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荫丽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5 位诗人, 11563 首诗歌,总阅读 688776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荫丽娟简介

(阅读:285 次)

荫丽娟,1971年生于山西省太原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太原诗词学会副会长。作品见于《诗刊》《诗选刊》《诗探索》《中国诗歌》等刊物。入选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诗集《那年那雪》《眉间书》。

荫丽娟的诗

(16 首)

落日吟

我们随时都可能陷入
这迷人的光芒里。但它
很快就会消失掉。

有时我也是
落日的一部分。用尽自己,怀揣
一点空欢喜 ,相信藏在山的背后
就是对你
温柔以待。

无所谓日薄西山还是更西边的山
一个人远走
一只失了魂的橘子挂在天上,让秋天
更空了。

有一种情境是:
落日正圆
而我已把对你的爱枯坐成,茫茫夜色了……


八行之内

对待自己——
一勺明月可取三分白。

对待他人像对待自己
一勺明月,让人先取三分白。

可以不信佛,不信神灵,不信主……
不可以潦草生活,用一片雪,薄他人之心。

我不负我心
如同不负一只死也要赴火的飞蛾。


木头人

就做个木头人吧
不怒不争不悲不喜不爱不恨
包括不去想你。
 
柴门虚掩着一半
有大风吹,终于吹落
衣襟上别着的那一朵深情。
 
我们不过是被神丢弃了的人
不过是风
过来时的一次颤栗和颤栗中的停顿。
 
“我们都是木头人
不许说话不许动——”
一个时代的游戏,早就结束了
如今让我说我也不说
让我动
我已忘记,活着的真正意义。


蒲公英

长成了更孤寂
毛茸茸的,一吹即散
我想春天还是不要到来的好。
 
世界之大,却没有自己的一片
荒野,可栖
一首诗写完了,会不会带走
人世的空空荡荡。
 
感谢西风不禁,终一天
把我的灰烬,也吹来
吹去的。


路上的诗论

我怕路上只我一人,也怕
到处是人。
春天每年都会设下一场盛宴,让
花是好花
月是明月。
需要蜜蜂刺破
修辞,大风不停吹走浮云
之上的感情
多年后,一个老司机似乎驾轻就熟了
却依旧辨认不出一小段
分行的路径。
落日又一次,跌倒在路上
落日的沉沦是不是一个人
在道说——无形。
而我总希望心上
没有一棵成竹,陌生的鸟儿整天
在一簇簇新叶里跳来跳去的
 
……终于,一个孩子
经过了我。他眼里住着我
想要的星星——
不高调,更不闪烁其词……


中年片断

是不是只有年龄,乘上了白马
不用一日,就能疯跑出一千里的路程。
我要试着拧小
身体里的各式旋钮
或让自己慢慢隐身。
 
经过岁月的泉流不断分走了我们的
新欢与旧爱
如果泉流倏然回到一个人眼中,为的是
领受
那些原以为不能领受的。
 
生活像熬制一锅中药——
先煎,后炖,并不断从自身榨取
苦味与杂陈。
又一茬青草暂且覆盖住命里磕碰的缺口了
而我,依旧是那个
远走他乡的母亲。


日日万事丛生

我甘愿走向你们——
我甘愿走向世间的任何凡俗
其实凡俗本来就是我的影子。
新奇的事物,枝头一只又一只不安分的松鼠
总是令我,目不暇接;
尚未翻动的日历,每一页都充满魅惑。
秋风
已把街角的落叶擦拭了几遍
无法捡起
就像我不能拥有我所珍爱的一切。
在飞起的尘埃里
我看到了一些繁复的美,一些光芒
……日日万事丛生呵!
对于我来说,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情。


灯火和孩子

你在说灯火和孩子
说我们的后半生。
“田野里还没有结出一颗像样的果实”
一个少言的父亲,说完后
看了看我
便把目光移走,一只鸟钉在雪白的墙上。
此时跳动的灯火,灯火中长大的树木
还有白色马蹄莲
正漫过夜色,最后高于茫茫夜空。
窗外,整夜有雨
中年的我们,在忽明忽暗的雨丝中
寻找着彼此的手,彼此的声音。


