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其然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07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其然简介

(阅读:332 次)

其然,生于成都,祖籍重庆市万州。从八十年代开始习诗发表。作品收入《中国2016年度诗歌精选》《2017中国诗歌年选》《2018中国诗歌排行榜》《我亲爱的祖国--庆祝新中国70周年朗诵诗选》等几十个选本。出版诗集《原版成都》《心中有情就是诗》。

其然的诗

(17 首)

庄子道友

择一处静地,让江湖和庙堂
在自然中晾晒,风霜雨雪
以及爱恨情仇都被时间摊放
在竹篱,花有花的灵魂
酒有酒的思想,出世与入世
在一张矮桌上,隔着
三寸距离,醉在各自的杯中


围城

窗没关,水没关,门没开,窗没开
每天面临的指责,就像牙缝里
掏不出东西的疼痛
我其实不想诉说什么,装疯卖傻
装疯卖傻明显地不行,人在阵地就应该在
在没有敌人的阵地,让野草
将我慢慢包围,投降不行,死亡也不行
这一世的俘虏,只缘于
当初那场世尘的围剿,让铁血的战车
沉陷在一片没有生息的泽地
阳光照常,晚风照常,细节般的虫鸣也照常
云起云飞,花开花落,画就的牢地
没有一匹枝叶,吐出过完整的花香


梦,像远方积雨云庞大的黑暗
我在光亮处,恐惧,将迈出的脚步
光明孤独,灰黑的天空
愈加狰狞,山不再是绿色的和蔼
每一只巨大的手臂或脚步
都足以碾碎整个世界
我害怕黑暗,但我从来不说
独自入山,即将被那些黑笼罩
垭口在消失,除了欲来的山雨
独留一串粗重的喘息


城市

不合时宜的行道树被腰斩时
我尚未注意
太高,太矮,太宽,太窄
似乎都不能成为城市的衬托,屋檐下
天然的水滴,在一条直线上

贫的不能太张扬,富的不能太小器
城市的面容,以一支眉笔书写
高过舞台的鞋尖,似乎不在统领之下
臣服,是一种姿态

血统不过是一个概念,另类
是另一个概念,洋装礼服
也在另一个概念之列
管辖,始终处在一种兴奋中

所有的语言,除了字型与色彩
都要站在同一条等高线上,低头
让所有的自信丧失了自信的勇气
让所有的欲望失去兴奋的理由

起伏跌宕的江河,只是被一条橡胶坝
轻易地拦去自由,没有了任性
撒野的迎春花,可以在某一段河堤
由季节,有条件的限制开放


玉说

万千灵犀,总有一些迟疑
没有人相信尘缘中的纯净
春风,仅仅展现在细微的波纹上
我从不怀疑,被风冲开的水面
就是你初始的恋情

你说你爱鱼,我便寻着水踪
打探鱼的味道,在清澈的水中
画一道索引,只想
把一根长长的渔线,挂在
你白瑕的脖颈上

你说你爱风,我便在清风中
捕捉时间的信号,从露珠的晶莹上
感悟气息掠过的温润,把潮湿的小路
雕刻成早上微凉的薄雾

光阴研磨成傍晚虚度的夕阳
让你眼角干瘪的刀纹,在相偎中
留下饱满的密径,供晚风踱步 


风雨的记录

其实,燕子早进城了
乡下的土墙太旧,托不住
一巢最廉价的欢笑
就像草把人,守不住单薄的稻田

进城的草把人,披着同色的服饰
眼睛守不住欲望
在高大的楼屋下,卑微的稻草
时不时,也会想起自己饱满时
迎风摇摆的样子


折叠

公交车在夜行,微弱的灯光
不时地从男人的肩头掠过
我感觉,男人似乎是可以折叠的
虚与实,总是在变幻中
从幼年,童年,直至老年
折叠的技艺,随灯光
强弱移动,并越来越纯熟
折叠成虎,折叠成猫
折叠成青山,折叠成绿水
甚至,折叠成小兔、小鸟
有一天,他或许会
把自己折叠成什么都不是,或许
另一天,他又把自己折叠丢了
像魔术师,让自己凭空消失


七月半

祭典的烟火,还是燃在乡村
乡村的堂屋才装得下先祖的脚印
礼数,在念唱中流传
只是跪拜的人越来越少
就像带进城市的老照片
在拆迁中,被删得七零八落
公墓非常拥挤,容不下乡音
所有的排列,都以一束花的方式
将农历挤出记忆,现场
仅存有一个日期


我是一个凡人

我就是一个凡人
左右都是诱惑
左边是佛,右边是道
来世与今生,同样
倚重于心,道佛双修
是一个朋友的说法
但我决定,践行
在得与失的圆缺中
一半拥于怀中
一半用于思念
来和去,皆缘于法
不管是情还是劫,错失的
都在昨天


