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安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26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安好简介

(阅读:177 次)

安好,原名李丽春,山西太原人,山西省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倒走看世界》, 注册会计师,高级审计师。

安好的诗

(14 首)

春分

一只玄鸟在一根电线上稍息一会儿后
飞到一个树杈上,张望片刻
张开翅膀彻底飞走了
我相信它是回家去了

一朵向着阳光的树顶端的玉兰花蕾先裂开了
它将随它身后的建筑一起,不日被拆迁
同为玉兰,公园里的和野地里的命运不同
我相信它们自己不知道这差别

这个城里的桃花已经爆裂,张牙舞爪
花蕾是一颗颗的小炸弹,花粉是炸药
整个北半球将要迎来一场花瓣的袭击
我足不出户已经感受到这场战争

天地洪荒,昼夜交替,周而复始
其心灼灼,其意深深,无人企及
无所谓开,无所谓落,无所谓冷暖
一眼望出去是空洞,便是空洞
一眼望过去是繁华,便是繁华
绝望和希望不过是孪生的兄弟
如同疼与不疼之间不过隔着风而已
春天已经来了,冬天也不会远了
就是这样,你桃花开的时候,我正落叶纷飞
就是这样,你忘了我的时候,我才开始思念
就是这样,火车不停,可以一直写下去
可惜的是,火车就要停了。


五十个春天

五十个春天
厚成多大的一叠
傍晚,我喝着桃花藕粉
妄图回忆起那一个个春天
一个花骨朵是一个春天
可是,花骨朵变成身体的一部分
我还是没有想起任何一个春天
隐隐记得有过明媚的阳光
有过鹅黄色的迎春花的温暖午后
有对着蓝雪绝望流泪的下午
然后,就剩下空
空得满满的麦苗
空得刮来一阵突然变暖的风
为什么没有白衬衣
又为什么没有融化心灵的眼神
五十页,若是书,就太薄
若是春天,按理说,应该厚
然而,比书还薄
除了年复一年的桃红柳绿
还有什么?
想起来了,还有
还有饮马河边高大的那棵杜梨
我断定它一定在等待我
看它遮天蔽日的盛开
只有我知道,它为什么而开放


一朵新开的月季

在暮秋里落叶里
一朵娇艳的新花宣战
以春天的模样

我欣赏它的不合时宜
无论如何这一生开过了
别人的暮秋是它的春天

有些在衰老
有些在下降
有些却永远停在了春天


立冬

整个夏天我是局外人
整个秋天我是缺席者
现在,我突然冒出来
背负著无法放下的轻盈
闯进冬天的草地
那颠覆了我的冬天观的冬天
草儿依旧深沉地绿著
垂柳也只是漂染了一些黄发
白杨的叶子落得像果敢的男人
火棘骄傲给冬天提供胭脂
阳光在草地上写下光影斑驳的句子
有一些温暖,有一些风
这些都容易让人想起一些事物
想起住在心裡的一些事情
这初冬的好天气正好拿出来晒晒


落叶

总是同情落叶之殇
总是心疼落叶之艳
这一刻,蓦然明白
落叶不过是自己人世的影子
那同情,那心疼
不过都是顾影自怜罢了

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啊
树。叶子。我
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宿命
殊途同归而已
难怪那么惺惺相惜

