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奕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67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张奕简介

(阅读:344 次)

张奕,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从医。出版有诗集《仿佛的清欢》,曾在《当代诗人》《海燕》《猛犸象诗刊》《火花》《山西文学》《黄河》《太原晚报》《都市》《长治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获一些国家、省、市各种奖项。多首诗作入选各类诗歌版本。

张奕的诗

(12 首)

秋天就是一场火的隐喻



草木枯萎,众芳摇落
色彩萎顿于冷的侵袭
除了头顶的蓝义无反顾

逝去的潜入一首诗的开头
和未来交替浮沉

天空比秋天更接近秋天
蓝得没有一点悬念
连一朵云彩都不想挽留



山梁,坡谷,田间,地头
庄稼被秋风抽干最后一滴水分
它们列阵等待
一把火燃烧最后的枯萎

没有什么事物
比庄稼更甘于奉献 
除了把一生的积蓄献给尘世
还要把自己献给泥土



成熟蚕食原野
裸露金黄

更远更高处
时光和自然交媾
激情浩荡,红遍山林

秋天像一场火的隐喻
禾与火相遇
蔓延成秋

大地收藏秋天的灰烬
交出无垠的空旷
高远的蓝



秋的尽头
飘逸和柔软被时光收走
秋天只剩一副骨架
重构季节的雕塑

云天,枯叶,黛山
丈量风迁徙的旅途

这个时候最易感知
时间的锋利

不信你听,深秋的夜
一阵风吹疼月光
白色的呻吟洒落一地


窗台上的黄玫瑰

窗台上的黄玫瑰,已褪尽娇艳
像一位老人,只剩一把年纪
和藏在皱褶里的回忆

那天在山里
黄玫瑰沿着崎岖的想象
追着殷实的年龄
挑开心里的蓝

我开始练习向远方眺望
重新站立姿势,重新爱嘈杂的人间

在一团迷蒙的雾霭里
翻山越岭的黄玫瑰
挽留了生命的柔软
挽留了时光的温柔模样

即便光阴抽干水份
它始终在我的窗台
不加修饰地,把一束期望
聚拢在我的春天


经过古村

从残垣下经过
经过冷寂和荒芜
经过时光剥离的喧嚣
一声狗吠惊动前世今生

天空从未停止蓝色的咏叹
枝桠依旧聆听风的嘶鸣
乡愁虚拟成一座老院
烟火被复古的风吹远
城市在身后
敲响浮华的钟

从未走近你
从未走进你
在我好奇的打量中
比陌生更疏远我的问询

仿佛我是那一堵颓垣
被目光抖落尘埃
落满你清澈的记忆

光影倾斜
露出斑驳的妩媚
你的残缺和光辉一同沉吟
流泻进清远的旧梦


落满动词的夜

一天的动词花色纷繁
 分属白天与夜晚
白天的动词衣冠楚楚
单调,机械,快速
距离恒定
经常戴着口罩
飘游在缄默的心灵之外
 
夜晚的动词
妖娆  无序 
丰富,空灵,缓慢
跳进跳出
散落在心室的各个角落
常在夜色里裸奔和呐喊
那些轻飘飘的形容词
修饰一天的动词
总显得力不从心
 
灌注了生活负累的动词
浸泡了温馨浪漫的动词
纯色无法构成它们的内含
深沉的情感,蓝色的憧憬
甚至灰色的经验
经常将夜晚荡来荡去
 
当一天的动词簌簌落下
夜空升起皎洁
升起一个清澈的灵魂


总有一些声音会挑亮黎明

走失的季节,许多憧憬拒绝萌芽
心墙上的阴影,为那些闪烁的回忆写下悼词
窒息的月光淘洒憔悴
在深度自由里摆弄几根硬骨
把夜晚敲出泪水,敲出紫色的淤青
 
暗夜摆放深井,沉溺其中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离孤独更近
 
