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庄容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21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庄容简介

(阅读:3406 次)

庄容,女,1986年,出生于福建沿海城市,现居福建安溪山区。民间独立诗歌创作者。

庄容的诗

(14 首)

信徒

甜蜜的果实
用一辈子耕耘,守候
静静等待上天的垂怜
不敢过分祷告
天上最亮的星,土地生动的灵

命运没有更好的礼物
它允许庸俗的生命奉它为神明
虔诚的信徒追寻纯粹的一生
多么荣耀,在爱情死去的世纪里复活
仅有的花朵,自由与高贵的象征

爱人,我不以被赞美的形象
寻找你风尘中的位置
天上还有未命名的星座
失落的季节里流散,黑夜漫长
冲破阻隔让它闪烁

在没有自我的地方
步伐凌乱走出痛苦的轨道
灌满泪水的青春流淌过荒凉
苍茫远道有一棵树成为路标
灵魂升腾,于人海之中
第一眼就确定不会认错


周末

我在春天的午后醒来
强光从西边的窗子直射进来
欢愉恍如隔世

冲泡着一壶热茶
感谢这久雨初晴的日子
天啊!这还是一个周末
我所有的朋友,我所有的朋友
都没能在周末休息

我把内心的温热又独自喝掉
就像在许多风雨交加的日子
我小心的把挂念写在纸上
没有对人说起,没有对人说起

亲爱的,一切都会改变
因为我们需要
总有一天,空气会出现裂缝
自由的阳光照在心上
土地听见天空在说,我爱你
花朵也听得见,小草也听得见
我们都听见了,我爱你!


魔法

我本可以在孤独中忍住
让蜗牛一样小小的壳
长成乌龟的坚固
但你说:我们是人类
应该相爱和问候,收获阳光与天空

这多么像我自己的语言
我听见破裂的声音
甚至没有一件合适的外套
给我裸露的心披上

从此,风来了不走
雨过了不停
彩虹和春天一起出现
光热的白天在黑夜里交错
多么魔幻的世界啊!


在意

夏天踩着春天的脚步到来
没有人在意季节神圣的交替
人们多已不在意种子何时播种发芽
流下多少汗水才等到收成的规律

在最古老土地上耘锄的人
同样不在意历代穷苦的人们
那些未享尽天年的人
如何死于冷兵器和热兵器
征服者战马的铁蹄或独裁者的蹂躏
悄悄靠近的瘟神与携雷霆之怒的灾祸

没有人在意世间所谓的幸福
不过是所有灾难劫后惨淡的余生
时代犯下了健忘症
擅长记忆的人成为孤独的患者
尽情的嘲笑吧!
最贪婪邪恶的君主需要各种短暂的狂欢
盛大无知的舞台无休止的上演歌颂
灾祸未曾远离的土地上已锣鼓喧天

孤独的患者恶化为绝症
如果所有活人的舌头已经僵硬
只剩下没有心肝的僵尸在播放真理
我不敢在意上天是否宽恕没有生机的土地
不敢在意上天是否宽恕我怯懦的余生


静坐

静坐的姿势很冷清
目光出神穿透了房墙
一低头便游出整个堡垒
拥抱一片怒海直面它的吞噬
沧桑的吼叫正没收静丽的海岸线

终于从躯壳中出走,寻访
失落的魂灵沉在深深的海洋
可你在歌唱,盛夏的惊雷
击中黯灭的心房,映出惨白的思念
是谁,在我的梦中兴风作浪
为何汪洋锁住了你的肉身
而抛我于荒凉的乡野

眼前这徒劳的幸福与忧患
在听见你的时刻碎成了泡影
惹事的秋风一定也是你的信使
这般殷勤在季节里早到
总在平静的时刻重复送来爱的叹息
啊!我们的爱情
究竟在哪个轮回触犯了天条
才被判此生这样离散


相认

青春成熟的时刻
身上就裂开一道伤口
寻找被上帝拿走的骨头
岁月覆盖模糊的血肉
渐渐没有伤痛
伤疤的底色暗连着心血
不安在每一个春天里涌动

靠近一点再听一次讲述
断臂的维纳斯,还是最后的骑士
也许明天就到最后一集
今夜,听见同样心跳的节奏
触碰到曾跪给生活的膝盖
在同样的位置结疤
安全,丑陋,灰色的碉堡

但你忘了关上窗户
狂风夹带闪电正肆虐虚拟的房间
哦!你真实的心该怎么幸存
喋喋不休的嘴
路过风尘也不愿沉默
还在吞吐青春没有死透的梦

亲爱的快把门打开
冬夜里最狂暴的风雪
也没有比你躲藏的房间更加冷冽
伤口在拒绝它的掩体
撕扯,让疼痛再真实一些
告诉我还要什么礼物才适合相认
今世的完整,我生生离别的爱人


一个人的黑暗里

躺在一个人的黑暗里
那些忙碌的人
路会使之忘记忧伤吗

权力的巨轮碾过青春
泰戈尔说:庆幸自己也是被碾压的
哦!历史好漫长
我的理性落满灰烬
在时代的寒风里
飘摇毁灭的诱惑

爱的渴望已填满疲倦
朋友,你读过我的诗吗
从心里长出的诗句
有没有害你哭过?多么抱歉!

