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海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30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海城简介

(阅读:217 次)

海城,本名侯瑞文,1962年生于北京海淀,祖籍辽宁。北京作协会员。曾在《诗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诗选刊》《山东文学》《诗潮》等文学杂志发表诗文。1997年出版诗集《永远的守夜者》,作品选入多种年度诗歌文本,现居北京。

海城的诗

(16 首)

哦,幻觉

风太重,
石头太轻,
说出这句话的人,
像诗者,满脑子非法之物。

哦,幻觉,
面向现实光怪陆离的丛林,
隔空喊话,
神意挂在树间,
听风摇晃:果壳里的胎儿。


梦碎时分

梦碎时分,
星星在一旁,打鸡血。
跌倒的黑夜修改完遗言,
从棺椁里站起,
这涅磐,算是给灵魂一个交待。

另一个人的枫叶守望着秋天,
一页鼓励的纸张,
继续沿袭老套路,
布下新的引诱。
返回的,在月末的附近碰头。

破碎的东西,
被黎明回收。
坐在世界对面的人,
将沉默打成铁,
仇恨啊,离我远一点,
或马上开拔,去探更远的雷区,
引爆废弃的落日。

那些人不相信了,
我还在相信。
孤独粘在手上,怎么也甩不掉,
孤独长出两颗脑袋,
分管四季的酬金。
生命啊,一定高过死亡一筹,
始点与终点,两盏有意义的灯,
背靠着背,同时燃亮,我们又一次得救了。


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

当有一天
我开始厌恶诗歌时
等于说,我用话语的闪电
抽打自己,承认语言的无效性
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
敲锣打鼓的诗句
成为妖邪的一部分
我躯体里的光明鬼魅
能替我踩刹车
阻止一场坠崖事故吗
如果我不停地臆想下去
大海还会欢迎我当它的渔夫吗
如果我追问,问赤裸的晴空
上帝之歌里,天使与魔鬼,哪一个更能给我火焰


遍地奇迹

几只小麻雀
将晨光卷进舌头
它们加工出的梦幻唱片
被病中的我定名为:早晨的奇迹

奇迹啊,在消失之前
必留下一个叫人迷恋的
最小的事物
替我折下一缕光芒
放入心田里踩踏
快感,像冲动中偏执的性,有点上头

大脑里闪过的绚美
制造出与死亡有关的
新型迷幻剂
每一滴,浸入时间的穴,都那么刺激
当我一脚返回现实
过期的现场感临近尾声
我看到,麻雀的翅膀——变大了


出园之后

时间到了
保安和蓄势的夜色
驱赶着漫步的人们
尽快离开——好吧,我步出园子
站在灯火昏昧的街上
内心很快长出了草
我故作从容,让它们疯长
长到午夜时分,一根也不拔出


道悟

正在奔跑的人
看不出他的奔跑是错误的
远方,有一个更大的错误供他迷恋

愿地转圈的人
转啊转,摒弃了那么多好看的迷途
围绕一个爱情中心指挥着他身姿的舞蹈

上天入地的人
目送追到的彩云变成浮云
大海的白浪是母亲,允许一次坠落返回鱼群

春光里静坐的人
听每一物发出各自的微音
像他与万物共谐的心声,不说花开的秘密


是的,我只要一个抽屉

夜雨停歇了
千万雨滴铺展的错误
流落到水洼里,缝合着表面的宁静
我从一面表情丰富的镜子里
捕捉到另一个窥视者,把它变成夜莺

浓重的阴影和透视大地的月光
分别用不同的口述
诠释着世界。偌大的版图,我只要一个抽屉
存放梦境,悲悯,与孩子相似的天真
我把愤怒放在外面
让它变成野马,踩踏岁月,替真善美挨鞭子

暴风雨还会来跳舞
还会跺脚下发烧的黄土
引诱我惦念渺小之物,怎么与光芒匹配
是的,我只要一个抽屉
装入愿望,废话的宝石,语言唯一的天敌
在雨后松驰下来,重返人间烟火


