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汪剑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66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汪剑平简介

(阅读:329 次)

汪剑平,湖北荊州人。 电视台编导、独立写作人、民刊《湍流》编委。出版诗歌集《蚍蜉》、散文集《站在上帝肩膀思考》《南墙之南》,发表作品千余件。先后获“首届世界诗人金桂冠大奖赛”金奖、“遇上诗和远方”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2018年度十佳,中国当代汉诗精选一千首大赛金奖,荣登“世界华人榜”。2019年度“华语诗歌奖,《我们的诗界》诗集征稿二等奖。《诗歌周刊》2020度(第九届)“中国好诗榜”。电视作品获中国新闻奖,四次获湖北电视学会一等奖。

汪剑平的诗

(20 首)

活过,就是证词

算了吧,宁可世界亏欠我 
也不吝啬怜悯与仁慈  
不就是一些亡魂吗
不就是忠臣、奸吏、侠客、农夫 、三教九流吗 
既做了鬼,又无处栖身 
那就藏进我的身体 
以我的命换他们的命 
忠臣有什么用,一样被诬陷、排挤、贬谪 
一样被株连九族凌迟致死 
求索有什么用
最终不过是皇帝开胃的下酒菜 
任人摆布的臭棋子 
 
这些奸吏,来自《史记》 
爱江山,也爱美人 
只因跟错了主子
一辈子有口难辩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既是过客就管不了那么多 
功过是非后人评说 
 
侠客身轻如燕 
飞檐走壁 
江湖险恶,英雄还在论剑 
胜负早被深藏不露的华山
看得海阔天空 ,云淡风轻 
 
撒颗种子,有农夫茁壮生长 
脚趾生长根须
抓牢的一生从不言弃 
乡土养人,也埋人 
春种秋收的日子五谷丰登
儿孙满堂 
 
人生飞不了几圈,庄子的蝴蝶翩翩起舞 
翅膀拍醒的梦 
成就南柯千年传说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些曾经呼风唤雨,殚精竭虑的故人
在我命里顺应了平和
顺应了随遇而安


百态图



黑暗笼罩一生
大鬼、小鬼、野鬼、冤屈鬼都在吓人
都在欲盖弥彰
睁着眼睛说瞎话,闭上眼睛说梦话
省去伪装的掩护
没有光亮,看不到真实的影子
罪证一旦漂黑
有人抓狂
有人陷入更深的恐怖



把日子抓在手里
痛的痉挛
不放过每根神经
一张脸替代生活的表情
五千年,我们的模样
从未改变



你在喊吗?喊了些什么?
很多人一生都在拼命喊——
世界一句都不会听到



如果不是錾心的痛
青筋不会出手
如果不是深渊的绝望
灵魂不会扭曲
如果不是一无所有
手心和手背不会互相敌视
如果不是天无绝路
脑壳不会把一堵南墙
撞得呲牙咧嘴
死去活来



站在地上,想着天堂
张开手臂
随时准备迎接下凡的神仙
这一等,就是一生
就是一道偈语——
身体是凡间的
精神是菩萨的



不都是龙种吗
仗着一斤的酒胆
有违草命
把一条龙饰盛装在身
风水轮流转
这大好河山,谁有种
谁都可以玩
说不定在我手里
也能玩出个贞观之治
乾隆盛世



谁不是一生爬行
天生的软骨病让我们
走不出魔咒
身体罹患低矮、猥琐、卑贱的绝症
我是人,可我活不过一根竹子
一棵松柏
一朵寒梅
缺了它们的气节
我们无法完成一次简单的直立


偷生

在章华寺,菩萨们靠几根香火
过着清净的生活
一墙之隔,拆成废墟的宅院里
一个中年男人埋头整理成堆的垃圾
残断的手指
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
影子陪伴的孤独
一眼就识破他的胆怯与猥琐
递给他一根香烟
换来了我想得到的故事
他讲了下岗的心酸,离婚的不幸
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的绝境
靠捡拾垃圾勉强度日的窘迫
生病了,花十几元药费
苦苦支撑的羸弱
这是一个偷生的男人
对手是自己
活着的每一天都在命里加重人间的疼痛
这一刻,章华寺的梵钟
好像再也听不下去了
好像在一次次地劝导,抚慰
角落里的流浪狗
沉默不语,一脸无奈的样子


丑角

活得越久,演技越发精湛
不需要对手戏
也不要锣鼓助威
卖弄自己的丑,取悦于人
是唯一的本领
没有台词,是最好的台词
语言常让我们陷于不利
演不出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聚光灯下,一个人的舞台
一个人的角色
一个人的无处遁形
学着大闹天宫的孙猴儿
翻了一生的筋斗
还是逃不过如来佛的掌心
罢了,罢了
拉泡尿,照见自己的影子
写下——青山依旧,风景独好
匆匆过客,到此一游


守望

一个人站久了,站出生死
站出寂寞的辽阔
多像我的祖先啊
固执、倔强、认死理
一旦落地生根,就没有打算挪动半步
生是土地的人,死是土地的鬼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穷窝
守望故土
就是把生养的恩情还给庄稼
把老死的尸骨还给土地


