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文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27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陈文辉简介

(阅读:164 次)

陈文辉,甘肃庄浪人,自由诗人。

陈文辉的诗

(11 首)

雨之声

像一个谎言
轻轻掩去风,掩去浪
掩去你和我眼角的泪
 
世界,彻底糟糕了
像一万年黑暗的等待
迎来又一个黑暗的元年
 
我们,学会了哭
继而,学会了笑
最后,戴起面具
胸膛正中的这颗心呐
你看不见
 
这是场大雨
你的声音,在雨中
听不见


灰调葬礼

这一小块土地,古老,苍凉
众神祭拜的远古和历史
都烙印在地上了
光徒四壁,无壁可依
划伤的身体,黑血
从土层里缓缓渗出
在失去体温的注视里
我不见得别人应该活着
也不见得别人应该去死
终于
血迹深刻,像攥紧的拳头
指甲掐进手心里
死亡画上一个句号,一个感叹号
不说话,发着红色警戒
天空,下起了黑灰色的雨
苍苍茫茫,无边无际
任生灵涂炭大地,凭病毒肆虐
我们胎帽,挺直腰杆
黑灰色的雨,还在下
滴滴答答,把墓碑打湿
云层,压低身子
我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来自地下
没有丝毫忧郁,没有感伤
平静的犹如老树站立,语言
被省略了
所有人,淋着雨
右手捶胸,敬礼


充血

大雁南飞北飞
铁犁壁种下深度和尺度
伤口结痂
喊着嗓子眼里的气喘嘘嘘
牛仔裤,旧报纸,工头手底下的三脚架
车轮颠簸一座城到另一座城
被太阳晒,被月亮晒,被十足的社会锻炼脾气
被捆绑在黄土的压迫力十足
 
世界旋转和颠倒,继而添加缓慢的前进
途运两难的身体逐渐强壮
岁月在男人的荷尔蒙里没有剥夺任何一物
身体逐渐强壮,两膀力气浑圆
蜂腰虎背和生活打拼
收获啤酒的自由、穿衣自由、聚会自由
再收获妻子,儿女和完整的家庭
 
钟声又在敲,梦还在做
提醒我的身体是一道道沟壑般的勋章
可以丢弃,不理,压缩水分变成顽石
不管不顾制服来量夺身体尺寸
不过问谁来管谁,谁死在了温柔乡
谁又做了谁的古,谁捻了桃花瓣在行云流水
省略语言,省略愤怒,省略急不可耐的倾诉
摸一把胸膛的骨头
一道道沟壑
内里装着脊髓,热血,河流,山岳
不断充血,不断升温,不断使其白热化保持状态


致青年

当你离家出走,我没有
挽留,我没有告诉你
你有一次机会,裸露你的胸膛
在天空脚踩单车,打火机擦出火花
喝啤酒交心
你练习奔跑,像风一样
自由,继而被呼啸的海风吞噬
孩子,我没有告诉你
你应该面对死亡,半死亡
在第一次冲动里做错事
哭的像个孩子
我没有指给你明天的太阳
它照常升起
这是你的秀场
我轻轻的掩去你浪人的足迹


一根韭菜

韭菜
必然牵扯割掉主义
割掉蔫的,长野的,烂掉的
使其愈发健康茁壮
割掉一茬再长一茬
越割越壮
 
切换视角,一根韭菜
先割了脚踝的位置
再割掉脖子的位置
你大可以割掉它的子子孙孙
这都无关紧要
 
韭菜需要割
并且需要一个割韭菜的人
越是割的勤快
韭菜园子越是长得快、长得好
一茬倒掉再来一茬
茬茬更迭,生生不息
我们管这叫韭菜主义


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把自己吃掉
在一个失忆困惑的午夜来临前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爬行
臭虫

饥饿
僵死之人和年味儿的饺子
突然问了一句:自己是谁?
就怔住了


后人

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天空逐渐有了漏洞
黑洞洞的疮口
 
老人说
“天上下纱帽,要把头伸出去哩!”
 
我不是小孩子
拿走骗人的谎言
 
荒原亘古,掷地有声
呼吸土地上大片的疼痛

我同普罗米修斯一道而来
让火种再染


我看过那场雨

那天,乌云打碎,酒红色的玻璃杯
我奔跑进风里,雨里
像常识一样漂亮的天空
下着深红色的雨

我再也不想看见头顶这片
丑陋的天空了,他很美
他犯着致命错误,特别是对我们

我不止一次说过,这片大地上
像呼吸一样蔓延的疼痛

还是那天,烈火和暴雨
片瓦和残喘,从这头到那头
将溃堤我所以的朋友
我知道那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色素沉积,光影灰暗

无伤大雅,人人一张衰老的脸


夜的空气在颤动

这时候,远处那山开始变得乌黑
人工伪装的电线杆,像一颗高大的树
十分标准的造型,看在眼里却显得短促
没了生命何来力气

架空的五层楼,四面墙壁孤单对视
她穿着鹅黄色短裙,灯光照在她的背影上
她离我很远,她很美

夜最擅长无声的环伺
一点点剥离,然后吞噬,拉开的距离,拉开了我

每一刻都像流亡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千古的错误在定式里寻找猎物
总是需要一个证词,一个说法
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表示

我站在夜的象征里
并不,我只不过倚着栏杆看了几分钟的夜晚
透明的夜,像黑色一样清晰
在我的眼睛里活动,而心像生命一样颤动
我明白,你我不过是在他的背面


一抹灰色

(一)
世界停顿了一秒
你听到他的心跳了吗

(二)
一场阵性强降雨
入侵了你的屋檐

(三)
诗人走了
诗人留下了背影

(四)
这是谁的世界
为何天空总有一层灰色


黑色

头顶飞过两行大雁
落单的几只,拼不出
雁群的南方北方,拼不出
颤抖的家

一条黑狗,在屋外
吠了一夜,她在讨要
被保安打死的幼崽
这事发生在几个月前

一代人活着
一代人老了
一代人死去
一代人又活过来

黑色礼帽
黑色燕尾服
黑色手套
舞池中跳起黑色的舞

这孤独的黑色,重金属剥落
是我们的背景色,我们的底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