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关山月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00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关山月简介

(阅读:630 次)

关山月,本名钟静海,生于吉林敦化。平民诗派成员。

关山月的诗

(15 首)

拾荒者

房子是别人给的
家用电器和锅碗瓢盆
是捡来的
老婆是捡来的
闺女也是捡来的

他最盼的是过年
只要过年他就会给自己加班
他只有一个爱好就是看奖状
他喜欢把闺女的奖状
贴到墙上

这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家三口从不得病
也不敢得病


林之殇

抱住泥石的手臂不见了
兜住雨水的衣襟不见了

一块块补丁
被缝在皮肤上
前胸有、后背有、大腿上也有
阳光下,有苞米黄豆
在低高不平的田垄上
打出一排排Ⅴ字

自从山角下的房屋
时不时地被以前的小溪
现在的小河冲唰几遍后
伐木工醉酒后总会胡言乱语
说山上有人
在哭


乡愁

五月,被丁香花的花香唤醒
目光直线出发穿山越岗
重叠起一卷映像

五月,林场人结队而出
在长辈絮叨里
挎上年轮编成的土篮
背起被盐结晶的竹筐

五月,身影常和月色相依
又在曲径通幽里
凝成一座座塑像

五月,密林深处量山的脚
零乱着晨露与蒿草
让厚茧搏斗荆棘
看喊山声辨别方向

五月,自留地里佝偻起瘦小
以躯为犂
翻起柴米油盐
翻起书声朗朗

五月,谁为谁把念头种入田垄
五月,谁为谁用野菜编织翅膀
五月,谁为谁晃摇车摆动记忆
五月,谁让我的眼里
闪烁起泪光


归人

工地上大伙都小心翼翼
为寻找一个安全漏洞
他每天像信徒一样祈祷
终于   一块踏板出现了松动

在咳了四次血之后
在听了娃上清华没问题之后
在签了一份意外险之后
工地出现了事故

小警察拽了一下
老警察胳膊
说死人好像在笑
非常诡异


探监日

朋友对我说
他服刑的地方
附近都是小山

一次家属探视时
他看见两名小学生
戴着红领巾
给一个犯人行队礼
然后很大声地唱
让我们荡起双桨

听管教说
那次一共来了五十人
都是贪污犯
资助过的孩子

由于只允许进来两人
其他人就全跑到小山上
扯着脖子唱同样的歌

那天晚上很静
没有打呼噜声


母亲的礼物

有影子去重叠
就有影子被拉长
河套芦苇不用再怕
自己在水中的倒影
 
手擀面顶起荷包
丝丝缕缕着香
知天命了
有雪不约而至
 
一年中总有个日子
被别人被刻进生命里
一个是母亲
另一个也是母亲


病牛

从出生到老病
一直在田地上圈栏里转
今天是它第一次赶集
第一次坐上了车
第一次看到很多人
而且这些人都看着自己
也有看了一眼后
被大人急忙拽走的孩子
 
这个冬天没有雪
这个冬天有些冷
这个冬天
它知道了什么叫蒙眼布
听到了在铁锤反复击打下
自己颅骨的碎裂声
还有不是来自肉体的
疼 


七夕

像做慈善
南方的喜鹊北方的燕子
每年都要公益一回
它们只管架设桥梁
不去过问
是用来相聚
还是用来分离


阴阳界

十年里
唯一那次梦见妈妈
是在医院里照顾老爸

我坐在老屋炕上
妈妈站在屋地中央
双手举着
两张百元人民币

说一张给我儿子
另一张给姐姐家闺女

哥哥被忽略了


一个老人的冬天

草在房檐上
摇着白天和夜晚
塑料布抚摸那块玻璃
 
一间茅草屋
站在公路旁
迎着南来北往的车辆
 
一场大雪
封堵了道路
塞满了烟囱
 
之前,土炕烧得很热
之前,锅里的水烧的滚开
 
之前,这嘎达住着一个人
一个一直说要离开这儿
去城里享福的女人


传承

隔壁老爷子
挥舞着手电筒
指挥回家过年的儿女们
把卧室的大衣柜清空
移到一旁后
他拄着拐棍
颤巍巍走到墙角
费劲地捡起
夏天滚进去的
五毛钢镚


哑巴叔

哑巴叔,是林场一名工人
负责办公室打更
83年严打
因强奸罪,被枪毙了
 
逮他的前一天的晚上
哑巴叔色壮怂人胆
对刚和场长汇报完工作
往宿舍走的前勤女工
实施了攻击
 
听说哑巴叔火化时
嘴巴一直张着


盲童

不买年画  对子
不买衣服   灯笼
但一定要买各种糕点和鞭炮
糕点要有栀子花香
鞭炮要年轻力壮
 
孩子吃糕点的声音像花瓣裂开
鞭炮炸耳的响声,红的烫手
孩子双手上扬,追着声音飞奔。家里最爱听他
那句   既轻
也重的话
 
过年啦,快来过年啦


感谢

我管局长叫局长时
局长刚死了老婆
我和女朋友
跑前跑后张啰着
正常上班后
我接到升职通知
晚上到局长家去感谢时
叫局长哥
叫女朋友嫂子


离别辞

姐姐赶回来时
八十九岁的老爸
问你是谁
姐姐哭了

外甥女告别时
八十九岁的老爸
说再也见不着了
外甥女哭了

我不敢回头
生怕那一滴泪
把刚僵硬的冰
融化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