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蓝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22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蓝鸟简介

(阅读:824 次)

蓝鸟,原名许龙驹。资深新闻出版人,学者,诗人。多件作品获国家(China) 或省市一、二、三等奖。1993年移居美国。北美LA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北美《洛城诗刊》编委。

蓝鸟的诗

(10 首)

四月春殇


 
如犁的四月,划开了北方最后一层冻土
绿色在阡陌站成了一行
春,却悄悄在河里漂走了一半
 
依然有倒春寒
大地时冷时热
险些殇了初萌的爱芽
 
静不下来的心
在安静的冬日与春之暖阳之间
徘徊
 

 
庭院里梨花沾满了泪,廊檐下桃花泛着春香
一壶冷酒独伴红烛
细雨轻寒静不言愁
 
晨风安静地在草坪上漫步,天空亦作少女状的恬静
无声无迹无痕,不舞不鸣不唱
黎明不知暗夜的阵痛
 
夜与晨
平行着
相向而去
 

 
四月,只要你轻轻地翻个身
风就会忘记昨夜的花香
酒就能洗净泪里的伤怨
 
五月若能弹去草尖上的泪珠
朝阳若能令蓝天环绕红墙绿瓦
皇城根儿从此便可宁静无声了
 
四月春殇,我在岸上为你送行
五月朝阳,我在桥上等你
六月白云,跨过小桥你我之间的距离还远吗


没有摇滚的悲伤

双眸在暗夜开启,月光拒绝着忧伤
我将泪水蓄满心里
让往事在苏必利尔湖面上漂荡
 
无数个日出到日落,我越过无数个山岗
去过风穿越的所有地方
放飞了生命的音符,也遗失了肩上的行囊
 

唯有你的肢体与灵魂能把我的心事储蓄和排放
每当心里积满了春夏秋冬,爱就在泪水中微微荡漾
 
爱是什么,爱是梦。是一叶金灿的秋黄
谁能给我一把吉他,借摇滚的力量
我将在N度空间继续寻找    闯荡


苍白

真想留住头上这片天
可她不够温馨,不够蔚蓝
好想融入身边那阵风
这风却不是我的体温
 
有时
平静的水面常浮上两难选择
只好回到书屋,打开康德
思索爱是怎样的二律背反
 
不要太看重春天的美好
叶绿花红,只是生命来去匆匆
收获,是去是留
全凭夏日炎炎和菊香深深
 
很愿意享受眼泪凭藉眼眶旋转那种惬意
那是感性在阳光亦或秋风里追逐的自由
然而理性却说:没有自由
一切都是自然法则
 
天蓝不蓝,风依然巡游
风暖不暖,云依然飘拂
当写下的句子开始苍白时
不妨选择音乐做文字出家的盛装
 
那么
还有什么更苍白
还有什么更想
哭呢


中秋



中秋。把漫天的光明
熄了,却没有找到夜
有人把脊背和梳在头上的马尾
给了月亮。于是,团圆
在男人的脊梁骨和女人的髮籫上闪亮



庭院里燃着自制的橄榄油马灯
一块双簧月饼,一泡肉桂香茶
一把六弦的吉它和一张七弦的古琴
邀约几只秋唱的蟋蟀对叙
右手指间的亲情与欢乐开垦了左手空握的荒凉



与黑不下来的夜叙事
心,没有睡在凌晨的梦里那么踏实
想做的事,今夜欲罢不能
想说的话,今夜欲诉无语
月圆之后,只剩下憨醉的吴刚和散不尽的桂花的芳香



良宵一过,便是满目落叶了
梳妆也无济于事。那就熬吧
熬过晚秋,熬过严冬,熬过失语的季节
春暖会把你从雪的深处引领出来
捧起你的脸,又是一度好时光


候鸟的夏天



一阵暖风推开了初夏的大门
一树树雅白的梨花镶上蓝天
不弃初心的候鸟
完成了又一次北归
我看见天鹅为着美好的记忆优雅盘旋

溪流送别了最后一层冰茬儿
已经很久。水温升起来了
几周前还在摇尾的蝌蚪
长成了绿蛙
南方的夜,美丽随着蛙鸣而至



我的夏天盛开在山坡
阳光洒一地青草
