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斯日古楞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00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斯日古楞简介

(阅读:477 次)

斯日古楞,即李聪颖,1957年6月出生,锡林郭勒盟人,祖籍科左中旗。高级经济师,大学文化。1976年知青下乡牧区,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人民银行文联专业理事,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人民文学》,《青年文学》,《民族文学》,《绿风》,《草原》,《鹿鸣》,《散文诗》,《火花》,《人民日报》,《内蒙古日报》,《锡林郭勒日报》等。出版诗集《多情的草原》,《悠远的牧歌》,《流泪的太阳》,《骑手的回望》,《生命时空》,《斯日古楞诗选》,《敖特尔诗语》,《一匹梦中的马》等多部。曾三次获内蒙古文学创作索龙嘎奖,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斯日古楞的诗

(14 首)

自然主义写作

这个小伙伴还在学前班
他还不懂得什么是诗
会背几首古诗词
那也仅仅是鹦鹉学舌
更何况意境与意思
 
他的唯一兴趣
就是玩儿,其乐无穷
这一次他淘宝似的
发现我旧日里戴的帽子
旱獺皮缝制的岁月
早已成了物质遗产
 
他试戴了一下照照镜子
自言自语,像光头强
随后拿来小玩偶
并宣布,这个从今以后
就是小企鹅的窝
 
他把我的收藏当道具
俄罗斯望远镜挂在马鞍
让奥特曼当骑士
去与变型金刚撕拼
他说它们有好人也有
坏人,不过它们都杀手
 
有的时候他展开一张大地图
这是张牛皮的仿蒙古绘本
构勒出成吉思汗时代
他拉着我说您坐您坐
咱们在古代的草原
摆一盘围棋如何


饮者

谢谢
我不喝,不
是不会喝
不敢喝
我怕喝醉
我怕酒……
喝?
那那就喝点
就喝一点
少少喝一点
不倒了不能倒了
啊?再来一点?
那就少倒,真的不行
好,就这杯子
那我敬大家
这杯
我干了,干了
我好像是要醉了
这酒真有劲
我有点头晕了
是的,可是不能喝了
辣,够辣的
不过挺爽
什么什么,那可不行
不不不再
噢,只倒一杯
少倒少倒就这点好了
好好,爽爽
今天就开怀畅饮了
不想别的了
那就放心喝
喝,敬大伙
我先喝
这酒真好
我是不是醉了?
那好
我也给大家唱个歌
都喝啊都喝
来,我也打一圈
没事的没事
一顿是喝一生也是个喝
小水酒一杯
十斤都晒不了
一两的干儿
草原的蜢蚱沙沙地
酒吗水吗
喝吗,醉吗
感情深一口闷
百灵鸟双双飞
一只翅膀挂两杯
你说该喝多少杯
三杯五杯喝
半斤八两干
我没醉
我不醉
我想醉
醉了的是酒
醉不了的是情
一辈子就是一杯酒
好啊好
喝吧?喝
两袖清风
一肚子酒精
记着这酒记得这情
记得我们曾经……
这些年
身体还行
你说什么三高
不高不高
只是心比天高


灵魂

荒原之上
我的灵魂凝固
定型于苏尼特草原
祼露成空朦山岩
我的眼睛
紧紧地盯住
牧场上每一丝生动的绿色

梦已惊醒
我真的怀疑
自己是否有些虚伪
这苍穹之下
哪会有那么多的意境

牧人们的冬暖夏凉
以至马背民族的迁徙之举
仅是我的一两行诗句
就能够表达的吗
可怜的浅薄啊
我更应该沉默地生活
沉默是金    沉默
就像牧人沉默于沧桑岁月
就像小草沉默于茫茫旷野


