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宋碧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28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宋碧波简介

(阅读:926 次)

宋碧波,陕西宝鸡人。1984年大学毕业支边青海。在《星星》《延河》《青海湖》《草原》《中国诗人》《散文诗》《大沽河》《台客诗刋》《瀚海潮》《柴达木》《西安晚报》《宝鸡日报》等近百家纸刊及新媒体发表作品,已出版诗集《流云划过高原》《雪菊花开》。现居宝鸡市。

宋碧波的诗

(15 首)

幽居

连鸟儿都有睡过头的时候
清晨的庭院如此宁静
我就像一个孤独的王者
率领一只粉娥两只彩蝶
例行公事般
巡视不大不小的领地

我采取的是无为而治的方法
野花小草尽可自由自在
谁也不要说长道短
村里来的豆角辣椒和南瓜
结不结果结多结少那是它们的事
谁也不要强人所难
你看,梅兄旁若无人将手伸上了葡萄架
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便偷食果子的老乌鸦造访
我也不会驱赶
花朵,总会作废花朵
秋叶,兀自击落秋叶

走累了,就高卧于绿荫下
与几个灵醒的葫芦娃一起
翻看几页修短无常的闲书
路过的清风和桂香,亦如
游学的文士骚客
时不时凑过来,浅吟低唱

打几桶水吧
一个旧辘轳断断续续七、八次
周全的转身
将深藏不露的甘霖请出老井
淋漓秋的道场


天边的红柳

你看到那些红柳了吗?
它空阔于天边
九死一生的一抹芳魂
坐拥一派玄黄
从不与远近的事物争辩
戈壁大漠粗砺的风
能够吹僵阳光吹死石头
吹不坏这寒铜一般,神龛上新鲜的灯盏

在西部雅丹
我们迎着漠风
携手走向洪荒
去吻别瀚海怜察的一尾胭脂鱼
云朵在海蓝里哗变
流宕的脚窝,向天外拓展
鸿雁的影子正扶摇绕嘴的沙粒遁入虚无
而当我们停下跋涉的行脚
不小心便成了红柳惺忪的眼眸里
放浪形骸的海市蜃楼


写在戊戌重阳的短章

(一)
九月有霜
九月有重阳
天上人间,古老的传说漫卷昏晦
何来青衣花旦
爱上庄蝶和陶令
扮作菊花茱萸

(二)
秋风,混迹于人间的响马
一再劫掠草木的记忆
一个坟丘
就是一枚闲章
一片落叶
就是一名,失联的人

(三)
又是九月九
黄土辞青、螃蟹醉酒、纸灰成鸢
坟头上的芦苇举着一只黄鸟
替我登高
我背着风声点燃两支香烟
陪去世九年的父亲——
说一会儿话


阳关

阳关外的石头握着石头
像一队队使臣、僧侣和商贾
夜以继日行进在张骞的丝绸之路
向霍去病的西域伸展
险象环生的烽燧放下狼烟
在墩墩山上立地成佛
八万四千法门
为三个阶级洞开
一些不老的风
给王摩诘落满红尘的渭城诗一遍遍注音
天地一派玄黄
边关遁入极致伤感

在阳关
我就像一个九死一生的士卒
在诌佞的黄麻、芨芨草注视下
重复着古人的脚印
古董滩上面目狰狞
难觅历史的碎片
一个王朝的背影向左
另一个王朝的背影向右


打碗花

在你所有诗意的、轻贱的称呼中
比如小旋花、葍葍苗、燕覆子
还有面根藤、狗儿蔓
我只记着你的学名
一一打碗花

说不上有多美
只是一些淡紫、杏黄和水红的小念想
缘着篱笆墙、青禾苗的高度痴痴地长
更多的时候
你习惯于匍匐于草地
像训练有素的仪仗

眉清目秀的打碗花
有着烟火气息的打碗花
小骨头举着哇哩哇啦的小喇叭
从我童年的小土坡上
一路开下来
接我回故乡


黄叶•秋语

一枚金黄色的叶子在枝头敛神
它是多么的清苦
又是多么的娇羞
在这云飞霞舞的清晨
或往来翕忽 婴城自守
且打开禅心
观照
一片有趣的枯山水

每当光影皱幻的时候
它会鸟儿一样啁啾
鱼儿一样唼喋
没有人知道它朴素盛开的守望
它比一个温婉的良人
活得还要艰辛
它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一起说话的