间隔着插几朵叫不出名字的小花
入夜,月光携手暖风穿过篱笆
探望我这只歇脚的候鸟

太阳和月亮都没找到我的家
我用毕生书写一封没有地址的信
我将爱巢构筑在我的心里
用南来北往丈量心灵的爱
天空是我的宫殿,风雨是我的行囊

其实
春天不过是一条穿越季节的公路
秋天也只是一方堆积万物的场院
在冬季,你只能触到压青的麦苗于冻土深处的骚动
只有走进了夏天,才拥有了一切

秋风铺一地落叶,隔开了冬夏
春雨浇万树桃花,间隔了夏冬
所有
支离破碎的和完整的
都从夏天开始登场


叙事

依旧是那颗心,那颗
老井一样的心,很深
心底已经没有清泉荡漾
掏不出故事的井口,没入了海洋
星星,搅动了海
浪,啃噬着横刀立马的礁石
聆听抛弃吟唱。朝朝暮暮
只为打磨一个个圆滑的梦想
 
依旧是那间房,那间
血色染红墙壁的老房,很空
房子已经重新装璜
不肯熄灭灯火的小窗,挽留了一缕秋日的悲怆
在屋里栽上一盆水仙,静静等待
等待来得越来越早的冬日傍晚将黑夜点亮
在最冷的季节里,水仙花开了
那是最早的春光
 
在都市的上空,拨开流云
为心塑就一畦春柔 
六十个春夏秋冬
为青松染白了多少次华发
云间的那条天街,就有多少回容颜焕发
 
人头攒动,车水马龙
稻子黄了,高粱红了
嘴角上站起来的微笑
挡住了眼泪
天也高,云也淡


秋风 壁炉 落叶

夜很安宁。深秋的风
有些微醉,在屋顶
与隔墙的梧桐不停地絮语
猜不透风在梦幻什么,只看见
树叶不住地点头
噢,想起来了
早年青春期紊乱时,我
曾经像风
 
室内。壁炉里溢出温暖
火与木柴摩挲,噼噼啪啪
声音惊起一盏盏星子,漆黑就这样慢慢燃烧
满室弥漫暖色的橙红
把心融入空间,或是把暖流揽在怀里
很静。听得见地球在转
那便是肢体架着生命轮回
 
地球的转速推动潮汐。月光
轻移脚步走向天亮。她知道
太阳在天亮的地方
等她。那么,落叶呢
是一定随风而去了


季节深处

在一片嘈杂声中扑捉的宁静
令这个浮躁的初秋脱掉一片片干黄的叶子
季节缓缓走进深处
 
风裸着,雨也一丝不挂
老树上的枝杈在风雨中相搓
海涛叠起,涤荡着一块块顽石
 
人与人,手牵手,脚步跟着脚步
款款溪流绕过江河,大地连起天空
浅浅处,有我静静的守望
 
本不陌生的太阳,击活了往岁的记忆
篱笆墙的影子隐了,又现了
故事从高高的谷堆开始


三月

三月
对岸正是细雨朦胧的季候
我这里的微风却像干柴燎原
每天清晨来廊檐下问安的小鸟
迁徙了
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
 
隔着远洋,我听得见对岸的小雨,滴滴答答
我看见被小雨叩响心扉的桃花,触动了
将片片粉红洒落在阿晴姑娘那把用来遮阳的伞上
 
海在呼啸,蓝天却很安静
静静的
听得见小鸟在做清晨的祈祷
 
一张开满桃花的遮阳伞,一只爱唱歌的小鸟
淡淡的粉红伴着轻柔的歌声,在白马的背上
飘,娇颠颠地飘
 
我把双手伸向三月
就要触到她的脸庞时,我的心叫停了
这是我和三月最近的距离


影子

只为你是我脚下那片迷样的影子
我便跟着太阳翻山,跟着月亮跨海
在昼与夜无休的催促下
寻找你的正面
寻找藏着你的眼神的正面
 
山路如饥肠一般崎岖
大海把我放进簸箕里颠簸
 
我只是一只鸟
一只羽毛也会腐烂的鸟
我飞行的前方有太多耀眼的光芒
所以我眼里的前方一片苍茫
当我低下头的时候,我发现了你——

影子里有黑色的土地,也有你(却只是背影)
有孤独的安静,也有欢乐的孤独,还有平坦与曲折
 
我只是一只鸟
一只歌声沙哑的候鸟
当春天就要迷途
山与海一起在迷途的春光面前激烈地晃动时
影子,我的歌声
在最高的高处和最远的远处
等你
 
不是影子里什么都没有
是我还没有看到你的正面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