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白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2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白玛的诗

(24 首)

独白

一个人弹奏,一个人唱
一个人咂摸悲欢,一个人鼓掌
一个人缓缓拉开夜幕
一个人擂墙忍不住哭
一个人温柔拥抱自己
一个人推杯换盏
一个人原谅一个人世


冬日山居

紫藤树上成群的蓝尾鹊在叫
火炉上有粮食的香
山中无人迹,语言变得不必要
(从前,我企图给话语安上刀锋)
不再关心时间这类庞大的东西
我和一些貌似微小的事物在一起!
它们不是诗里的名词,它们是我的伙计
——发育迟缓的幼年松柏、橡树和苦桃
前来叩门不得的蛇和野鸡
还有一直户籍不明的小鹰
俯视却不能分担我的孤独
啊,一旦春来,杏花铺满了山
叫人愈发不振作
叫人站在窗前眺望墓园时竟不想死去
人间名目繁杂,山里秘密多
山里驻着野草的军队,星辰帝国


那是妈妈保佑我

看见花开,看见大海奔跑,看见
晚霞亲吻一条公路,四季掌管山岗
我独自看啊看啊,眼里没有漫出泪水
是妈妈她在天上保佑着

她还保佑一只幼年的鹰飞去大河对岸
两棵柏树倚着家门不远行
她保佑井底的绳子未断,车辙里窝着星星
我被时光的大手抚摩着头,是妈妈在保佑着

不是斧子、山路和枯枝,是妈妈保佑火
是妈妈保佑灯不冷。书中有双臂用力抱一抱我
是妈妈保佑旧伤渐愈,是妈妈藏起命运之盐
是她惦着、瞅着、保佑着


无题

把居所安在山顶的人配得上跟人描叙春天:
寂静怎么说出?我怎么向你形容一只
嗓音独特的鸟?
从殡仪馆送别朋友回来后,每一个日子都
节省着过
每一个人来尘世旅行各有目的
譬如我,此行只为看看花,只为爱你


我有一个朋友

我有一个朋友,他没有黑色带沿呢帽和
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光亮,他没有自己。
在城市这个绞肉机里他是软肋一根
他的妻儿是使他浮于海面的鲸鱼的黑色的鳔
我的朋友他,嘴角一抹笑意像路人的,偶然的
回忆象借了我或你的,身份象工笔画的
唯独死神让他不再失重,他只有
一个理想:活下来。他给予我们一击
我的朋友啊,他只为了证实我们虚弱


我知道

我知道黑夜的大披风会藏起那些恶
我知道没有一双眼睛会拒绝美
我知道隐形的不只是风,还有爱
我知道没有一只鹰不忆故乡
我还知道啊死神会轻轻一笑,夺走
我们不肯放手的东西
而活着又饱受妄想之苦


暴雨来临之前

收音机里预报星期六将有暴雨。
(人们习惯性半信半疑)
那一树成熟的果实让我开始揪心,
晒台上的粮食会不会发霉?
通水沟、修葺鸡拦,翻出一双成人的靴子,
取消约会、把信提前投给邮递员,
烈日下的这些仪式是迎接还是抗拒?
日子里难免慌张,该来的总会来,
蓝尾鹊和斑鸠以及失聪小蛇,我们一起
仰脸等候暴雨温柔覆盖山岗和农舍


这些都是诗

因为蓝尾鹊光临,麦田里颗粒无收
我没有一丝不悦:春日的劳作、凝视与期许
都化成了诗
站在东山顶上俯视人间的片刻是一首诗
(诗里闯入一只有着诗人气质的母豹子)
假想的火车皮拉来清晨的新鲜阳光
一首诗已然完成。被连根拔除的野草
是断念之诗,顽强的苦桃树是伶仃诗
墓园是分别诗。光阴写下我:不可诵读之诗


狮子

今夜除了一头踞伏的狮子我不愿
跟任何人交谈。就算交出自由
我也不会背叛一头乌有的狮子
就算新年的钟声催促那些面容
急促退下,我依然跟随一头
不可驾驭之狮跋涉远方,我依然
被黑漆漆的人世注入沉沦与倔强


没有一个我们

没有一个我们见过死神
没有一个我们不在缓慢升锈
没有一个我们高声呼喊自己
没有一个我们拒绝命运捶打我们


山居者说

门前苦楝树上辛勤筑窝的蓝尾鹊见证了
夏天我盖房子的种种不易
在天上另一双眼里,我们无一不饱尝艰辛
不知还有多少清贫的人对于活在大地上
满怀奢望,不知有多少房屋从不点灯
其实我和鸟儿的初衷一致:为了躲避风雨而
寄身黑夜,那阳光歌颂了千万遍
隐形之手分配谷物和栖息地,也准备了
看不见的绳索、无尽头的心碎


告别

那个旅人答应过要带走我,看碧海、看花开,
戴着叮当佩饰停住脚,回首浅笑。
在最丰足的阳光下绻身而睡,
梦里有旧日子,城堡没有乌云造访。

向每一座山表白,
和每一条河深情对视,
那朵角落里的花,如果它愿意,赠送它我的名字,
雄鹰不稀罕一首抒情诗,哎呀,怎么办?