总是想起
熟悉与不熟悉的人
为过早死去的青春哭泣
好像只有我
认识美好的世界一样


如果你让认识真理的欢乐
成为打开心灵的途径
如果你把灵魂的喜悦之光
与最爱的人分享
如果你幻想真诚
可以燎原一个虚伪的世界
那么,你也有淡化海水的本领吗
当哭泣的心沉在最深的海洋


说谎

孤愤逆袭
起源于丹田
上至胸腔,窜到喉舌
最后才倾注而出口
 
说了许多该说和不该说的
才突然间发现,我所熟悉的人
都比我更熟悉悲伤
 
那些沉重的舌头
压着的不是严冬的积雪
是无声呐喊燃烧的灰烬
安静得像刚丧偶的情人
 
人间的眼泪难道已被天空没收
突然好想大哭,悲伤已经成河
为什么还没有眼泪回到人间
滋润枯竭的心田
 
突然又好想说谎:说‘爱你’,
风霜之后也不改
说善待,说永远,说…


夜读或逃避

阅读累了,闭上眼睛
脑袋里是波浪翻腾的海面
一本书不能带来宁静
思念也不再纯粹
我收下深深的疲惫
 
一切似乎本可以更纯粹
为什么不呢?
所有的辩解
好像都在重复雕刻一个任性的面孔
那不是我的心啊!
我小声的嘀咕,谁还会相信呢
 
那些不曾了解的善意的人
总是误会,他们以为我有能力说清楚
白天与黑夜的差别
他们以为
我有能力在仰望星空的时候
把腿从生命的沼泽中拔出


眼泪

贫瘠的土地里
想像蝴蝶飞过花海
微弱的翅膀煽动春天的潮汐
请你告诉我世上最美丽的颜色
我要用它描绘人心的画册
 
岁月忧伤
一棵树一半在土里扎根
一半捕捉阳光的善意
仰视天空,幻想自由的风里
也有我的脉搏流动着深深的期许
 
如果不小心染上花儿的秘密
我就站在夜里哭泣
一直到泪痕风干
孤独把动荡的青春扶起
说:你再也不会衰老
人间已爱上你的眼泪


孤城

曾经以为
我们有同样的热血
而现在,你是前线
我却不是后援
烈火中的花朵
痛苦的洗礼那样凄美
 
请原谅我的赞美
这无法减轻你的创痛
和我的卑微
 
请原谅这屠刀下的尘埃
这卑微的也是生命
正以丑陋的方式挣扎
挣扎着,盼望着
 
希望一切不会太晚
自由的路上
如果再没有光明
我仅希望与东方的赤子同行
历史会见证相同的血色
你不会是唯一的孤城



守望黎明

真相缺失的土地
去挑开所有遇见的伤口
一路就这样溅下满身血泪
控诉着我本以为生无可恋的人间
 
多么羞愧
曾经无知我以为你很丑
呆滞的眼睛挂在失灵塌陷的鼻梁上
双唇紧闭真善美的意义你从未吐露
僵硬的手势配合着倒退的步伐
只有虚伪一再粉饰你冰冷的额头
 
直到我看见按在你身上的巨手
她满布的毒刺深入你的每一个关节
可你还没有学会哭泣和挣扎
 
因为她的名字
她偷窃天下母亲的桂冠
就那样戴在自己的头上
你以为成长是收下她给予的所有痛苦
也要回报以微笑
可她只是一个窃贼呀
一个控制的巨人
 
本该宁静的深夜在愤怒中燃烧
是的,我终于爱上你了——人间
你予以崭新的信念
我必将为自由而抗争


使者

曾擅长言说甚至于表白
感受词语在自然的温度里驰骋
 
当常识也需要辩护
我时常舌头僵硬
犯青涩的愤怒
是的,不成熟的怒火
焦灼着心灵
煎熬来自生命对善意的笃定
 
沾满血腥的权杖
披着妩媚的外衣歌唱恩典
 
当质疑成为肉体的坟茔
精神就开始流亡
臣服的恐惧习惯了沉寂与聆听
时间使谎言的歌声找到寄体
弱者开始共鸣
掠夺和狡诈者狂欢的时代已经来临
良善应在哪里栖身
 
请看一堵堵高耸的围墙
他挡住视线就能阻隔世界
而风永远在传播季节
面向春天的自由勇气就会生长
 
当阴影不再使人恐惧
城墙只能在光明下发抖直至崩塌
太阳的轨迹必然洒下普世的光芒
我们要做风的使者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