没有蛙鸣代言的村庄

青蛙唱赞歌,唱久了,把春天唱成丧歌
把自己唱成孤魂
来到乡村,池塘里只有一声蛙鸣
接下是比旷野更深的寂寞与荒凉
这使我想到童年的天空,有着春天一样激越的蛙鸣
清澈的水面,跳跃蛙群的纯真
它们无忧无虑地畅谈爱情,生儿育女
此刻,没有蛙鸣代言的村庄,集体失语
即是献出我的诗歌,也听不到青蛙的合唱和与应答


山村

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我只是想忍住
这人世泛滥的哀怨
山谷里的乌鸦比我更动情
凄厉的喊叫
让我一忍再忍的悲苦夺眶而出
泪水打湿荒凉的山村
阳光走来,没有人烟
站出来迎接
 
埋头吃草的羊,懒洋洋地为我们
举行简单的欢迎仪式
这些羊不欺生,不慌张
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眼里透亮的平静,是我努力多年
无法达到的境界
 
走进老屋,身上的一点温度
救活了满屋的事物
灰尘处世不惊
蜘蛛们躺在吊床上享受时光
饭桌上的老鼠以主人的身份向我们招呼
角落里的老人迷糊地喊着要喝水
 
黄土垒砌的房屋面色灰暗
心事重重
好像要把准备一生的磨难
一股脑地向我诉说
好像我就是它们赖以信任的人
羞愧难当啊,一无所有的我
只能倾尽所有感情
完成一首山村的挽歌


我不想与这个世界为敌

也许前世犯过错,今生了
还在为自己辩护,讨回无辜与清白
我不想与这个世界为敌
不使用黑来混淆白,不用是攻击非
也不关心谎言重复千遍
成为真理的玄机
每天耐着性子度日,只想证明活比死要难
只想证明,无以为依时
上帝把我们归为子民
把十字架背在身上,救赎背叛、遗弃
沦为无父的孤儿
我不想与这个世界为敌
当有人污蔑一条狗嫌贫爱富
摇头摆尾的乞怜
我记住的是它不离不弃的忠诚
当有人指责荒野的狮子用利牙撕咬羚羊
我发现落日正把冠冕戴在它的头上
赋予百兽之王的荣耀
当草民们黑云压城
令腐朽王朝顿生血光之灾
我看到胜利者加官封爵,喝酒庆功
写入千古春秋
我不偏袒,不妄议
只想做一个置身世外的人


让我们回头去吃草

晚饭时间,我都在制作一道沙拉
几片生菜叶、几粒油盐
外加一些调料
成为简单的晚餐
那一日,陪家银的兄弟们到医院检查
一个患了糖尿病,一个有了高血压
一个发现肾衰竭
医生说,这些都是富贵病
与山珍海味,胡吃海喝有关
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血糖,尿酸过高
脚踝疼痛,说不定就是痛风
怎么治?
医生的处方,除了吃药打针
就是管住嘴,迈开腿
多以素食为主
那好吧,让我们回头去吃草
原本就是草命
原本就不是肉食动物
生来就有吃五谷杂粮
吃野地里的芦笋、地米菜、香椿
枸杞尖、红薯叶的习性
那些猪啊羊啊牛啊,它们的食谱
才是天然健康的
比如此刻,我照着它们的样子
把一片一片生的青菜囫囵咽下
胃囊保持古老的蠕动


杂货店里的人大代表们

杂货店里,人们买烟、买酒
买油盐酱醋、针头线脑
闲来无事,大伙东扯西拉,情绪激昂
他们谈论的话题大都与国家有关
好像他们都是人大代表
每个议题,有人赞同,有人反对
有人争得面红耳赤
严重分歧时,有人出口伤人
拂袖而去
很多时候,他们表情严肃
担心一个提案的不慎
一种观点的偏颇
误了国,殃了民
成为遭到唾弃的罪人
我经常把杂货店的刘老伯
喊成人大主任
跑摩的的张兄喊成人大副主任
电器维修铺的吴师傅喊成题案组组长
洗头房的老板,跑快递的
喊成胡代表,陈代表
这些善良的草民
这些活在《宪法》里,被“公民”一词
轻易替换的人们


活着,就等着这一刀

杀牛,成了村里的节日
垂死的泪,给寡淡的生活
添加了几滴咸味
七八个人,把命往死里拉
牛,把自己的命往生里拽

你见过的牛
总是憨厚老实的样子
沉默,隐忍斥喝
鞭子抽打的疼痛

顺从了低头喝水、吃草、睡觉
顺从了苦活累活的一生
死到临头,最后一声哀嚎
被绳索捆住
无辜的牛,找不到理由
证明一个侩子手
一把屠刀的罪恶


野草

野草是繁盛贫贱的家族
多像人民,活成空洞的名词
原本以为拔起一根草会轻而易举
结果它们用坚韧拽痛了我
哦,原来它们也不愿离开故土
原来它们也有不可欺,不可侮的倔犟
原来它们是大山烧不死,砍不尽
扯不断的筋


