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于海棠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99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于海棠简介

(阅读:414 次)

于海棠,女,山东人。组诗刊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汉诗》等各文学期刊和报刊。入围“第九届红高粱诗歌奖”。

于海棠的诗

(17 首)

爱和遗忘一样巨大

光洒在条格纸上,仿佛所有没有写出的,
都有了明亮的去处
就像所有的等待都有了结局
阳光明媚,不可多得
尘世干净又明亮
我喜欢尘世分给我的这一块儿阳光
又多又具体
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爱和遗忘一样巨大。


小小的善意

杏仁,黄豆,花生,红枣
这些心形的,圆形的,
椭圆的,这些
 
性苦、微温
补血,养颜的自然之物
携带小小的善意,提醒
 
空荡荡的胃,如果愿意接受
不再纠结昨晚的
无端疼痛,在辗转反侧中
睡眠掺进潮水的沙粒
又在那个片刻
无法解释的疲倦里
不断挣扎,就会接受
 
此刻
我一边啜饮它们
一边在想:宿命在一个人年轻时
已有了结局
 
只有那些植物,怀有温良
能填满你的身体
治愈命运不甘的部分。


在去面包店的路上

悬铃木果子向下,
一颗,与另一颗…
簇集,碰撞,在视觉之上
发出轻微的脆响
站在树下,痴迷与此刻,寂静
生命的消逝正以圆满的形体
修正我们苦闷的仰望
我喜欢这片刻的
宁静,仿佛
时间下的不朽,我悲伤
这宁静下
我们再也回不去的往昔
继续向前
木栅里矮松散发浓烈的香气
不远处
斜阳拉直树梢,等待归鸟
冰移动它的碎片,还原成水
我看到时间正以
另一种方式纷纷的落下……


雨水辞

你留意窗外热烈的鸟鸣,沉甸甸的
枝条抓住空气的虚无
那摇摆的花枝,光影,让你了然的
思想无法落定。雨水日
小院里的草莓该发芽了
防雨棚下滴滴答答的雨水
今年将落向哪里?
故乡雨雾般甜蜜的
早晨又在哪里?
山核桃和苹果树,广玉兰白色旋转的
花瓣停顿消弥,它又将去往哪里?
母亲,我们还能回去吗
你站在灶前喊我们吃饭,上学
你轻快的脚步会回来吗?
乡下草木萌发,家燕归来
母亲
你紧握我的双手又在哪里?


虚词

喜鹊没有飞得太高
在落光叶子的海棠和
蔷薇之间,
笃定准确的飞旋,起舞
带着生命喜悦的啼叫
在展开的翅翼上
阳光熹微,跟随空气欣喜的抬升
一个深藏一片叶子的人
在一棵杉木和一棵梧桐间飘移
空气自由,难以把握
胸中明媚的火焰被伸出的另一只手搅动
像在虚构里飞
他站在无法界定的斜坡上 看不出
更爱我还是别的 那么孤僻
我无法控制我的执念
在一棵海棠和一棵蔷薇之间
献出了我全部
赞美的虚词…


所见

梧桐树下,穿黄色环卫服的,环卫工人
扫起枯枝,落叶,人间扔含有微量的苦
载满她早起的步履
 
小树林里,紫叶李成串的花苞,轻摇
春风微红,像对世事的补偿
 
一位母亲,怀抱婴儿
那是昨天的我,刚获得另一种新生。
 
一只喜鹊站在高压线上,
它的叫声携带神性,仿佛悲慈降落于万物。


去阳台看了看雨

去阳台看了看雨,而不是客厅的窗台。
这样离雨更近一些,
雨像一种极其轻柔的低叹。
像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
我看到灯光中的雨,和黑暗中的雨
像黑白世界的两个界面。
让人产生恍惚的错觉,这是过去的哪个
夜晚?和今天的
雨一样有一些微微的倾斜。它们落在
桐树叶上面,杨树叶上面
没有一滴雨是多余的
我伸出手,
它们带着针尖的凉意
提醒我
一生中总有几个瞬间的哀伤
在雨夜中醒来。


在你的光里找我

你坐在床上,一个下午
的时光将要殆尽
你坐在床上,等一束光
由于光太浅,书桌上,三角梅孱弱的
呼吸是浅蓝的
我也会长时间这样,
在你的光里找我,疼痛,夹杂在光里
由于缺水,我给它水喝
现在它向我推送蔚蓝的波涛
用微蓝的波涛击打我,我认为是美丽的
我们各自为对方的赞美留着一道门
很多时候
就像无助时我开始祈祷
我知道过程很难
但结局一定很美。


