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邓斌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7 位诗人, 12463 首诗歌,总阅读 91229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邓斌的诗

(23 首)

月亮为什么那么红

不太确定为什么
但当我对着它
偷偷念出一串惨死的
冤魂的名字
呀,它更红了
像一颗滚落在泥里的
带血的头颅


孤独

一片叶子
穿过灯光撞击地面的孤独
使我逃进人群

熙熙攘攘中,我滑向
更深的孤独

我站在那儿,像空旷的墓地里
只身到来的祭奠者
人类语言死在墓碑上


葬歌

病死的葬在海里
饿死的葬在麦地
冻死的葬在火边
冤死的葬在雪山
死于枪口的
葬在大理石和花环下

躺着死的要横着葬
站着死的,跪着死的。要竖着葬

受刑者?
欺骗的,抢夺的,杀害的
诸恶做尽的受刑者
要在背上烙印
埋进他建造的深牢


六月

六月的土地最低沉
六月的歌最哀伤

六月的雨最凄厉
六月的雪最彻骨

六月的等待最漫长
六月的母亲白发飘进黄昏

六月的野花最适合
做花环。放在北方的天空下
像陈旧的弹孔


我们多像

父亲,他们说咱俩不像
其实,你看
我们多像——
相同的眼神,相同的沉默
相同的心跳
相同的胆小如鼠
相同的
在夜里大口大口抽烟,盼望天明
只不过
你的陈旧,我的崭新


我将一直站在这里

多么昏暗的时刻啊
多么荒凉的戈壁。然而
我将一直站在这里
举起诗的火把,为黎明而歌

如果某天你听不到我了
那我一定
是失声了,而不是沉默

如果某天你看不到我了
那我一定
是倒下去了,而不是跪下去


我承认,我有罪

这里的每只鸟,都是有罪的
因为它们
热爱飞翔

每条鱼都是有罪的
因为它们
向往海洋

每株草木也是有罪的
因为它们
渴望雨露阳光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罪的
包括我,因为我赞颂
自由和尊严


我们不是一无所有

枪在他们手里,棍棒在他们手里
左右在他们手里,进退在他们手里
黑白在他们手里,生死在他们手里——
一切在他们手里

土地是他们的,空气是他们的
雨水是他们的,草木湖泊是他们的
马路是他们的,下水道是他们的——
一切都是他们的。难道

我们一无所有?
喔,不!
苦难,不幸和铐镣
属于我们


候鸟

三月,花儿无味地重复开放
他又背着破碎的故乡上路
年复一年
他如期在花开时独自离家

漂泊归来的燕子向他道别:
兄弟兄弟,保重保重
兄弟兄弟,顺风顺风
明年见,明年见

他是我弟弟。他去看他的青春
他的青春
一半埋在东莞的建筑工地里
一半躺在深圳的工厂流水线上


不安

因为那个下午
很多天
我像个弄丢课本的孩子

那天下午我不小心
打翻酒杯,洒了一地人话
声音颤抖时
我指着昏黄的太阳说:

坠落吧
既然不能照亮一粒尘埃
坠入你投下的深渊


荒诞时代的审判

所有的罪名
将为他们自己而创造

所有的牢门
将敞向死去的天良

每一次判决,都是礼赞
洁净的灵魂


火的声音

“那么深的寂静
我们会不会忘了语言,忘了哭泣?”

听——火的声音!

“那么沉重的夜
我的眼会不会染上黑暗,从此憎恶光明?”

听——火的声音!

“有多少落叶,就有多少雪
这个寒冬将无边无际!”

听——火的声音!

你听呀,火的声音——
寂静之下,夜色之下,白雪之下
火的声音!
就像死亡不会遗漏一粒麦子
火,不会遗漏一具朽木
你看呀,那么多野草
准备燃烧自己!