镜中人

沉默。
这个夏天,离群的语言很多
它们像我的局促,自尊或者别的什么。

在夜晚
一步一步走入镜中
没有出口。
给过我光亮的星星,也断了
一只翅翼。

光线
终于投到你面前。镜子里
已不是那个,如初见的我。


盐粒

仿佛人世间所有的苦痛都有了证据。
这白花花的苦痛

没有边际
在众神安宁,如镜一样的湖水边。

迟早会被岁月板结,风干
——从心底流出的泪滴,汗滴,甚至血滴。

不为一时苦而苦
这样才配得上隐忍之外,深蓝的辽阔。

在茶卡,我并不动心于遇到最美的自己
我要掏出一粒盐,十万盐粒的苦涩,铺在命的中途。


羊皮筏子

我没有勇气去打探
一个活的生命是如何臣服于古老、伟大的手艺

……几只羊的躯壳鼓胀着,并排着,捆绑着,载负着
去到水里
天性,奔跑和无边的草原,已经死去。

我没有勇气穿上救生衣,坐在筏子上
水中的木桨,仿佛在泅渡一些灵魂。

岸上,一个生意人
正对着羊皮孔,吹气
他仿佛在不停地歌唱,生命所谓的逆袭和重生。


写给岁月的情书

不用结绳,你给予我的
我都会一一记得。
——比如弯曲如水蛇的命运线
——比如眼睛里,或暗淡或清透的水波纹。
我已经习惯了,摸着你
微凉的额头过河。
春天在远处,每年
都会等我赴一次奢华的盛宴。
其实,你给予我的
远比我想得到的要多。
你是我每一个欢快的白天,忧伤的夜晚
你是生活转弯处的
一只邮筒:老旧而沉默
我喜欢那种颜色,就像一封多年前写好的情书
恰好有了开花的欲望。


干净的植物

你每天都要仔细浇灌
园子里的一片田地
你对微小生命,有郑重的许诺。
地头不见了碎石和瓦砾
昨天焚烧的枯叶,也深入泥土之中。
破土的事物,正默默说出
自然的恩赐
教堂的钟声飘向了天牙山的背后。
有一粒发芽的种子,就会努出一点绿色
万物其实有自己生长的秘密
就像有些词语,刚好被你找到
干净无比。


想到苏园

一场雨雪过后
砖瓦翻新,草木舒展。
一切仍在继续。
那些种下去的,必定要长出新果
最先走出来的一小撮苜蓿
低下了谦卑的腰身
像是听到,墙根下的几句祖训。
踩过的土地更加结实。
翻开一垄地,就能听到几声虫鸣
这生活的深处
这归来的慰藉。
山鸦雀来了去了,岁月的枝头白了又白。
我还是在远处
你还是在你的故园
就像尘世间的事,尘归尘、土归土。


万花筒

让中年的日子,布满春光。
让旧日之我走在未来的路途上,每条皱纹里
都深埋,青春的细节。
让我的诗中住着婴儿
无所畏惧、干净的哭声
这些声音汇成一条泉流,活泼泼
经过世间万物。
……而万物,终有一别。
倘若一个小小的纸筒能让空茫的天
碎成一万朵雪花,心花
倘若这些花,扑向人间,隔阻一段宿命
我会举起它,望向——
在花团锦簇中沉沦的,另一个我。


一个人的寂静

就像白云走远
留下了天空
你们走远,留下盛大的寂静。
一个永远追赶不上尘世脚步的人
落在人群最后
踩着自己的影子                   
还有命里的磕绊,阳曲山上
一千多个裸露在风雨中的石头。
此刻,内心的羊群
突然奔跑出来
在一片虚无的光阴里——
我感觉无比富有。
就让我与牛羊啃过的青草殊途同归吧
就让我与无人深爱的野花相见甚欢吧
独自走在山中
凡能被我看见的,都是我的血脉亲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