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代薇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99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代薇简介

(阅读:446 次)

代薇,当代女诗人,专栏作家,新闻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三部,另有散文随笔若干。曾获《十月》诗歌奖,漓江出版社首届年度诗歌特别推荐奖,新世纪中国诗歌十大名作奖。

代薇的诗

(22 首)

一个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只鸡
一头猪和一匹马
饥饿时,人们杀了鸡
然后又杀了猪
轮到那匹马时
它不想等来同样的结果
于是就擅自修改了故事的结局
——它逃走了
逃跑到另一个故事中去了


平庸的恶

黑暗弥漫的地方
光便是原罪
 
欢呼不一定意味着胜利
也可能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诅咒
 
深渊施暴的时候
每个人都扮演了一滴水
 
害人者被人所害
受害者加害于人
 
最好的人都死去了
有他们,就不会有上帝


后遗症

在一个铁锤的世界
满眼皆是钉子
 
突然风起,每片树叶都在发抖
像人们内心的恐惧
 
合唱是令人厌恶和丑陋的
独唱的合唱更可怕
 
为什么在致命的铁轨后
我听到什么都像火车的声音


听布罗茨基读诗

我在听你读诗
亲爱的
听你在大雨中,追忆
……逝去的爱情
你的声音变得喑哑了
上面太多失眠的划痕
而记忆已经卷刃
听上去不再那么揪心
 
这是多年前的录音
在电脑的某个文件夹里
我听到它时你已不在人世
当年发录音的人也杳无音讯
只有沙发、手帕和眼泪
还在诗里
被我来回搬动


杀鱼

你用刀背拍几下鱼头
让鱼晕过去
砧板上,鳞片层层剥落
世不可避
如鱼之在网
干净利落,手法娴熟
你手刃一条鱼
就像生活手刃你
就像,真的有恨一样
无法言语,无处悲伤
像是在说——
时世艰辛
不狠一点
怎么活下去


这场葬礼不可避免

大雪之后
屋顶消失了
山川移人
黑鸟惊飞
苍狗撕成碎片
每个闪念都化为乌有
这场葬礼不可避免
是那些毁坏你的东西
让你走得更远
“灵魂燃烧,身体融化”
穿过大雪
就不是再是原来那个人了


习惯以后

我必须习惯左边
必须在习惯之后进入夜晚
在醒着的时候睡去
睁着眼睛梦见你

时间针对光阴
空间针对位置
可我天生悲伤 我永远
爱惜水银 温情而疲倦

离开或归来
每个清晨都有毁灭
我们醉心于此
那里有我们的屋子
有足够我们活下去的悲哀


住过的房子

房子搬空的时候
环视空荡荡的家
发现在这里居住过的人
其实是搬不走的
你被永远留在里面
看着自己走出去
消失在小区尽头
不再回来
至于房子里面发生过什么
已不再重要
如果是美好的
你已经拥有
如果是噩梦
它已经过去了
房子如同身体
作为过客的我们
只是暂时居住在此生此身
那些死去的人
是提前搬走了


早晨

在乡间醒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阳光照射进来
像一杯刚刚挤出来的泛着泡沫的牛奶
还带着牛棚和干草的气味
睡衣的颜色
身体像镂空的花边一般单纯
正如我对你的想念
它已没有欲望
我会想念你
但我不再爱你


终结

时间之快
正如时代之慢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这一年,我在佛前
燃尽了手指
这一年的药都很苦
就像你


晚餐前的一段时光

水蒸气在厨房里弥漫 
围裙上有一朵云 
我侧转身 
往容器里打鸡蛋、撒花生 
然后搅拌 
与此同时,我扔下手里的东西 
夺门而出 
楼梯盘旋往复 
时间逼仄狭窄 
岁月不允许我犹豫 
我的愿望在奔跑 
我听见汽车载着我呼啸着离开 
一次抽象的出逃 
一顿具体的晚餐 
它们同时发生 
相安无事