穿绛红色长袍的时光巨人偏袒我:
让我缓缓地躬身,镇静地说爱。
和这个世界欢喜地道别。
和世界上一切的冷暖沉着地道别。


看我横刀策马

看我被时光之手扼紧
看我被命运推了个大跟头
看我又站起来
看我笑靥如花,横刀策马

看我终日饮酒,放歌
看我沉醉不知归路
看我与爱情擦肩
看我俯下身,和土地亲吻

看小女子我弯弓射雕
看我转身的一刻潸然泪下
看遍夕阳、落花、断肠旅人
看看我眉目含情,横刀策马


温暖

这小东西贪图一个凉如水的怀抱
这小东西穿过城市最冷的那堵墙
它的眉心点着朱砂,默背一个作废的电话号码
我爱你,它低声道。险些穿过视线里最冷的那堵墙

当无家的小熊星座被夜空收留
当老迈的收音机送来久远的歌
我爱你,它听不见。它被人群淹没
你牵它的手,径自穿过城市里最冷的那堵墙


格桑花儿开

白云飘在天上,羊儿飘在草原上
星星大又亮。那里就是浪子的故乡
忧伤时醉饮,喜悦时歌唱
泪水无声滑落------那里是我的家乡

琴弦断了怎能接上?银簪子锈了等待擦亮
纵使一遍遍呼唤,那回转的身影已不是我
高山上,峡谷旁,河流保密的地方
脸儿埋在格桑花怀里暖暖地开


这都是天生的

我脸上的雀斑是天生的,坏脾气也是
我们这个小镇紧紧依偎着的大海是天生的
月光在海面上洒下的碎银子也是
寂寞的日子里,我想有一匹天生的
野马带我去天生的远方
如果爱情和诗歌是天生的,那么苦难也是
大地上透着悲凉的丰收之歌也是


穷家富路

孩子,上路前盘缠要带足啊
马要良马
刀要好刀
不用回头,回头看见
娘在抹泪
心扯得生疼


一个下午安静的时光

我有一个下午安静的时光独自游荡在明晃晃的小镇上。
一头脚步柔软的豹子经过寂寞小镇古老的下午时光。
邮局门后写信的独臂外乡人他不在了,只有影子吊在
空空的一个下午之安静时光。
偶尔我回忆起片刻沉醉的日子里细致的痛楚,
哦,我心里分明藏着一个大海和众多微物之神。


复活

我确信一段苦涩的爱情能借一口井复活
一棵树能依靠整夜不间断的祈祷辞复活
一匹良马能打着响鼻在纸上复活
眼熟的一道闪电从乡下来到城市的天空复活
因为大地上依然有太多的美、太多秘密
诗人和女祭祀同时选择了我,她们得以复活


天色熹微

小声说出细碎的疼  水草之乡的缱绻
小声喊出你的名字  隔夜的泪痕正消失
如果长翅膀的马车把我带去你身边
笑容和朝阳一起舒展
而篱笆守住花园的心事,知更鸟回了家
如果慈爱的阿塔舅舅能够耐心倾听
我就说说恋爱的美妙与烦恼
如果树上的松鼠不来偷听,我就不会脸红
我就说说夜晚那些琐碎的事情


无词之歌

爱你甚深,我只能唱首无词歌
好象潮水向大海唱出昼夜不停的依恋之歌
好象时光对我的催促之歌
我一个人在路上
偶尔唱到这首歌中的哽咽部分
或者阔别重逢的停顿时
当晚星如泪珠坠落青草地,四野沉静
我又想起你啊
这歌胜过大地上所有语言、所有的诗


给陌生人写信

我心里藏着一吨被夜雨泡过的春天的种子
和三头鹿。我的声带自动传送小半个翻腾的大海和
碎玻璃状忧伤。我羞于向穿狐皮的邻居或枕边人开口
写信给陌生人是我长达一晌的隐秘的欢欣

偏头疼、梦中大片缱绻的水生植物、被祈祷词召来的
捕鸟人的黑披风、口琴、麻绳、性、冷冷一瞥
我轻手轻脚来此,象他们偷情的妻子,掩门,给陌生人写信
这些是我想要说的。和以往的冒失不同,是我免于自毁的温柔部分


我祈祷春天

我祈祷春天解开行人紧锁的眉
即使是奢求,仍祈祷春天消散一切疾苦
我祈祷呼喊必有回应,心底常驻温暖
祈祷转身流下的泪只因为爱

那些失去的、从为获得的,那些支离破碎的
以及,那屈于死神的、不可战胜的
我用一首诗向春天一一诉说
祈祷人间每个黑暗角落有灯,亦有神明


如常

用雨雪风霜形容人的苦,是不对的
这本是一些甜美的事物
活着如大海行舟的说法,未免可疑
我们毕生驶不进如此宽阔之境
时间本是唯一的统领者,道路
指向任何谜团。人不该高于草木
生不该大于死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