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无哲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74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无哲简介

(阅读:379 次)

无哲,本名耿宝书,山西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专职委员,运城分会主任,运城市作协理事。发表诗歌、散文、评论、小说若干,著有诗集两部。

无哲的诗

(16 首)

大月色

月色有多大
我说不清
却能看到一小缕月光
聚在伸出的手臂上
细细泛起微光
月色到底有多大
我能说清轮廓
树冠是清晰的
秋荷叶子是镶了黄边的
路边的草味是亲切的
而大团的月色赖在四周
撵不走
像故乡庄稼的味道
有点黏稠


春山无

来时
与走时一样
草返绿
树青
人心渐暖
此生已非彼生
千般苦
万滴汗
岁岁水潺潺
霾已无从凋零
就让花朵
指证碎片铺垫的春山


浮尘是干净的

往日街景
渐渐从围挡中
解救出来
铺设管道的壕沟
正被填平
许多土
从来的地方回去
那些逃课的土
留在路面
被碾得更碎了
稍有风
就张扬地浮起
这并不影响初冬的街景
比如轿车疾驶过去
卷起的浮尘是那种讨厌的颜色
将行人
从头到脚染了一遍
也染上行人对司机的谩骂
而浮尘是干净的
没有惊扰
不会轻易脏了别人


群山

群山不过是一群山
蹲在一起久了
左手握右手
手心的温度不便透露

群山其实是一群人
左肩并右肩
彼此分不清雌雄
挤在一起
往下
看另一群人

群山像一群单驼峰双驼峰
走远了
像残破不全长满青苔的围墙
离近了
像秘境涌来的石堆
堵住胸腔的入口


灵魂向高处

春时不累
惊蛰叫醒厚壤下的根系
准备好的苞芽
拱了拱
找到枝头的点位
空间的流转
找几抹绿色悄悄漫开
世界就这样
反复绿了
春雨留意过嫩绿被一层层涂深
夏蝉伏过的细枝上
叶子的梗失去柔软的曲线
直到经不住黄色的秋风
在冬雨的低声诱导中
一片片寻到地面
找到低处厚壤的气息
像是准备
更高的升腾


玉米地的秋天

想想那样的雨
用瓢
泼在玉米的叶子和穗上
夏天的热气被刷了一夜
以后的雨
又来过十几次
扫过中秋
雨就无力了
软绵绵的
直到某天成熟被收割后
玉米地没有桔杆
没有玉米棒
留下枯叶
仰天望着
努力地安祥着
像收获后挥之不去的表情


角色讨论

做为人子
像围栏的双臂是老娘的防线

做为父亲
在上坡路担起孩子们欢愉时藏匿的痛或罪

做为丈夫
右侧抚过的长发像家中色彩化的光线或菜谱

做为员工
看守制度的卫兵和被屡次抵制中的厌恶者

做为友人
怀疑自己是别人象征的空椅子

做为道路
泥泞时分为鞋子粘出的脚步备好湿滑

做为肉体
被多种衣物轮流套住往事

做为灵魂
只是一个倒空了无数次的盒子

做为目光
不可能离开物象的丰满和铜的修辞

做为纸张
拒绝书写的留白是安逸的想象

做为瓶子
有必要装满抒怀时挚起的烈酒

做为自己
有必要重新结识自己或回到池塘的少年里捉鱼


街头观察

临街的长椅安静
我在长椅上坐下来
重叠了安静
下午的日光沿着我的视线
铺在马路上
浊黄如水
东来西往的车辗过水面
光线溅湿两边的柳枝
这并没有干扰过往的行人
他们肩着不同的表情穿行
各怀心事
通向各自的目的
与我和长椅的安静
越来越远


