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十亩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05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十亩的诗

(14 首)

野有草

荒野里的枯草,在寒风里摇曳
它们终归有块土地
可以扎根,可以厮守
它们集体摇曳的样子很像是在显摆
死也不分离的幸福


苹果和梨

我们把苹果叫苹果
因为它不是梨
我们把梨叫梨
因为梨就是梨
梨不能给苹果苹果所想要的
苹果也不能给梨梨所想要的
盘子里的梨和苹果
各是梨和苹果
梨保持着梨的形状
苹果保持着苹果的样式
甭担心彼此会有
渗透或颠覆。再盯上半天
苹果的确是苹果
梨的确还是梨
静物画般。后半夜了还是
没抓到它们身体试图靠近的迹象
它们只是被摆放在人间
两个根本不
相关的
物件


该怎么描述一个存在过的空间关系

只能描述
搜肠刮肚想找到最恰当的词汇
我为什么要再次描述它
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在依葫芦画瓢
依原样的葫芦再也画不出
原样的瓢。东南地
田楼村后面坟头上两颗一直直不起腰的苦楝树
往南是一座水库,大部分时间是干的
修水库的意义是什么
往北越过台田,是王希鲁村
总觉得它是一个黑衣黑头巾的老太婆
蹲在麦地里挖水萝卜稞
我为什么要再次给自己描述这样一个空间关系
我说服不了任何一个人
让他们相信我描述的真实性
只不过是一个记忆的空间位置关系
我只能给自己较劲。给自己较劲是最痛苦的事
你需要一个见证人
就像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谈起那个秋天并不厌其烦地补充细节:
形状,色度,云朵,水
啊,那样彼此逐渐细细刻画的过程真让人兴奋
幸福,的确。唉,还有那么一个黄昏
和你,和任何人都无关的黄昏
我在黄昏院子的正中央安插一个拉大锯的画面
挥汗如雨啦。拉大锯是两个人的事
那么粗的树桩。那两个木匠
不会有兴奋
简直是太
艰辛


大芸与马粪孢

至多
算是流寇
必以某种生命非生命的形式表现出来
比如粉刺,火疖子
再比如沙漠里突然冒出来铁矛头一样的大芸
貌似它有刺破青天的架势
又是沙漠里的大芸悄悄地拱出地面的时节
我想起我的好朋友
诗人酒桶
在上海的豪宅里啃着大芸般粗细的萝卜
或者萝卜一样粗细的大芸
妄图复辟一个曾经属于自己的诗歌时代
沙漠里还有一种菌类叫马粪孢
饱盈盈鼓胀胀的
捏破它,只是噗嗤一声
溅出一股
黑灰


为什么

为什么
在这辽阔的荒原
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起狗
为什么不是羊群
不是狼。狗的叫声也只是在营地
天黑下来
远处是一片死寂
没有星点光亮
远处再远处一定是村庄
和城市。狗的叫声
会不会像年夜的炮声,突然此起彼伏
想起狗,一而再
再而三地想起狗让我无法
伪装成灰不拉几的梭梭
安静的长在
荒野里


在俗世

在这个俗世
我为自己的脸面活着
为自己的姓氏活着
还在乎自己在别人眼里
有没有钦羡
在乎在别人心里的形象
感觉总有三俩成群,背后臧否古今
这个俗世我看不出肥头大耳的大杨活着有什么意义
他除了厚道能干被人赞美
不过为人所用
我看不出尖嘴猴腮满腹诡计
一句实话都没有的老何
活着有何意义
除了大老刘又被他忽悠一顿酒
我更看不出大老刘
活着的意义。除了他有个八十好几的老母
他八十好几的老母还在秋天
晒着阳光。我不知道
我活着的意义,离火车开还有好几天
就开始倒计时
开始焦躁
不安


头上的白云

头上的白云
装成兔子,装成绵羊
装成棉花或装成其它的云朵
那是它自己的事
地上的沙丘绵延起伏向东向南向北
蹲着站着趴着或者展翅欲飞
那是它自己的事
满地的梭梭还没有半点兴奋
因为春天还
很远


