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韩玉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99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韩玉光简介

(阅读:280 次)

韩玉光,1970年7月生于山西原平市。出版诗集《1970年的月亮》《捕光者》。

韩玉光的诗

(16 首)

明月引

这一片宁静的林子,飞鸟归巢
薄雪
抱着梅花。

我和月亮坐在雪橇上。

两只心爱的大黑狗
在林中小径上
迈着轻快的步子。

那一刻
仿佛是很久以前的旧事了。

又似乎
是很多年以后
我走在归心如酒的路上


绝句

唯有美
不可复制;
唯有柴门
仍通往命运的屋檐。

这一瞬,
光线映照着一个人
内心的芳草;

这一瞬,群峰
在一个人的目光中
像生活中难得的奇迹。


中年之诗

终于可以
与生活对视了。
在痛苦与幸福的法眼中
慢慢现出原形
并非预想的那么可怕。
想不到
怀有一颗松树之心,竟
长成了一支向上的竹子。
灯下翻书
这文字里的群山
像无言的日子。
在山脚下,它永远
比我多一座山的高度
让我差点
浪花一样不堪重负。
而在山巅,我
恰好超越了
一个人肉体的荣光
摸到了
天空的虚无,
星群的安静。 


雪中致友人

雪降一天,我躲在屋中
读一本英国人写的医学的历史。
今天,我又知道了一种叫耶路撒冷热的精神病。
这一次,我没有嘲笑
那些脱光衣服,自以为是耶稣
或圣母玛利亚的人。
黄昏时,我到院子里
看了一眼
落在松树冠上的雪。
我不想借它的白
催眠短暂的黑暗。
我不想在看雪的时候
还计较偶尔患病的生活。
我将独自在灯下,融化这些
落在我身体上的雪。


寻常见

总有一些诗
我还写不出来
 
它们在我的身体里
在我目不能及的地方
 
就像草籽,撒落在泥土中
而宁愿以叶子和花朵示人
 
但正是这些难以描述的美
诱惑了我的一生


蚂蚱自述

我们都被拴在一望无边的
草绳上

失意的人,把我们装进麦秸编织的笼子里
听我们的笼中对
得意的人,把我们放在火上烧烤
扯下我们健美的后腿

唉,这根草绳真长啊
死去的
还没有松绑,未出生的
就已经被牢牢缚住了手脚


春日眺望红门山

春日眺望红门山,仿佛途中
偶遇布道者。
一座山峰的命运装进我的心里,
起伏如大海。
这是北方,三月尚有雪花
扑打眼帘,内心的波澜
如不远处的山峦。我会在春风中
眺望红门山一样
眺望中年的高度,
我会在河水消融的地方
看见平静的天空。


回忆

除了月亮。香椿树
也记得父亲。
 
他比我消瘦,或者
我比他消瘦,
 
这些,都不重要。
他已逝去多年——
 
我仍小心翼翼地为他点燃
生日奶油蛋糕上的蜡烛。
 
月亮的光芒,香椿芽的味道
充满我的眼睛和鼻子。


蝴蝶

在一对蝴蝶的翅膀上看见斑斓的微尘
我以为那就是故乡的雨点
一直做着归去的准备。
我做梦都在那儿逍遥。
 
在一对蝴蝶的眼睛里看见起伏的波澜
我以为那儿埋伏着一座大海。
伐木,造船,总想泅渡人生。
我喜欢海水里睡觉的月亮。
 
在一对蝴蝶的心跳中听见天上的神旨
我以为我是神的使者。
我跪拜在花丛中,面朝自己
天涯的风从海南吹到山西。
 
在一对蝴蝶的拥抱中听见爱的琴声
我以为我可以活到石头破碎。
我在春风中让自己枯黄
一个人幻化为两只蝴蝶。


黄昏

沿着小路
穿过宅子南面的这片林子。
大约一小时左右
黄昏准时降临在冬日的红门山下。
群鸟开始鸣叫,山岚隐约。
我在林中小路停下来,我不知道自己
为什么突然停住了脚步。
似乎,内心有一群鸟
要回应枝头的琴声,却又无力涌起浪花。
一定有什么奇迹
正在看不见的地方发生。
夕光从西边斜射过来
薄薄的铺在树木的枝头——
那里,曾落尽一万片叶子
曾让我挥霍过犹如林中小径的目光。


