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益淡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99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黄益淡的诗

(14 首)

围观

一面镜子
装着两个世界
一边泪水滂沱
一边兴高采烈
我看见
围观的人群中
有我的兄弟姐妹
顿时
心生悲凉


梦境

梦中听到有人哭
那是末曾谋面的兄弟吗?
看见他在父亲的引领下
翻过残墙断壁
迈向一望无际的火焰

原来是我在哀嚎一一
行动受制于梦境
眼泪却自由自在
目送他们一步一步
逼近危险

死亡从来不讲亲情
年轻的生命前仆后继
我为此十分感伤
当时自己什么也没做
像清明的坟头
挣扎着无能为力的痕迹


活着

有时候,我情愿自己
像个失明的,失聪的人
一生,没有可交谈的朋友
甚至,没有品尝过
爱与被爱的滋味
如果这样,固守着自己的
方寸世界
像石头,沉默地

活着


致拉姆

你问我的诗
活着吗
风,吹来伤心的落叶
我看着你呀
从春
从夏
在秋日
在我的世界里
死去


没有尽头的房间

一个人的夜晚
在每个无眠之夜
我越来越多的看到
死亡的形象一一

我来到父亲的坟前
打开堵坟的砖头
弯身钻了进去
在漆黑中躺下
就像童年
每天回家
特别依恋那张温馨的木板床

只是父亲已经不见了
死亡的气息温柔地绻缩在身边
一动不动
不说话,沉默着
好像和我一样
等着谁的到来

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
房间
很多我爱和爱我的人终将
紧随其后


分岐

一条小径通往光明
光明的背面,写着
谢绝黑暗携带者


秘密

你留在深夜的呓语
时常在黑暗中升起
这么多年
日子呼啸而过

那片静默的灯影
隐藏着彼此的疼痛
放下、抛开
刺痛一切的盲目

我努力捕捉
你留下的所有线索
像针尖扎破思念的牢笼
回忆、回忆你

思念就像绽放的花朵
花朵之上
站着不为人知的
秘密


你的名字叫绿

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你
秋风就送来你衰老的样子
几乎一瞬间,抬头
世界便已换了模样
你孤独的身影在风中摇荡
寂静中,独自哀伤
仿佛被时光掠走的

还没来得及在金色的阳光下
幸福地哼唱
哀伤之笔画着、画着
一颗徒劳的心
悄然成型
化作一只思乡的鸟儿
伫立在家乡的屋檐上
面对冷冰的天空
最后一次深深的、深深的
凝望


我满怀忧虑地看着你

孩子,既将跨年了
以往,对来年
我是多么期待
迎来一切新的,使我心动
送走一切旧的,让我欣喜
打开蓄满祝福的词汇世界
我任意挑选美好的语言
送给你

此刻,我满怀忧虑地看着你
独自走在迷思笼罩的大地上
有些人不珍惜我们的家园
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世界变得越来越让人陌生
我怎能舍得让你
走向那未知的明天?

现在,我唯一的
新年愿望
如果可能,用我毕生的力量
化做一把锋芒的长刀
砍断时间的双脚
或者杀死它
让它从此停留

孩子,现在已是严冬时节
不久,当风吹来春的气息
当春光闪耀
我会在背后默默张望
你和春天相拥着诉说
周围的草木在倾听
天空下,你的眼晴闪烁着
惊人的蓝
小小的身体站在
高高的家园上
歌唱


记忆的缝隙塞满了惆怅

你知道吗
我依然停留在
梦的故乡,听
黎明前忧伤的呻吟
像风掠过
时间的皮肤
 
叶子跌向它的缩命
腐烂吧腐烂吧
记忆的缝隙塞满了足够多的惆怅
天空下,南飞的燕子
可曾留下一丝丝怀想?
 
离别是如此轻而易举
仿佛是一次临睡前的道别
一声轻鼾,一句梦呓
我一一珍藏,你坠入梦中的碎语
拂晓时分,暖意弥漫时
我会温柔地向你揭开
昨天沉默的布条


你听,久违的声音
反复敲打
像是热恋时的吟唱
 
灰暗的天空下
你慢慢打开黑色的身体
献给这疲倦的大地


我是一个诗人

媳妇抱怨我的诗
过于灰暗
她很担心,文字来源于内心
我所有青春的梦想
枯萎了
 
愿谅我,我是一个诗人
如果你愿意,我最擅长
用廉价的语言
 
把世界点燃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常常,我会想起
那张虚弱的病床旁边
父亲拉住我的手
把他的经历碎片
串成人生的章节
 
我小心翼翼的翻看
那里,指向一个方向
站在人生阶梯上的人群千篇一律
就像黑夜和白昼
重复着轮回
 
每当我想到最爱的绿意
刚刚在春日里起跑
便要在秋天死去
我那探向虚空的手
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摸索
 
你俩真像呀,儿子叹着气说一一
年轻时喜欢张罗
年老了都爱唠叨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边
为骤然抵达的生命真相流泪
一边仍然呼喊你的名字


清明时分

雨,总是在缅怀时刻
及时到来
从记事起,我似乎感到
有人把断了魂的哀思搁进了绵绵细雨
所以,我觉得
那如酥细雨分明是烧给思念之人的眼泪
 
清明时分的雨,总是显得格外寒冷,比寒冬还寒冷
像是冥冥中有人故意安排清明时分的阴阳融合
 
看,开得正鲜的白色杜娟正垂头沉思
这片熟识的土地再也没了熟识的身影
悄悄地,身旁的树木已是唯一的伙伴
 
在黑暗的街头游走
我喜欢听,树叶摆动时的婆娑声
我喜欢听,细雨跌落河面时的撞击声
其实,我最喜欢听,耳边曾经常常响起的轻轻的呢喃声
 
我在尘世中活着
我没有去过另一个世界
但是,我仿佛还记得他的样子
我害怕什么呢?我更希望烟囱里的炊烟带我去
我更愿意桃花盛开时的飘香带我去
看一看,他现在的模样
问一问,是否还记得我的容颜
 
这个世界,每天有那么多人死去
有该死和不该死的
有你爱和不爱的
生命有时就像雨粒般渺小
但,却是我的整个世界
 
在清明时分的袅袅烟火中
除了把爱包成包裹寄给远方
我能做到的,仅仅是,
任泪水把大地滴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