它会与晨曦或者夕月一起
嫣然飘过
它会悄悄脱去色相
化做我昨夜梦见的飞豹
神骛八极
轻漾春秋


剃须刀下,疯长的岁月

每天清晨
都要在镜子的注视下
毫无理由地剃度
一段疯长的岁月
你能听得见光阴悉悉索索
呻吟
但并不嚎啕
有时也会看到岁月疼痛的
血。踉踉跄跄
从嶙峋乱石中抱头奔出
披坚执锐
绝世而立

那一刻,你终于明白
这坟头上的荒草
其实语焉不详
禾苗与沧桑生来便有默契

剃须刀下
时光层岀不穷
你一眨眼
便沧海桑田


以梦,修改我的梦

或者
从忘川渡到彼岸
逃离了深
以至幽远
牵一只蝴蝶统领着风的软
那样,虚空便口若悬河
神秘的星星
点点

而昨晚刚刚修理过的泰国仙草
正眺望着神鹰  雪山
(她居然一声声叫着哥哥)
此时我却站在烟火人间

还有梅兰竹菊
——跟屁虫似的狗尾巴草
我会一遍遍轻轻呼唤你们的魂灵
诞生流年
长成感叹


西行路上

在一场倒春寒里
登上西去的列车
戊戌季春的青海
与三十年前的哈尔盖之夜有些雷同
西风如圣谛
浇不灭渴爱止息的心相和流云
强健的山峦忘记了身重
一粒粒寒鸦色向着星空飞奔
妄念铮铮
如骷髅
刻骨于一场春雪
一段嫩寒

仰望青藏的空
逼近青藏的空
今夜的青藏
没有太多的过眼烟云
只愿用三十四截苦旅风尘
置换几行润骨雅文


金光

最隆重的金光
不是西天高悬如意的逸响
是眉宇间荡漾的电闪
穿越寒武纪穿越冰川期
脱胎换骨的祭坛
前世的碣石 天外的灵兽

十年飞雪漫漶
顽石浪迹如风中沙漏
两种慈悲天各一方
手执风月和善念
在七月的青藏高原
又一个清凉之夏
东风扶摇两只薄怯的身影
直为大漠孤烟

且许暮光劫走八荒穹庐
良辰美景幡然入画


昨日虚空

天空被贪嗔挤压成一粒扁豆
在时间灰头土脸的铁锅里熬煎

树叶前世与鸟鸣一起攒下的蓝
正密谋逃往远方以远
那里的蓝是后半生不知该怎么蓝的蓝

乌鸦要改行做大夫,它的病
一直在巫婆偏执的眼神里呻唤

命理背后的谎言私募兵戈
在河流深处为族类刈草

杜鹃鸟的啼声像闲汉的弹弓
将一个个雨燕发往夜晚


在蟠龙塬上

这些劲气直节的老柳桩
大约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年岁
雾霾里修成罗汉虚静的骨像

浣洗抽思的日子
时间发出明亮而涩讷的声响
只是当一阵风吹过
飞来飞去的柳絮
像一队队毛眼眼拂过原野掠过身旁
唤醒一个个老男人
信天游憋满胸腔

蟠龙塬上
我们站成一道实相
姑且让看,去看
让说,去说
让听,去听


雪菊花开

那一年
昆仑山下大雪纷飞
少年跨着青骢马
去追寻远方的花儿
辽阔的高原,冷峻的旷野
春风大雅和卷鞘鸢尾,还没有跟上来

扔下石头阵
涉过激流滩
走出藏羚羊幽邃的眼帘
风声像忙碌的刀剪
大地纸短情长
阳光伸张斑斓的触角
将云朵的影子淡描于素笺
在雪灵芝一片叫好声中
冰山的骨缝里,噗噗噗
窜出琥珀的火苗
阳光丢下一地盔甲
少年勒马前川


最后一片叶子

最后,
你成为旷野一所装满遗忘的空房子,
目睹光阴在筋骨上一寸寸走失。
最后,
你成为打坐入定的最后一片叶子,
四面边声舍命陪君子。

最后一片叶子,
为谁厮守终生?为谁摇荡性灵?
最后一片叶子,
为谁持节?为谁执幡?
这人世间老黄历般的一个执念,
佛菩萨慈悲的一滴泪痕,
寒露至今没有写好的一张贝叶经…


窗外的雨声

我所喜爱的一些事物
比如仲夏的这个早晨
窗外雨打梧桐的声音
挣脱浮云的乐曲和念珠
天水的合唱或者说唱

这个时候
出神入化的草木是幸福的
躲在屋檐下兀自发呆的雀儿是幸福的
蘸着雨的声息一粒一粒搬运汉字的我
——也算是幸福的

烈日躲在幕后
只能远距离与水对峙
雨露清洗万物
苍黄的面相和蒙尘的心相
人世间过于拥挤的热闹
被一枚枚钉死在泥土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