路遇先知

梦里,路遇先知。我问:
天堂何处?
他手指众鸟归去的方向

我又问:地狱何处?
他指向我的来处。回望
积骨如雪


活着

冬天的下午
一群麻雀在路边空地上觅食
我猜它们饿透了

发现我靠近,它们惊慌逃散
像快要走投无路的小贩


今夕何夕

酒后。半夜被噩梦惊醒
月光在窗户锈迹上凝固
窗外草木在风里不住颤抖
瞬间不知身处何处,今夕何夕

今夕何夕?
秦也。秦时的月光惨白
秦时的秋风寒凉,秦时的草木匍匐
秦时的旷野寂静,秦时的脚镣锒铛

我是穿越而来的逃犯
藏在秦时异乡的屋檐下


墓志铭

为我操刀的手艺人
如果我死时,天已经亮了
请在我的碑上这样写:
为了这个早晨,这条狗曾把喉咙
叫出血

如果一切没有改变
就这样写:
为了终要到来的早晨,这条狗
孤独叫了一生。在坟墓里
他还要叫

请刻得深一些。把每个字
都涂成黑色


很多年以后

很多年以后,如果子孙想听
我年轻时的故事
该怎么讲呢?噢——
我就给他们讲一个自由犯
战战兢兢的半生

如果有人问起这个年代
该怎样告诉他呢?
呵,我不会选择任何
苍白的语言或词语。我会长长地
吐出哽在肺里的烟,颤颤巍巍
竖起无法弯曲的中指
 
也许那时
我依然会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镜子笑了

权力来自人民,权力服务人民
人民监督权力,人民评议权力
 
这是我在村委会墙上看到的
字字规规矩矩,披着金光
 
我念给遇到的人听。他们不语
当我一本正经地念给镜子听
自己忍不住笑了。镜子也笑了


被阉割

平凡的四月的午后
锁上窗户披上外衣,对着镜子整理表情
点上烟,装聋作哑,独自从被阉割的树下
漫无目的,沿被阉割的人行道
经过被阉割的书店、花店、杂货店
到达被阉割的广场
坐下,和被阉割的广告牌、宠物狗一起
听听被阉割的广播,晒晒被阉割的阳光
 
年轻情侣在被阉割的草地上沉醉
穿拖鞋的中年男人在被阉割的椅子上
睡得正酣,广场大妈的快三很刺耳
但我毫不担心他们会被吵醒
我打算在这里坐到天黑,然后去黑狐酒吧
喝到午夜,直到把吊灯看成太阳
直到感觉它在重金属中摇摇欲坠
 
回去的路上
我要对着天空呕吐,哭泣
我要摇醒一棵树,问它——春天
是否依然遥不可及?


给我一粒良药

药神,你在哪里?
你有没有万能的良药?
给我一粒
我喂中国
 


又一棵草没能熬过冬天

又一棵瘦弱的草
没能熬过摇晃的冬天
两手空空,向土地交还一生

又一棵苟且的草
在我的回忆里,无声无息
凋零在他光鲜的祖国

今晚在遗像前
我和他约定,来生还做兄弟
我和他约定,来生不再来
这荒无人烟的墓地


经烈士陵园

睡在松枝间的哥哥
睡在苍翠的松枝间的农家哥哥
我路过,想到你们就停了下来
 
今晚月光很白
像你们回不去家乡的骨头
我隐隐有些哀伤――
这群天真的傻孩子,真傻
 
我停下就想告诉你们:
你们的父母都老了
活着回来的弟兄也老了
他们依然手无寸土,过得很苦
 
晚安
睡在松枝间的傻哥哥
睡在苍翠的松枝间的农家傻哥哥


等眼前过去

几十年了,你从不怀疑一切
等眼前过去,找条干净的河
好好洗个澡吧
擦一擦眼里的尘灰
清一清耳朵的污泥

然后抓紧亲人的手,再试着
拥抱陌生人和仇敌

等眼前过去,努力地爱吧。但别再
爱错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