《蛇蝎美人》《苦役之舟》《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伤风吹》《白日梦》。2016年8月,韩国海风出版社以中韩双语对照版,出版诗集《怀乡记》。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维、土耳其等外文。

邢昊的诗

(24 首)

煤炭挖光了

地下水挖没了
地面塌陷了
窑洞裂缝了
环境污染了
村民们患癌了
 
洛江沟村头
的白粉墙上
又刷出一条
新的标语
 
——非法上访
一次拘留
两次劳教
三次判刑!


南姚村人死的轻如鸿毛

邢玉春去
剁脚沟挑水
被辘轳把子
打进井里 
淹死了
 
张小红开着
东方红拖拉机
去窝后坪耕地
下坡刹车失灵
撞死了
 
李改堂追赶
跑出去的猪
一脚踏空
掉进前头沟
摔死了
 
袁振华突发肠梗阻
没钱看病
疼了三天三夜
疼死了
 
段爱国本该
打赢的官司
却打输了
一气之下
吊死了
 
张维刚在
善福煤矿挖煤
一块大碳落下
砸死了


一桶金龙鱼就搞定了

美国总统大选
可真够较真的
两个老头子
一个七十四岁
一个七十八岁
谁也不让谁
争论得面红耳赤
投完票好几天了
都出不来结果
 
这使我想起
我的家乡
南姚村选村长
那个有钱有势的村霸
才懒得跟你废话
一桶金龙鱼
立马就搞定了


人民有信仰

在雍和宫
那么多的人
排着长龙
虔诚地磕头
跪拜,上香
有的嘴里还
念念有词
 
我看到一家老小
小的扶着老的
哭天喊地的
面朝天王殿
噗通一声
跪了下去
谁叫都不肯起来


她也是我们的母亲

中秋节
国庆日
金灿灿的阳光下
我看到一个
白发苍苍的老妇
蜷曲在高高的红墙下
躺在两个破编织袋上
呼呼睡着了
面前放着个
乞讨用的空塑料盒子
我想告诉亲爱的祖国
她也是我们的母亲


在一部老片子中看到高尔基的葬礼

人民在一个圆柱形大厅里
排着黑压压的蚂蚁一样的队伍
缓缓地,没完没了地
从灵柩前走了过来
这是一列伤心的队伍
这是一列沉重的队伍
队伍中有妇女、儿童、老人
甚至还有残疾人和病人
几乎所有的人都穿的破破烂烂
有的无精打采
有的有气无力
有的气喘吁吁
有的非常憔悴
人民就这样慢腾腾地走着
像伏尔加河的纤夫
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着
像蒙着双眼推磨的毛驴儿
从过去走来又无奈地回到过去
这个国家究竟用了什么样的魔法
把人民改造成了这个样子?
看着看着我就惊出一身冷汗
因为他们太像地狱里的人了


吹唢呐的人把摩托车丢了

这可是他辛辛苦苦
憋肿了腮帮
吹了一年的唢呐
所挣的钱买的
他急得抓耳挠腮
他急得团团转
他急着要去袁疙瘩沟
给人家办丧事
人就死这么一回
他不能不讲信用
他不能耽误起灵的时候
给人家使劲儿吹

可这下他抓瞎了
他呼天喊地
他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
他急忙跑进派出所
给所长递烟
给所长低三下四
说了八布袋的好话
可所长说了
杀人犯还抓不着呢
抢银行的还抓不着呢
毒贩子人贩子还抓不着呢
一个小小的偷车贼
让我去哪里给你找?


密令

为了愚弄绿化检查团
光秃秃的山头
蒙上草绿色的遮羞布

村支书给村民
下达的密令是:
多穿衣,少说话;
狼来了,装哑巴!


枪手

我给科长写汇报
我是短枪手

我给局长写总结
我是长枪手

我给下级写演讲稿
我是机关枪手

我给上级写讲话稿
我是发令枪手

我把鬼写成人 
我是神枪手


电杆

它们排成统一的队伍
它们被一根线牵着

它们安上统一的耳朵
穿着统一的号服

北风呼呼
它们唱起统一的哀歌


鼓掌

开群英会
他不鼓掌
开劳模会
他不鼓掌
开代表会
他不鼓掌
开总结会
他不鼓掌

不是不乐意
而是好难为
文革没举铁拳头
红卫兵剁掉一只手


不要再兜售封资修的黑货了

我给母亲买了双黑布鞋
老婆给母亲买了件黑棉袄
弟弟给母亲买了顶黑呢帽
妹妹给母亲买了袋黑芝麻糊

母亲看着我们一件一件往外掏
嫌我们乱花钱
干脆来了句:
不要再兜售封资修的黑货了!