雪景

这时的你
不再使人感动
静谧与安然
不属于你
远山陈列着孤独
道路隐蔽着痉挛

一只只的羊
一匹匹的马
一处一处的敖特尔
一首一首的长调牧歌
在空濛中
多么苍白脆弱

雪野荒漠
我置身你的苍凉
哪敢有半点儿浪漫诗情


马鞭

听得懂
牧人的心语
灿烂的岁月
伴着起伏的草地飞翔

有时也静静地等待
呼吸了足够的阳光
血液它会升温
当季节驶入巅峰
马群突围的雪野山谷
用熟悉的鸣唱
追赶风

从冰冷的寒夜开始
敖特尔的灵气
都坚定于马鞭上
无言的涵盖
告诉骑手
退路等于死亡


缰在手中

牧歌在海空飞翔
恰似惊鸥展翅
浪涛拍岁的轰响
就象马踏荒原的蹄音

一阙海天
一方绝妙的敖特尔
爽爽的海风
牧放着久远的憧憬

流连忘返的月光
黄金海岸的柔情
骑手的灵魂
独享特殊的芳香与安顿

斑斓迷离的潮汐
把酒的兴奋
把爱的狂想
勾兑成不可言喻的旋晕

从草原到大海
没有季节迁徙的细节
却是风流诗韵的过程
让我再一次感受
雪    落     无     㾗

缰    握在手中
去赶一群水中的精灵
这不是随心所欲的冲动
而是逐水草而牧的本真


用套杆垂钓

平沙细浪之间
目光的海
变幻着焦距与景深

海水托着丰姿
靓丽如芙蓉
黄金海岸柔柔的风情
醉我策马而来的躁动

一只破旧的渔船
拖着古老的沧桑
停靠于夜的斑斓中
缆绳系着疲惫的锚
空空的网眼
略显几分惺松

我用牧马的套杆
独钓海中的银月
省略了野马的嘶鸣
省略了苍鹰的翅影

在中秋的海滨
不为潇洒
不为浪漫
只求几许淡淡的宁静


听马头琴

青春之马
在颠沛流离的岁月走失
怀想
便从你的记忆里诞生
激情被最大可能地固化
道路和风景
在流岚的霞辉中
坐视你的斑驳与沉静
那么你的狂横与不羁呢
那么你的善良与虔诚呢
真的是交给密不透风的
野草丛
还是被阳光的手引领
空间在流动
你引亢高歌
你蹄音如梦
留下生动的印痕
烈马的情绪
游牧的历程
一经成为你收藏的内容
必将酿出金光四射的风声


与冬天对视

你飘飞的雪花
很是潇洒
铺排的浪漫
夹杂着不羁与放荡

与牛羊们坚守的我
心情怎么也无法轻松
只能用冻僵的目光
守望冻僵的炊烟

前方仍旧雪域苍茫
流动的悬崖
横断在旷野
牧场和道路的远方
被风暴淹没
积雪的营盘上
惟有马的嘶鸣
是最亲密的交谈

透视迷惘
寻找深邃的月光
心却无法贴近
踌躇的时候
寻觅是温暖的语言

拾几片牛粪或羊砖
投入炉膛
许多热乎乎的记忆
便依偎着我
在这雪地寒天


仰望

我们灼灼的目光
都被你的神秘锁定
渇望洞穿瀚海
让归途在牧歌的翅膀飞翔

等待
如一罐尘封的老酒
一旦遇上知己
便无法掩盖诱人的醇香

曾经悸动的思想
为蔚蓝的许诺不眠
你究竟距我们还有多远
逐水草而牧的故乡


炊烟

在牧道与敖特尔之间
蒙古包的炊烟
是一种生动的语言
确实使人精神振奋
我们的名字
总是被呼唤的亲亲热热

在日子与荒原之间
蒙古包的炊烟
是一种亮丽的旗帜
确实使人心潮涌动
我们的生活
总是被营造的斑斑驳驳

在骑手与少女之间
蒙古包的炊烟
是一种优美的旋律
确实使人心怡神往
我们的爱情
总是被传说的朦朦胧胧


怀念马鞍

我总是把感觉
轻轻地
搭在你的上面
希冀
被鞍擎举
缓缓地    地平线
就延长了
我的民族的走向
也在延伸
繁衍与壮大
都为一个不朽的情结

牧人的孩子
都是从欢腾的马背
开始
站立与行走
借助马鞍的托护
学会了用眼睛望流云
学会了用耳朵听风吼

双脚穿镫
渐渐懂得了把握季节
山奔海立的豪情
是在马鞍上得以雕琢
牧放灵魂的意念
是在马鞍上得到磨练

荒原
如海流般退潮的时候
我的记忆中
依然深深怀念的
惟有这雕花的马鞍


鹰的图腾

在悠蓝的天庭
塑着一尊威严
尽管受到狂热的崇拜
却不流露一丝骄满
生来属于强悍的精灵
敢以自己的雄姿
嘲讽疑惑与妒嫉
翅翼下,冷峻地俯瞰
毕竟是豪迈的野魂啊
利爪把暴风雪的狂放撕裂
迎接雷声闪电的鞭击
渇求炼就铁翅钢胆
选择令无数生命倾目
意志令草木蛇兔胆寒
在岁月的漠野上疾驶
阳光下荣耀着一只黑色神箭
用软弱换得坚韧
用屈辱换得冷峻
纵然有一天坠落苍天
灵魂也能撑起一架
从不幸中崛起的大山


有野马群踏响黄昏

被岁月绷紧的荒原之鼓
有一群野马魂
擂击着黄昏
那野性的狂奔
演绎远古的遗风

骤雨疾风
在大漠上张扬红鬃
嘶鸣与追逐交织出
荒原的雄浑

不甘被夕阳淹没的欲望
潮水般冲动
如长久沉积的火山
引发一阵骄横的躁动

有野马群踏响黄昏
色彩愈似朦胧
旷达的荒原上
悬一只红色变焦镜
正摄取自由的开阔

野马群
是幻想的渇望
还原以现实的喧响
定格在神奇的北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