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陶群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20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陶群力简介

(阅读:355 次)

陶群力,笔名柏舟,玄鸟,1963年出生,浙江衢州人,浙江省作协会员。衢州巨化集团工作,有作品在《山花》《天津文学》《四川文学》《鸭绿江》《延河》《黄河文学》发表。

陶群力的诗

(9 首)

演出者

在这个寂寞的夜晚
一出戏又开场了
我依旧是戏文里的主角
用不着化妆 卸妆
 
衰老的容颜反复地吟唱
月光下坠落的青春韶华
可曾有同样孤独的幽灵
如果你是 今夜
让我轻轻地伸出 温柔谦卑的手
 
请你不要拒绝 不要拒绝
你不必恐慌 
 
我不带你去远方 不为你献馨香的玫瑰
如果容许 就请你
不去看夜空中绽放的烟花
不去听传唱了千年的古相思曲
 
如果愿意 我们就飞上高山
像小鸟 献上殷勤的欢歌
在黎明之前
再听听我日日的惆怅


月夜

月亮圆了。酝酿了
多少个日子
相思是如此地透明
静静地卧在你的怀里
 
秋虫加入了队伍
拨弄撩人的琴弦
 
忧伤,变得更加彻底饱满
湖底艾艾的水草,茂密
如我疯长的思想
 
莹亮的水波比月光
苍白,梦境像少女羞涩美妙
今夜同眠的,是遥远的你


江南的雪

江南少雪。多雨。
这些叫雪的孩子总是羞涩
日常,她们亦如待嫁的女子,藏匿
闺阁。这接近于江南的本质
来,亦如吴侬软语,悄无声息
她们更适合在这个季节,化作雨,和风
一起漫过山野,与一些卑微的灵魂共眠
 
江南有雪。阴冷。昨夜,我梦见
那些孩子,打一匹匹白马
从山遥水远的北方一路
向南,如返乡的游子,跃上江南的荒坡
闪光发亮的花瓣,一朵,一朵
落在我遥拜的方向。虚弱的身影
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祷告


夜晚或重启的黄昏

多少年,我未曾在城里的
夜色中
穿行,夜晚的城市不适合我游荡
城市他不是我的城,
我做不了孤王;
你的江山在四野,在更多的事物中沉默。①
溽热的薄雾漫漶,欲望
在黄昏下影影绰绰:斜长的影子,灵魂的创口
泛岀褐黑色秽物。
城头 人影变幻,衢江水涌起白光
天王塔不语。时间之河在月光疏影穿行,
沉重的脚,凌乱地落在
老街青石板的额头上
它干瘪的胸腔咳岀 千年前的诗句 “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觥筹交错
的诗篇升腾灼灼寒气,微芒的尘埃啊,你的血骨 里
淌着千古流传的长调
我们即使在这个黄昏死去,也比有的人站着更直。

①玄武著作《更多的事物沉默》。


归鸟

群鸟急遽朝西
飞疾,要赶在日落前抵达。
暗淡下去的光影
如同某种预言。羽翼写满了奇异的光。苍苍落日,
风和着鸟鸣在虚幻的天空中
写下,一生的执念,而鸟鸣有烈焰燃烧
她们每一天穿行在光明与黑暗
领受着神祇的召唤,死亡与重生
你看,空中啪啪作响的翅膀
是致神灵的歌声每一次扇动都
胜于人间的祈祷
我将注目之礼献于她们
向归鸟学会接近黑夜
像安然沉睡的兽
听梦中吃语月升东树,在日月星辰中倾听自己的
呼息和灵魂曲


烂柯山

山中有仙人。岩壁灰褐色纹理隐匿
孤寂。几声鸟鸣
伴着暮光漫过山坡
你端坐 远眺尘世的香客在他处喧嚣
小天地苦熬一生陷入迷局
一白一黑的棋子是另一个世界

你不是砍柴人,不是观局的王质
泛光的石板路
有棋子落下的回声
我怀中无樵隐谱,圆月入山
不寻糜烂的斧柄,半生归来俱已衰
梦游人我只有月中一具寒骨


夜晚去工厂走走

孤独的夜晚我就这样走着

夜晚的风驾着云朵
在远处摇曳,如同夜来香盛开。
谁为我暗送芳香?!

孤独的人,他小小的世界
在何处
夜黑下来了。这多好,随风走进
夜工厂的巨大子宫
连同我羸弱的躯壳一并掩藏。

烟囱。管道。厂房。在暗夜
喘着粗气。一头曽。
浓雾、张开大口的火焰。色彩
单调的画。

我把大好河山,美人三千
献给你们,我反复
俯下身寻捡夜月遗弃之物,
嗅已陌生了的铁腥味,像一只发情的猫
在深夜的厂区游荡


无声

房间里光影堆积,散乱
无数脸孔
并不朝向我,各自窃窃私语
清楚地
看见它们,需要耐心,需要戴上眼镜
再过十秒
天使和魔鬼将挽住你的脖子
欢乐地诵唱无声的歌
这太阳照耀的最后一刻


平静地等待黑夜将我淹没

黄昏在做最后的挣扎。楼道
昏暗如雪
光影鬼魅蛾子挥舞翅膀
对灯光扑打……如赴死者放弃所有
欲望。

那些幽灵
无声地兴奋游荡,忘记上帝的规劝虔诚者
惊恐祈祷——谁能破解,命运终局的秘密?

我躺着。推车上床单
开满凋谢的玫瑰一具枯萎躯干
双眼塌陷,肉体绑架——一切都被预言操控

我躺着。手术室的镜子里
一头受伤的动物
打着冷战,刀剪的尖厉声令你
想起初世一个小生命;
被耗尽的肉体,一台散架的机器。我的肉身正在腐朽
脆如青花瓷燃烧五十多年

一卷旧书已被日子晒黄或遗忘
平静躺着,等待夜色最后的降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