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诸葛慧静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23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诸葛慧静简介

(阅读:438 次)

诸葛慧静,1983年生,原籍河南南阳,现居湖北潜江。潜江市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若水》诗刊责任编辑。作品入选《若水诗刊》《泰山文化》《雷雨文学》《中华文学》《第四代诗21世纪编年史2014》等。

诸葛慧静的诗

(15 首)

你的孩子到了,请签收

SF速运,YT快递,MT外卖,ZW蛋糕
清晨,他们会不约而同
朝一所小学聚拢
而后散去,加入车水马龙

夜幕之前,他们会再次聚拢而来
满载货物,订单,饭菜,蛋糕
顺便载上一个孩子

这些坐在货物旁的孩子
欢快地,叫着爸爸,爸爸
你把我送到家,再出发


生生不息

水仙已没落,鸢尾开始伸展
垂柳在池塘边一字排开
孩子的小手玩捏着泥巴
我似乎听到小时候泥哨的响声
过家家,过家家
你到我家,我到你家
终于我们都长大
我要去你家,你也要到我家
我们的孩子用小手托着扁担
邻家的孩子摆着喜宴


棉花糖爷爷

竹签,炉灶,箩筐
白糖,果酱,孩子
清晨,爷爷载着他去学堂
然后走街串巷,寻找
热闹的地方
下午,爷爷会提前
把三轮车弯向学校的方向
——在校门外的走道上
支起摊,制作五彩缤纷的
棉花糖
孩子从不嫌弃爷爷
因为同学们都羡慕
他天天都能吃到棉花糖


住在乡间的大嫂

去年我买了一袋向日葵种子
花了不到二十元
送给大嫂种植

秋天的时候
她送我两壶五升的葵花籽油
还说明年要多种些

今年我买了两袋种子
大嫂一如去年
打营养钵、育苗、移栽

全一个人,把田间地头栽满
向日葵盛开时我没有时间回乡间
待七月它们花盘硕大

一场场暴雨却将它们毁灭
大嫂的叹息越来越多
腰背越来越弯曲

向日葵却不懂她的付出
雨水更是无情无义
无形中我也使大嫂遭受了损失

她却一如既往
次次我回乡间,她都惦记着
从田间或菜园送我点什么


卖花娘

六十多岁的卖花娘
坐在三轮车的驾驶座上
高杆夜光灯和一朵
她特意挑选的长枝月季花
并列在她身旁
车厢里,花草们种类繁多
却错落有致,符合审美
她穿过红绿灯
消失在人海中
那朵月季花却久久亮着
它带着她去寻找更大的市场
它带着她走向光明的生活


冬之柿果

已藏储了一个太阳在身体里
金黄,椭圆,暖意洋洋
生命落锤,你无怨无悔

还记得鹅黄的花朵开在枝头
三三两两地簇拥着,又一起落下
花,叶,果,起伏轮回

枝干越来越粗壮,像盛年来临
太阳气喘,把能量分散
一个个你,把生命交还自然


与雪同眠

我想象我是那株最幸运的麦子
被父亲放在最温暖的位置
用纯棉的雪将我覆盖
我无需与其它麦子争宠
 
父亲自然会给我最庞大的爱护
他会省吃俭用,他会干最繁重的体力劳动
扁担压弯他的脊背他也没有改变过
头发花白了他也不停歇
 
麦子最懂他,麦子也耳濡目染
带着父亲的秉性
只要不算太干旱,只要雪花每年都降临
我和麦子都会成为父亲的骄傲


那时

那时有花草,有树木
有长颈鹿,有小狮子
有温驯的,野蛮的
有青色的,棕色的
还有河流,在我们身后
有石头,在我们脚下
有远方,在我们共同的目光中
那时,一定还有阳光将我们一同沐浴
有最清澈的蓝将我们包容
那时的我们不分你我
不分远近,不分男女,不分平民和贵族
也不分黑夜还是白天
那时,安静的我们,共享着祖国的冷和暖
那时,人们读着,我们的墓志铭