也许是别的

它吸引我,俯下身去
而去接纳它紫红
齿状的花朵嵌进
那片深绿
 
它们一朵一朵在
时光里沉默,微醉
坦露小秘密。
 
有时,面对它,我有片刻的恍惚
知道命运的不被允许
在我
特别的珍视里
 
也许是一种怀念
也许是别的。


我在重复同一个下午

我经常重复同一个下午
珍贵寂静带来的疲倦感,和空气的腥甜
搅动的微小震荡

躺在一株麦蓝菜里
体验一种无所欲求的心,尝试
像白嘴鸟一样飞
我们都有相同的属性
我的白色,
粉色,黄色花盏仰望的下午

窗外光线带来的稀松感,使你进入一
种薄薄的轻,我们都在等待某种
碎片重叠时的喜悦
而最终它会把你引向某种深深的孤独
而无法自已


窗外

你看到的那丛迎春
在午后的空气里摇晃着虚无
仿佛爱情般,微红,膨胀
它有多少秘密不被我所知?
又有多少沉默供我们面对?
在三月,一小块儿幸福
被抱紧。一小块儿锈色的幸福
被我的视觉所拥有
这秩序的美,仿若
人间有无数甜蜜和美德
在花瓣纷纷张开时。


早春

又是这样的早晨,天光微明
你看到的
一切恣意,悲伤,和凄苦的事物
在低头凝视的瞬间一一醒来
淡蓝色的悲伤归于昨天
时间的流动不断归于苦涩
恣意的会在转瞬的刹那破灭
窗外的鸟鸣,在你的听觉上
开始小提琴的弹奏
白色的广玉兰推动白色的芳香
仿若幸福,又如此悲伤
我在这里俯视人间
春天尚早,寒凉没有完全退尽
灾难的人民还在那里受苦
你不能停止悲伤
你不能完全快乐
迎春花金黄的花瓣在轻轻摇动
它在告诉你
“盛开是另一种等待
只要你在意,它终归到来”


阳台上的花草

阳台上的花草排列紧密
仿佛寂静夜晚的星星伸向未知
兰草,小叶玫,花蔓草,…
那么多花草
给予你植物迷人的芬芳
我经常呆呆的凝望它们,凋败
和茂密仿佛一个人的一生
我看到时间的流逝带来生命空荡荡的回音
一条河流不知道将去往何处
一个人的悲伤总是在失去以后
它们紧密排列,叶子触碰相互抚慰
在生命短暂偶然的相握里
获得生命活着的意义。


再一次看到死亡

再一次提到了死亡
死亡好像跟着我们可能随时到来
亲人们已到齐
躺在木板上的那个人
比往常更宁静
窗外
哗啦啦的乌楸树丝毫不能惊动他
有的告别就成了最后的告别。
亲人们数着他生前的好
树叶落下来会重新长出新叶子,而死亡呢
数着他未长大的孩子
和他丢下的扳手,螺丝刀,破酒瓶
他宁静如尘土,如废弃的房屋
驶出的帆船再也不能回到港口
哭声勾起对一个人的纪念
但再也挽回不了死亡
哀乐伴着送葬的队伍缓慢而行
送葬的人沮丧着脸,五月的热风乱吹
时间仿佛是漫长的停止
过程就像一个世纪
那个人
最后终安静于白花围绕的地下

金色的麦田围绕着寂静的墓穴
松树的影子在墓碑摇来摇去


在荷花湾

当你爬上一个斜坡
坐在一块石头上
眺望蔚蓝曲折的湖面。
寒冷提醒你所要的
还不能深入,秃柳斜插进湖面
两岸鸟鸣稀疏
天空空旷的蓝犹如一个人的执迷不悟
在三月,感觉跟什么都近
但又摸不到一缕
斜阳还在涂抹黄金
如我对你的描述
在我茫然的眺望中,我看到
一个人一生的虚幻
在淡蓝的烟尘中
充满地平线。


尘世的幸福被稳稳托起

夕阳又在垂落
归鸟在草丛里寻求
最后的慰藉
春光细碎,堤岸金黄的花朵
在弯曲中起伏
你坐在高大的悬铃木下
新鲜的树枝和鸟鸣顺着
你手指的方向向下滴落
湖水含着三只白色的水鸟
湖水漾起它温暖的羽毛
你不用管它
仅凭视觉就能唤起你的麻木
万物流动,相拥有时
尘世旋转,一如既往
一位环卫工人骑着环卫车
缓缓从你面前经过
再也没有一种疲惫
在你深深的不安里
让你感到羞愧
当你扭转头的瞬间
街道整洁
草香袭来
尘世的幸福被稳稳托起


经过

一块白石头蹲在草丛里,
低伏而静寂
形成立体美学的一部分,从而
被人们描述

我抚摸它光滑,弯曲的纹理
像冰凉褪去的日历
像我身体里失去的部分重复回来

麻雀落向它
落叶覆盖它
手挽手的情侣对着它拥抱接吻,交换秘密
而抵达甜蜜

而情深是止不住的哭泣
我们继续走
好日子就会到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