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瑞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78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瑞东简介

(阅读:995 次)

王瑞东,男,回族,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出生。作品已在《参花》《河南文学》《鸭绿江》《当代文学家》《中国诗歌》《时代文学》《广州文学》《星星诗刊》五十多家诗刊,有诗收入《中国当代生态诗选》《实验经典诗选》《中国诗歌年选2018年》,《百人诗人作品集》《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大展》等多种选本,多次获得全国诗歌大奖。

王瑞东的诗

(11 首)

活与死

活人给死人献花
死人把活人穿在身上

死人把自已穿成活人了
死人大摇大摆走在街上

活人紧张地为死人服务
必须保证对死人的忠诚

活人穿死人的衣服
活人把自己穿成死人了

死人说过的话要牢记
死人用过的东西要祈祷

人们再不敢对死人不敬
活人是死人的忠实仆人

一定要好好向死人学习
古人总是这样教育后人


所有的演员都不知道

要不,我们就当回配角吧
舞台上早已站满了演员

站满演员的戏剧,该怎么表演
观众不是为了观看演员,走进剧场

还有一刻钟,就要上演
我们演什么,现在问谁

现在问谁,谁都回答不了
每一位演员,都不知道表演什么

都不知道,该怎么化装角色
都不知道,该怎么准备感情

要不,我们这样准备
喜剧和悲剧的感情同时表演

叹息什么,这才叫杰出的演员
早已麻木的观众,热泪盈眶


抽烟

上帝在天堂台上抽烟
一轮枯黄的夕阳

夕阳也是我们抽的烟
但我们抽出的确是肥大黑夜

天堂在哪儿 为何寻找不到
上帝是不是把肥大黑夜披在身上

浓浓的黑夜是厚厚的墙
电闪雷鸣也砸不碎

夕阳也把我们当着烟抽
就像是天下情侣抽出的烟

抽出片片寸草不长的沙漠
天堂掩盖一片破旧废墟

而我们无意的咳嗽
咳出串串惊雷,吓跑了胆小的朝阳


耳朵在哭

你说








不,
是我们的耳朵在哭
是所有人的耳朵在哭
是整个世界的耳朵在哭


收集金黄烟丝的老驴

黄土高坡从不刮大风
很小的风儿吹不开花草

洁白的羊儿只好路到千年外
千年外的海滨寻找家园

兴奋异常的是群毛驴
悄悄地收集了金黄烟丝

金黄的烟丝收集了很多
有一个黄土高坡被它们创造

其实毛驴是圣人的头颅
不需要嘴巴也不长耳朵

所有的海啸它们都听不见
即使听到也为是魔鬼欢乐唱歌

金黄的烟丝还在收集
不生长花草的黄土高坡改造成广场

斧形的广场建造不出验阅台
不知被谁装在过期的人类集装箱

过期的集装箱是一只生锈的历史电筒
生锈七位瞎子的空空口袋

空空千年也没有装过一分钱币
千年前在没有放射一丝光芒

无头国王只好在沙漠上
举行悲伤晚会
一位没有皮肤女孩的无聊电话

电话那头是位大人物葬礼
没有尸体葬礼鬼魂才愿举行

口是心非老鼠悄悄跑到外面唱歌
七条眼镜蛇是七台乱哄哄国戏

古希腊的悲剧 观众的眼睛观看的丢失
二十四史上演空空荡荡

黄土高坡千年前就没有电雷
毛驴们痛苦地把眼睛撕的电闪雷鸣


乌鸦与梦游者

回忆是凄厉惨叫的乌鸦
飞行在城市灰色上空

空空千年又一个千年
驱散的越来越多

梦游者只好把电话
改造成布满苦脸的法庭

法庭 沒有法官
法庭 站满魔鬼

站满魔鬼的法庭
万年审判的都是高贵天鹅

乌鸦非常兴奋
遇难者的鲜血

前卫包装自己
十二轮腐烂日出


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太阳
莫名其妙地升起
我们莫名其妙望着它
莫名其妙工作

莫名其妙的花朵
莫名其妙地绽放
莫名其妙的摘下
莫名其妙地戴在头顶

莫名其妙的河流
莫名其妙地流淌
我们莫名其妙坐在盲木舟上
莫名其妙地漂泊何方


这不是早晨

的确这不是早晨
我早已用沉重的双脚
把早晨结束
的确这也是早晨
这是我用颤动的双手
把残废的时光代表成早晨


高举火的那个人

高举火的那个人
火已在你生命中
跳起一段千年舞
为何要用雪
给火被上丧服
 
火会和你一起舞
舞出你的嘴唇
天下恋人的舞台
你给火披上白雪丧服
火只得呆站在你生命旁
 
雪是天堂的天鹅
上帝的一支仙笛
你把它制作丧服
为什么要给火被上
让火为一场幸福守灵
 
婚礼守成一场葬礼
火只会重新舞出朝霞吗


红马和它的主人

红马还站立在一棵树下
身旁的石头群生长出山系
 
红马还是一动不动等待
主人己漂泊到遥远的海边
 
主人是不可能回来了
山系布满了时光每一寸
 
没有马儿海洋穿越不了
主人必须要穿越宽广的海
 
现在只有把嘴唇放在海上
只有嘴唇是穿越海洋的唯一方舟
 
红马忽然对天长呜
知道主人爱人己不在海的那边
 
主人的爱人己装在天堂的骨灰盒
深深埋在天空的月亮上
 
主人的丝丝思念呼唤
生长凡人看不见的野草树木
 
相信只有主人的忠诚目光
布满月亮上的野草拔得净干
 
但是山系布满了时时的角角落落
他不知道怎么回到红马身边
 
而那匹等待很久的红马
忽然悲哀一盏天地间的红色指示灯
 
现在它要冷酷制止
天下所有的人见到前世的爱人


灯为什么不哭

灯为什么不哭
傻等了一夜
为什么不再等

很快他就要回来
会身被满天彩霞
回到你身边

为什么不再等
一滴泪珠
也滚不出

灯啊
你怎么啦
什么伤心的事

我不能等到白昼
白昼是我
另一个世界

他回来
不是看望我
他和他的爱人
 
为什么不
等等他    九条江的话
为什么不说

我很想
继续等他    白天世界
不允许我迈进一步

你看白天朝阳
也用他的光芒
把我锁在黑夜中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