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予衣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3989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予衣简介

(阅读:466 次)

予衣,原名全进,苗族,贵州务川人,《未名诗人》微刊主编,有诗歌在《扬子江》《诗潮》《贵州作家》等刊物发表。

予衣的诗

(17 首)

盆景

将天空无限度地缩小
才能发现身上那些坏毛病
“粗枝大叶都是惯出来的”
精致的生活需要牢笼
需要绳索和剪子

有些人看厌了森林
有些人从未去过真正的天空


冬日阳台

她坐在阳台上采集阳光
绣花鞋上的梅花还未盛开

小区里的红袖标早已撤走了
电视机目送着又一批远征的亲人
离开武汉

不时有云霞从天空落下来
空荡荡的阳台
开满了粉红色的桃花


活着

在悬崖绝壁上
抓住一条缝,或者一粒尘埃
就可以安家
找到一滴雨露
就可以替一座山
牵出一条河流
 
这些没有姓氏的植物
穷尽一生的攀爬
也无法抵达天空
柔弱的身板,长到老
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块
活着的岩石


美尼尔氏综合症

说爱我的时候不许眨眼睛
莲花要尽可能开得小心一些
不浓不淡,刚刚好
惊起一朵淡淡的云霞
 
拥抱我的时候不准呼吸
死亡要尽可能醒得慢一些
不痛不痒,刚刚好
走完一段悄无声息的旅程
 
否则,我的美丽就会犯晕
青春就会拉着月亮呕吐
爱情就会头重脚轻,踉踉跄跄
你想拉,也拉不回
 
我们的爱情
最好病得再重一些


外乡人

白天,从骨骼里取出砖瓦
把城市一节节垒高
一群身材矮小的人
总想站得再高一些,再高一些
最好,随手就可以摘取一颗
遥远的星辰

夜晚,从皮囊里取出灯火
在迷宫中搜寻出口
一群迷路的孩子
在街头巷尾转来转去
叫卖故乡


种地的人

每一次挖掘和翻犁
都是一次深入的交谈
“泥土比人老实,你对他好
他就会把心翻给你看”

每一粒种子都是孩子
种地的人
每一次种下的
都是自己的根


芦花

从诗经里涌出的浪花
口哨里哼着泥土的气息

一条河流弯下腰身
海,站起来

风在高处提着灯笼
寻找唱歌的人


粉刷匠

在天空种植云霞
是一项技术活
城市的土壤比农村贫瘠,比山高
仍然需要在每一天清晨
一遍又一遍地培土,和砖石对话
仍然需要一遍又一遍地,用汗水施肥
土壤才会柔软,城市才会开花

天空那么宽
黑黢黢的空白比狗尾巴草长得快
怎么也种不完。有时候
不得不把自己也当作一片云霞
种下去,有时候不得不种下几朵星星
唯独不能种植月亮
一看到她,绳索就会绷紧
心跳就会加速。不管有没有云
天空都会像小孩子一样
抱着我哗啦啦地哭个不停


风来的时候

风来的时候
他来不及爬上城楼
就斜靠在工棚外的墙角
眯着眼睛数星星

城里的白天太挤
天亮之前
他得找到最亮的那颗
给孩子捎回去


搬运工

抬头的瞬间
一朵菊花便开了
唯一的春色,刚把我拉回街头
又被双肩重重地
摁了下去

一个从小搬运大山的人
把城市大包小包地扛在肩上
我躲在春天后面
提心吊胆,生怕一不小心
就走漏了风雪的消息


总让我想到骨头
被肥硕的皮肉裹得太紧
 
有时候我们需要敞开胸襟
从心窝里掏出那些陈词滥调
 
清扫是不够的,更多的时候
我们需要在自己的心脏
安插一把匕首


蚂蚁

一群隐藏姓氏的人
用身体给自己铺路
纤细的臂膀,每一寸都是骨骼
每一寸,都必须深入土壤的内心
 
一生的仰望
高不过最低的土坡和山丘
以土为家的人
用一颗沙石攥紧
风和轻如尘埃的命运
 
家和天空都在脚下
我们是一群用头颅奔跑的人


霜夜

一些人突然活过来
一些明朗的线索突然无头无脑地死去
 
藏在胸口的匕首,在一束虚拟的玫瑰上
雕刻口是心非的爱情
 
江山在纸上沦陷
太多狂热的情节不断撞车
 
漆黑的悬崖没有底
跌落的呼喊没有声息
 
情理总是背道而驰。意料
在一个深夜被迫降温
 
所有的悬疑终究逃不出窗
有人用草尖在脸上涂抹眼泪
 
天就亮了。几截干枯的肋骨
在窗台上冒着残烟


秋天的河流

疯长了一个夏天的哮喘
在一朵云里躺下来
 
弯下腰身,在低处
寻找一些散乱的怀念
 
再多的苦闷
都必须烂在肚子里
 
在一面镜子里洗出内心
天空和远方,就开始辽阔


婚姻

两只相爱相杀的刺猬
一生都在避不开的锋芒中
厮杀,寻找温度
最佳的位置
 
彼此都需要在身体里
给对方留下一个恰当的位置
需要在各自的阵地,日复一日
一边退守,一边练习拔刺
 
每拔掉一根
眼里的阵地就辽阔一分
剩下的,每一根
都是对方的羽毛和光环


春天或者错乱

梨花开了。蒙面人躲在暗处
隐形的翅膀,投下天罗地网
 
河流退回高处
天空让出虚假的开阔
 
春天在掌心沦陷。千里江山
落入笼子里的一声鸟鸣
 
哦,亲爱的,今夜的月光好白
我胸口的桃花无处藏身
 
我们如此近,又那么远
偷偷摸摸的爱情,恍若隔世


荒草记

习惯于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把命系在一把风上过日子
火与金属的光芒
迫使他们踩着同伴的尸骨
一次又一次,替一条河流退让
 
这些没有姓氏的草民
柔弱的身骨可以举起漫山野火
逼退寒冬。也能在一夜之间
卷土重来,用一把瓦砾和沙石
复制久远的故乡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