青铜之爱

生不逢时代,也许
飞每个人都会这么说
我却不这么说,因为这个时代里
我遇到了你青铜般的歌
 
起初它从天外飞来
如今我相信它藏身于宇宙
太多的尘埃、颗粒无力拯救自己
于是人们想到了你,千年一遇的声音
 
是大昭寺的钟声吗
还是司母戊大方鼎的低沉安静
或是合奏时的编钟,清脆玲珑
无人能及的天籁,是你,拯救苍穹


野菊正盛开

不与家菊争辉,躲在郊野和山坡
轻轻地开,热烈地开,沉默而专一地开
你身负的多种苦味人们并不知晓
你先是为了医治自己,然后也医治了别人
你将苦味紧紧包裹,并不散的很开
也不散的很大,深怕人们苦过了头
你似是久病成良医的好手
漫山遍野地宣告,微笑吧,微笑吧
夜里,你愿做一个默默开放的仙子
在日暮西山之时,眨着狡黠的眼睛
与星子们一一成对,环绕着山巅
——就像环绕着一枚圆月亮


命运,命运

哦,成熟的向日葵,金黄的玉米
你们将被砍掉头颅,你们将被斩断根系
血色的太阳此刻成了旁观者
也许还有一只更大的手,也在斩杀太阳
太阳血流成河,也染红了海
而你们的血,祭奠陆地
多么相似的千千万万的生命
亿万株玉米,亿万株向日葵
饱满后归于颓废,是致敬,还是默哀
一起被运往城市的千千万万条生命
砌筑着高不可攀的大厦,却被种种顽疾缠绕躯体
一起采摘着太阳的血色因子,颓然倒地


掌上地图

如果当初命运也这么简单
我能将家和之外的地点,
用手指丈量
那么我亲爱的命运
如今你应该是在何方?
天堂之城也历经沧桑
最大热量的太阳,
也会被冰雨阻隔一方
掌中地图,你如何丈量
——这命运的河流
将蔓延至多少长度和宽度?


销号

我也接近完工
此地,请你不要记得我
我只是你的过客
那耸立的高楼,才是你想要的
钢筋混凝土铸就了这片土地的辉煌
却是我们劳动者的黯然神伤
此地,不久我将归去
不是归入某条河流
或某一片新的土地
只是生存
依然在钢筋混凝土丛林里
依然在你的底端
我无怨言
我愿我离土地近一点
不管是此处还是别处
土地永远让我仰慕
它从来不争不抢
只是人们在不断地争夺它而已
争夺,却也是伤害
不见真正的建树
不见土地里开出花来
依然是一片又一片的钢筋混凝土
依然是,劳动者的泪流  


底层呼声

我像是被埋在地层的怪兽
想要咆哮,想要挣脱
可知微量的空气也是污浊的
怎么喊叫
怕泥沙也会倒流进来
封了我的鼻腔和喉管
呐喊,没有声音
即使有点声音也被地层覆盖
没有音的传声波
自言自语,自生自灭,泪眼婆娑
黄砂石子和着眼泪
划过被水泥敷了面膜的脸庞
两道深深的泪痕,挂在脸上
我是怪兽,被困顿在地层的怪兽
咆哮无声,呼救无门
反而消耗着仅存的体力
不如睡去,不如睡去
什么也不争,什么也不论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可那一线或一点光
还在我的眼睛里
它还能凝聚能量
它还能想象天外的境况
那是太阳,永恒的太阳
给人光亮和希望
当它有机会再次破晓东方
我不要做被困顿的怪兽
我要做,那自由呐喊的飞鹰


候车

出行的人 络绎不绝
或席地而坐 或站立等待
面对亲人的凝望与徘徊
无法挥手 无法回头
甚至 不敢言语很多
怕眼泪夺眶而出
怕声音哽咽
远行的车 鱼贯而入
再鱼贯而出
送行的父亲对我说
受苦的人 很多
我替时代说 我的罪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