满树的叶子
终究要一片片落去
挤在一起也改变不了
孤家寡人的命运

清醒不好
一片一片落下
有声无声,疼或不疼

清醒多好
一片一片落下
在劫难逃,人云亦云

落叶的疼不在它飞扬的姿势
我的疼不在我优雅得体的举止里

落叶疼得鲜艳欲滴
我疼得笑容满面

我们都在等待春天
我们知道那里居住着希望

落叶在春天里重生
我在春天里更加衰老

树叶有无数次返青的机会
我一生只有做一次叶子的机会

树的一生在等待周而复始叶的新生
我的一生只是完成一次落叶的飞行


南瓜花树——梦

一棵南瓜花树开在我的梦里
大朵大朵的黄色的花
缀满枝头,摇曳欢语

我的梦为什么是彩色的
南瓜不是藤蔓植物吗

世界上的南瓜树是不是只长在梦里
如同,你和我的小日子也只在梦里

哦,亲爱的,下雨的上午
适合做梦,适合想你,还有
你的温存和暖意


无题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为朝,月为暮。君为朝朝暮暮。

候鸟的迁徙为了一个承诺
我来,难道就是为和你遇见
旧金山的夕阳不遗余力绚丽
留给我一生念想,即使擦肩而过

时间像米尺一样中规中矩
循规蹈矩貌似公平吞噬着生命
时光的味道却是那么温暖温情
烤红薯的甜与老陈醋的香
或许还有淡淡烟火味飘过

梦里有一汪清泉,清澈见底
一大一小两条美丽的鱼儿游过
身上的花纹清晰可见

多情应笑我,三生有幸遇见


老海棠

皱巴巴的皮,了无生机
新枝,新花,翻了满树红浪
春天是情欲勃发的恋爱季
老当益壮,当仁不让
这海棠和一个又一个春天发生关系
根越扎越深,潜伏着匍匐着孕育着
外表沧桑,内里风流,不因岁月而沮丧
君不见,老皮生新梗,不叹岁月老
君不见,老干生新枝,不负春光好
满树新花配旧干,年年月月别无恙

一棵老海棠就是一个森林
一个孤寂的人就是一个部队


不语的村庄

我是长在你身上的一株马齿苋
我忘了我第一次长出的那个黎明
我只记得我的根深深扎于你的沃土
每一个夏天蓬勃在你温暖的怀抱

我是你房檐下长着剪刀一样翅膀的燕子
我忘了祖先什么时候把家安置在这里
我只记得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在这里出生
每一个春天我们跨越江河山川回到这里

我是你脚下的一棵千年老槐树
我忘了当年是谁把我种在你的土壤里
我却像时光机记住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每一个枝枝蔓蔓都写满了古往今来

我是你雨洼里的一只蝌蚪
游来游去只为找到妈妈
我还是那个偷偷掰玉米的顽皮孩子
是那个徜徉在你春夏秋冬小街上
终于有一天把你存放在记忆里的中年人

岁月不语,小小村庄不语
不语的小村庄永恒在我心田里
是慰籍,是怀念,是安静的灵药


倾斜的秋日

夏天长长的影子
划过立秋
贪婪的延伸下去
伏天的热情
顺着影子滑向秋天
秋不得不倾斜
承受它的重量
小心翼翼,保护
不要被灼热灼伤
影响了果实的成熟
影响了秋收的丰硕
一如,你我的目光
不要那么热烈
穿透灵魂的坏处
秋会哭泣


眼里有风声掠过

眼里有风声掠过
我的马已脱缰
长发翻卷着夏天
灵魂不由分说驰骋
草原,在遥远的地方
用力驾驭扭伤心的踝
马蹄不停,云朵不停
撕破了残阳如血
江河呜咽,精疲力尽
我也要追赶蒲公英
自由天空那只鸟
四仰八叉在花丛里
遍地青稞对它笑


把黑夜叠起来

河边阴气太重
一只野鸭原地打转
找不到回家的路
两条狗交配甚欢
一窝蚂蚁在南瓜花里打呼
光明的侧影,黑暗
插足在光明和我之间
一层层泼墨,叠加
缝隙里填满槐花的荷尔蒙
散步的人各有心事
趁着夜色悄悄包裹
木星伴月,妄图亮剑
寂寥吹起号角
夜的脸色更黑
黎明前辛苦遮盖,终究
徒劳


芒种

我想起那年
正是麦子收割时
满臂的划痕
麦浪滚滚淹没喜悦
粒粒归仓的,除了金黄
还有你我的爱情

那时的麦子
饱满了几多未来
如今镰刀无力
扛麦子的双肩
已忘记昨天的重量
干瘪的还有誓言


虚掩之门

这是一扇门
一面朝阳,一面背阴

门背后挂满思念
和四季的欢喜忧愁
门前是铺满青苔的石子路
大把的阳光照在门上
晒暖的门安慰门后的阴影
一束光照亮屋中某个角落
槐花的香气嫁给风
香风从门缝里挤进屋子
吹散久积的郁尘

这是一扇虚掩的门
从来就没有打开过
有几次,我甚至
听到门前的脚步声
渐远渐近,渐近渐远
我仿佛看到举起的手
停在半空,又轻轻放下

这只是一扇虚掩的门
从来就没有栓上
一阵风就可以轻易推开它
光明和黑暗融为一体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