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吾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8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吾简介

(阅读:550 次)

阿吾,本名戴钢,“不变形诗”的倡导者。1965年出生于重庆巴南,198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理系,1988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曾在媒体和企业工作多年。1982年初开始尝试现代诗写作,1986年在《诗刊》首届“大学生诗座”头条发表处女作,同年出席“第六届青春诗会”,1987年提出“不变形诗”主张并形成个性鲜明的陌生化不变形诗风。1989年6月后暂停发表作品,2006年重新在互联网刊发新作,2007年在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诗集《足以安慰曾经的沧桑》。代表作有《对一个物体的描述》《三个一样的杯子》《相声专场》《我们一家都生在河边》《一年三百六十五句》《最近我常常听见远方的声音》和《我在等谁》等。获“长安诗歌节第七届现代诗成就大奖”。

阿吾的诗

(16 首)

医治精神病的表兄

一九九三年春节
内蒙的表兄精神病发作
家人把他关在
废弃的土屋
刚受洗三年的我
从《圣经》里读到
凡人也有医治的大能
就想试一试
连续三天
跪在土屋门外的雪地
为表兄祷告
求神斥责魔鬼撒旦
医治表兄
第四天
表兄洗了澡
容光焕发地回家拜年

2018.08.16. 惠州


我并不满足及时行乐的哲学

上帝啊
我已经真心信奉你二十年
我相信你是世界的主宰
你无所不能
你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可现实告诉我
及时行乐才是智慧的哲学
我也可以这样做
你让我并不满足
由此注定我悲伤的心

2018.01.12. 23:22


我把梦当作一棵树来栽培

我把梦当作一棵树来栽培
等待百鸟筑巢
在黎明之前
众鸟齐鸣
高高盘旋在我的头顶

三十年来
我在内心的空地上
除草、掀土、护苗、浇水
春夏秋冬
我们相互陪伴、守望
直到今天
一棵大树伸出了我的脑海
与蓝天白云融合
让我的心倍感敞亮
看见绕膝玩耍的松鼠
看见那些站在树枝上面
叫不出名字的鸟儿
我相信我坚守的梦想
就是它们的梦想 

我要从现在开始
继续把梦当作一棵树来栽培
等待百鸟归巢
在黄昏之前
让寂静留下想象空间
 
2016年11月11日,广东惠州


我站在海边等那条大鱼出现

我站在海边
等那条大鱼出现
不少人
跟我一样站在海边
等那条大鱼出现 

我已经站了两个小时
也没有看见那条大鱼
不少人
已经站了超过两个小时
也没有看见那条大鱼

我不知道还要站多久
才能看见那条大鱼
不少人
可能也不知道还要站多久
才能看见那条大鱼

我开始动摇
等下去有没有意义
不少人
或许也在动摇
等下去有多少意义

过去两个小时
这片沙滩
一直有人来
也一直有人走
更多的人坚持等待 

我决定再等两个小时
只再等两个小时
不少人
都在内心说再等一等
只再等一等 

这里的人传说
那条大鱼带来幸运
每年总会出现
一至二次
一般选择潮起之时

我是这里的过客
只有一天的停留时间
也许更能验证
我与大鱼的缘分
以及来年幸运指数的高低 

我继续站在海边
等那条传说中的大鱼出现
不少人
继续站在海边
等那条传说中的大鱼出现

这是一片奇特的大海
只有辽阔的天空
和浩瀚的海水
没有船只
也没有海鸟

传说就是这样
只有辽阔的天空
和浩瀚的海水
没有船只
也没有海鸟 

等我离开这里
我将续写曾经的传说
东部的陶朗加海域
有一条大鱼
吞噬了靠近的海鸟和船只 

它跟人是朋友
即使不祝福我们
也不伤害我们
即使我没有等到它的出现
也没有损失

在我注意力分散的时候
沙滩上一阵躁动
不少人
向一位小姑娘走去
听她讲她的发现

我不懂这里的语言
听不懂他们讨论的内容
从他们的手势和表情
我猜测
小姑娘听到了大鱼的动静 

她说大鱼已经来过
正在远去
始终潜在海底
所过之处
形成奇特的声波

不少人相信了她的说法
开始离开沙滩
也有不少人不相信
依然站立原地
等待那条大鱼的出现 

我可以相信
也可以不相信
我记住自己的诺言
再等两个小时
只再等两个小时

这时候
狂风大起
暴雨突袭
飞沙走石
仿佛末日来临 

我本能地转身
拉起外衣蒙住头
跪在沙滩上
十指抠进温暖的沙里
顾不得海水淹没我的膝盖 

一切恍如梦境
当我能够睁开双眼
沙滩上剩下的人已经很少
种种迹象表明
那条大鱼已经来过 

2015年1月31日,广东惠州


你已经很久没有注意过阳光下的树影

你已经很久没有注意过阳光下的树影
现在你走在路上
在树和树影之间穿行
树影轻微地晃动
宁静而松弛
你的脚步既小心又敏捷
很像一个迟到的听众
走进音乐会场
知道自己的过失
也懂得尊重和歉疚 

