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郭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32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郭辉简介

(阅读:512 次)

郭辉,湖南益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人民文学》《十月》《北京文学》《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等刊物;在《十月》《人民文学》《湖南文学》《芙蓉》《莽原》等刊物发表过中短篇小说。著有诗集《美人窝风情》《永远的乡土》《错过一生的好时光》《九味泥土》等。曾获加拿大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诗歌奖,闻一多诗歌奖提名奖,《海外文摘》双年度文学奖。现居湖南益阳与加拿大多伦多两地。

郭辉的诗

(21 首)

密码

凡活着的物事,必然
排例有序。天下大乱只是一种
说辞,其实乱无可乱
鸡蛋大小的冰雹
在前十里落下,后十里却无
光秃秃的枝杈上
逢春发叶,每一片都会各就各位
众多的蝴蝶
脱茧而出,小翅膀的花色
从来自带了命理
马蹄能不能踏住飞燕
俯看与仰视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都是形而上
谁凭空抓住了
闪电的拉线,谁就有了头绪
就能在有始有终的
雷鸣之中,一一破解,一一道破
大悲欢的小密码


孤子

在棋盘上纵横捭阖
无论执黑还是执白,他都暗暗
揣着落败之心

追杀,绞杀,或者扑杀
是不是道中道?
谁又刻意,将谁陷于不义之中?

他也有杀得兴起之时
得势了,突然就浑身虚脱了
手指上夹着的一粒,落无可落

败是结局,胜只是
偶然。赢家,总会有一个
打不过的劫

他常常望着天,自己
对自己说——
终南山上月,是人间的孤子


命相

死亡之后,谁比死亡更累
谁就遗下自责之心
这一株红桦,脱尽血量,脱下真命
气数嘎然而止。回顾前生
每一道年轮,都怅然,戚戚然
于是从最低处,最粗处
一寸一寸,一段一段,向上
剥自己的皮,剥自己一生的命相
直到把干枯的骨肉
裸露于世。然后,以一己之身
孤证天下禅理——
总有谁,命死了,相犹在


罗丝滩

纵使泥沙俱下,英雄
与时势,也会被剖开,被堵截,
允许一部分流光和
鱼群的喋喋之声,高高在上,安之若固
也允许飘荡的一簇
高开低走,屈膝于一枕黄梁
命里有一条道,若是
缺少了分寸,就会走到黑,走到一无是处
该打住时就打住
该放开手脚吋,不如
忍住疼,忍住对一个时代的苟且之心
摆开自己的阵角
撕拼一场。那些盘旋而至的路途
向上,向下,向左,向右
都是慷慨奔赴
——终成正果


其实

世间的每一尊
石佛,我都愿躬身相向
交谈点什么——
比如静止,其实
自身犹是在动
比如静美,其实是一种
精神叛逆法
倘若能遁入石佛之中
我更愿一起
探讨忘机的理由——
比如白,其实
非白;比如悲悯天下
其实就是悲悯自身
坚硬深处
其实——柔软


麦粒鸟

自个儿觅食,自个儿
衔泥筑窝,自个儿飞过小树林
小溪流,茅舍,稻香弥漫的
田野。四时八节
自个儿在广阔的天宇
播种福音,自个儿收获快乐
风雨之后,自个儿晾干
打湿的翅膀!一粒
总在飞翔的种籽
自个儿生,自个儿活,自个儿通神
自个儿消受死亡


老血脉

这一片青山,用故园
二字,就可概括,就可收归己有
那些树木,花草,那些
生于斯长于斯的鸣虫啼鸟
都是近邻,甚于远亲。都有着
年年月月日日,被露水
擦亮的胎痕与名字
我都爱着!但我
爱得更精确一些的是茶树茶叶
爱得更飘逸一些的是弥漫的茶香
爱得更执著一些的是它们的祖居之地茶田坳
其实我最爱的,不是
嫰嫰的茶尖,而是那些粗扁叶
肥大,厚实,老成,本分,不卑不亢
井水洗一洗,日头晒一晒,烟火熏一熏
再用沸水煮上几滚
熬出原汤原汁来,就成了茶田坳
千年不散的老血脉


蚓鸣

泥土深处的雷
带着深藏若虚的尖利
要刺疼黑暗,要
划破一个季令迟疑不决的神经
所有的根被唤醒了
水分子躁动不安
每一只雨燕,都伸长了耳朵谛听
这肉身之弦呀
一弹一拨,奏出来
多么热烈的江南畅想曲
这二月里一根
带响的引信,先把自己点燃了
也把春光点着了


玉蝶

从翡翠的最深处
拱了出来
 
身体硬着,气息是软的
飞翔硬着,魂魄是软的
 
雪色无边,是不是
前世的回光返照?
 