羊皮书

母亲说,我是喝着羊奶 
长出了1970年代的灵与肉。 
这就意味着:我曾做过一只跪乳的小羊 
曾把一碗羊奶视为黄河 
或长江的支流。 
一直以为,我做不了一只羊
仅仅是因为缺少一张羊皮。
有一次,我竟然找到了它
在山西的乡下,某个清晨。
在一张漆皮褪去的老方桌上
一只老绵羊的四只蹄子 
牢牢缩在四根细麻绳结成的索扣里。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羊在院子里 
哭。 有点像婴儿 
找不到奶瓶的声音,连续,沙哑。
我无法形容一把刀的速度:像一只羊的余生 
那样快。血都来不及流。
我想要的那张羊皮,就颤抖着 
披在挂霜的老墙上。
我与它之间
仅仅隔着一只草料笸箩。
我想抓住那张羊皮,寒风中
试探了几次
都没有跨过去。


惊蛰日,想起许多人

猛然听见
春风像个疯子,按响了门铃。
多日不见客
我已疏于迎来送往。
还有很多人
会纷纷涌现,他们死了很多年
却活得逍遥自在,像吓哭孔子的老子
像渐渐苏醒的雷声和云杉。
沐浴
更衣
读《捕光者》,为龙须树浇水。
我深知他们会来,我要利用
这上午的好光阴
好好想一想,那些令我迷惑的
被我比喻为山峰的事物。
想一想诗
为何物。想想
那位林泉僧,我还需要为他找一座寺庙。
还有很多人
在惊蛰日的路上走来,我得好好
想一想,春光太亮
正照着桌子上
母亲端来的几只酥梨,我坐在光线里
光线如解冻的滹沱河水,渡我的人
犹如花朵,从窗台上落了下来。


1970年的月亮

我们俯视人间。被折叠的时间
也会如一把扇子那样突然展开
上面江山如画。人烟早已稀少
我们一时沉默
我想一只1970年的月亮
听到我那迟缓的声音
是否是在过早地对抗着
这唯一的结局
一只月亮的清瘦,是否
只是为了减轻树枝的重负


新雪

一夜
落雪
五六公分。
一些低处的事物被藏在里面。
于书房静观
宋代人李成的《群峰霁雪图》
豁然开朗,林木依山
山依远天,无款,画家在空无之处
融化了三千种俗念。


公元262年

嵇康不死,我不会在意这一年
有多少行刑的刽子手
一切都准备好了
七尺八寸的嵇康备好了独一无二的头颅
他的兄长嵇喜站在人群中
一对骨肉,看上去俨然是离别二字……
唉,有死以来
还有谁
能像嵇康一样,临终前
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分得一清二楚。
手指如光线落在七根琴弦上……
一千七百多年
顿时鸦雀无声,琴声之静
原来可以压倒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可以让人世间只剩下竖起的耳朵。
闭上眼,请闭上所有的眼
让行刑台消失
让枷锁消失,让手起刀落消失……
如果可以,请删去公元262年
删去从山阳到洛阳的那条土路
39岁的嵇康
将会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他的儿子嵇绍
在若干年后想起父亲
竟像一只鹤,从鸡群里传出一声哀鸣。
一曲《广陵散》
正在从头弹起……


偶尔之诗

群山在树林的背后,
教会我向高处眺望。
 
柳叶长出了枝头,这个春天
最幸福的事情没有超过两件:
 
在白天看见美;
在黑夜想象美。
 
感谢上苍用光线提醒我
万物的的存在。
 
感谢人间有了热爱这个词,使我
一次次用心拒绝了遗忘。
 
所有的生活在新旧之间
徘徊着。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桃花源
是不是像我的诗歌一样?
 
有不结果实的花朵,
有明月静悬的河流,
 
偶尔,也有一只蝴蝶,
在时光中不舍悲喜地飞着……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