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注意阳光下的树影
如果骄阳似火
就像你家乡重庆的夏天
所有路人都在寻找荫凉之地
那是本能的反应
不是注意
而在寒冷的冬季
以及刚刚走出冬季的春天
所有路人都把阳光当作救命的稻草
谁还会注意树荫和树影
即使今天这样的深秋
如果一个人没有合适的心情
如果没有上天的恩赐
你也不会这样注意阳光下的树影
久久在树影中尽情享受
并写下这首诗
 
2014年11月16日,广东惠州


我在等谁

我在等谁
我在这里已经等了半个小时
少数时间坐着
多数时间站着
表明我长久期待的心情
夹杂短暂的倦怠
这是一个丁字路口
两条大路交叉
有三个方向可以到达我的位置
起初我注视南方
望不到尽头的高楼大厦中间
车辆川流不息,行人摩肩接踵
接着我注视东方
车比人多
然后我注视西方
人比车多
我就这样南方、东方、西方的循环瞭望
多少车辆和行人
接近我,又远离我
没有人问我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甚至没有人问我去哪里怎么走
这里还叫鱼洞
已不是我的那个鱼洞
最后我开始怀疑
我在等谁
我站在这里
或许就是为了站在这里
故乡罚我站在这里 

2013年3月28日,长沙


最近我常常听见远方的声音

最近我常常听见
远方的声音
很轻
但能唤醒我的肉体和心灵
向两只耳朵靠拢
我斜靠在破旧的沙发上
微闭双眼
想象声音的行程
它源起于海面之巅
流走的云朵
横跨岸边的悬崖
翻越大小山岭
拂过宽阔的田畴
溪涧、河流、湖泊
到达四川盆地
从朝天门进入重庆
沿高层建筑的轮廓
分散于大街小巷
最后剩下微弱的气息
被我吸收
死在我的幻觉里

2009年2月1日,重庆


向黑暗扔一块石头

向黑暗扔一块石头
我的双眼没有得到回应
只听见石头飞行的声音
以我目前的处境
石头最可能碰着一栋建筑
不是墙就是门或窗
也很可能碰着一个行人
他或她身体的任何部位
也很可能碰着一辆车
轿车、客车或救护车
很少的可能是碰着一棵树
夹竹桃或者法国梧桐
不可能碰着一江秋水
江上的渔船或江岸的赤壁
不可能碰着一望无际的田野
金黄的稻谷或雪白的棉花
不可能碰着一只飞鸟
乌鸦或者喜鹊
它们本应是石头的归宿
今天变成了城市的命运
向黑暗扔一块石头
和向光明扔一块石头
效果竟然完全一样
我站在黑暗中
剩下石头奇怪的响声

2007年9月18日,湖北赤壁市


在行走中思想

在行走中思想
我开始不快不慢
思想对我的光临也不快不慢
何处来的风吹草动也不快不慢
我索性慢下来
思想对我的光临也慢下来
奇怪的是风也慢下来
唯心常常在唯物中成长
我干脆快起来
思想对我的光临也快起来
现在风快起来一点都不奇怪
我于是更快
思想对我的光临也更快
风也更快
奇怪和不奇怪也更快
直到我和思想
开始赛跑
前一段我比思想快
后一段思想比我快
我终于头脑一片空白
希望思想慢下来
我慢下来
风慢下来
最好像起初那样
不快不慢

2007年5月3日,新西兰汉密尔顿


一年三百六十五句

一年三百六十五句
第一句默默无语
第二句默默无语
第三句也默默无语
第四句是愤怒的目光
第五句是遗言
全能的上帝呀
你什么都看见了
这个越来越世界的世界
我是顺服你
还是顺服我自己的忧郁
第六句结结巴巴
第七句用舌头缠绕脖子
第八句抒情
第九句思辨
第十句盲目
第十一句放任
第十九句峰回路转
第二十句纠正发音
第三十句基本流利
第四十句是真心的韵母
第五十句是无意的声母
第六十句是是是是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路
我不知道走哪一条才好
我必须选择一条
我注定是一只迷失的人羊
拟羊化地叫出第七十句
第八十句夸张
第九十句象征
第一百句寓言
很久很久以后
在世界的边缘
有一个孩子给成年人讲寓言
第一百零一句说很久很久以后
在世界的边缘
有一个孩子给成年人讲寓言
第二百句是过门
第三百句是过门
第三百六十句也是过门
第三百六十一句是叹息
第三百六十二句是叹息
第三百六十三句是深深的叹息
第三百六十四句是别了,地狱
第三百六十五句是天堂,早安

2007年4月17日,重庆



人到三十一切皆空

人到三十一切皆空
今年我从湿热的南方
回来,再做我的北方人
蛰居于郊区,不见朋友
秋天的季节配合着我
两千年前,圣人曰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时间如此尖刻

