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超就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99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黄超就简介

(阅读:861 次)

黄超就,中国当代诗人。1967年5月出生于广西南宁。《西南当代作家》杂志副主编。1993年曾为《南国诗报》特约撰稿人。1994年搁笔,2016年重新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神州》《鸭绿江》《牡丹》《中国教师》《小说月刊》《名家名作》《奔流》《大东方》《文学少年》《青年文学家》《中国文艺家》《散文百家》《人民网·强国社区》《环球自媒体》《国际日报》《中华时报》《香港·中时网》《凤凰新闻》等报刊和媒体。部分作品被选入《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中国百年诗歌精选》《中国当代诗歌大词典》《中国实力诗人诗选》《千家诗》《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散文诗年选》等三十多种重要选本。

黄超就的诗

(10 首)

捡破烂的老头

夕阳爬上他的肩膀
蚊蝇异味环绕做伴
星光盘旋天空昏厥
一座山飞挡在眼前
拉不开此刻的落魄

他试图穿过这黑暗
远方似有若无的亲人
围炉的笑脸可会想起他

一阵风吹来
百花的香气与娇嗔
金碧辉煌飘逸乐曲
破袋子几只塑料瓶
奏不响今晚的音符

穿过几条街道
废旧店关门了吧
不远处有个漏水龙头
等待夜深  繁星逸隐
豪华屋檐下
捡拾一晚的叹息


隐形人

一粒种子飘落河中
浮萍缝隙托起她的生命
随着河水的流动
温暖炊烟成为遥远的梦

岸上的花草都有一寸泥土
唯有夜色围栏内的生命
如传说中的狐仙
婷婷玉立却又隐身

金碧辉煌灯光下
胭脂覆盖的落霞
如一株萎靡花朵
无奈地向黑夜倾诉
隐约传来老鸨呼唤
来客啦


一个春日的傍晚

树木在冷风里摇曳
鸟儿在凄寒地啼叫
呵、亲爱的你可知道
鸟儿在对我说些什么

狂风卷起泥沙覆盖了小径
昨日亲呢的脚印已无踪影
狂飓的风呵
你为何这般无情

心沉沉地随着日落的太阳
枯萎的木棉花跌落在窗台
公鸡拖着矮瘦的影子走进窝栏
邻家灯光告诉我沉郁夜的开始


破旧的甲板上
珠光宝气的强盗与娼妓
迷糊而昏沉
在炫耀
背负枷锁愚昧苦熬的众夫
艰难又怨愤地拉着破板车
儒雅风流的大师
半空中飘浮
提刀的猎人
黑夜里的醒者
狐狸与豺狼的哨兵
燃起坟墓前那半支蜡烛

丢失的指南针
折断的浆
失踪的光
远离海水的船
在恍惚


子夜时分

路灯打在玻璃上
防盗网的栅栏毕毫毕现
似在囚禁越狱的人
风撞上窗户
悄然地回头
像一个流浪乞讨的孩子
寻找着它的居所

间或有雨
打湿这影子的栅栏
似乎开窗即可拥抱
风却冰冷得似失血的动物

这只是子夜时分
这只是入冬第一场小雨
打开灯光吧、不必叫喊
把影子投射在窗口
洒脱地沐浴更衣
等待冷风冷雨逃遁
等待着黎明的曙光
那时雀跃地像报童一样
沿街叫卖:号外、号外


划火柴的人

来不及欣赏人间美景
黑色便包围上来
划拉一根火柴
打破黑夜的平静
照亮坚毅的脸庞
驱赶幽绿的眼睛

冷嗖嗖的风刀子般锋利
呼喊声跌入沉寂之中
唯有燃起火把
试图推开这浓厚的墨

跌落大海的白鹤
茫茫之中的孤点
黑夜里的浪花尖
被强大潮水覆盖


选种

晒场上种子在期待
突然刮来一股阴风
干瘪稗子蠢蠢欲动
翻滚向前
唯有饱满的种子
坚如磐石

那个瞎眼阿婆
端坐晒场一角
面对爬来的种子
笑得合不拢嘴
她已挑选不出
每粒种子的潜力
年复一年地哀叹


水草

一只鸟掠过湖面
轻轻投下一粒小石
龙虾们快速传递
石头的路径与目的
大小鱼们轻松避开了
只有水底柔弱的草
生长于腐臭的淤泥
她们没有翅膀
没有移动的能力
任石头压在胸口
当天空传来鸟的气息
她们惊恐
光怪陆离的石头


种骨

抽一根骨头植入泥土
还要远离背阴
雨水飞溅不到的地方
寒雪并不可怕,春风总会赴约

如果种入河流
河水将会上涨
奔流不息的咆哮声
将漫上所有的堤坝

种在风中吧
怕那呜咽的声音久远不息
惊醒多少夜行的人

辗转寻找,无眠之夜
种在这个苍冷的月下
空旷的风尘中


冰冷铁环砸下来
她闪躲退缩试图逃避
懦弱的前辈们忽悠
铃铛是高贵的标签
 
她要脱掉颈圈
却又不知向谁申诉
笑容可掬牧羊犬说
乐愚齐天
 
询问每一只老羊
为何不挣脱颈圈
咩咩的泪痕令她震惊
栅栏悬崖下白骨累累
 
不屈小羊向草原哭诉
四周回壁阴阴嘲讽声
遥远星星月亮默然飘过
唯有呜咽的风洒下霜泪
 
稚儿奔跑呐喊到日暮
她悲恸血痕斑斑的轮回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