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西湖鲤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2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西湖鲤简介

(阅读:1200 次)

西湖鲤,本名李业舟,安徽铜陵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有诗歌、散文、小说见于《诗歌月刊》《流派》《辽河》《诗路文学杂志》《文学世界》《文学欣赏》《作家天地》《小小说大世界》《长江诗歌》《诗渡》《野火诗刊》《今日诗界》《安徽诗歌》《北京诗刊》等纸刊网刊,偶获小奖。

西湖鲤的诗

(17 首)

那些卑微的事

总是倾心一些微小的事物

听甲壳虫从枯叶上跌落的无声
揣摩蚂蚁被碾压时,会不会
也会发出尖锐的叫声

路边的石榴树正开着花
几时能结果呢

绿油油的爬山虎
为什么能占据一方高大的墙

再如,一个慵懒的下午
一直在等——
今晚的月亮,会不会
又长出朦胧的毛


父亲节

这一天
父亲会从墙上走下来——

一早,母亲就取下相框
轻轻擦拭。父亲微黄的脸
始终有一丝永恒的笑

家里摆放的老物件
还是依照从前的习惯

我在墙边的一张藤椅上
躺了一会
模仿父亲的样子


那些侧身行走的人

一颗羸弱的心
小心翼翼。行走
人间,总有些侧着身子的人——
于犬牙交错里
左右逢源
常怀沮丧,不安

那些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
都大有来头
或有硬核背景
受伤的,一定是弱者
比如,被践踏过的草地
路边遗有一杆
被撅断的称


木鱼

我能分得清
进出寺庙的,谁是游人
谁是香客——
求菩萨的,除了手持香火
还有一脸的虔诚

住我家对门
肯定也是一位菩萨——
进出他家的人
烧没烧香我不知道
但脸色虔诚卑微
和香客一样


躺平

高居食物链顶端的动物
如今又多了一项权利——
躺平。有别于
归隐。别于僧,别于道
有别于任何修心养性
“温饱思淫欲”
如今早已温饱
只求躺平,何罪?
有了冠名堂皇的理由
堂而皇之地躺下,何罪?
有罪啊——
君不见,人世间
有那么多疲惫不堪
比如,丝毫不敢停歇的贩夫走卒
再比如,被风伏于地面,羸弱的草
却都一直挺直腰杆
竭力
站着


兵马俑

身临其境——
到处弥漫着
大战之前的箫杀

持有虎符的将军
至今尚未现身
于是,兵马数千年静默

按捺剑柄的手
从未松开

仿佛,一声令下
依旧会万马



悖论

采摘花朵的,多是爱花之人
这算不得悖论
“寂寞开无主”或是一种遗弃
于是堂而皇之
“占有”成了爱的归宿
世人早已麻痹早已认同。早已
彼此学会点赞
譬如我们不约而同
剥夺孩子们童年本该拥有的
童趣和童真
这算是另一种“占有”
仿佛手持剪刀的园丁——
多美的称呼
如此竟比比皆是
炸平一座山,改道一条河
多么可笑多么令人瞠目结舌
每一个“悖论”都贴有美好愿景的标签
所以我们习惯了
妥协和默同


不算秘密的秘密

这不算秘密——
譬如风雨之后
会有一朵花儿凋谢
山脊在寒风里裸露一块石头
那是一些动物磨砺尖角的地方
某日,父亲身体会弯曲
如门前干枯的河
是的,这一切都不是秘密
昨天雨滴敲窗
我竟能听出一些空灵
于是,我从枯萎的三色堇里
读懂了一杯茶的沉浮
莫名的释然如月色浩荡
又仿佛夜色里一株葳蕤的菩提
我一下把经年插满两肋的刀


拔出


老唱片

……恍若
老树的年轮里
不断播放
那往日经典。久听不厌的
依旧是那几段

很容易找到一些得意之作
回忆总喜欢按快进键——
跳过一些晦涩

如今,不再在意
曾经跌跌撞撞的人生
仿佛,唱片的一点点卡顿

岁月会掏空一株老柳
那些哑然的人生
早已
积满灰尘


万年蒿

草命的人
如这万年蒿——
寄身沟坎

簇拥,繁茂
和所有的弱小
抱团

却终究不能躲过
任人砍伐

残留泥土的根
露出倔犟的芒
像剑
指着天


与己语

昨天路过湖边湿地
冬日蒹葭们有些委顿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窃窃私语
芦花侃性十足
寒风里不停晃动脑袋
我们从一朵云的迁徙
聊到如今水中鱼儿是否游动自由
我们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
2020年江南的第二场雪
为什么会来得晚些
最后,却为一粒蒲公英种子的宿命
争论不休
远处几只水鸟充耳不闻
始终缄默。趁几朵浪花掩护
纷纷潜水而去


远方的麦子

只记得
割麦子的镰刀
和挥镰的人
都有弯曲的形状
熟透了的麦子
也弯下了腰
我知道
这些弯曲的部分
是他们在在用古老的礼仪
互致
敬意


成年人都有病

失眠是一种病
孤独
是另一种

此时
透窗而入的月光
会加重病情

夜深时
总爱听那几句
戳心窝子的歌词

有时想斟一杯红酒
却又会突然抱着杯子
大哭

这病啊
早入膏肓
有人说
“孤独,
是深入骨髓的癌”


枯叶蝶

选择面具
和逼仄生存有关

至今猜不透
笑脸背后阴影部分
黑暗,或是一种隐匿

善于伪装还是迫于无奈
用积攒所有的光鲜,妆点
早已疲惫不堪

《丛林法则》催生《三十六计》
譬如一枚枯叶蝶
这大千世界
眼见,不一定为实


昙花

隐匿于黑暗深处
踏着姗姗碎步
极尽犹抱琵琶之娇羞
将世人眼球吊在半空
其实花色之白
不过茶花、白菊、雪莲
花瓣之奇
或不出芙蓉、牡丹其右
只因瞬间绽放
一时博得满堂喝彩
啧啧称奇——
譬如,一贯慵懒之人
只稍作努力
便获青睐


一条河

如果你在这里住得够久
你会见证一条河流
曾由清澈变为混浊、腐臭

如果你从内心深处敬畏自然
你会自甘谦卑低入尘埃
听见河床上每一粒泥沙
在叙述同样的心酸——
污染的代价曾压弯河床
压断了一代人的脊梁

如果你观察得足够仔细
你会认同我的观点
是千万双渴望的眼神
把河水一遍又一遍清洗
过滤,再过滤
河水,重又回到清澈


荒岛

刚和白昼挥手作别
黑暗便蛇一般趁虚而入
钻进每一个毛孔
扩展、膨胀
藏匿的荒芜
在黑夜里疯长
我想起一种植物
一枝黄花

用光炫、繁华
紧紧包裹、摁住
希翼化腐朽为锦绣
奈何,早已荒芜成岛

星星泄了密
这样的岛屿会星罗棋布
你内心也有一座荒芜
或许,正在滋长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