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夙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06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夙洁简介

(阅读:567 次)

夙洁,山西襄垣人,70后,诗歌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等。

夙洁的诗

(15 首)

无题

1

记忆中的村庄是用土做的
土路  土墙
母亲头顶半簸箕苞米
颤巍巍地挪着小脚
从低矮的土屋出来
大黄  小白  秃尾巴
咕咕地围拢母亲
散一把廉价的苞米
明天鸡窝里就会
多几枚光滑的鸡蛋
母亲懂得投资
犹如把一生的心血
输给她的孩子们
太阳毫不吝惜
将周身热量
毒辣辣洒满
土院每个角落
父亲牵着他的黑驴
让它在门前的枣树下
任性地打滚
随意抖一抖
卸载了尘土
连同疲惫
土烟卷是父亲
驱乏的药引
一吸一张
烟雾打成团
再随父亲古铜色的
皱褶舒展
悠闲地看着
吊在枣树上的孩子们
孩子们看着地上的
猫儿和狗儿打架

2

那年
一个土黄色的斜挎包
装满父母的牵挂
和满腔热血
南下赶海
时光都去哪儿了
戴了变色防风镜
路便不是土黄的
墙也不是土黄的
清一色的楼房
鳞次栉比
百度一下记忆的内存
找不到走时的路


入土为安

发小被宝马车撞死后
本就患有抑郁症的媳妇
越发疯疯癫癫满村跑

交警队调解好的
车主赔偿死者家属17万
当场拿出2万元的丧葬费

尾款赔偿金一拖就是半年
法院受理后需尸检报告
年迈的父母领着
一个9岁一个6岁的孙儿
用身体护着坟头嚎叫
死活不让媳妇娘家人
刨土掘墓


肿瘤医院门口蹲着一个父亲

拿着十七岁女儿的病检单
折起来展开反复看了三次
摸索出一支烟
反复打三次火点燃
狠狠吸了两口鼓足腮帮
然后
把烟圈慢慢
吐向天空


犯罪

他二十五岁判了无期
比畏罪潜逃的爸爸.
当年还年轻五岁
四岁的他
只能凭借照片想像
爸爸的模样
妈妈改嫁时
他刚上初一
励志要当一名警察
把爸爸抓回来交给
哭瞎眼相依为命的奶奶

武警学校毕业后
他拿着全优的简历应聘
政审未能通过


儿子去拯救别的小朋友了

同事七岁的儿子走后
最让他担心的是
他的老母亲
几乎与世隔绝
每天从早到晚盯着
少儿频道
感觉她孙子的
眼角膜、心脏和肾
会在某个孩子身上。


大龄青年

已经参加工作五、六年的
儿子和侄女
先后回来过年
儿子带回来阿贝(狗)
侄女抱回来爱丽丝(猫)


喜欢买文胸的女人

一个四十上下
极有风韵的女人
隔三差五就光顾
我的内衣小店
每次试穿都要我
帮她轻轻地把垂乳
一点一点撸起
转圈   反手   定位

她闭着眼对着镜子
流泪


老照片

收拾父亲遗物时
一本破旧的房屋土地证
和一张没变黄的照片
用塑料袋封裹在一起
黑白素颜
大约二十几岁的爸妈中间
坐着个穿开裆裤的男孩
问挂在墙上的妈妈
我不是独生女吗
他是谁


两把刀

早年的父亲
以剃头为生
用一把他祖爷爷用过的
剃刀
养育着七个儿女
我刚入学时
偷用那把剃刀削铅笔头
磕了个小小的三角豁口
客人的头皮被刮破
父亲被打断一根手指头

多年后
医生用一把一次性的
微创手术刀
延续老父亲的生命
靠剃刀攒下的全部积蓄
没够买这把刀


剪彩

围堵两年多的
主商业区改造成政府广场
今天终于竣工
百姓  城管 地方电视台记者
仰头踮脚等待
上级领导光临现场

主席台上
掌声如雷
台下一片骚动
十几个农民工变戏法似的
打出一道白色横幅
“还我们血汗钱!”


青春期

上初二那年
停电停水三天
西北风吼罢
接着飘起鹅毛大雪
同宿舍的郭红英
盛了满满一盆雪
我们几个
用雪搓洗了手脸
然后抢着袖珍小镜子
抹上雪花膏


打工仔

回村过年
挥霍完所有积蓄
卖了留守父母的玉茭
做盘缠
继续打工


独居异乡

十二月的海南潮湿阴冷
就着月光
吞下两粒安眠药


女神

初中毕业的他
在富士康打工十年
突然被上司叫去赴家宴
面对烛光下美丽高雅的女孩
他除了出汗还是出汗
但必须完成上司交给他的
加班任务
成全面前这个癌症晚期的
花季少女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一年后
他从富士康辞职
给残疾的单亲妈妈
盖了村里最漂亮的小洋楼
偌大的客厅仅挂着一张女神像
没人知道她是谁


男人精心收拾一番
换了休闲服然后
轻轻带上房门走出去
沙发上的女人
被电锤猛击一下
但很快恢复平静
抚摸着依偎在身边的狗狗
客厅昏暗
孩子在梦里说着呓语
女人盯着鱼缸LED灯下的鱼儿
狗狗盯着门
天亮主人就会回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