船型街

"山中一条船,云中一把梭"
小青瓦掩藏的旧招牌,让盖碗茶
有了悠閒自在的窃窃私语
四梁八柱的穿榫,收藏数百年的风雨
历史与传说,在廊檐下来回走动
横亘的古戏台,用高腔和锣鼓
把古镇的变化说尽,煤油灯火讲出的
老故事,都沉睡在茶水中
一碗烧酒,两个小吃,留下了
古今多少豪情的脚步,暮鼓晨鐘
浸泡在水豆花、羊肉汤和街檐的雨滴里
上街的脚步,像经纬的线头
织出一方的繁榮,灵官庙的大师们
用香火,道出古镇的前世今生
而四周的香葱、蒜苗,才是
炒香罗城的灵丹妙药


路过龙泉

越往上行,花色越淡
桃花,也像在爬楼梯
气喘吁吁的山顶
已经没有了桃花的踪影
这大慨是高度的问题
 
赞美,是从山脚开始
没有赞美的桃花
大多开得无精打彩
疏花,只是为了结果
而赞美,却与结实无关


倒春寒

一场冷雨,让万物打了个寒顫
最先变色的是天上的云彩
其次是风,和正在恋爱中的花朵
池水表现得最为明显,皱紧的眉头
让路人的衣衫高高掀起
育儿的樱桃不管不顾,让泪
从腮边滑过,有些青涩的嘴唇
已渐丰满,雀鸟们不时地偷偷碰一下
四月的爱情,似乎还缺少一些温度
诗人的句子也略显空洞
许多艳情大多数是从照片上借来的
使用马甲的春梦,呆站在屏幕上
语言沾满微光,但无法解开紧缩的花叶


无题

其实,男人们很无聊
所有的行为,都像土狗
街角的那一滩尿液
气味,宣誓着一方土地
 
占有,是雄性的共有特性
占有,是一张摊薄的饼
在权力、荣誉和面子面前
生命仅是粘贴了一半金箔的神棍
 
如法老,如权杖,如酒精
膨胀的血液,像激情
倒覆在历史的纸片上,一身臭汗
让偷窥者在窗外,一倾江河
 
好事者众,好事者的想象
让田亩枯禾,让岁月失衡
锦绣的山林,仍不时有
各类野兽将提胯的动作,吠出
各自不同的表述,而土地
不增不减,甚至无知无觉


刀的联想

刀必须有刃,那是男人的风骨
而刀是否有鞘,那是漂泊后的停顿
一套刀谱,经过几十个轮回
可以上天山,也可以走大漠
 
江南,塞北,舞动的江湖
可以是烟雨的复活,也可以
是朔风中的站立,其实
这已不单是一片野火的说法
 
熊熊的光影,可以窥视历史
刀,依旧是刀
朴素,诚实,鲁莽,嫉恶如仇
如广袤的秋风,顺势而起
也久伏大地


很多爱情,其实只是一段虚拟的暧昧

欲望上升的时候,现场留下一些影子
山脊上路过的桃花,让风景
柔软了许多,虫鸣的季节已过
无花无果的树林下,只有一些性别的符号
很多爱情,其实只是一段虚拟的暧昧
 
在希腊神话中望见水仙花死去的美少年
此时,也在臆念中,构筑
春天的样子,色彩不是最重要的
每一页翻旧的画册,依旧
留有昨天的味道,遇到或者碰上
都是无数有效画面的重合
 
一弯池水,漂浮着一些绮丽的梦幻
有的破碎,有的远去,有的重合
有的求安慰,有的求同行,有的求拥有
把等待、思念、忠诚和付出
重新做成一条伤痕,但痛感已经消失
模糊的微笑中,还是那件伤心的阴丹蓝
 
回到原点,其实是回到一领青春的破衫
用走旧的心:缝一个眉眼,缝一个微笑
缝一段情话,缝一种气息,虚构的情愫
在自己后花园无限地-----蔓延
这种暧昧,虚拟
你走不进我,我也走不进你
只有山崖上一只空挂的风铃


在一场风中

在一场风中
将彼此需要简化成一片树叶
风是媒介,随心,随性,随情,随缘
某个午后或者夜晚,如多年旧识
在同一种高度翻滚
 
酒不会冷,当然不会象古人互通姓氏
也不会象古人拈香跪拜,心就是门铃
长传的呼号,抵不过一个简短的“约”字
无所谓男女,我们都在秋天的路上
 
风月是景色,是季节里
唯一可以坦露的真相,一群鸟已经远去
像整个山麓,放下所有的浮华
越来越低的乌云,等待
难以强忍的雨点,等待四散的脚步
一场宿醉后,草木依旧坦然


谷雨

今天下雨了,那一季春风
终于,化开了最后云层
飘在树冠上的樱桃红了
杜鹃鸟的叫声,叙说
这最后时节的酸酸甜甜
 
绿已经很深,斑驳如中年
时间可以回到童年,印象中
那些创口与伤痕已成为过去
抓一把清风,洗涤岁月
暮色,正一步步成了真理
 
春风短了,但雨丝加长
生长是摄取能量的必然
有些花变得端庄,有些叶
变得疯狂,现实中
一层绿正试图用新装,掩盖
另一层绿,世界仅此而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