把自己关进故乡的夜里

这样的事我经常干
思乡的时候
就把自己
关进故乡的夜里
有些东西
很深
不能用灯光
打捞
只能用
比夜更黑的东西
把他们
找出来


夜是光鲜的

在灯火无可燃尽的边缘
夜是光鲜的

在星子划过的星期一
夜是光鲜的

在车流辗碎的旅途里
夜是光鲜的

在酒杯斟满的通透里
夜是光鲜的

在水果经过的牙齿里
夜是光鲜的

在月色交出微光的地方
夜是光鲜的

在感冒胶囊的颗粒里
夜是光鲜的

在烟火喷薄的春树里
夜是光鲜的

在豹子明亮的双眸里
夜是光鲜的


布谷鸟

夜色属于苍穹和星子
树枝上的一双细爪

春深的翠绿叶片
丰满的羽毛和尾翼

尖尖的喙
喉管中释放的优美音符

嘎咕嘎咕
小区楼群像变异的田野

嘎咕嘎咕
田野里疯长的方格窗和阳台

嘎咕嘎咕
不知道这是一只孤独的布谷鸟

嘎咕嘎咕
还是惧怕夜色的布谷鸟

嘎咕嘎咕
夜色叠加的叫声或有不祥


骑行少年

从坡底开始
少年的自行车
离不开向上的角度
坡道
被放逐的同时
喷发出豹子的骨胳
像锐角
像刺
像颂扬
突袭枝头春风


黄河再修辞

1.草形
 
风尘。随了暗流,卷入水底的曲线
水鸟的尾翼,褪去岸边之黄
漫开的绿,无从收拾
 
幼年青艾,拨开浅层沙粒
宣告茸耳之间的风声,隐匿春色
蒲公英跟着醒来
举起手中小朵的黄
窥视堤坝内沸腾的龙形
 
野菊的容颜,保留时光的真相
缩进叶片的第二行句子
细腻而短簇的花瓣,取自河面的微亮
昴首时分
擦拭车前子几番欲振的翅膀
 
草芥无形,大河有道
春天,潜于根部豪华的湿度
 
2.与山
 
穿行。或翻滚
非龙之龙
尽捣水的纹理
 
与山之崖,石壁千仞千面
俯视浊黄浆液
细细道来
苍山松去
道埋雾中
非常道
 
舟顺商周而下,剑戟沉沙
骨胳的碎沫,混迹于细流厚壤
与阳光织就水面鳞片
 
次日,晨光滤除风暴
正是浊浪排天消失的尽头
龙门石破
鱼群呼啸而来
 
3.月下
 
月下无酒,斟满秋景
挽留过往唐诗宋词
放逐四周的秋虫
 
坐下来,听流水打湿河山的魅影
手指描过的山峦
遭遇星光涌动的澄明
 
今夜,风在河心逆流而上
暗流在膝下回避鞋子
松软的泥沙织满月色的陷阱
让我
不可逃离
母亲的金汤米粥
 
4.叶问
 
离不开枝头
绿色汁液
注入,早年的彩色铅笔
 
回到,绿过的苞芽
被风干
 
挥挥手
痛过笑过的粉色容颜
将风,留在月夜
 
找回绯色,附上一片红叶
轻意滑过指尖
染红江山大片
好在那年的红唇
为梦锁边
 
水声在近处问了
是谁,为秋天的缓流修辞
 
5.鱼色
 
空中折入的光,沿表层
刺破涌动的泥沙,而鱼的吸入呼出
反复调整着
历史的土黄色调
 
如威猛龙形,纵身壶口之底
再昴首,激流如泻
穿孟门挤石门跃龙门
入人门涉鬼门
游神门
 
而昨天之后
乌云混入灰色颗粒
河水涌入乳色与浅绿
 
如果我被无机成水底的化学鱼
也想
生一身黄色鳞片
做为此生
干脆的印记


对面的中年男人

对面的中年男人
一个接一个
被我经过
他们相互不一定认识
但他们复制的面孔
一样成熟
 
腹部试着向外微探
不再意发丝被乱砍滥伐
他们也允许双肩
塌下来
像允许左肩上的老人咳嗽
允许右肩上的子女
继续读书
其实
我已经被对面的男人复制
包括他们
湿着的手心


老人在夜里浇几棵树

逃离二十一点的雨
为步出楼门的老人让出时间
 
找到路面的积水
她用扫帚
将水收进铁撮子
她用铁撮子
将水移入路边的树坑
路面的积水
浅了
一些树坑的水
满了
 
在夜里隐约看到
蓬勃的树冠表情趋向丰富
像一把巨伞
将夜幕撑回高处


河边吹风的男人

水位观测平台与堤坝一样高
男人躺在平台上
像躺在堤坝上
风顺着河床摸过来
偷走男人的黄昏
 
上岸的捕鱼人呷一瓶啤酒
捕鱼人递给走近的男人
男人推开啤酒瓶
说喝过一瓶白酒来此吹风
捕鱼人回到河里
男人躺回平台
 
从上游挤来的风带有黄河鱼的腥味
桥头飘来的灯火并不刺眼
男人一直开着的车灯射到河面就不见了
他的手机屏幕很亮
能照亮杨坤在里面唱歌的舞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