它看见了自己的翅膀
微微一颤


城旦书

摊开手掌,用宿命的
指头,依次
打造铁器铜器木器竹器和神器
涂上光。让它们静心等待
 
然后,拼力托举
那中年偏老的堡垒
墙垣倾斜着,城门就要大开
流水漫过了东郊
 
匠心叮当。来呀,一齐
用命运复制虚构
做城池最后的保卫者
那些器
将无险可守,无路可退,无家可归


恩赐

石头与物,是有契约的
直到被打磨成
狮子,麒麟,老虎,龟,或者菩萨
才会长长地吐出一口真气
眼能看到了,耳能听到了,鼻子能嗅到了
——人世间的万事悠悠
却讳莫如深,有嘴
都不叫,都不开口说话,仿佛
无言,才是大言,无声,才是大道
默默待在既定的处所
想——无论做牲畜,还是做神明
这都是
石头的恩赐


开福寺

月瘦下去了,清露敲钟
夜色浮肿,檐下的风铃醒了瞌睡
谁把脚步从数里之外
带来,在一蓬衰草的浮生处
他听到了蝈蝈吟哦
呵,这有血有肉的音符
多像是一粒中成药
正在为黑的暗疾消炎,给石门祛暑
也替自己的
骨质和禅意除湿
生出明净,和一颗悬壶济世之心


大于无

同是在空中走
为什么白云有影子,飞鸟也有
而太阳无?那阔大的光
目空一切。是持有生杀予夺
大权的捕快,行于野,行于天国
又如哲人之思,将众生之杂念
不着一字,打回原形
必要时,还会隐身于圆月之后
借这一面天地大盾牌
暗示人寰----谁都有阴影
有大黑,小黑,或半白半黑
然后自说自话----
我亦如此。只是我的影子
大于无


规则

他敲破一块块卵石
其实,只是把一些固化已久的
波涛,浪花,驱赶出来
显影一条河流的造化之功
他一生都在击打,那些
圆形方形多边形,那些棱棱角角
使它们俯首埋头,跌跌撞撞的行程
血肉橫飞,却喊不出一声痛
我非恶。也非善。他对人间说----
我只是把做不到的,化为虚无
而能做到的,是让无序
在暴力之下成为规则


青苔谣

水中青衣,石头上的锦绣
吸纳了太多的雨雪风霜,暗绿得
像死去了许多回
但它活着。皮肤柔软,富于
弹性,善用腹语,说-----
一生就爱多情水,爱慢时光
爱自己体内,那些
一点一点锈蚀的钟摆
它多么面善。心肠也如菩萨
阳光走拢来时,会显出丝丝妩媚
风吹落叶滑倒了,就轻轻
扶起,送上一程
尤其,当多病的人间需要入药
就把自己晒干,碾成粉
万死不辞


风中的经幡

还记得吗?那些风中的经幡 
它们把虔诚的响声,揉入了我们的发际
 
在那梵音般的回旋反复里,我们
仿佛是被栽种在岩石上了
我们的腿骨,挤出了呻吟 
至今还隐隐作疼

还记得吗?那时,我们的头发是站立的
比风更硬,比风更满
 
那是我们灵魂的火焰,在拉脊山山口
在青海无边的蓝下
一丝丝一缕缕,仿佛就要提起
生命的轮回,和能量
 
呵,那些风中的经幡,是不是
前世的预言,一直在为我们而等待

在那一个必然的八月,它们发出的回响
多么宽厚,多么爱!而又悲悯 
还记得吗记得吗?那神的谕义,我们命中的风水


断碑吟

一记沉雷响过!喊出
了青冈石内,隐忍多年的
闪电

斜挂下来,仿佛是一把
无形的削魂刀
断送了最高处的声威

名姓也剥离了,一个朝代的
黄金之享,身首异处
没入衰草斜阳

曾经是多么重
一朝减去----苦撑着的骨质
竟薄如一纸阴文

把伤口留给自己
把疼
留给千古江山


桃花笺

把开放的桃花栽到身上,我们相爱
桃花的颜色将进入血,成为时光烙下的疼
血涌动,布局众多的根须
桃花与它融为一体,像正在相互拥抱的诺言

我们的肉体是空洞的,桃花进来
会叫出黑暗与虚侫。会触动那些飞着的魂
会用芬芳煮酒,把记忆灌醉
这才是众神所期待的,包括爱神与未来

我们将睡下,而桃花时时醒着
在我们的骨头与脉搏里,提着灯行走
爱是浇不灭的火焰,高于静止,高于死亡
这些词汇,桃花一直羞于启齿

桃花所要赢得的,只是心跳
栽下了,必会在肉身里,卵生出互爱之果
大爱一场,就是桃花献出了一生
而我们的性与命,将在桃花里,回到自身


锯木场

拉锯者一上一下
成骑虎之势。无论圆的,方的
不圆不方的,都必
消受胯下之辱,切割之疼
那么多剖面,皆不见血
却露骨质,露本相,露内心里
深藏的善恶是非
在上为天,在下为地,居中则是
无所不用其极的人间
锯齿呀,有锋芒或者无锋芒
都请手下留情
给木头们
或一条活路,或一个死法


雪人

一眼望去,地面上的雪
都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唯有雪人待过的地方
却还留着一堆白,一堆真气,久久不去
仿佛垂暮之年
还沒有完全落尽的银发
仿佛一头饿羊,在等青草
仿佛一只趴窝的天鹅,尚未振翮高飞
什么都不成形了
所有的过往,都风流云散了
只有魂还在,不会瘦
还在挣扎,不忍离开
它是多么不舍
这短而又短的一生


秋枫辞

秋日来临。它对山坡上
裸露的石头说——
从现在开始,你可否与我一道
隐隐作痛
 
苍天有眼,苍鹰飞过
它忽发玄思——我要向你黑刀子一样
的翅翼亮出伤口
你若捎带,就带走我的愈合
 
野菊花一蹦一蹦开了
仿佛是神灵敲响的鼓点
它不由得悲欣交集
告白人间——这才是撼庭秋
 
西风里,夕阳衔山
它无法不喊出心头的块垒——
落日呀,我也有着你阔大的病!也将
全部咳尽心头的血……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