木匠

一块有木纹的木头 
在木匠手里 
有岁月 有波涛 
斧子落下 
潮涨潮落之间 
断成一把椅子的两个扶手 

钉子把一种好听的声音 
传过来 
它连接的不是木头 
是水 
固态的水 
钉子钉进水里的声音 
像一个孩子呼喊时的尖细部分 
正从浪花般飞舞的刨花中穿过


一间布匹店

时间由一只木尺来移动
那些呢面  平绒  绸缎的白天
悬垂着一条街的起伏
每一寸都熨帖合身
一匹布的展开
应该还是一面铜镜扁平移动的影像
马或者客栈
对面门楼上的茶肆
金耳小花瓷罐的旁边
有彩绘的漆盒
里面是秋冬淡青的天气
下午的阳光从磨白了的柜台退下去
一点一点查看地上的小方砖
在城南  水是缓慢的
一把花剪子驶向阴丹士林布的蓝
没有抽丝的时光
在各层各屉有更好的保存
以及片段的复原


那些土豆

早上在菜市场
看见一卡车土豆被翻倒下来
那些土豆从乡下来到城里
浑身土里土气的样子
一个个又脏又结实
它们快乐地滚在一起
贫穷 卑贱
比我们相亲相爱


咏叹调

相爱,需要铁石心肠 
彼此一锤一锤 
蹦出火花,锻成一块 

心软的人,是爱不了太深的 
就像草绳禁不起重物 

悲哀是纯粹 
温柔的深究 
而欢乐是连绵哀伤之中的意外 

“我以为我害怕的是告别时刻, 
原来,我同样害怕重逢” 


理发店

像拎着波浪的的两个对角 
理发师抖开一张白绸布 
水波是干的 
刀剪的过程依旧令人眼花缭乱 
小店昏暗的光线 
很快落满一地 
谁也不会在意 
许多事物已不再令人兴奋和挂念 
墙上的钟摆摇摇欲坠 
它只是象征性地伴奏、伴奏 
整个下午电剪嗡嗡地 
贴着后颈飞 
整个下午,一架小小的直升机 
在那里盘旋和起落 


因果

你负了某个人 
会有另一个人讨回去 
某个人负了你, 
会有另一个人还给你 
你对某个人做的事 
不管是伤害还是付出 
总会由另一个人来报答或者报复 
在不同的时间节点 
人生的无情与多情 
绝情与滥情 
总体来说,是守恒的 

你扔出去的每一块石头 
最终都会准确地砸中你自己 
血流到地上 
就再也收不回了 


风暴失去了过去

什么也不会到来
流星在坠落
火山在焚毁
一代人,就此
“与时间搭成悲剧性协议”
那些愤怒的、忧伤的、骄傲的、深情的
都已格格不入
怪兽成群结队
恶棍们轮流坐庄
风暴失去了过去
那改变黑暗的已退出了闪电


别处

活的去活,死的去死
亮过三五百年
然后就熄灭了
明亮一直是少数几个人的事 
东城点火,西城失火
 
一个人有多少深情
 就有多少看上去的冷酷
“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
一切皆有代价,
别人永远是别人
别处永远是他乡


终南山

真正使我念念不忘的 
是那些无目的间得到的东西 
一次误入歧途 
或者,一个不期而至的悔恨 
此生读过的书 
并不比一棵树教会我更多 
一株海棠的道德 
就是顺应季节长出叶子,开出花来 
灌木 草丛 山石 流水 
它们对人世没有期待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春花秋月意味着 
无所事事是唯一的大事 
意味着今生余下的每一寸光阴 
都值得我去好好浪费和倍加珍惜 
长于一日或短于一生 


春天来了也是秋天

你走以后
任何人的离去
都不再使我难过
好人有好报吗
佛说,坏人还在享福
太多的无力
太多的,刺痛与哽咽
痛苦像是沸水浇在冰面上
腾起的一阵白雾
“这锋利的时代,悲伤的生机”
花朵残了
春天来了也是秋天


从众

在一群羊面前放一个栅栏 
领头的羊跳过去之后 
后面的羊也跟着跳 
这时,将栅栏突然移开 
后面的羊仍然继续跳 
就好像栅栏还存在一样 

“在笼中出生的鸟认为 
飞翔是一种病……” 
而低头吃草的羊 
认为沉默是它们的家 
鞭子决定了什么可以被记住 
什么必须被遗忘 
羊是活不下来的 
它们最终会被送到屠宰场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