谈到暮色

暮色到底是一床被,还是一个手帕
我和赵小惠和观点不同
赵小惠认为是手帕
蒙住眼就行,或者说掩耳盗铃
只贪图身体的快乐
我认为暮色像是一床被
我们蒙在被子里。窗子外面下着不见闪电不闻雷声的
哑吧雨。打在小叶丁香上
如果往南,打在泡桐上;
再往南,打在芭蕉上。往南再往南
打在中海油的钻井平台上。赵小惠不认可纬度上的差异
国家地理上的暮色,是天地随经度
自西向东缓慢
覆合的


久游不归

我问她见过刨花吗?她说没有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刨花不是一种花
是木头被刨平,被刨子削下来的碎木卷
我无法拿到实物
不同于讲解麦穗
可以从储蓄盒里倒出一枚硬币
翻过来看,就可以看到那两个在国徽旁交尾的麦穗
我试图从我的脑子里
搜索到最具像的词
刨花,那些被母亲搓到灶里
生火的东西,柔软,蓬松
那些经我认真挑选出来摆一满窗台的
打着卷相互粘连很好看的东西
它们真的是花,很温情
从来不会摆出一副被遗弃的无辜之怨
只懂得散发出木质内部的
清香。这么说吧,就像淘气宝里的海洋球
我可以一个上午都躺在
刨花


黄昏鸟

独自坐在铁轨上,已黄昏。回回的信息是
断肠人在天涯。回回不知道
我的脑海里一直有只鸟
在不安地鸣叫。它有玉碎的勇气
它有赴死的决心。春末
我涉足那片低凹的湿地布点
那只白色的水鸟在我上方鸣叫着盘旋
这是它的领地。的确我是个
侵略者,尽管我是为国家执行公务
它不是我国家意义上的一部分
越逼越低,我听到了它翅膀扇动的声音
螺旋桨或打草机一样,我毛发
根根直竖了!回回说她看到的是云层里漏下
白雾,过分地安静。她盯着的
那架喷气式飞机
消失了


行于野:玛尼卡——革命的确结束了

玛尼卡。我在尘世是孤独的
只是借助纠缠和雨水
打发掉余生。革命的确结束了
无所事事的人间,或者太平日久的人间
我是被卸下来闲置的石块
那么多个夜晚
我渴望被反复淘洗和搅拌
玛尼卡。我多想变小
小不是卑微,卑微不是可以随意被践踏
你看,山坡上的那朵小花开得
多么鲜艳,旁若无物
自顾自在风里
摇晃


在尘世

那头老牛开始用头
抵撞那头
试图靠近它的小牛
它曾对它舔舐
百般呵护
再后来,它们被拴在
一个槽上吃食
套在同一个犁上耕田
仿佛它们互不认识
来龙去脉
都没有一丁点关系
妈妈。我一直在脑子里搜索
它们各自卧下来
有没有过回忆
可是好像它们压根就没有记忆
之后又各自消失
妈妈。现在想着这些
真的让我
惧怕


夏日残梦

满大街的都是机械化部队,没精打彩的坦克
赵小惠如是描述着她
梦中的城市
早不是初春了
哪来的绿意盎然
都是些老绿
油漆般的,涂上去的
或水藻般的,油腻腻的梦魇般的
这个城市暗哑老朽
需要外星人再次光临
给它涂上新绿
狗屁的南二联的井场焕然一新
也仅仅是等着局领导来
巡验一


不只是走神

每次迎面走过来的个老太太
我都会盯住她看上个
两秒三秒。总觉得她哪儿
像我家的老太太
衰老,慈祥,或者迟滞
总有那么一点像
有的时候多点,有时候的少点
多点时我也会转过头去
目送她的背影。仿佛我家的老太太还在人世
尚有没了结的事
尚有没受完的罪与病
我内疚的是我做错的那些事
等她来骂我,她却装着不认识我
看也不看
就走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