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祝发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206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祝发能简介

(阅读:406 次)

祝发能,现居贵州六盘水。有诗歌在《诗人》《牡丹》《诗刊》《诗歌报月刊》《山东文学》等发表过。著有诗集《岸上之鱼》《山火》《黑马红日》《风吹风》《漂流瓶》《结绳记事》等,诗学随笔集《拆散的诗话》。现为贵州诗歌学会副会长。

祝发能的诗

(13 首)

小土狗

墙角  小土狗蜷缩石头的孤独
离春天三步
用乞丐的眼神望着我    

有可能没机会学咬人的小土狗
有气无力  没谁看它一眼
还不是一顿汤锅的小土狗
很乖  被高楼的影子虚掩
被一只受宠的小哈巴狗嘲笑
发现了小土狗  三个汉字
看见了春天的桃花很疯

面对我  小土狗一声不吭  
看上去  除了饿  一切正常    
它不把我当成学习咬人的靶子
莫非失去了本性  
一混  春天过去了  
一不注意  小土狗不见了


远山

梅花山面前
高楼软软的  快要跪下来了
我没理它  只顾看我的远山

远山的确很远
比远山还远的山  的确看不清
但我知道  能看清的山都比他矮

小时候  他举起我坐在他的肩上
我轻而易举就看清了山下的自己
如今  坐在轿车里
我费尽目力看自己  模模糊糊
看着看着  大山化小  小山化了

心灵的远山下  我的
第一声啼哭穿透的小木瓦屋还在
正用他散发米饭味的老炊烟
托着朝阳冉冉升起
远山的历史不是纪传体写的呢
但一想起他  我感动  我敬畏
我是山下的山了


澡堂印象

自个儿脱去羽毛  澡堂里裸着真好
这个冬夜  的确人道
温暖明亮的光线像水草  模仿人的手  
轻柔地按摩这个肉唧唧的世界
裸体与裸体  相互不看
以自己的方式摊开  人人这样
有了婴儿时期的点点无畏和天然
这些鱼啊  玩水  除锈的过程中
收拢几许心事  擦洗灵魂
羊水的襁褓中都成了神的祭品
几个虫虫样的寓言


一头兽

我是一头兽  舔去身上的黑夜
拍拍胸口  屋里转几圈  上班了
提着竹篮去打水  
却鱼腮般捞起了一些旧时光  
的确  这次运气真好
就用我骨头的杯子饮血吧

还没吃晚饭  飞蛾迟迟不来
我用竹竿打着月亮玩儿
无意中打落了我的眼睛
我骑着黑夜奔跑  只为回到故乡  
量一下母亲又老了几分
量一下侄子长了几颗米
看看老屋后的半亩大海上
种鱼的女人  怎样地不看远方
却又怎样地想着远方

我是一头兽  饿着大步回乡的兽
一头能填饱故乡肚子的兽
像一杯熊奶  
故乡喝了  就有劲想我  记住我  
记住一头兽  记住了她的一个器官


柿子甜了

天解开胸衣  馋嘴的太阳月亮
悄悄盯上了  一棵柿树的奶子

红了的柿子尽力往下坠
像木鱼低到了嘴的高度时  
大地亮了  饥肠辘辘的孩子
够着了普度众生的慈祥  

相邻的南瓜宁静了喧闹   
家的气味和柿子的颜色  
扭在一起  于山丛中  奔走呼告  
柿子甜了  柿子甜了  

木屋袅袅炊烟的目送中
秋天躺进步履轻盈的村姑臂弯上的竹篮
不动声色  出了大山
今年  柿子没有错过她的季节


绕过

一棵大树挡在那
撞死了一只白鹅
另一只白鹅绕了过去
迎面的坡上  
花朵都是它的眼睛
它已不屑于一条虫虫
或一颗麦子
一步一步  
它沉稳地向大河走去
渐渐  拉弯了岸


一场雨之后

星光洗去满宇的残泪
月亮美丽如新鲜的伤口
喝空的酒瓶挂在门上
摇晃出荒郊野外的猫鸣
 
把手伸进树影深处
掏出的语言很脆弱
翻开日记  阳台上
还下着白天那场雨
 
举猎猎旌旗
无法挥一片麦地返青
胸中滋生的思念
又如端午的洪水
猛烈冲刷我的大地
大地渐渐露出骨头
一根  两根  三四根


一片隐蔽的景致

白雾稀疏飘香的梅园
一个梦想撞响过一个生命
一株腐草养育过一朵花开
都是美丽得愁人的故事
当然  夜晚  月光无处不在
 
我是一匹野马
被日子拴在一爿磨子上
梅园之外  微风吹过
绣着白云的蓝裙轻轻摇摆
而梅园静静地蹲在那里
像一只母鸡
 
落叶已经飞远
余留的气息宛若虹的灵感
亮着木刻的小城
一片隐蔽的景致
等你来生动
 
的确  有过那么一个白天
小城起过漩涡
虽然不必大惊小怪
可遗憾的是  没有人
捕捉到肇事者的气味
 
每年特别的那个夜晚
一个人孤独地
走进那片隐蔽的景致
意念中  握一回火红的圆月
燥热一下身子
漂洗一次思念的灰尘  或许
小城也莫名地跟着轻颤呢


我爱祖国

几亩地、一栋小屋就是我的祖国
祖国的腰窝里  我爱着
几只鸡、一头牛、两头猪、几只蛐蛐
筷子样粗的两股泉水
几朵山菊、几棵梨树、几碗粮种
还有一个勤快的太阳  一个慵懒的月亮
加上我  正好装满了祖国
我守住她就守住了祖宗的牌位
我爱她就爱了我的头发、指甲和生命


位置

在高处欣赏我的田园
像一只鸽子在细读自己的家谱
当山风把我吹成了一片叶子
飞  我睡眠一样的慢飞
空出了枝巅  给花朵
延续寨子的香火
 
坐在草丛里  静听草和蚂蚁聊天
像一片雪在听土地的胎音
听着听着  就化了
 
我  花朵  草  蚂蚁  一片雪
都有自己的位置 
轻易就说出了对方的生辰八字


移动

月光一步一步地移动着树
就这样  一棵树
被月光移动了一夜  两夜……
每次  大地都揪心地疼
这是一种肉眼难以看清的慢
也许只有老天突然停电
没有了光亮  一切才会静止下来
我多想摇它一下  抱它一下
也许它会有一些改变  就是说
叶子落光了  树就轻了


久盼得雨

没有预报  雨落下来了
是什么感动了天
 
雨一句话没说
就把我打湿了
 
把黑暗里
一棵草干旱的双眼
打湿了


麦子

镰刀就这样横割过去
该断的都断了  
不该断的毫发未伤
我仿佛听到
麦杆在火里  说了句什么
 
麦子吻够了太阳
又吻月亮
然后站起来成为一股酒
这土地的心气
让人打了一个蟋蟀的嗝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