谜局

天下绚幻的谜局
好像都去了爱情那里
猜吧,猜出的真理替你作伪证
月亮啊,月亮是著名的伪证之一


失窃

一直在消失的
被时光持续地催眠
渐渐成为季节方阵里
生锈的匿名者
 
月光下所犯的错误
无论是你的,还是她的
统统同一围子里
被往事认领
好像永不失效
然后去忏悔,去宽恕
 
而春天
总是躲过悲怆
悄悄布下花朵簇拥的阵地
用冲天的芳香,解放那么多万物的囚徒
唯独没有你……


迷失与重生

又一次离开
已成定局,家乡之外,
你依然是季节的赌徒,
向远空,掷出几粒露珠的骰子,
测量运气的长度。

一场内心的决斗,
忽然失去主角。迷失是一剂鸦片,
服下去,幻梦即显形,
美丽岛上的小妖,
浮出云雾,在虹上起舞,
靠梦境燃烧的人群,
归来后,暴露各自的孤单。

退却到哪里,
在哪一颗灵魂里安歇灵魂?
从清晨到夕昏,
头顶上回荡的鸟鸣,
变成字迹:生存与巢是永恒的,
像开始和结束,
在不同的地方落脚,彼此宽恕。

返回即是重生,
重生在星光下,先迈出第一步,
人间的情仇囚在贝壳里,
睡吧,别惊动那婴儿,梦话是单亲的,
落在未来的肩头,
而远方之心,清澈得像一汪春水。


菜贩子

身上的夜色,
泡在汗水里,一块块被稀释掉了。
 
车里的菜菽,
蒙着被子,向深处酣睡。
 
朝阳倒出的油,
涂在车子和主人的后背。
 
霞光,赶集的霞光,
照亮孩子的希望小学。
 
穿过大街,越过小巷,
一天的战斗长出了犄角。
 
自由市场的暄闹,
被贩子们煮着,一点点开锅了。


秋虫态

一只秋虫的短板,
充分暴露了隐形的痕迹,
从叶子到泥土,一路走钢丝,
踉跄的身姿行将解体。

可畏的秋老虎,
假摔了一下,匆匆逃遁了,
一场九月雨的攻击,
将夕昏粘结的毛发径直剃掉。

准备速死的虫子,
嘲笑露珠的轻泣,
一丝风的针穿肠而过,
发僵的几厘之躯,渐渐失去了电核。

一条黄藤监管的矮墙,
私定了制度,
墙内墙外,决绝的花朵解除了
与夏日的婚姻。

大地上的行尸走肉,
被一一清算,
摇晃的秋季簸箕,漏下的眼珠,
一池冷水将其压入箱底。


无题

整个上午,
阳光都在树上钓鱼,
昏昏欲睡的叶子,放弃了质疑。

鸟去往别处,
远方的恋爱,正在得病,
靠妥协的针管,
为两颗沦陷的灵魂,打点滴。

穿帮的结局,
已没有意义。一天的诱饵,
还在放长线,期待奇迹发生。


一刻

被孤独五花大绑的人,
怎么解决身边的
持久的囚禁。
 
在这里,有些人,与卡夫卡相遇。
 
情爱的法律,
护守着灵魂小寡国,
莫衷一是,遥望着远方的灯塔。

一次精神分裂,多么像出轨。


鸟鸣

清晨的电台,
播放着阵阵鸟鸣。
 
打退忧伤的伏兵。
 
这一天的引子,
交出欢欣的魁首。


一束短札

时光打造的
秋榻,铺着落日的余辉,
寂静啊,在身上拔草,
纷乱,好像又发现了敌情。

乡间潦倒的诗客,
一身俠骨,两袖清风。
来吧,山峦兄弟,
饮下一杯夕阳酒,为灵魂垫底。

一座后现代江湖,
恩怨的火药,毀容了艺术师傅。
哦,行于山水间,
必拾得良心。

一盏烛火早已失传了,
破茧的萤虫,能长出新古典的翅膀吗?
兰花党,请接受我,
为你坚定的一员,拥着冬季喀血。

哦,夜色,可爱的老小姐,
你的闺房该解禁了。
卧在草床上,
上面是星光,下面是海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