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6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蘅简介

(阅读:1522 次)

阿蘅,曾用名铃兰,铃兰花开,山西临汾市人。

阿蘅的诗

(14 首)

曼陀罗

我希望——
想当耶稣的小杜路①从载满犹太人的
列车上跳下来
他的爸爸是遭上帝遗弃的
浑身鲜血躺在壕沟里,不会回来了。

如果真有上帝,我希望
赐给我一间卧室,安静而陌生
透过窗户,能看见墙外的曼陀罗
或许,有一个陌生男人会掐一朵儿
搭讪我,敲我的门

阿比尼西亚的黄昏里
失去丈夫和孩子的,小杜路妈妈
里柏太太心碎了
她的眼泪从我眼睛里流出来。


世界很脏

上游洗脚的人向下游洗脸的人
标榜自己道德高尚
我见过最潦倒的一个酸儒
看别人饮酒,他吞咽口水朝墙上吐痰
梦里我哭着告诉我爸爸
后院的葡萄架下站着一只黄鼠狼
假疫苗事件引发社会愤怒,巨大恐慌
我实在无法用耶稣的话来安慰自己
摩西说的才是真理。


孤独的人自带光芒

我渡过了一个虚浮闷热的下午
阅读带给我些许快乐
当我挂掉电话时,我并没有拒绝
去酒吧看裸着腰肢扭动屁股的姑娘
男人们兴奋地打开一罐罐
喷涌着淫欲泡沫的啤酒
大厅晦暗,每一张脸都暧昧,模糊
我试图找到一张长着我情夫的脸
但我悲哀地发现:面对的墙壁
立体显现受难的耶稣,和献礼一样的
修女乌拉苏尔——
跪着亲吻他的脚趾。
呵,我也是上帝的信徒,绑缚着
十字架飞行的萤火
划破黑暗,也陷入黑暗


行为艺术

镜面的早晨:田旋花和草坪
睡莲开得娇羞
塞尚的苹果走在细雨中……
当我们试图去说清一件事物
叙述成为擅长
想要辩识谎言和真理
打破陶罐。绝大多数获得一堆碎瓷片
想成为英雄的人
来自于草莽
是不是我们可以这样理解
艺术品的产生就是
行为,技艺和情欲的完美揉和?
就像螳螂的爱情。


深廊

维吉尼小镇,晚年的莫奈
白内障未曾夺去他钟爱的画笔
他每天都在画不同的睡莲
光影交错里沉迷于对妻子的缅怀

如果我足够爱我的父母
在灯火熄灭后的乡下,我将回忆起
白天经过的草垛儿
去往葵园的途中遇到的一场雨
直到我经过幽深曲折的梦,抵达
我的父母,相拥而泣。


当写无可写时

就写一写梦境。
1943年的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
那么多漂亮的男人和女人
褪去恐惧和惊慌,冲我微笑
走过来拥抱我,亲吻我

死去的人都有温暖脸颊,神态安静
这有别于尘世。但我还是迷恋
向日葵疯长的田野
花朵硕大,金黄的花瓣——
置于腰部的手。推送之间
小舟飘向对岸,常常以为是梦


我很久没有这样安静过

我很久没有这样安静过,去注视
一条河流。
平静的水面下,混浊的水流
烟卷一样飘荡散开

闷热还未散去。我捕捉到了身后
小树林里的喘息声
这让我想起死亡集中营里的犹太人
那对在拥挤中做爱的恋人

谁知道死亡什么时候降临?
是死于肿瘤,假疫苗,还是股票大跌后的破产?
宽恕黑暗中放纵的情欲,假如我无力
改变野草生长的秩序
避开它们藤蔓上的尖刺,刺球


旗袍

性欲的味觉在打开
暮色里木槿花的香气缭绕。
莫怪喜新厌旧的人。就当她是一条鱼,
每天给她换一盆新鲜的清水,
让她对着它,看见自己的衰老,心生自卑和惭愧
给翩然欲飞的人一双蝴蝶的翅翼
唤醒她深藏的灵魂
如果。此时——
华尔兹,或者狐步舞的曲子响起
那紧贴腰肢,皮肤的
会让她身躯微微后仰,并闭上眼睛。
 


个人简介

姓名。生辰。籍贯。职业
至于悲欢,喜好和爱,以及后半生
都将为之努力的
“诗人”这两个字足矣囊括
至今,我仍没有得到这一美誉 

如果。在门后堆放农具的老屋里,摆放
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亲灵位的方桌上
有我一本薄薄的诗歌集子
我的祖先们将会派一只喜蛛
从房梁垂下来,告知我他们的欣慰

“她是一个诗人” 

再没有什么可以言说了。
一个爱诗的女人,她的墓碑会留有
大面积的空白和缺憾



女人们

把她们写进诗里
用悲悯去打磨,直到具有她们腰身般美丽弧线
直到。读到这首诗的人们
深刻感觉:她们的爱如她们凸起的胸部
堆满柔软;又陡峭似悬崖
让她们绝望地止步,并原路退回 

别悲伤了。葛利叶
在梦里我为你撑起了帐篷。帐篷外是秋天
湛蓝色的矢车菊像维梅尔的眼睛
乔治亚娜,在梦里我阻止不了她用菜刀切割苹果
分给孩子们,孩子!孩子!一个又一个的 

每一个女人,谁能摆脱与生俱来的
个体的集体的悲哀?
秋风堆积落叶。每一片金黄的叶子都有
她们泪水销蚀的痕迹


时间的声音

雨声变浅了,窗户发白
书读到第52页,布拉格被俄国占领
特蕾莎和托马斯一起逃到苏黎世

当然,这一切
——是虚无,是米兰.昆德拉的虚构
你是我梦境里反复出现的,从一朵幽淡
到无数朵浓烈的香气
醒来后唯一存留下来的记忆

现在是秋雨天
冷的像逃离又返回的布拉格的春天
如果,我们两个陌生的人突然遇见。你会不会
——像托马斯的拥抱?


诱惑

一条庞大的河流,缓缓
穿过整个梦境
 
乳白色的雾不断从树林溢出,你站在那里
浅蓝色的衬衫,不时抬起右手
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
“夕阳倒映在水塘,假如足以令你愉悦
那么爱情,美酒,或者欢笑
……①”

先生,我在翻阅弗洛伊德
《梦的解析》。但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

为什么你会频频出现在梦里?
你没有说完的又是什么?

安静的卧房,昏昏欲睡的午后
我闭上眼睛,尽管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甜蜜出现

备注:①费尔南多.佩索阿《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竟然在梦里听到有人在读。


家畜

灯坏了。撩起窗帘,雪夜
我们家的羊在院子,雪地里站着,有一只
跑到院门口,多多叫着,挣断绳子
扑向羊……

这是梦。父母,哥哥姐姐都不在
我光着脚。企图分开撕咬羊的多多
雪地,我,狗,羊……

梦中。我说在梦中我梦见了这些家畜
想起母亲说过的话,①想到儿子
忧心如焚i,我不会那古老的祛灾祸的祭祀方式 

从梦中惊醒。空调机滴落在遮阳棚水滴
是梦里没来得及流出的泪


理发馆

这么便宜的理发馆,也只可能是
在梦里,或者童年时候去过

一排可以调节的高背椅子
每一个后背上都搭着一件雪白的围巾
人都到哪里去了?
来刮胡子理发的父亲呢?理发师呢?

捏在手心里的两毛钱一张的理发票潮湿
令我着慌的理发馆
我记得很清楚
你走朝我走来,拥抱我,甚至吻了吻我的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