蚯蚓

值得如此活命吗?
舍得一身剐
手无寸铁,赤身面对锋利的牙齿
用黑暗探路
匍匐求生
一口泥,一口腐烂的根叶
就能满足简单的生活
你见过强大到
手足都敢舍弃的物种吗?
狮子、老虎、花豹、鳄鱼不敢做的事
蚯蚓做得平平凡凡
深藏不露


我常常虚构一些人

城墙投下古老的阴影
那些躲在历史暗处的人
有些是重臣,有些是忠良
不用多想,一个有过
三十四代帝王在此建都的王者之地
国事家事天下事
事事紧迫
可以断言,朝廷上总有天子昏庸
奸佞当道
总有人敢于直言进谏
舍生取义
总有人身披枷锁
脚带镣铐
总有人株连九族
九死一生
在荆州古城
我常常虚构一些人
从他们滚落的头颅
掂量出每一个朝代不等的重量


古银杏

时间长了成了老树
老树久了成了古树、神树
和一棵唐朝的银杏论古今
叶子飘落的时间
我们活过几十次
死过几十回
大洪山的古银杏修炼成精
立地成佛
叶子说着梵语
虔诚的风
每天来参禅
树上结出的果子
被人当成善果带回家
一棵皈依的种子
等在人间发芽


听秋

靠幻觉活下去也愈发艰难
理由并不能证实存在的真实
你能说云就是云吗?
飘向山头的那一刻
正是它化成蓝天的那一刻
你没见过风的样子风就不在了吗?
摇摆的柳枝
飞溅的浪花
飘落的树叶
演绎万种风情
我以为秋天是用来听的
听荻花萧瑟,菊花远送雁歌
一个被秋殇折磨的人
放得下悲欢与离愁
放不下一场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的秋雨
听蟋蟀独语
这些失散多年的亲人啊
抱紧夜色,黯然神伤
不在乎繁星流了多少泪
月亮忧伤了多少回
它们上半夜说的那些事
是我们今生的情
下半夜说的那些事
是我们前世的缘


乡村墓地

把故人埋在自家田里
便于探望、烧香、问候
便于受不住苦了
带着水果、糕点、薄酒
坐在坟前抹泪
仿佛有太多委屈诉说
仿佛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祖先从未离开
受苦受累一辈子
他们需要歇息、打盹、说梦话
在乡村,我们用最好的地安葬祖先
就像生前
他们把饱饭留给我们
新衣留给我们
好吃的零食留给我们
一个人来到墓地
落日道不尽荒芜
生长的思念与坟头的野草平齐
培土、叩首、焚烧冥币
乡村墓地,祖先在这里还魂
儿孙来这里还情


唢呐

苍天不会说话
大地不会说话
草木不会说话
唢呐会说话
田野不会说话
村庄不会说话
河流不会说话
唢呐会说话
祖先不会说话
庄稼不会说话
牛羊不会说话
唢呐会说话
秋风呼啸,大地震颤
菊花夺回锦绣
夕阳在血泊里流产
被沉默埋藏,在沉默中等待爆发
一曲唢呐凭借足够的底气
为它们代言
祖宗八代也唱不尽
喊不完


从秋风里拽出一个人

从秋风里拽出一个人,衣衫破烂,神情落寞
每一次出场,都与命运有关
黄沙漫卷,大漠孤烟
生性刚烈的边塞风,把一个盛唐吹到了西安
还是高堂邃宇,歌舞升平
还是民不聊生,匪患成灾
有人坐上龙椅,左手抱紧江山
右手搂着三千佳丽
有人隐入南山,东篱采菊
半生沉醉,半生半醒

从秋风里拽出一个人
出走大宋的湖光山色,水墨江南
黄鹂鸣翠柳,菡萏别样红
一叶轻舟载不动一江春水,满河月光
高墙素瓦,庭院曲径
回廊深处,踏响宋词的平平仄仄
孤月消瘦,海棠正红
伊人落泪

从秋风里拽出一个人
放逐蛮野的路,漫漫兮,修远兮
九死留一生,命悬有一线
赶来的秋风,免了一场屠刀嗜血,人头落地的悲剧
风起兮尘飞扬
危难时,抛头如同风摘帽
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借祖宗的吉言
张开秋风的翅膀,领悟秋天的深邃与辽阔


稻草人

把它弄出人形的那个人
规定了职责,守护他那一亩三分地
就不管了
我们遇见的时候
这个世界有些心不在焉
杜鹃鸟的歌声一会跌落河谷
一会飘在村庄
忽隐忽现的感觉
是我们与岁月的距离
梦幻的距离
夕阳在湖边散步
风不去调情
天空依然大胆敞开胸脯
露出柔美的云朵
我看到麦田生长的寂寞
一寸寸长高
一节节由青变黄
稻草人和我们不是一条心
吓大了胆的鸡、鸭、鹅、贪婪的麻雀
结成新的同盟
站在我们的对立面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