往事清点冷暖,凿开的疼痛
掩埋白天的坚忍
 
倾听远方,总有一些声音会挑亮黎明
保持一种感性的力量,抵抗麻木
抵抗僵硬的城市里
那一声匆忙的告别


中元节

这一次,父亲走得很远
远得看不见一丝尘埃
这一天,中元节离我很近
近得来不及回想昨天的悲伤
 
天蓝的如此盛大
树木绿的如此葱郁
父亲和一群不相识的人比邻而居
他们安静地陈列在青山绿水间
在这一天,等候来自人间的探望
 
一个黑衣女人独坐墓旁
眼里挂着悠远
在通往阴阳的路桥上独白
一群人围着墓碑絮语
时有笑声随风潜入
告慰亡灵
尘世依旧
 
一位男士仔细擦拭碑上的尘土
他的母亲伫立碑前
她的表情仿佛今天的清晨晴朗安静
 
侄女写了一封信
她轻轻地铺展
寄给天堂里的父亲
偌大的公墓,没有眼泪,没有哭声
只有秋风扬起尘世的愿望
绿色的音符飘荡在湛蓝的天空


发现

院子里,已有银杏落地
一个怀有草木之心的人
小心捡拾被季节遗落的果实
 
枝头的葱郁,被秋风吹薄
拥挤的心事变得舒朗
童年在枝桠间明灭可见
 
寒凉很容易触摸萧索
露出生命的划痕
 
我只是怔怔望着天空发呆
看着银杏被路人踩成泥浆
 
那个捡拾银杏的人
他的内心一定比我丰饶
 
否则,他怎能想到
把那些成熟的秋天
晒在自己的窗前


寂寞空庭春欲晚

不知何时,院落
像掏空的心
我捧不起一掌笑容
花开无主
门墩儿的温度
比一滴泪还凉

草儿每年都在春天省亲
房垣用磨损的手掌
剖开光阴
等待,亲人的抚摸

桃红梨白的梦里
再不见树下身影
春风凌乱,呜咽离歌

我在一只小狗的眼里
看到乡愁,正在
洇湿春天


无题

夜晚,削一片月光
把身体呈矢状面打开
左心房的火焰照着白天的丑陋
对面的人。卑微的表情镀满欲望
一副弯曲的膝盖挂在眼角
在权力的脚下顾盼生辉

也有面无表情的人在一旁打坐
用意念临摹空白

诗和远方像一对儿孪生姐妹
提着星子逡巡
想赶在黎明之前照亮诗意

取出左心房的火焰烘烤长夜
看那一簇簇跳动的火苗
把梦烧得漆黑一片
如尘世的眼


寻找地平线

寻找地平线,远山、天空、云朵
辽阔无边的孤独,空如大海的寂寞
折叠在视野之上,仿佛要走很久很久
在天和地接壤的地方,才能触摸风景
望尽天涯路,抵达比遥远还远的远方

地平线之下,有接近我最平凡的宽阔
驳杂的树木和延伸的小路
尚存体温的座椅和一丛丛返青的春天
月下独酌的静谧和绕树三匝的思量
从树枝间漏下的阳光点染晴朗

总是在没有界限的语境里迷失天地
在天地混沌的时空找不到北

寻找地平线,就像寻找人生的坐标
在若隐若现的秩序面前
上天入地,都显得诗意丛生
让不完美的人生况味变得错落有致


又见小雪

又是一年小雪
又到了蘸着雪花写雪的日子

未见雪落,西风吹冷等待
仍有人望月怀远
望自己的前世今生
和一场雪的约定

光阴碰撞的温度弥散冷暖
好像你似是而非的笑和哀愁

雪依然比小雪节气晚了一步
可额头不知何时已有雪的痕迹
月下的叹息也不比一片雪更凉

床灯如豆,照着一方清寂和无眠
翻开的诗集停留在小雪这章
再往后,是大雪,冬至

我始终没往后翻
一直让雪在小雪里下着……


夜行

面对流光
夜的梦幻闪烁其词
请小声说话
蛰伏的草虫在酣睡
别惊醒它们的春梦

放慢脚步
听听河水的呢喃
还有水草摇曳深秋的挽歌

岸上灯火斑斓
每一扇窗都亮着等待
亮着卸下面具的真实

时光淹没蹄声
倚窗的人换了姿势
秋水之湄的叹息已成化石

那些旧色的尘埃
被匆忙打磨成机械的钟摆

夜风吹散无所适从的脚步
庞大的寂静悄悄降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