在家中,我的爱好所剩无几
不时地吃两颗葡萄
忘了挑剔,忘了选择
假设自己三十年后
再做赤子,一切始于无
我仍在空空的口中
含着没有把握的果核

1993年9月15日,北京


苍凉期



是下午,阳光扑面照我
也照我体表的衣物
类似照耀整齐的街道

不触动我的内心,那种
古有的温暖淡泊似水
我正进入郊区,这意味着

植物与动物的比例,人
与牲口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我不能固执地认为是父亲

对不起我,或者推说
历史的报复,罪就在
我的体内,包裹着灵魂

让我在阳光下死亡
比死在我们手中的
草木还惨,有风吹过 

年轮无处受益,只闻
枝叶间的摩挲之声
我的毛发早已退化
 
在这样经典的晴天
我享受不到她们的
美妙,反透出深处的

苍凉,我,可能还包括
其他的人称,都不配
在安息日前夜被创造



 
夜里,远山的石头长出了花朵
坡上的羊群正在换毛
我只脱掉两件外衣

人之不配更突出于这个季节
繁殖的春天,像造物主般神圣的
词汇,已经是俗气的字眼儿

我执意去触碰体内的
萌芽,伴随轻微的疼痛
但我实在是缺乏兴奋

今年最初的雨水
没有打动我的头发
更没有打动我的幻觉 

难道我们真是受指派
管理水中的鱼,空中的
鹰,地上的野兽和

一切爬虫的形式
我不能再固执地认为
是父亲和历史对不起我

在新生命欢乐的节日
我没有与之对应的心情
怀中荒地正有难言的苍凉




我身边的都市,聚集着
历史的繁华和文明的纵欲
我从生活的错乱

想到造词的错乱
我从多到少,又从少
到多,我从结构到 

解构,又从解构到结构
走进成群的人,又被
成群的人走进,肩擦过肩

忙乱的氛围淹没了灵魂
溺水的王伸出苍凉的手
视众人如乱石,不知道

该抓住谁,不知道
谁的脚下生长有根
长根的建筑视我为虫

我从蚁洞爬入虚设的
树身,享受伪造的舒适
一想到真实的家园就哭了

何时再有神的儿子为我们
把肢体当食物,把血液
当酒汁,以受难作钟声
 
唤醒昏睡已久的人
伊甸园,如果我忘记了你
我情愿自己忘记睡眠


1991年春草、秋改,北京

比赛痛苦

六个面围成房间
两人与家具组成家庭

床据东方
桌霸西方

柜子俯视一切
鞋子仰面听命 

门排斥气流
窗拒绝阳光

她扑在床头
你压在桌面
比赛痛苦

1990年6月21日,北京


在自己一个人的房间

在自己一个人的房间
我现在一个人在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本不属于我一个人
它属于另一个人和我这个人
另一个人和他的女友出去了
现在是礼拜六下午
我现在一个人在一个房间
我随便地脱去了外衣
外衣已在床上
我又随便地脱去内衣
内衣已在床上
我开始光裸着上身
天气实在是热
我再随便地脱去了长裤子
长裤子已在地下
我开始穿着一条裤衩
白色,弹力很好
在房间内来回走动
我最后随便地脱去了裤衩
裤衩已在地下
我开始一丝不挂
在房间内来回走动
仅仅同自然条件相处

1988年7月某日,北京



相声专场

经一个女人介绍
出来两个男人
 
一个个儿高
一个个儿矮
 
个儿矮的白又胖
个儿高的黑且瘦 

第一句话是瘦子说的
第二句话是胖子说的 

胖子话少
瘦子话多 

瘦子奚落胖子
观众哄堂大笑 

胖子用嘴鼻伴奏
瘦子边唱歌边跳舞

瘦子舞成了武打
伴奏跑调到霍元甲 

响起不同频率的声音
两个人弯腰成一般高

胖子斜视瘦子一眼
瘦子带胖子向左侧退下 

出来一个老头
观众用右手打左手 

经一个女人介绍
老头叫牛倒立

老头先讲一句
老头再问一句 

前一句声音粗
后一句声音细

老头介绍餐馆的名字
观众悄悄咽口水

名字讲到第三十六个
响起不同频率的声音

经一个女人介绍
出来一群男人

一、二、三、四、
五,一共五个人 

五个人外形很不一样
就穿的服装相同 

其中四个人闹意见
一个人竭力调解 

调解一定时间
出现一次响声
 
这样已有七次
每次稍有差别

四个人终于团结
要调解的人赔礼 

此时响起同种频率的声音
是右手打左手的声音

1987年秋冬某日,北京
 



三个一样的杯子

你有三个一样的杯子
你原先有四个一样的杯子
你一次激动
你挥手打破了一个
现在三个一样的杯子
两个在桌子上
一个在你手里
手里的一个装着茶
茶是故乡茶
茶水半杯
茶叶沉在杯底
杯子中午擦过
杯口留一线茶垢
桌子上的两个
各有专门用途
一个用于喝酒
杯中常有酒味
你拿起喝酒的一个
此时无酒味
一个用于喝奶
奶由奶粉冲泡而成
你在桌子上写信
屡有奶气扑鼻
奶气正在扑鼻
 
1987年4月3日,北京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