一代人

前进打了一辈子光棍
胜利摆了半辈子卦摊

东风三十多年前
就下煤窑死了

大南姚村的小红旗
仍赶着大车拉炭

小南姚村的大红旗
仍开着小车行骗


我偷偷钻进赵家岭教堂

我在彩绘的窗玻璃下
弯着腰
玻璃上的两个小人儿
长着好看的翅膀

我非常自豪地
告诉同学们
我认识天使

同学们有的给我吃柿饼
有的给我吃炒豆
还有个同学
居然给我递来根
大前门香烟

同学们都希望
我能在天使面前
给他们捎句好话


女儿

老婆怀孕时
让我给她炖鸡吃
我却买回块豆腐
剩下的钱买了本
聂鲁达的《诗歌总集》

老婆怀孕时
让我给她煮鱼吃
我却买回颗白菜
剩下的钱买了本
《普希金传》

女儿出生了
只有三斤四两
她躺在保温箱里
小白鼠似的
叫人可怜

今天是2016年元旦
我给女儿精心准备了
一桌丰盛的饭菜

看着又瘦又小
狼吞虎咽的女儿
其实我心里
挺难受的


我爸最终死因不明

雾霾天气
垃圾食品
生活压力
遗传基因

还有我爸被书记打的
那个极其响亮的耳光

病从气中来
医生说这也是致癌的
主要原因


潜伏

五个美国兵
空降越南
躲进一片
茂密丛林

五个美国兵
耐不住寂寞
抓来一只蜘蛛
取名黑寡妇
抓来一只蚂蚱
取名绿寡妇
抓来一只蝴蝶
取名花寡妇

五个美国兵
一个被蛇咬死
一个陷进沼泽
一个踏响地雷
一个挨了枪子儿

幸存的一个
打中越南兵
越南兵兜里
掉出张照片
背面写着:

阮叶成
十四岁
童子军


圣诞老人

快过节了
六十八岁的舅舅
仍在面粉厂
非常卖力地
给人家扛面粉

雪白的眉毛
雪白的胡子
雪白的面袋

活生生一个
圣诞老人 


瞻仰毛主席遗容

父亲
你这个为毛主席
积攒了一辈子
心里话的人

如今来到他老人家面前
却只能硬憋着装成哑巴
生活中一切都要步调一致
我的有一肚子话想说的父亲

此时,您必须千万当心
甚至一声细小的咳嗽


同学在工厂打工时不幸中毒而亡

上帝赶着马车来
赶得低低的
把同学带回老家去

走在嘎吱嘎吱的雪地里
天使们一身的白
白头发
白眼睛
白手套
白裙子
上帝也是雪白的胡子
雪白的靴

天使敲打着铙钹
上帝吐出一口火焰
把南姚村的欢乐
烧了个精光


六月

一个日照长
光线强
刚买的白菜
就晒卷了边儿
烂成一堆泥的
月份

是毕业日
是我到洋灰厂当工人的
纪念日
是妻子给我四处借钱的
手术日
是我其中一个女儿的
生日
是我父亲的
去世日

烈日如同火烧
父亲无法挽留
急匆匆的丧葬仪式结束后
我把颤微微的母亲
扶到土窑洞的炕上

老母亲一声不响
整个六月
一声不响


落差

我记得
李有堂爷爷
清楚地告诉我
在汤阴
他在三步远的地方
射杀一个日本鬼子的事

“狗日的浑身抖得像筛糠
高举双手想要投降
我还是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
脑袋就开花啦……”

他说为了这件事
他下半生一直不能安枕
老做恶梦

他去世后
大家收拾他的遗物
结果大吃一惊
发现他从当兵到退役
唯一的工作就是喂马
从未参加过
任何一场战斗


南姚村的向日葵都已枯死
广阔的田地上

一杆杆痛苦的长矛
旋转着黑乎乎的光盘


李翠梅

李翠梅,还记得那次吗
我们来到打谷场上
找到一间看场人搭建的茅屋
当时飘着鹅毛大雪
我用雪给你修了座城堡
那时你才十一岁
我给你修的城堡棒极了
你还帮我修了半天呢

李翠梅,我们回家的时候
已经很晚了
城堡渐渐冻得硬邦邦的
我们都说它永远也不会融化
那天真的是太晚太晚了
李翠梅,我发现你的脸蛋
冻得像熟透了的苹果
我好想一口吃掉它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